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农民运动选集 > 彭湃对海陆丰农民运动的作用与影响林雄辉

彭湃对海陆丰农民运动的作用与影响林雄辉

19 2024-03

10:05

分享
来源:文献资料作者:

彭湃对海陆丰农民运动的作用与影响

林雄辉

彭湃与海陆丰农民运动,既是一个老的课题,也是—个常议常新的课题。可以说,没有彭湃的发动与执着,就没有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兴起与深入。彭湃因海陆丰农民运动而获得“农民运动大王”的称誉,海陆丰农民运动因彭湃的领导与组织而成为全国农民运动的旗帜。

一、彭湃的勇气使海陆丰农民运动得以兴起

彭湃放弃荣华富贵,深入海陆丰农村,向农民宣传革命思想,组织成立成会,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正是由于池具有旺盛的斗志,不服输、不信邪的勇气,才逐渐获得了农民兄弟的理解和支持。

(一)需要有放弃荣华富贵、甘过清贫生活的勇气

彭湃的家庭在当地是有名的商家大地主。从他曾祖父起,就开始经营杂货店。因当地农民多种花生,他家使大量收购花生榨油,赚了不少钱;后又囤积油、粮、豆,放高利贷,使生意发展很快。彭家最鼎盛时有工人17名,还有武装家丁4人,拥租1600担,租仔400担,鱼塭3个,粪园4所。

彭湃从小聪明好学,在高小时,他的作文、书法、图画等都是学校的优秀之列。他虽16岁就与蔡素屏结婚,但他并没因此放弃学业。1917年,彭湃远渡日本,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学习。回国后,回到家乡海丰,一度出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家庭的富有,再加上自己的锦绣仕途,完全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但因彭湃敬祟马克思,组织学生参加五一纪念节活动等,而受到封建顽固势力的仇视和诬告。彭湃没有因被撤去教育局的职务而消沉,而是鼓足勇气.与志同道合的李春涛、陈魁亚等人,创办《赤心周刊》,宣传革命道理.意欲发动农民革地主老财的命。

当家人得知彭湃被撤官职,把重心转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要革自己父兄宗族的命时,都对他进行劝说。家族中的不少人认为“祖宗无积德,才会有这样的败家仔”,要求他哥哥好好管束彭湃,他哥哥因劝说无效,曾一度扬言要把彭湃逐出家门,并说要“杀死他”。彭湃的母亲也十分气愤,曾哭诉说:“祖宗无积德,就有败家儿,想着祖辈艰难困苦经营乃有今日,倘如此做法岂不是要破家荡产吗?”彭湃回忆当时的情景曾说:“我家里的人听说我要做农民运动,……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刺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此外同族同村的人,都是一样的厌恶我。”“我回家里没有一个人肯对我说话,好像对着仇人一样。”

为了自由和便于行动,彭湃鼓足勇气,说服妻子蔡素屏搬出富有的家庭,自己收拾一间原堆积杂物的房间作为住处,并题名为“得趣书室”,从此过上简朴的农民式生活。

(二)需要有顶住嘲讽误解、始终不渝的勇气

彭湃因信奉马克思,相信十月革命道路,而使自己很早就认识到了组织农民的重要性。

彭湃早在1923年就曾指出:“我们农民,是世界生产的主要阶级,人类生命的存在,完全是靠着我们辛苦造出来的米粒。我们的伟大和神圣,谁敢否认。”他认为,农民中间蕴藏旨巨大的能量,必须真正把农民发动并组织起来,“一旦觉悟,集合全县农民,组织农会,协力团结,反抗社会-切不合理的制度、争回我们生存的权利”。认清这个道路,就必须有勇气去作努力,此“唯彭始终不屈”。

彭湃正是在如此信心和勇气的驱使下,走向农村,走进农民,但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因为农民们都知道,彭湃是富家子弟,是吃过洋墨水、当过官的人,所以一开始并不愿接触他,更不愿听他的“说教”。起初,农民见头戴白帽、身穿学生装、足蹬帆布胶鞋的彭湃,都误以为是来乡下催要苛捐杂税的.远远见着都躲开了,无论彭湃怎么解释“我不是来收捐税的.我是来和你们做朋友,你们辛苦……”,农民们就是不敢同他说话,后来彭湃改穿粗布衣服,戴上斗笠,赤着脚,有时还拿一支旱烟筒,自己站在龙山下的天后宫前说个不停,不少过路的农民认为这是来了个“神经病”.彭湃见有人围过来看他这个“神经病”,便抓住机会解释、“我不是神经病,也不是骗人的”,而是要替你们“申诉农民的苦楚”。当时虽然少有人相信他,但彭湃给人们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彭湃的言行一开始就遭到豪绅地主的反对,见彭湃如此打扮做派,也趁机捏造谣言,因为在他们眼里,-个出身大地主家庭的日本留学生,不好好做官,而要去和满脚牛屎的农民交朋友,不是“自甘下贱”,就是"神经病” 。

