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58】 舍生取义——林甦

海陆丰红色故事【58】 舍生取义——林甦

21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天灾无情。1923年夏天,海丰大地遭到两次强台风袭击,灾情严重,颗粒无收。海丰县总农会顺应民意,通过了减租至三成的决议案,却遭到地主豪绅的强烈反对。1923年8月16日凌晨,国民党反动军队突袭包围海丰县城东天后宫旧址的海丰县总农会,逮捕了杨其珊等25名农会干部。

时任广东省农会宣传部部长的林甦脱险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怎样营救杨其珊等农会干部。

眉峰紧蹙了一会,林甦一针见血地说:“事情至此,我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

彭湃睿智的目光移转到林甦身上,“有什么好办法?尽管说出来看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林甦毛遂自荐地回话,“我愿意到惠州老隆,向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当面陈情,要求他下令恢复海丰县总农会,释放杨其珊等农会干部。”

彭湃很赞同地说:“我和蓝陈润,还有你,三个人一起去惠州老隆。”

薄雾缭绕的第二天早上,林甦、彭湃等3人便从海丰县莲花山通平古道出发,翻山越岭,徒步6天到达惠州老隆,见到陈炯明总司令。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残酷。彭湃看到陈炯明虚与委蛇的态度,遂吩咐林甦留在老隆,展开周旋与其据理力争。自己摆脱盯梢,奔赴潮汕地区发展农会,在汕头建立有几十万名会员的惠潮梅农民联合会,声援恢复海丰县总农会,无条件释放被捕农会干部。

鉴于农会的声势浩大,陈炯明才勉强答应恢复农会,释放被捕农会干部。那是1924年春天的事情,林甦记忆犹新,也在当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长为广东省农民协会的秘书。

丹心一片图报国。1894年,林甦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城桥东一个富裕的家庭,从小他就爱憎分明。1916年,林甦在海丰中学读书时,曾经在海城五坡岭方饭亭前面,聆听林晋亭老师朗读方饭亭石碑额题《衣带铭》:“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从此,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形象愈来愈高大,成为林甦心里崇拜的偶像。

中学毕业后,林甦考进福建集美学校。有一天,林甦逛街买东西,商店老板问他单据要怎么开?林甦错愕了,不知其所以然。过了一会,他才明白陈炯明下属到外面买东西时,硬要老板给他们多开单据,以便从中贪污受贿。林甦疾恶如仇,满腔愤怒地跺脚直骂:“一群混蛋!”后来,林甦在集美学校带头参与学生的罢课行动,不久被学校开除回家。

1921年,林甦担任海丰县第八小学校长。他同情贫苦群众,助人为乐,赢得师生的尊敬。不久,林甦便参加彭湃领导的社会主义研究社,逐步树立起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解放的理想信念,而且在社会实践中得到锻炼,成长为海陆丰农民运动早期的领导人之一。

为了反击国民党反动派血腥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1924年,林甦辗转到广州东堤组建人力车工人俱乐部,为保障工人的权益而不懈努力。第一次国民革命军东征胜利后,林甦返回家乡海丰,担任海丰县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后由吴振民接任。1927年5月1日,海丰人民举行第一次武装起义,成立了海丰县临时人民政府。红色政权陷落之后,林甦和吴振民率领农民自卫军,千里迢迢,长途跋涉,经过江西,进入湖南汝城,准备北上武汉,向中央报告海陆丰苏维埃革命的具体情况。

黑云压城城欲摧。此时,敌军猖狂地进攻湖南汝城,包围了林甦率领的农民自卫军驻地,枪炮轰鸣,子弹纷飞,火焰闪耀着……突然,一颗炮弹呼啸过来,林甦身手敏捷,赶紧用身体覆压在吴振民大队长身上,炸弹随即在战壕里开花,炸得石土翻飞,林甦被一块弹片擦伤了头皮,切掉一小块头发,连军帽都不知飞到哪儿去了。当吴振民大队长从卧倒的战壕里挺起腰板,继续指挥农民自卫军反击的时候,不幸中弹负伤,后来壮烈牺牲了。林甦在枪林弹雨中侥幸逃脱,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革命队伍。后来,林甦担任中共东江特委委员,负责指导党建工作和指挥东江地区的武装斗争。

