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54】蔡素屏

海陆丰红色故事【54】蔡素屏

22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母喂乳汁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在1928年,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主任蔡素屏诞下儿子彭洪后,却内疚地凝视着粉嘟嘟的婴孩,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搂抱着孩子给他喂奶。当蔡素屏目送着婆婆周凤怀抱着儿子彭洪远去的身影,她不禁热泪盈眶……

蔡素屏,又名哲妹,1897年2月8日出生于广东海丰县附城鹿境新北村的富商家庭。昔日的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违,人们很在意门当户对。1912年,蔡素屏在父母的见证下,坐上花轿,玲珑小脚跨进彭家大宅,与彭湃结婚了。然而,旧社会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禁锢了人们的行为,蔡素屏虽然聪明伶俐,却也唯有待在家里学刺绣,没能踏进学校去读书,变成了“睁眼瞎”。结婚之后,蔡素屏再也不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鬼话,不甘愿顺从命运的摆弄,仍然不忘读书的初心,她顶住家人的冷眼和旁人的讥笑,拎着书包,穿街过巷,到私塾上课,到海丰县城的潮州会馆读书。

自此,蔡素屏与彭湃夫妇琴瑟和鸣,相敬如宾。彭湃经常手把手,一撇一捺地指导蔡素屏认字,鼓励她要敢于冲破封建枷锁,求得自身的解脱,谋求妇女的解放。于是,蔡素屏勇敢地甩掉缠足的绷带,踹开小鞋,告别盘起的长发,与封建陋习抗争。心有灵犀一点通,彭湃后来东渡日本,留学早稻田大学。蔡素屏坚持读书习字,经常把习字作业寄给彭湃。彭湃批阅之后,寄回海丰。一封封家书漂洋过海,是真挚情感的纽带,是携手进步的信念。

从日本留学返回海丰后,彭湃开始深入农村的田间地头,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发动农民组建农会,经常在暮色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家里人尽管不给彭湃好脸色看,可蔡素屏都会煮饭炒菜,每天翘首等待着彭湃回来,一起吃饭,让他体验家庭的温暖。更可怕的是谣言汹涌,海丰县城的地主豪绅对彭湃恨之入骨,指责他“作恶多端”,给彭湃扣上“彭天蛇”之大帽。蔡素屏却置若罔闻,因为她心知肚明,彭湃是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而到处奔跑忙碌的。

为了做好农民运动的工作,彭湃和蔡素屏夫妇主动搬出彭家的大院深宅,到自家的得趣书室居住。彭湃夫妇卧室里的墙壁上,迄今仍悬挂着民族英雄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座右铭。于是,得趣书室热闹了起来,门庭若市。彭湃在这里接待络绎前来的农友们,与他们商量事情,研究工作。蔡素屏开门扫地,煮水泡茶,乐颠颠地忙上忙下,不亦乐乎。农友们都不约而同地称赞蔡素屏是“我们农会里的亲人”!

1922年秋,彭湃将兄弟分家得到的田契,在县城龙舌埔当众烧毁,熊熊烈焰照亮了农民们的心胸,在场的蔡素屏和广大农民一样深受感动。此后,蔡素屏的信心更为坚定,并且鼓励彭湃说:“这样做,农民就会更加拥护农会了。”彭湃烧田契的消息传遍了城乡内外,海陆丰的农会因此得到更加迅猛的发展。

一般来说,枝繁叶茂的榕树底下,是村民们闲暇纳凉的休闲之地。1922年底,蔡素屏偕同彭湃一起回娘家鹿境新北村,到蔡素屏三进的大宅里歇脚。随着,蔡素屏跟彭湃驾轻就熟,一起出现在毗邻的鹿境新山村的一棵榕树底下,声情并茂地向群众宣传参加农会的好处。鲜为人知的是,鹿境新山村绅士吕朝华与海丰县城桥东社彭藩交情甚笃,彭藩又经常带孙子拜访彭湃,一来二去三人便熟络了起来。蔡素屏和彭湃结成革命伉俪,是彭藩和吕朝华绅士从中穿针引线的,离不开他们俩的热忱和功劳。现在,蔡素屏故居大宅的墙根底下,斑驳的苔痕呈现出绿色的生机,墙头上生长有一蓬杂草,在斜晖下摇曳着,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1923年1月,海丰县总农会成立。蔡素屏经常到赤山一带,发动更多的农民参加农会,她索性将亲生儿子彭绛仁托付给弟媳照顾。危难之中见真情,1923年7月,海丰县总农会遭到敌人的破坏,农会骨干杨其珊等20多人遭到逮捕,锒铛入狱。蔡素屏挺身而出,把农会干部视为亲人,跟婆婆周凤一起,每天轮流给监狱里的农会干部送去热腾腾的饭菜,送去一份贴心的温暖。风雨无阻,蔡素屏跑来跑去,坚持了大约半年的时间。

