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巾帼战士活跃在红二、红四师

巾帼战士活跃在红二、红四师

08 2024-07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吕珠满

1927年11月,女战士周铁忠跟随南昌起义余部改编的红二师,辗转潮汕,到达海陆丰地区,协同海丰县农军作战,见证了海丰县苏维埃政权的诞生。不久,郑梅仙等女战士跟随广州起义余部整编的红四师也到达海丰县,在县城的红场,她们一起见证了庆祝会师的盛况。

20世纪20年代,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建立工后,时任中共东江特委书记的彭湃指导中共东江特委在海丰县海城观音堂(现海城镇第二小学)创办了东江党校。刘锦汉同志担任主任兼支部书记,红二师的周铁忠和红四师的郑梅仙等人被聘请为东江党校教官。同时,东江党校还聘请朝婪皆的李斌、咸声、张北星和陈佑等人担任男教官。

有一天,周铁忠教官面对前来东江党校的妇女学员洪漫、清了清嗓门,问道:“谁知道海丰县有个闻名远近的举人吗?他叫什么?” 学员们满脸懵懂,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一无所知。周铁忠说:“前下久,我随红二师行军,路过海丰县可塘黄厝寮村听说了一个故事:清朝时,黄厝寮村出了一位举人黄汉宗,喜欢打抱不平,仗义执言。恰巧邻村有个寡妇,想要改嫁,夫家不许,遂找到黄汉宗,请他写了一纸状子:“公无婆,叔无妇,妾无夫,九槽瓦,三张床,不改嫁,恐玷污。”那个寡妇把状子递进衙门。县太爷看后,批曰:“准改嫁””周铁忠用这个故事引导学员不能被人看做玩物,断送自由和人格。相反,妇女需要组织起来抗争.积极投身到妇女运动中去.投身到人民幸福和民族解放的时代潮流之中。

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红四师的女战士郑梅仙.从武汉中央军校毕业,是一名共产党员,以知识渊博,幽默风趣.言人之未能言,言人之未敢言的犀利风格而深受大家的喜欢。有一次,郑梅仙教官跟学员们分享彭湃到一个农民家去的事迹,说彭湃盛上了饭,不管三七二十一,站在鸡笼旁,端起碗就吃。郑梅仙等女战士虽然身板柔弱,却拥有忠诚的信仰、超人的胆识和丰富的经验,颠覆了 "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偏见’塑造出成功妇女的鲜活典范,用行动书写出巾帼不逊须眉的风采。

1928年1月间,红四师驻地在海丰县莲花山埔仔峒浮塘村,师党代表办公厅与师政治部合并办公,设在该村的黄祠宗祠里,共有十几人,其中三分之-是女同志。郑梅仙和杨庆桂分管宣传工作,负责战士的政治教育和宣传工作,还有危拱之、龚国宝两位女同志负责组织工作。这些年轻姑娘精力充沛,富有乐观主义精神,信仰坚定,时刻准备着为革命牺牲一切。尽管在很长—段时间里,不是行军,就是打仗,她们衣衫褴褛,面容憔悴,但却永才 疲怠,只要有点空隙,她们就东一群、西一伙,随便找个地方围聚在一起,孜孜不倦地读书、讨论,或是把自己订成的小本子放在膝盖上写笔记。她们落落大方,洋溢着青春女性的魅力,经常对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人民军队爱护人民。每一次战斗,郑梅仙和红四师政治部工作人员都到前线主线去宣传鼓动,激励战士们的斗志,还冒着枪林弹雨去救护伤员,将个人的生令安危置之度外。

1928年1月16日,红四师第十团围攻百岭村。百岭村是陆丰县通往惠来县的必经之道,是兵家必争之地,四周有坚固围墙,墙壁上藏有枪眼,四角的炮楼上架设重机关枪。红四师第十团没有重武器来压制对方的火力,围攻一整天都无法取胜。红四师党委书记唐维带上几位指战员,冒险到前沿阵地观察,不幸中弹倒地。看到唐维扑倒在地,郑梅仙赶紧跑过去抢救。然而,唐维已经停止呼吸,身上的衬衫浸透了鲜血。唐维是四川邻水县九龙区人,青年时期就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曾起草《妇女协会宣言》等重要文件,协防成立邻水县妇女解放协会。他不仅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而且经常关心女战士的生活。郑梅仙等女战士非常崇敬唐维书记,郑梅仙和现场的杨庆桂、危拱之、龚国宝等女战士看到唐维书记牺牲了,潸然泪下,恸哭不已。红四师战士化悲痛为力量,于1928年1月17日,展开凌厉攻势,炮声轰隆,对推百灵村的碉堡火力全开。郑梅仙和战友们跃出战壕,冒着枪林弹雨,发起最后的冲锋,终于攻陷百岭时。

1928年2月16日, 周铁忠跟随董朗率领红二师四团一个营,协助陆丰县农军进攻河口杨作梅地主武装。敌人退守昂塘炮楼里,负隅顽抗“红四帅一边围困炮楼,一边发动政治攻势。周铁忠留着齐肩秀发,伫立在晚霞染红的战壕上,手里拿扩音喇叭,朝着龟缩在炮楼里的敌人不停地喊话:“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投降吧!”忽然,董朗师长大吼:“卧倒——周铁忠!”炮楼里猝不及防地射出一梭子弹,掠着周铁忠的脸颊擦过,多么危险!然而周铁忠一笑而过,继续用坚定的言语朝着敌人喊话,展开宣传攻势。1928年2月19日早,炮楼里的敌人终于举起白旗,缴枪投降。此次战役共计缴枪百余支。

爱情在战火的洗礼之中潜滋暗长,郑梅仙悄然喜欢上了红四师政治部主任陆更夫。陆更夫也对郑梅仙爱护有加,他们俩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

国民党军队攻陷海陆丰后,红四师伤亡重大,流散人员不少,其中有部分先离境。1928年,郑梅仙不幸染病去世,陆更夫含着悲伤,离开海陆丰,离开曾经抛洒过青春热血的地方。

岁月如河,匆匆流逝。周铁忠和郑梅仙等巾帼战士都是温柔婉约的女子。她们睿智机敏,胆识过人,她们在硝烟弥漫的战场冲锋陷阵,她们在东江党校当过教官,在讲台上传授知识,传播新思想新理念,仿佛一缕春风吹开了人们的心扉。巾帼战士们的靓丽身影,将镌刻在海陆丰人民的脑海里,直到永远……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