彭湃没有被误解、嘲笑谣言所击倒,而是继续去从事自己的宣传。有-天,有-个农民听了彭湃的讲话后,便质问道:“车大炮!说减租,请你们名合不要来追我们的旧租,我才相信你是真的。”彭湃作了一番解释后,围观中有一人说:“我呢不是耕名合的田,怎样办呢?所以现在我们不是去求人的问题,是在能否团结的问题。”听到如此回音,彭湃心里十分高兴,立即上前交谈并相约晚上一起坐坐,多找几个朋友。当晚,这个叫张妈安的农民叫上林沛李老四林焕李思贤一起来到“得趣书室”。彭湃十分高兴,并向他们讨教,为什么自己一直努力,却得不到农民们的理解,甚至不愿同自己说话。林沛回答说:“第一是农民不得空闲,第二是先生的话太深,有时我也不晓,第三是没有熟悉的人带你去。最好是晚间七八点钟的时间,农村很得空闲,我们可在此时候去。同时你所说的话需浅些,或由我们带路。”李老四、张妈安等人都对下一步如何接近农民,让更多人愿意听他讲,提了很多好的意见。也从这个晚上开始,彭湃同这5个农民交上了朋友,为后来的“六人农会”奠定了基础。这一天晚上的会谈,让彭湃高兴得久久不能入睡,他起身,在自己的日记上写下了 “成功快到来了”几个有力的字句。“我自信农民一定可以团结起来”,“而下决心到农村去做实际运动”。

二、彭湃的执着使海陆丰农民运动得以扩大

正是由于彭湃的勇气,才有了5名农民兄弟为他的行为所感动而信服。也正是由于彭湃的执着、坚韧,海陆丰的农民运动才能够在挫折中不断扩大。

彭湃的执着可以概括为3个方面:

(一)组织农会,开展农运工作

家人和家族反对从事农民运动,劝他到省城去寻份差事,彭湃执着而坚定地说:“难道要我放弃现在已有生气的农会和可爱的农民兄弟吗?这个我办不到。我现在一心从事农民工作。什么省城、什么官差,都不考虑!”

(二)执着宣传加入农会的好处

彭湃一直十分感激最早相信他的道理,并帮助他想办法接近农民的张妈安、林沛等人。可当他讲演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却发现张妈安、林沛不怎幺高兴:彭湃觉得一定有事,问后才知道,两人的父母反对他们跟彭湃在一起,甚至说彭湃是有钱人家,天天游说演讲,他不会饿死;而他们是农家,不干活就要饿死的。见两人有难处且有要退出的念头,彭湃劝他们不要着急,农会发动工作还要坚持,家中不理解,我们想办法予以处理好就行。后来彭湃向朋友借了三块钱,并让林沛拿回家绐父母看,说:“无钱哪个想出去,你不要以为我是闲游,是有钱才去做的。”如此方法在张妈安家中如法炮制,遂使两家父母打消疑虑,也使张妈安,林沛等人更加信服彭湃,从而坚定地帮彭湃宣传组织,扩大农会。

开始聚在彭湃周围的人,大都是爱听他讲故事、他演讲的,或是凑热闹的,当真正把话题转到参加农会、组织农会时,许多人表示不理解,甚至担心彭湃便抓住机会,抓住几个骨干,反复讲述加入农会的实际好处。当有人怀揣疑虑,认为大家都加入了我才加入。彭湃便认真解释说:“我们入衣会比方是过河一样,这面河岸是痛苦的, 对岸是幸福的。可是个个都怕被河水淹死,都不愿先过,我推委他,他推委我,互相推委,结果是没有一个人敢过。我们加入农会,即是联合的过河,手握手的进行,如一个跌下河去,就手握手的接起来,所以农会是互相扶助,亲如兄弟的机关。”通过听这一番道理,有人表示可以考虑加入,但当知道入会登记需要真实姓名之后,又有不少人不愿意了,怕登记上真实姓名会引来麻烦甚至祸害。此时有朋友劝彭湃说:“不要再辛苦,再浪费精力体力。” “农民散漫极了,不但毫无结合之可能,而且无智识,不易宣传,徒费精神罢了。”彭湃认为,不是农民愚昧无知,而是我们的道理还没讲够。正是在彭湃与几个骨干的努力下,赤山约农会人员逐渐增加起来。

