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农民运动选集 > 浅析影湃农民运动思想在北江的实践和作用

浅析影湃农民运动思想在北江的实践和作用

02 2024-05

10:05

分享
来源:作者:

浅析影湃农民运动思想在北江的实践和作用

刘国丽

彭湃(1896—1929),广东海丰人,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在20世纪20年代初,彭湃领导海陆丰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开启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大规模农民运动的先河,创建了中国最早的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县级苏维埃政府,起到了示范引领的作用,为探索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和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做出了巨大贡献。

彭湃农民运动思想的传播不仅遍及广东东江、西江、北江地区,还辐射到全中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本文拟以北江地区为例,探究在彭湃农民运动思想指导下的北江人民,经历了大革命时期血与火的洗礼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暴动的艰辛后,为北江革命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铸牢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

—、彭湃农民运动思想在北江的实践活动

彭湃曾经三次莅临北江地区。曲江县城(今韶关市区)是当年北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彭湃来到曲江,进行社会调查,宣传农民运动思想,号召北江人民参加土地革命、夺取政权、进行武装斗争,鼓舞、带动了一批先进分子义无反顾地追随。即使在彭湃英勇献身之后,革命的北江人民也毫不畏惧,砥砺前行。

(一)宣传土地革命思想,唤醒农民的斗争精神

彭湃坚信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就是农民问题,解决后农民运动,就是让农民享有丰衣足食的生活,勇敢追求属于自己的利益。

思想是行动的指南。彭湃首先在思想上宣传人人平等的理念。彭湃深常做社会调查的时候,广泛地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意识,总是拿空气、风景等作为例子,说明这是人人可以享有的东西,为什么唯独土地不可以,揭示地主是用地租来剥削农民的,号召农民起来与地主斗争。早在1922年11月,彭湃就把自己分家所得的田地,无偿分配给耕种田地的农民,在家乡海丰的 “农村去做实际行动”,大大激发了农民的革命觉悟从“六人农会”发展到拥有1.6万多会员的海丰县总农会。在曲江欧屋村,稍有积蓄的欧典章把土地、粮食等物资分配给农民;在仁化,邓衩山、蔡卓文也把家里的财产分给穷苦的百姓。在彭湃的现身说法下,又看见了身边的人是真的把自家财物分给穷苦人,农民相信了他们,愿意起来参加革命活动。

1926年,曲江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虽然农作物严重歉收,但是农民依然被地主、高利贷盘剥。此时.彭湃等人正在曲江,对曲江农民的苦难极为关注,对农民的减租斗争极为重视。经过慎重商议决定,由彭湃回去广州向广东省农会和中共广东区委汇报,让更多的人支持曲江农民的斗争一国民党广东省农工厅厅长刘纪文和民政厅厅长古应芬等人偏听偏信“曲江全属田主佃业维持会”的快邮代电谣言,下令曲江禁止减租,直接破坏曲江的救灾工作。彭湃针锋相对,主持召开了省农会扩大会议,宣告省农会全仙支持曲江农民的正义要求。1926年9月14日,彭湃又以省农会执委会的名义,向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呈送请愿书,揭露刘纪文、古应芬和“曲江全属用主佃业维持会”的阴谋。 国民政府在接到彭湃等人的请愿书后,同意了曲江代表的要求,农民的利益得以维护。

曲江农民“减租事件”的圆满成功,是彭湃精心组织策划的结果。“减租事件”令北江各界穷苦百姓群起效仿.敢于“不平则鸣”,使得北江地区的人民在思想上得到解放,在行动上得到指引,心向农会,心向共产党,加入农会,积极参加土地革命。