1923年8月的一天,蔡素屏的父母从鹿境新北村来到海丰县城桥东社的彭家大宅里。蔡素屏消瘦的身影忙碌起来,一边殷勤地斟茶,一边问询父母的健康。父母却怒气难消,指责彭湃和蔡素屏夫妇有福不享,偏偏要发动农民,组织什么农会,闹得满城风雨。岳父岳母苦口婆心,劝说彭湃夫妇俩不要像疯子一样,四处煽风点火,搞农民运动。虽然父母的护犊之心是爱护自己小家庭的幸福,但倘若没有广大人民的幸福,岂能有幸福可言呢?蔡素屏深明大义,她懂得彭湃之所以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开展农民运动,就是为贫苦大众谋利益,为民族谋解放!她曾经感激地跟彭湃说过:“我是一位幸福的女人,我嫁给一位大英雄,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百姓,我都会默默地支持。”

第一次东征胜利后,蔡素屏不畏艰险,舍近求远,从广州绕道香港,返回海丰,继续开展农运工作。1926年2月,蔡素屏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言传不如身教,蔡素屏从自家开办的布厂开始,给工人们加薪。为了动员妇女参加农会,蔡素屏常常到民生、南丰、平民三个布厂,开展对女工的思想宣传,跟她们同甘共苦,以便达到心灵的契合。蔡素屏殚精竭虑,带领织布厂的女工,深入到东笏村、荣港村、鹿境等乡村进行宣传,发展壮大了农会的队伍,蔡素屏因此成为海丰县第一区妇女解放协会主任。1927年10月30日,海陆丰人民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夺取政权,之后成立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蔡素屏英姿飒爽,被选举为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主任,兼海丰县妇女协会第三届执行委员。

1928年伊始,国民党反动派疯狂进攻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蔡素屏放弃了跟婆婆周凤等家人到澳门避难的机会。当时,她正怀有第三胎,分娩在即的蔡素屏毅然跟婆婆周凤说,哪怕牺牲,也要把鲜血洒在家乡的土地上。接着,蔡素屏跟随海丰县委撤退到公平山区。有一次,敌人包围公平区上军田围仔村,到处搜捕农会干部。碰巧,蔡素屏悄悄躲进围仔村里的祠堂,诞下儿子彭洪。当敌人撤退时,蔡素屏才从躲藏的荆棘丛里钻出来,神情镇定,背转身,撩起衣襟,将喂乳后的婴孩彭洪交给婆婆周凤,由婆婆送到海城桥东村李大娘家里抚养。

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之下,蔡素屏继续领导农军活跃在公平、可塘、赤坑等地,带领妇女们,开展不屈不挠的武装斗争。1928年9月19日,蔡素在平岗乡开展工作时,遭到反动民团围捕,即日押解至海丰县城的国民党监狱。蔡素屏尽管遭受严刑拷打,却无所畏惧,铮铮铁骨为革命,瘦弱的身躯里迸发着一颗坚贞不屈的红心。蔡素屏始终没有供出农会名单,没有声明与彭湃断绝关系,甘冒三个儿子彭绛仁、彭士禄和彭洪成为孤儿的危险。当时,6岁的彭绛仁从监狱里被营救出来后,暂住在海丰县鹿境新北村蔡素屏的母舅家里,后来党组织安排鹿境新南村人吕以臧秘密护送到香港,后转往上海。彭士禄则隐姓埋名,东躲西藏,虎口逃生,辗转到延安,后来成长为著名的核潜艇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黑云压城城欲摧,1928年9月21日(农历八月初六),天空阴沉,蔡素屏被麻绳捆绑,背上插标签,写着“共匪苏维埃妇女主席”,被押往海丰县城老车头的刑场。蔡素屏视死如归,昂首挺胸,喊着“打倒反动派”“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走向刑场,用她殷红的鲜血谱写出一曲英雄的赞歌,牺牲时年仅31岁。


cache
Processed in 0.0069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