抓住发生在身边的事,扩大宣传农会的作用。赤山约农会一会员媳妇跌入厕所溺死了,女家来几十人要求偿命,会员求农会帮助解决。当时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人家的家事,农会不要管,以免增加麻烦。但彭湃认为,此事一定要管,不能眼见我们的会员吃亏,在会员们的共同努力下,女方家无趣地回去了。这事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才晓得加入农会有好处,农会是会帮自己办事的。彭湃抓住机会,作进一步的发动,并对农民们说:“我们若不团结,就无力量,无力量的人,定受人欺负,大家若要力量,就请速来加入农会。”正是由于彭湃的执着,以及组织农会出手帮会员办事,使得农民相信农会,加入农会的人越来越多。

(三)执着坚持和扩大农会规模

由于彭湃组织赤山约农会,迫于压力,彭家兄弟分家,并希望彭湃就此停步,而彭湃却认为,既然分家,便更无牵挂,他不仅没有听从兄长及族人的劝告,而是采取行动,以革自己的命的方式博取更多民众的信任。-开始他把分到自己名下的田契,亲自送给各个佃户,让佃户自耕自收,不用再缴租。可是,大多数佃户都不敢相信,都不敢收了的也送了回去。彭湃见此举不行,他便在自家门前搭起戏台,以看戏为名把佃户们叫来,开戏以前,他发表了震撼人心的演讲,他高声讲道:从今天开始,彭名合的田不是彭名合的,更不是彭湃的,这些田是农民兄弟起五更、睡半夜,终年辛勤劳动的成果。从今天起,这些田地,谁耕作的就归谁了。说罢,他当着台下所有人的面,一张一张地宣读田契所写的条款、地点、亩数和佃户姓名,然后当众烧毁。彭湃此举迅速传遍海陆丰大地,更多的人相信农会,农会组织很快由赤山约扩展到平岗、银溪、青湖、河口、河西、公平、旧坪、守望等10多个地方。

农会组织和影响在不断扩大,有的会员担心控制不了,或担心闹太大了、遭到政府的干涉镇压。彭湃说,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发动农民,组织农会的目的,就是要触动甚至替代反动的统治阶级,就是要把规模扩大,我们不能停留在乡约农会的基础上,应趁势扩大,成立海丰县总农会。

1923年1月1日,彭湃亲自主持召开全县农民代表大会,各乡代在共有60多人。“开会秩序:(一)主席宣布开会理由,(二)各代表报告,(二)主席报告筹备经过,(四)演说,(五)选举,(六)讨论章程,(七)提议。(八)欢宴。结果选出彭湃为正会长,杨其珊为副会长,蓝镜清为财政,林沛为庶务.张妈安为调查……,大会通过了《海丰凸农总农会临时简章》,明确总农会的奋斗纲领是:“图农民生活之改造。图农业之发展。图农民之自治。图农民教育之普及。”规定总农会的任务是:“以联合各约农会,本合群之天职,互助之精神,唤醒农民之自觉,而实行本会所定之纲领为宗旨。”大会还通过了彭湃设计的农会旗帜。

海丰县总农会的成立,是彭湃从事农民运动的成果,是彭湃执着追求的体现——海丰县总农会是中国最早的县级农会组织。彭湃在其起草的《海丰总农会成立宣言》(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日)中,阐明了农民运动的目的,以及农民应有的地位。“我们农民,是世界生产的主要阶级。人类生命的存在,完全是靠着我们辛苦造出来的米粒。我们的伟大和神圣,谁敢否认!可是,我们农民,几千百年来,世世代代,无日不在无智饥饿压迫的难关恶战苦斗以维残命!而地主虎狼的掠夺,军警无厌的苛勒,日甚一日,惨痛百般,不可言喻!若常此隐忍以往,社会灭亡,不特我农民一个阶级!所以,我们一旦觉悟,集合全县农民,组织农会,协力团结,反抗社会一切不合理的制度,争回我们生存的权利。”彭湃对农民地位和农民运动的论述,在当时是少有的,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较早论述此问题的领导人。

在彭湃的组织和影响下,陆丰、惠阳的农会也随之成立了,并很快组成联合阵线。1923年5月1日,彭湃发表《海陆惠三县农会“五一”宣言》,他指出:“这一天亦是我们工人和农民开始解放运动的日子!……我们要在这一天,轰轰烈烈的显示我们伟大的阶级团结,鲜明我们的阶级意识,整饬我们的先锋队伍,发挥我们的斗争精神,联合世界无产阶级协力推倒国际资本家以完成无产阶级的解放!”