(二)成立农会,掌握农会领导权

1924年9月21日彭湃第一次到曲江,向工农大众宣传国民革命,宣传发动农民起来组织犁头会(农会)。曲江东厢翻溪桥的叶国棠、叶凤章和腊石坝的黄希盘等人响应号召,同时成立了曲江县最早的两个村农会。9月29日,翻溪桥、腊石坝两个村农会全体会员参加了孙中山在曲江召开的北伐誓师大会。大会当日各阶层、团体共有3000余人,革命浪潮不可阻挡。它像一声春雷回响在曲江这座古老的城市上空,它的政治影响已超越了曲江的范畴。各地农村纷纷派代表前去接洽,要求成立农会。

1925年11月20日彭湃第二次到曲江,由彭湃宣布成立北江地区第一个县农会。彭湃率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五届110名学员列席到会,声势浩大。彭湃向大会致贺词,发表讲话,向曲江县农会授犁头大旗和农会印章,亲自指导成立曲江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会,选举出王士宾、叶国棠为常务委员,梁展如、欧日章、叶凤章等13人被选为执行委员和候补执行委员。

在彭湃指导下成立的北江地区最早的村级、县级农会组织,为北江各地农民树立了榜样,影响和推动北江各地农会的建立和发展。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曲江县成立了7个区农会、141个乡农会,会员达11327人,规模之大,人数之多,居北江各县之首。曲江农运蓬勃发展,辐射带动整个北江地区的革命潮流, 北江成为大革命时期广东工农运动的重要地区。

彭湃认为,要带领农民走上解放之路,需要培养一批热心农运的骨干,在农会中掌握领导权,为农民说话、撑腰。 在北江、曲江农运骨干是梁展如、叶凤章、叶发青、欧日章,英德是刘裕光,乐昌是李光中,等等。其中,仁化的廖汉忠在1925年初从东江探亲回来后,宣传海陆丰农民运动经验,使仁化人民倍受鼓争纷纷要求和海陆丰-样组织农会,团结起来和地主作斗争;南雄的彭显模、彭显善在1925年8月利用暑假到海陆丰学习如何搞农民运动的经验,他们回到家乡上朔村后即召开群众大会,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竞相传播.各个县、市(区)农运骨干带动了全北江农民运动蓬勃开展。

彭湃认为,农民运动是“经济的斗争与政治的斗争并进”的阶级斗争运动。经济斗争必须给农民带来切身的利益,让农民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才能巩固农民运动的基础。政治斗争主要是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地主、军阀、豪绅、官僚的压迫和统治,要使乡村的政治权力“由绅士土豪之手,而移至于农会”使得一切权力归农会。

然而,地主、土豪劣绅和反动团体的成员是不甘心自己的既得利益受损的,他们企图改变农会的性质,篡夺农会领导权。1926年4、5月间,在召开选举出席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会议上,叶国棠一伙人竟然动用武装阻挠广东省农会北江办事处主任丘鉴志和农运特派员赖彦芳等人进入会场。彭湃针对曲江“非法代表”事件,在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上,取消叶国棠等4人的代表资格,并且向全省各县农会发出《惩戒曲江县非法代表》的电文。曲江“非法代表”事件和彭湃义正词严、爱憎分明的处理方式,震动全省,影响很大。会议结束后,彭湃第三次亲临曲江,召开全县农民代表大会,对叶国棠等人的罪行进行彻底清算。改组了县农会的领导机构,健全了县农会的组织。彭湃趁热打铁,对曲江各个区乡村的基层农会进行全面整顿,使曲江农会的领导权真正掌握在代表农民利益的人手中。

这样,通过成立农会、培养农运骨干、纯洁农会组织、改组农会、夺回农会领导权的斗争,通过“减租事件”、“非法代表”事件,“使农民有经济斗争的训练及夺取政权的准备”。在彭湃直接参与的斗争活动中,注重农会组织建设,让穷苦的、生活在底层的农民,信任农会,信任中国共产党。只要是农会牵头的活动,农民都是一呼百应,为之后的西水暴动、仁化暴动和南雄暴动等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

