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革命摇篮莲花山

21 2024-07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余俊冰

莲花山地处海丰县城北部,延绵数百里的莲花山脉既是这千年古县的自然生态屏障,也是这座东方红城的大后方、革命的摇篮。彭湃、徐向前、古大存等曾在这里从事革命活动,中共东江特委、中共海陆惠紫持妻、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四师和红军四十九团、东江纵队等党政机关和革命军队曾在这里或驻扎或成立,与莲花山老区人民心连心、肩并肩战斗,经受了长期艰苦曲折的斗争,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事业做出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1922年7月29日,形湃成广东省第一个农民组织“六人农会”后,便深入到莲花山一带开展农民运动,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播散革命的种子。同年底,莲花山守望约农会成立,这是海丰最早成立的13个农会之一,并着手组织农民开展抗租、减租运动,1925年,广东国民革命军东征后,莲花山的农民运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不但家家户户都参加了农会组织,还成立了党组织和农民自卫军,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国民党实行白色恐怖。莲花山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海陆丰三次武装起义,成功创建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紧接着建立区、乡苏维埃政府,实行土地革命。

1928年1月5日,由广州起义军改编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师(下简称红四师)1200多人在师长叶镛、党代表袁裕的率领下抵达海丰县城,与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到达海陆丰改编而成的中国工农革命第二师(下简称红二师)胜利会师,并在莲花山莲光村委一带驻扎。这支我党早期创建的红军队伍,先后在师长叶镛和徐向前(继任)的领导下,在海陆丰地区与反动派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为扩大和巩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作出了巨大贡献。至今莲光村一带还保存有红军师部、红军医院、驻军训练场等遗址。

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成立后,广大妇女积极投入革命运动,踊跃参加“红色妇女粉枪队"及“卢森堡队”等妇女武装队伍。为发展和壮大女党员在革命队伍中的比例,也帮助陆丰、惠阳、紫金等地加强党组织建设,学习海陆丰斗争经验,1928年1月,中共东江特委提出举办海陆惠紫四县党员对象培训班。培训班由时任海丰县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主席团成员、教育委员会委员郑振芬主持,为期7天,地点设在莲花山金竹古寺。通过培训,有资格人党的,由郑振芬介绍人党,并在金竹古寺集体举行入党宣誓仪式。

1928年2月下旬起,国民党集中海陆军五路优势兵力,大举进攻海陆丰及周边县。作为红色政权的大后方,红四师师部所在地更是首当其冲。海丰其委机关又在县城沦陷后进驻莲花山,以莲花山为中心,设5条秘密交通线与各区联系。国民党第十六师师长邓彦华派出四十八团团长何隆章率部“围剿”银瓶山、莲花山一带的工农红军,对红军营地和红色村庄实施“抢光、烧光、杀光”政策。在极端困难的形势下,莲花山人民与红军一道坚持英勇顽强、艰苦卓绝的斗争。红军粮食困难,伤病员日增,莲花山人民冒着生命危险运送粮食,把红军伤病员接到家里治疗或背着、抬着辗转于密林深谷之中。1928年6月17日,红军因寡不敌众,且战且退,红四师师长叶镛因身患疟疾无法跟上部队,在莲花山白木洋被俘,坚贞不屈,壮烈牺牲。叶铺这位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一到海丰便率领红四师转战于海陆丰和惠来、普宁各地,为保卫苏维埃政权经历大小上百场战斗,成为我军早期指挥员,就义时年仅29岁。

残酷的“围剿"还在继续。1928年9月1日,中国工农革命军海丰独立师第一、二大队驻莲花山白水磜、温厝村、顾莲峙村一带。国民党获悉后派出地方反动武装进莲花山“围剿”,中共广东省委委员、海陆惠紫四县暴动委员会主席杨望率部在新寮村伏击。杨望采取分头包抄的战术击退敌军,后因孤军深入遭暗枪中弹牺牲,其头颅被反动派残忍割下,拿回县城示众。杨望这位意志坚定、胆识过人(他敢于在两军对垒的形势下,单身匹马登上城楼劝服民团开门迎接红军)的我党早期优秀共产党员,牺牲时才22岁。

1929年2月11日(农历正月初二),中共海陆惠紫特委部分领导和同志为摆脱国民党的“围剿”,躲进了银瓶山上的深井洞,并在深井洞成立临时党支部,陈子岐任书记,林彬为组织委员,彭叙为宣传委员。还有赖稼、颜严、 丘汝珍(丘东平之兄)、陈云山,刘添,吴风才(莲花山人)、赵贵(莲花山人)、谢振鸿及郑振芬夫妇、刘镇生夫妇,共15人。该深井桐只能依靠系在洞口大树上垂下的绑脚带带人出入,,这15位同志粮食吃完吃野菜,每人仅有两件衣服和一条被单,长期没有理发.遍身长满虱子。 他们在深井洞一直坚持4个月才找到特委,继续工作。后来这15人除赵贵,斤汝珍病故外,其他的都坚持革命到底。