三、彭湃的担当使海陆丰农民运动得以深入

彭湃的担当,是他的勇气、正气和坚韧不拔的执着精神的集中展现。彭湃在海陆丰农民运动中勇于担当,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在组织海丰县总农会及扩大阵线中勇于担当

由赤山约农会到众多约农会的成立,许多人还没意识到该担当的责任,而到提出要联合各约成立县总农会时,担心的人就多了起来。一是没有见过,更没有组织过;二是许多人没有这个胆量和魄力。关健时刻还是彭湃敢于担当,一手组织和筹划,从会议的组织布置到会议的圆满召开,从《约农会简章》到《海丰总农会成立宣言》,再到《海陆归三县农会“五一”宣言》,都由彭湃亲自起草和制定。同时,他认为海丰县总农会的成立还仅仅是走出的第一步,我们完全有责任,也应该朝这个方面去努力,即把农会工作由海陆丰扩大到惠州,扩大到全广东省去,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讲到:“我的最憾事,即是少同志。这个问题,我差不多夜夜都梦去寻求同志。唉!同志在那里。”他热切希望右更多的同志与他站在同一立场,共同为发展与扩大农运而努力。

(二)任农运工作受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勇于担当

由于农运工作不断扩大,引起了豪绅地主极大恐慌和妒恨。1923年5月间,他倒在朱祖祠内成立一个与农会相对的名叫“粮业维持会”的组织,以图谋扑灭农会。他们借有6位农民抗租为由,到县法院闹事,逼迫法院空6名农民拘捕下狱。彭湃得知此事后,立即召集会议,决定组织农民向法院请愿,并提议自己为请愿代表,直接与法院推事进行谈判。在会议上.彭湃明确表示“生死关头,愿各奋勇前往请愿, 湃生死与俱”。第二天,各约集中会员六七千人围向法院:彭湃勇敢地担当起责任,向法院提出三个要求:(一)即将枉押的农民放出;(二)燃炮鼓送枉押的农民出去;(三)推事向农民道歉。”法院推事自知理亏,答应只要请愿的农民散去,即可释放被捕的农民出狱。

在欢迎6位农民出狱大会上,彭湃顺势鼓动农民:“农民千百年来都受地主绅士官厅的冤枉和压迫,总不敢出声,今天能够把六个被押的农友放出来,这是谁的力量呢?”台下人在议论,有人说应该是彭湃的力量,是他敢于担当出头,带领他们去请愿,否则是不可行的。还有的说是农会的力量,也有说是耕田同志的力量。彭湃回答说:“说是农会及耕田同志的力量是不十分对的,还不至于大错;说是彭湃个人的力量乃是大错特错的;彭湃如果有力量,还要你们六七千人去作甚么?我相信一个彭湃,任你有天大本事是放不出农友来的,……今天得到胜利的力量,是农会能指导六七千人的耕田佬团结在一块地方,有一致的行动。……我们在今日得到这个经验,大家应该自今日起,更加团结,加紧扩大我们的势力,否则今日的大胜利,会变成将来的大失败!”

此次行动,不仅极大地提升了海丰县总农会及彭湃的影响,也促使更多的人加入农会,使农会组织迅速扩大到周边县再扩大到省。彭湃在《海丰农民运动》一文中写道:“农会的声势,也播扬到附近各县。由是要求入会者纷至沓来,实有应接不暇之势。紫金五华惠阳陆丰诸县农民加入者逐日加多,乃由海丰总农会改组为惠州农民联合会,各县分设县联合会。不两月,又发展到潮州普宁惠来方面去,又改组为广东省农会,各县惟设县农会。”