(三)建立农军,开展武装斗争

1923年海丰“七五”农潮的失败,1924年广宁、花县农会又接连遭到反动地主民团的进攻,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彭湃深刻体会到农民武装的重要性。1924年8月在广州,彭湃参与创建的广东省农民自卫军,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第一支以农民自卫军名义建立的正规武装队伍,彭湃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要用革命的武装反对反革命的武装。

彭湃到曲江宣传土地革命,号召农民组建农会,培养农近骨上组织青壮年农民利用农闲时间开展军事训练,增强军事武装力量、保卫农民自己的劳动果实不被掠夺。叶凤章、欧日章、 梁展如相继建立东水、西水、南水农军。在曲江“非法代表"事件中、土豪劣绅欺上瞒下,混淆视听,甚至动用武力对抗农会选举这件事,促使梁展如更加注重于组织当地精干农民、农运骨干组成南水农军自卫军。此后,曲江各区乡相应组织了 1000余人的农民自卫军武装队伍,土豪劣绅肆意霸凌的现象有所收敛。

1926年7、8月间,中共广东省委和省农会针对北江农民运动领导力量薄弱的实际情况,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在北江创办北江农军学校。1926年11月,北江农军学校正式开学,北江农军学校是彭湃农民运动思想催生下的产物。其办学的组织形式、教学内容、军事训练等方面,基本上是仿照广州农民运动许习所的做法,学校的宗旨是:在革命思想指导下培养农民运动干部,为武装斗争输送军事骨干。1926年,北江农军学校第一期训练班招收了北江各县、区、乡农会选送来学习的优秀青年共97人其中就有仁化农民自卫军中队长邓祝山,他于1927年6月1日英勇就义,年如25岁.另-个北江农军学校毕业一期生是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的潭甫仁。

北江农军学校共开办两期.绝大多数学员毕业后,在各自的农会中成为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的主要骨干。1927年3月,曲江龙归的地主劣绅网罗当地土匪,突然袭击区农会,打死农会干部和农军23人制造了 “龙归惨案”。北江农军学校组织笫二期农军学校学员,在曲江农军和国民革命军的配合下,一举歼灭了龙归的地主和土匪武装。以彭湃农民运动思想武装起来的农军学校学员,是具有行动力的。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广东区委立刻布置各地区党组织准备发动全省总暴动以反击故人,在北江,有共约1200人的广东北江工农自卫军仅仅是用了10余天的时间,在5月1日就集合完毕出发。兵贵神速,这也是彭湃农民运动思想中关于武装斗争方法的实际应用,实践证明了北江农军学校的开办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二、彭湃农民运动思想在北江的作用

从大革命失败的原因进行分析,客观上的原因是由于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反革命力量大大超过了革命力量;在主观上的原因是由于中国共产党还处于幼年时期,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在这个阶段的后期,在党的领导机关占了统治地位,放弃对于统一战线、对于农民,尤其是对于军队的领导权,因而蒋介石、汪精卫向革命进攻时,党无力组织有效的反抗。在这里明确指出了幼年时期的党没有重视农民问题,没有掌握领导权的问题和军队、统一战线的问题。

然而,就在中国共产党还处于幼年时期,面对错综复杂的敌我关系处理得还不够成熟时,彭湃就已能够独树一帜,认为中国革命的问题就是农民问题,积极从事农民运动,得出一系列的开展农民运动的方式方法,为千千万万的农民能够过上温饱的生活而奋斗。

(一)开启北江农民暴动先河

1925年11月,彭湃带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五届110名学员来到曲江,110名学员皆被派往曲江城厢内外和附近农村去演说,广泛宣传革命。在欧日章、侯凤墀陪同下,彭湃不辞劳苦步行到离曲江县城60多华里外的重阳镇暖水村和欧屋村。在农会干部会上,彭湃说: 要利用农民阶级自身力量,广泛开展农民运动,要搞起声势来,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减租减息,改善生活条件,组织、扩大农民武装,维护农民利益,巩固农会政权。农民阶级团结起来,通过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建立苏维埃人民政府。

