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中国第一个镇级苏维埃政府——汕尾市苏维埃政府

中国第一个镇级苏维埃政府——汕尾市苏维埃政府

10 2024-05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林泽民

中国第一个镇级苏维埃政府——汕尾市苏维埃政府

林泽民

1927年11月创建的海陆丰苏维埃,是中国第一批苏维埃政府,其中汕尾市苏维埃政府最先成立。

民国时期的汕尾市是广东著名渔港,也是外贸口岸,设有海关,有坎白盐场署,陈炯明在坎下城建制弹厂,辟有公园,市区街道也拓宽,颇具现代城市雏形,因而成为海陆丰和邻近县份的经济中心,1927年间海陆丰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对汕尾革命政权建设都十分重视。当年5月第一次起义胜利后,中共海陆丰地委派彭泽为市政局长、陈云山为海关主任,吴昆荣为坎白场知事(场长)。陈云山到任后,曾把海关的10多大罐鸦片烟膏和一百多支鸦片烟筒运到海边,当众焚烧。

1927年11月9日,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彭湃和东江特委善据党中央、南方局和省委建立政权的指示,决定5天内海丰、陆丰两县,汕尾和两县县城区建立苏维埃政府,农村由农会接收政权、区、乡农会即是区、乡政府(1928年初区也成立有工人参加的苏维埃政府)

两县三市(镇)中,汕尾最先开工农兵代表大会。于11月9日在东南旅社举行。代表约150人,其中工人代约占百分之六十,农民代表占百分之三十,驻军士兵代表占百分之十。10日选出彭小杰、黄娘恩、梁鼎昌、谢玉书、苏镜波、郑云湘、陈妈添等为委员,成立汕尾市苏维埃政府。当日,在晒网埔举行盛大的庆祝市苏维埃成立大会,会场牌楼对联是:“以锄头掘平阶级,把铁血夺取政权。”11月18日,海丰县举行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市苏维埃政府送去“彻底革命”的祝词。

辿尾当时属第五区,实际上也是区苏维埃政府,所以直接受中共第五区委领导。市苏维埃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为海陆丰作出很大贡献。

一、财经工作。没收两间典当铺的金银器,价值约大洋1万多元。根据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决议,征收屠宰、烟酒和关税,现已知的有烟叶每30斤收税一元四角,屠宰税大猪每头六角,小猪每头四角。出入口货物,按货值百分之五收税,生猪出口,每头收税七角三分六厘。国民党政府和帝国主义对苏维埃政权十分仇视,实行经济封锁,连红布也禁止输出,市苏维埃政府就组织民船运输,打破封锁,稍后又在香港置备轮船,航行于香港、澳门、广州。市苏维埃政府还派坎白场负责人王应谋往广州,同德盛隆,广隆茂等13家大盐商秘密订立合同,以每斗盐两角五分价格收购,来运输出口。卖盐收入,三成归盐民,七成归苏维埃政府。当时汕尾市的经济收入,是海丰县苏维埃政府重要财政来源。

二、军事工作。汕尾市苏维埃以市区的资源,支持海陆丰的军事建设。11月中旬,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系南昌起义军改编)会同海丰县工农革命军团队和东南赤卫队克复捷胜城,有一些负伤战士须送上黄羌治疗,途中缺乏护理医生。市苏维埃政府动员福音医院和私人医药房的青年医生参加护送,其中有庄啟瑞、梁寿之、许师慎、张炳辉等,后来这些人参加红二师四团的卫生队,做战地救护工作。如1928年3月,红二师党代表颜昌照指挥反攻公平负伤,就是由许师慎包扎后送中峒后方医院医治的。这些医生分别由师部授予尉级军衔,有个别如庄啟瑞还被吸收入党。

当时部队亟需补充武器弹药,东江特委报告省委要求解决。初时省委答应设法,约定船运来汕尾,由此,市苏维埃安排一艘船在汕尾对面新港等候,并在大华山上树红旗为号。后来,省委来信要求海陆丰应依靠群众,自己解决枪枝弹药,还批评要求上面解决武器是“军事投机”。

对此,曾在汕尾制弹厂当财务的县苏经济委员会主席陈子岐建议自己制子弹。坎下制弹厂虽然东征后被拆迁,但有工人和一些制弹机流散,于是市苏进行调查动员,征集到一些器械送县,县苏维埃在准提阁建立制弹厂,安排人员收购原料,如旧棉被、铜钱、子弹壳等,自制无烟火药生产子弹,两副制弹机,每日可制子弹50多粒。

三、宣传党和苏维埃政府的政策法令,汕尾受外来风气影响,资产阶级思想和生活方式较农村浓厚。市苏维埃非常注意,由庄啟芳(即苏蕙)、郑云湘、郑继思(女)等,组织男女知识青年和学校师生,宣传党的主张如保护工商业政策等等,在宣传同时也在城乡举办识字班,扫除文盲,传授文化知识。

四、不卑不亢,处理涉外事务。

英、意两国教士在汕尾建教堂,市苏维埃据群众举报,教堂内有地窖,教士有从事反革命活动,即派赤卫队搜查,并将所有男女教士安置在中兴旅社,准备送往香港,其中中国教士黄某另外处理。香港意大利主教思理觉知道后,请港英当局派兵舰载他驶来汕尾,12月27日晨至港外约七华里海面停泊,用轮船拖舢版,载思理觉和五、六十个水兵进港。区委闻报,立即派驻汕尾的海丰工农革命军团队第三大队和赤卫队岸上布防,古大存率来海丰参观的五华农军也参加放哨。第三大队向英舰打旗号着令停止前进,思理觉见岸上戒备森严,即带徒手兵靠岸,送来一封信,说明是来接载教士,市苏维埃政府经请示彭湃,把外国教士送去,留中国教士黄某讯问。思理觉又来函,对苏维埃政府表示“甚为亲睦”,说明黄某已入英籍,也要求让他出去,但信末出言不逊,如对教堂“骚扰,下次再来巡视”的字句。市苏维埃把黄某放去并附复信,指出我政府裁判权,“任何国家不能干涉”,黄某“既入英籍,为顾

全邦交,自可释放”,同时指斥其来函恫吓,表明我们“同仇敌忾,万众一心,一切任何万恶势力俱不足怕”,并警告道:“嗣后贵舰莫再擅越吾界,自由出入本港,否则吾人将有相当对待。”对这件事,后来出版的《海陆丰苏维埃》评论道:“以绅士态度骄天下的英帝国主义者,在苏维埃政权面前,只能够恭恭敬敬,一厘臭架子都拿不出来。这次汕尾英舰交涉,实在可以开中国失败的外交的新记录”。

1928年3月2日,国民党桂军攻占汕尾,当夜,东江特委委员、县委负责人黄娘恩组织革命武装和农民三章多人反攻,已冲至桂军营部所在中兴旅社,有国民党兵舰来援,发炮助战,黄娘恩不幸牺牲,军民只好撤退,同月20日县赤卫队长黄强和县经济委员会主席陈子岐组织红四师连队,县工农革命军第三大队和赤卫队一千人再次反攻汕尾,攻占龟山后,桂军营长张应良亲率部争夺,中弹重伤(送香港后死亡),革命军民乘胜追击,敌舰又来援,农民怕炮撤走。两次反攻不成,工农革命军和市苏仍驻周围农村。至4月下旬,奉调开上埔仔峒,会师反攻县城,汕尾市苏维埃政府随之解体,但市内党、团员仍秘密活动,至1933年才停止。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