1928年4月10日,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失败后,林甦、张善铭、欧荣和赵自选等8人受中共广东省委的派遣,乘船前往海丰,加强领导以及组织反攻海丰县城的暴动。当天在马宫附近青草区埔町乡登陆后,林甦凭着自己是海丰人,熟悉路况,了解社情,选择认为安全的路径让张善铭、欧荣等3人经汕尾前往海丰县城;自己和赵自选等5人抄小路,躲避敌人的岗哨,潜伏前往海丰县城。殊没料到,最安全的地方最危险!张善铭一行人却在汕尾大网寮被捕。第二天,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张善铭和欧荣等人在汕尾遭到枪杀,献出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倘若自己能够把张善铭等领导人安全护送到海丰县城,就不会辜负中共广东省委的嘱托。即使牺牲自我,也值得庆幸。事后,林甦感到深深的自责,非常内疚。不久,海陆惠紫四县暴动委员会成立,林甦、颜昌颐等人成为暴动委员会委员。1928年5月3日,林甦率领工农武装,开始对海丰县城的反攻,顿时,战火猛烈,火焰冲天。中共广东省委委员赵自选在指挥红军战士进攻海城的过程中,壮烈牺牲了。此次反攻海丰县城的失败,人们在历史上称为“五三兵暴”。

为了保存革命实力,林甦只得率领工农武装撤退到大南山,1931年,林甦担任中共东江特委政治保卫局局长。1933年冬,林甦准备调往中央苏区工作,顺便把流落在潮安县彩塘区金砂乡隐蔽的彭士禄护送到中央苏区。

1934年的春天,林甦经过一番乔装打扮,前往潮安县金砂乡,见到又黑又瘦的彭士禄,眉毛下摆着一对黑眼珠,滴溜乱转,忐忑之中保持着一些经历世态沧桑的警惕。眼前的彭士禄,就是彭湃烈士的遗孤,就是并肩作战十多年战友的儿子,骤然间,林甦产生怜悯,眼眶潮湿起来了。林甦扼腕发誓:无论怎样的艰难险阻,都必须克服,一定要把彭士禄安全地送往中央苏区。革命的种子必须延续下去……

十年前,即1924年,林甦在广州开展人力车工人俱乐部工作。有一天,林甦兴致盎然,约上彭湃、余创之等人到广州长堤醉香园吃南乳猪蹄,当时彭湃那种谈笑风生的情景,迄今仍然历历在目。当彭湃在上海遭到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消息传开(遇害时间为1929年8月30日),林甦含泪奋笔,写出文章《哭彭湃同志》:“你死了!你死了!你当真死了吗?当噩耗传来,赤心迸裂!我悲哀,愤激,痛哭,流泪!……然而你虽死,你的精神永不死!失掉了一个你,还有无数千万的你继续地奋斗!”

林甦背着包裹,行迹匆匆,带着彭士禄悄然上路,离开潮安县金砂乡,从水路抵达丰顺码头。当船只即将离开码头时,国民党军队登船检查。在千钧一发之际,林甦压低嗓音,嘱咐彭士禄,说自己是船上艄公的儿子,谁都不认识!

话刚说完,如狼似虎的敌人就扑过来,硬将林甦带走。林甦遭到逮捕后,受尽敌人百般的折磨,仍然坚贞不屈。1934年春,林甦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梅县,年仅39岁。林甦在短暂的一生中,一次又一次地冒险,把生存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亡的危险留给自己,始终践行他那种舍生取义的价值理念,焕发出璀璨的生命光辉。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