西水是今天韶关市区以北20公里武江以西的武江区的重阳镇、乳源瑶族自治县的桂头镇和一六镇一带的广大农村,是彭湃曾经到过的地方,当时有10余乡,1000多户人家。1927年12月22日,欧日章率领重阳镇的欧屋、水心、乐夫、清水塘等村100多名农军和数百农民手持步枪、鸟枪、大刀、长矛和锄头等,与之前已联络好的朱德部队一连官兵会合,组成暴动队伍,向大沙洲下村的地主恶偷发起进攻,暴动首战告捷;反动地主武装不甘心失败,烧毁了暖水村300多间房屋。12月28日,西水的地主反动武装和国民党地方武装民团互相勾结,结集了国民党军队、地主民团1000多人,攻打农民自卫军驻的青水塘村。当时全村只有农军40余人。但是村民团结一致,共同支援农军,依靠村中炮楼工事,军民用土枪土炮打退了敌人进攻,西水反动势力联盟在4次冲锋进攻均告失败后,大沙洲地主朱乃昌便到犁市请救兵,误入朱德军营。朱德了解情况后,不露声色,机智地即派一姓朱的军官带了一个连随同朱乃昌速往青水塘支援朱德部队援兵同坚守的暴动农民内外夹击,里应外合,痛歼了围攻的民团,将地主武装打得丢盔弃甲,敌人死伤惨重.暖水和青水壤村两村解围.

西水暴动遍及10余乡.参加人数逾千,坚持达一个多月,这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曲江历史上是空前的。穷苦农民敢于起来拿起武器主动向敌人进攻,没收地主豪绅财产,镇压反动分子,这是彭湃农民运动思想在北江的成功实践,西水暴动充分显示了彭湃农民运动思想的正确性和先进性。

西水暴动不久,北江特委制定了《北江各基暴动工作大纲》 指导各县暴动。乐昌坪石暴动、仁化暴动、南雄暴动相衡暴发。 其中, 南雄暴动成立广县苏维埃政府,还成立了 4个区和12()个乡苏维埃政府,南雄暴动被中共广东省委给予高度评价:“暴动人数之多与区域之广,在全省各地中不很多见。"上述众多的农民暴动,有力地配合了 1927年冬的广州起义和1928年初由朱德领导的宜章暴动。

1931年农历四月和七月,梁展如、刘裕光在英东鸡嫲湖和鱼湾领导农民武装暴动,成立了丰霖乡苏维埃政府和鱼湾苏维埃政府。通过武装暴动成立苏维埃政府是彭湃农民运动思想的亮点之一。北江农民暴动建立大大小小的苏维埃政府,北江因此成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广东暴动的重要地区和主要组成部分。

(二) 助推红军和中央苏区的发展壮大

1925年8月,在广州读书的彭显模、彭显善利用暑假到海陆丰学习如何搞农民运动的经验,他们回到家乡南雄上朔村后即召开群众大会,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发动群众组织农会。

1928年2月13日,在彭湃及海陆丰苏维埃政府的影响下,南雄农民暴动历时一个多月。在这次大规模的暴动中,暴动农军镇压了反动地主土豪劣绅一批,摧毁反革命据点50多个,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震撼了粤赣边。这次暴动进一唤醒了南雄广大人民,在人民心中加深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仇恨和对革命的向往。特别是在上朔村建立了南雄县苏维埃政府,为其后南雄革命武装斗争的发展和对红军、中央苏区的支持打下了深厚的群众基础。

朱德、毛泽东率领红四军多次转战南雄,南雄人民为部队筹粮筹款,为部队筹集到一大批军需物资,解决了部队的给养问题。1932年发生的水口战役是中央红军和粤军陈济棠开展的重大战役,南雄人民作出了重大牺牲,保卫了中央苏区,使得国民党军队不敢贸然入侵中央苏区。 使得国民党军队不敢贸然进攻中央苏区。