(三)顶着风险,为救农民去老隆

1923年8月间,县总农会受反动军警袭击,彭湃带领一部分人越出敌人包围,但杨其珊、陈梦等20多人被捕。彭湃等研究如何营救被捕的同志,后来大家一致认为立即组织农民武装劫狱办法不可取,希望彭湃同志去找陈炯明,并谈妥找陈炳明应提出的四个条件:(一)即时释放被捕农民;(二)减租照农会决定收纳(三)恢复农会;(四)惩办粮业维持会王作新等。

从海丰到老隆有500余里,一路山路,步行要八七天才能到。走到离老隆不远的东埔寨乡时,有当地老乡见是彭湃,便劝他住下并备酒菜招待,谈话间得知要到老隆去,更说:”老隆这么近你们怎样行得到呢?"彭湃回答说:"为着大家和益无论怎样远都是要行的,我们这次受了农友们的重托,故觉不着甚么辛苦,你可放心。”谈话间,可见彭湃救出农友所具有的担当精建与决心由于沿途不少农民知道彭湃是组织农会的,都热情给予带路并想办法弄些好吃的。有一天吃罢早餐,临行时彭湃将一块五角钱给了老乡,随后,此老乡写了一个便条,连同一块五角钱放在彭湃的口袋,彭湃拿出纸条一看,上面写的大意是:“诸位先生是出来救穷人帮穷人做事,尽忠尽职,此银断不取,故特奉还。并祝一路平安!”彭湃看了纸条,心中满是感激,便对农友说:“我们做农会是应该的,不是救人,是穷人自救,我们不过受了大家命令,是喜欢如此做的,如你不收钱,我们只好永远誓不经此地。”老乡被彭湃的话所感动,眼含泪花地收下了这一块五角钱。他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一块五角钱,而是彭湃等人对农会、对农友的一片心。

一到老隆,彭湃等人顾不上休息,便以海丰农民代表的身份去见陈炯明。陈炯明见是彭湃等三人,便很平和地就海丰农会减租行动及县衙王作新抓捕杨其珊等20多名农友的事情交换意见、彭湃等人据理力争,几番交锋下来,陈炯明表示同情农会.并说道,你们还没到,海丰的几份电文已经到了,哪都是告你彭湃的。他先拿出海丰钟景堂的电文,电文中称:“彭湃在县召集农民土匪和买军器,企图谋乱,殊非总座发祥地(指海丰)之福也,应如何办法。”随后陈炯明又拿出海丰县县长王作新的电文:“彭湃、林甦余创之等,召集农民勾搭土匪,和私藏军器,约于五日(即农历八月十六日)早暴动,扑攻县城,作新负有地方之责,乃于五日拂晓会同钟师长部队进攻匪巢,初匪犹开枪顽抗,率士卒奋勇冲锋,将匪击败,匪首彭湃已逃,当场捕获匪徒杨其珊、黄凤麟、洪庭惠等二十五人,并搜获铁军、尖刀数十枚,旗帜、印章、委任状手令等甚多,除将逃匪彭湃、林甦、余创之等通缉外,特此奉闻,余容续报,王作新叩。”彭湃听罢,问陈炯明:“你是否相信?”陈炯明回答:“这我当然不信的。”彭湃随即提出上述四条,希望陈炯明予以容纳和支持。陈炯明听后答道:“你提出这样多,更易惹起他们反对我,因为我三叔都参加在内,我是很怕的,不如将第一条先做,如达目的,再做二条。”在彭湃等人的据理力争下,陈炯明同意去电海丰,其电文大意是:“海丰王县长览,农民要求减租,事属正当,业主要求分割,必令农民损失过重。农会提出三成交纳,也不能一律如此,应组织农租公判会,业主农民各派代表参加。查邑中最公平者为吕铁槎先生,可请其办理,至于捕杨其珊等二十余人,查非聚众扰乱治安,应即省释,以免地方受害,并函知粮业维持会为要,炯明。”彭湃等人见有“查非聚众扰乱治安,应即省释”话语,目的达到后,只建议最后加上“农会及”三字,改为“并函知农会及粮业维持会知照办理”。