1929年10月,根据广东省委指示,中共海陆惠紫特委在黄羌朝面山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十七师四十九团,团长彭桂,政委黄强,四十九团第三营在莲花山温厝村宣告成立,营长林军杰,政委古鸿江。红军四十凡团成立后,惊悉彭湃同志牺牲,海陆惠紫特委在白水磔温厝村举行追悼会,印发《追悼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彭湃同志告工农群众书》,说:“我们革命导师、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彭湃同志,在上海惨遭反革命勾结帝国主义者之毒杀……我们是何等重大的损失”,反动派“在反单命的白色恐怖作不间断地向革命队伍环攻”,“我们为求共产主义之早日实现,只有踏着彭湃导师的足迹,继续革命精神奋斗”!

1930年6月,海陆惠紫四县党代会在惠阳三坑(现惠东)召开,会后党的组织工作进一步加强,地下工作也在各地正常活跃。中共海丰县委在莲花山白水磔温厝村举办为期一周的地下工作人员培训班.培训班由县委负责宣传工作的陈士民主持,地点设在温厝村祠堂。时任中共海陆惠紫组织部部长、海丰县委书记林彬等领导同志作讲话。培训内容有形势击报告、党的纪律、城市地下工作怎么做、怎样密写、怎样单线联系等业务,为在海丰县城组织暴动作准备。

1945年,日本侵略者重陷海丰,国民党县政有捡上山,基层政权瘫痪。东江抗日游击纵队第“六支”(下称“六支”)挺进海丰后、广泛出击日军,并取得节节胜利,为建立抗日民主政府创造了条件。同时,深受日、伪、顽、匪压榨的海丰人民,渴望有苏维埃政权那样的人民政权保护人民,当家做主。“六支”党委和海丰县委特派员顺应群众要求, 决定在敌后建立区乡政府,并在区乡政府成立的基础上,建立县抗日民主政府。 1945年3月下旬,海丰县一区抗日民主政府在莲花山温厝甘成立,区长蓝训材,参议长郑耀,区救乡大队长陈宇,政委林洪,副大队长刘茂.以理心歇日战争胜利。

1945年8月15日,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而国民党军队到处包围抗日游击队根据地,企图歼火我军,吞占抗战战争的胜利果实。1945年9月间,“六支”黄一彪中队改编为主力斑虎队(中队长黄一彪)整顿改编后,斑虎队在海丰打了几场重要的战斗。1946年1月1日,“六支”全体同志在埔仔峒布格村旁驻地集中过元旦后转移,只留下直属中队一个班保护伤病员吴明、张健南两位同志。第二天早上,遭驻梅陇国民党保安团300多人袭击"围剿"。当时敌众我寡,我军为了掩护患病的吴明、张建南两位同志,边战边退。敌军从后面进行包围,并放火烧山,妄图逼迫我军投降,"六支"战士经过两个小时的顽强奋战,终于保护吴明和张建南两位同志安全突围,情报站站长欧志桐及一交通员却惨遭杀害。

1946年1月10日,国共双方达成停战协定,规定双方军队13日午夜起停止军事行动。但蒋介石公开下令停战,却秘密令其部队抢占战略要地,令广东在1月底消灭境内的人民军队。国民党从潮汕调派一八六师到海陆丰进攻“六支”。2月5日,一八六师侦知“六支”队部驻在莲花山吊贡,以200多人分三路袭击“六支”驻地金勾仔村。支队部短枪队和独立小队仓促掩护突围,因敌人火力密集封锁,政工和后勤人员遭受严重损失,当场壮烈牺牲和被俘杀害的有黄秉光、林娥、梁监和卫生队队长等5人,受伤和冲不出来被俘的7人。敌军还抓走十多名无辜群众,抢光四家农民的财物。一八六师军队回县城后,对被俘的卓事务长严刑拷打,迫其供出部队情况,他坚决不说,即被杀害。卓事务长被押赴刑场时,一路高呼打倒国民党等口号,街上群众为之感动流泪。史称“吊贡事件”。

1948年9月中旬,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南支队第四团两个连,由团长高固率领到达海丰,调五团“钢铁” 一、二中队配合,同时还集结了海、惠、紫部队六七百兵力在白水磜、高沙、吊贡待命,准备攻打海城。当时,驻顾莲峙村的"蛟龙队”班长洪某(原是潜伏内奸),探得消息后即潜往海城告密。9月18日,国民党县长黄干英亲自率领县政警等300多人向顾莲峙村白水磔突袭。拂晓“蛟龙队”同敌人接火。敌人—路向“把水宫”和左侧高山冲锋,四团在团长高固指挥下同敌人争夺倒爬山制高点,并堵住把水路。战斗异常激烈,从早晨打到午后,双方各有伤亡。下午3时,敌撤退海城。战斗结束后,内奸洪某经五团团长蓝训材亲自审讯后处决。

cache
Processed in 0.0070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