南雄人民不仅为红军、中央苏区提供战略上的保卫,提供军事力量支持,还为中央苏区提供人力、物力、财力支持。1930年,南雄游击队随红四赴江西编入第二十六纵队,在党、政、军方面受赣南领导,是中央苏区的中央指导部分。

红五军和红三军团先后转战仁化、南雄,筹措了大批银圆和棉服等物资,部分缓解了中央苏区的经济压力。

(三)为北江革命培养了党的干部和军事武装基础

1925年,彭湃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农委负责人,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农民部部长:。8月,农民部派共产党员刘胜侣以特派员的身份到曲江乌石等地指导农民运动。刘胜侣按照党章规定,完成了对梁展如的考察。当年12月,梁展如与欧日章、叶凤章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曲江最早入党的三位党员.并成立中共曲江县支部,梁展如任书记,隶属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中共曲江县支部是曲江最早建立的党组织,也是北江地区较早建立的一个党支部。梁展如入党后,首先注重在当地发展党员。1926年5月15日,梁展如吸收了林永福等12人入党,成立中共曲江一乌石支部。这是曲江县第—农村基层党支部,梁展如担任支部书记。梁展如与欧日章、叶凤章、叶发青以及仁化邓祝山、蔡卓文和乐队李光中等人,都是成长于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中,得益于彭湃农民运动思想的熏陶 ,他们首先是农运骨干,而后成为农军领导人,最终成为党的千部,带领北江人民进行斗争。欧日章、叶凤章、李光中、彭显模等人在土地革命战争早期英勇献身,1945年叶发青壮烈牺牲在日寇机枪下。只有蔡卓文、梁展如一直战斗到黎明前,分别在1947年、1949年为革命流尽头最后一滴血。

1926年11月北江农军学校开班,使农运骨干增长了武装斗争知识,为北江革命培养了军事骨干,增强了农军战斗力。北江农军中军事力量最强的是梁展如组建的南水农军。在助力北伐、打通粤汉铁路以及西水暴动、仁化暴动等武装战斗的关键时刻,都有南水农军的身影。梁展如组建的南水农民自卫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发展壮大成为曲南大队,让日寇闻风丧胆;在解放战争中成为粤赣湘边纵队北江第一支队第三团主力,为解放翁源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三、结语

在彭湃农民运动思想指导下,北江成为大革命时期广东工农运动的重要地区,成为土地革命时期广东农民暴动的重要地区和主要组成部分。彭湃在其短暂而辉煌的一生中仅仅来过曲江三次,时间也不长,但是他传播的农民运动思想,号召农民反剥削,开展经济斗争;号召农民反压迫,开展政治斗争;号召农民团结起来,开展夺取政权的斗争;要反压迫反剥削,必须开展武装斗争。在北江,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深深扎根在广大穷苦百姓心中。穷苦百姓认定了农会、共产党是为了人民谋幸福的,只有革命,跟着共产党,才能过上好日子。所以,北江人民支持革命,为了革命,一呼百应。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暂时进入低潮。1930年1月5日,毛泽东为了批判党内存在的悲观思想,写了一封著名的信。这封信就是后来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泽东在信中说:“这里用得着中国的一句老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就是说,现在虽只有一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是会很快的。”回望彭湃1924年初来北江,指导建立最早的村级农会,1925年底才有了曲江最早的三个中共党员,而由各地农军发展壮大成为有一定武装力量的北江工农自卫军,到1927年时才有1200多人,可以说这是 彭湃点燃的北江革命星星之火。依靠这一点星星之火,在北江人民众中广泛传递,汇聚成为熊熊烈火,最终烧毁帝国主义、封建或官僚资本主义,直至埋葬蒋家王朝,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最后的胜利,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彭湃为之奋斗终生的理想实现了,穷苦百姓过上了好日子。

(作者单位:中共韶关市委党史研究室)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