彭湃三人此行虽然辛苦,但要求释放被捕的20多位农友的目的已经达到。从此,彭湃及海丰农会的影响更是扩大。

四、彭湃的牺牲使彭湃及海陆丰农民运动更广泛地传扬

1929年8月24日下午4时许,由于叛徒白鑫告密,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四同志在上海被捕,后被杀害。周恩来为此专门写了《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并于1930年8月30日在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第13号刊载,赞颂彭杨颜邢坚贞不屈与敌斗争的实情,揭露国民党反动派伤害革命同志的罪行。周恩来指出:“阶级斗争剧烈的今日中国,革命的群众、革命的领袖死在敌人的明枪暗箭中的不知几多!这原是革命成功前所唯免的事变,而且是革命成功之血的基础。没有前仆后继的革命战士,筑不起伟大革命的胜利之途!每一革命战士牺牲,不管是在前线,是在后方,都有他伟大的代价。尤其是革命领袖的牺牲,更有他不可闽灭的披绩,照耀在千万群众的心中,熔成伟大革命的推动之力,燃烧着每一个被压迫群众的革命热情,一齐奔向革命的火源!所以我们在死难的烈士前面,不需要流泪的悲哀,而需要更痛切、更坚决地继续着死谁烈士的遗志,踏着死难烈士的血迹,一直向前努力,一巨向前斗争!”“彭、杨、颜、邢四烈士的牺牲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的损失!”

瞿秋白在得知彭杨颜邢被捕牺牲的消息后,心情十分悲痛,“这是使我们非常之痛心的消息啊!”这样痛心的事情,对翟秋白这位曾经的党中央负责人是一件难以接受的打击,他在《纪念彭湃同志》一文中,回顾了彭湃投身革命、为理想而奋斗的一生,其中提到彭湃与农民运动、与海陆丰农民运动时指出:“彭湃同志是中国农民运动第一个战士。当他已经开始在广东(海陆丰地区)(开展)农民运动的时候,那时期做领导工作的同志,还在否认中国革命问题中农民土地问题的存在啊! ”他回忆道:“彭湃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就加入了党,是广州支部的组织者之一。他在广州的无产者中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但是不久,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海丰,从此便将自己的一切完全贡献给了农民运动。”瞿秋白在文中还谈到彭湃所写的《海丰农民运动》,“他那本著作,是中国农民运动第一本最有价值的著作。那个时期,广东农民运动受到海陆丰的刺激,到处都发展起来。彭湃同志对于广东全省农民运动的发展是极有关系的。”瞿秋白称赞彭湃:“他是做群众运动工作的模范,他是真正深入到群众里面去的同志。他的勇敢、果决的精神,工作的能耐,在从来未有的中国白色恐怖之下工作,这是党内同志无论哪一个都是极端的佩服他的。他是中国劳苦的农民群众顶爱的、顶尊重的领袖,在海陆丰人民的眼中,看得像父母兄弟一样的亲热。恐怕除湖南农民的毛泽东同志以外,再没有别的同志能够和他相比了。”

1932年,瞿秋白为《红色海丰》一书作序的时候指出:“彭湃是中国农民运动杰出的领袖。尽管他出身地主家庭,但是,他少年时代,在自己的家乡海丰县目睹的农民同地主和其他剥削者展开的激烈斗争,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也使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评价:“彭湃是出色的鼓动家、宣传家和组织者。他始终同贫苦农民、雇农、佃户打成一片,同他们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衣服,同甘共苦。彭湃在海丰做的出色工作对广东全省农民运动的影响很大。”瞿秋白在序文的最后写到“彭湃是群众运动的模范工作者。党对他的无畏、竖定和顽强工作的精神给予高度的评价。他是农民最爱戴的领袖……”

徐向前在《奔向海陆丰》一文中,回忆他所见到、听到的彭湃。“正月初二,在海丰城里的红场上,举行了几万人的群众大会,欢迎我们红四师。苏维埃主席彭湃同志在会上讲了话。他只有20多岁,身材不高,脸长而白,完全像-个百分之百的文弱书生。他身穿普通的农民衣服,脚着一双草鞋。海、陆丰的农民却称他为‘彭菩萨’,他洪亮的声音,革命的热情,坚强的意志,对革命前途充满着必胜的信心,都使我们永志不忘。”

革命老前辈、老领导、老战士李坚真在《难忘的领路人》一文中指出:“彭湃是我党早期卓越的农民运动领袖。他在广东,特别是在东江一带影响很大。许多贫苦农民和青年学生是在他的革命思想的引导下参加革命的,我便是其中的一个。”在纪念彭湃英勇牺牲54周年之际,她写到:"回想彭湃对我的亲切教诲,回想这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我不禁浮想联翩。……感慨之余,特作山歌一首,以志纪念。”

     血沃大地花似锦,

        祖国河山气象新。

        五十四载风雨夜,

        万众想念带路人。

                                                                (作者单位: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