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记郑振芬烈士的革命事迹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记郑振芬烈士的革命事迹

30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作者:戴镜兵


翻开海陆丰革命烈士名册,巾帼英雄不在少数,她们有的血洒沙场;有的慷慨就义;有的宁死不屈。她们的光辉形象永照史册,革命精神光芒万丈。

本文讲述的巾帼英雄郑振芬,是海陆丰农民运动中锻炼出来的一位坚强的妇女领导干部。她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任中共东江特委常委兼组织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等职。她在革命最为艰难的岁月里,与战友们一起坚持在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和大南山顽强战斗长达八年,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和大南山的革命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人穷志高,勤学苦练

郑振芬,1904年出生于海丰县海城高田仔街一户贫穷家庭。父亲郑九,母亲徐氏,生三女一男,振芬排行第二。振芬原名枝,参加革命后改名振芬。振芬一家仅靠父亲为人抬轿或当挑夫维持生活,在黑暗的旧社会里,郑氏一家在贫困潦倒中艰难度日,温饱是他们一家人最大的欲望。

1916年,年仅12岁的郑振芬因生活所迫走出家门,进入民生布厂纺纱。她每天要劳动十几个小时,总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冬天,郑振芬那幼嫩的小手指被棉纱磨擦得渗出血来,寒风一吹,疼痛难忍。然而,黑心的资本家不但没有产生半点怜悯之心,反而指责她的血污染了棉纱。面对资本家的无情打骂,郑振芬虽然无力反抗,但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对资本家的仇恨。

郑振芬人穷志高,她没办法跟那些有钱人家的子弟一样,背着书包去学堂。就利用晚上休息时间请义姐夫教她识字。家里穷得点不起煤油灯,就到邻家“借光“或在月光下看书识字。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勤学苦练,聪明的郑振芬不但能看懂一些通俗易懂的文章,而且还能写简单书信了。

 

争取自由,反抗封建姻缘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举世瞩目的“五四”运动。当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传到海丰后,郑振芬在进步青年学生的影响下,开始接受妇女争取自由解放的思想。

1921年,父亲把岁仅17岁的郑振芬许配给海城兰巷吴某为妻。吴家虽然富有,吴家少爷却是有名的花花公子。郑振芬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父亲却坚持她嫁入吴家。当年底,郑振芬被强行推进了吴家大门。在冷酷的现实面前,郑振芬坚定了反抗的决心。洞房花烛夜,郑振芬主动和男方交流,表明自己的态度,同时规劝对方应放弃这段包办婚姻,寻找各自的理想伴侣。吴某面对突如其来的局面,一时半会无言以对。吴家少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愣了一会后,就用甜言蜜语哄诱郑振芬,郑振芬不为所动;他就用竹条抽打她,郑振芬倔强地一声不吭。无论男方采取什么方式,她都坚持抗争,并用绝食表明心志。几天后,郑振芬用虚弱的双手抱着闻讯赶来看望她的义姐说:“我宁死不与吴某成婚!”吴某看到她难以回心转意,又怕新娘死在家里会吃官司,只好同意解除婚约。郑振芬终于挣脱了封建婚姻的羁绊。

 

接受新思想,成为坚强的革命战士

1923年春天,马焕新、李劳工等受共产党人彭湃的委派到南丰、民生布厂组织工会。面对新的革命主张,郑振芬如沐春风。她第一批参加工会,被选为厂工会的执行委员。在新思想的激励下,郑振芬兴奋地投入到工会工作中,同时积极参加职工业余学校学习。

1924年,郑振芬在工作、学习过程中,认识了在工厂拉纱的谢振鸿,不久两人由相识到相爱,同年冬天,他们结为了终身伴侣。

1925年春,广东国民革命军东征海陆丰并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推动了海陆丰革命形势的发展。5月1日,在海城龙舌埔举行“五一”节纪念大会时,有几万人参加。当郑振芬和工友们游行在大街上高喊着:“打倒列强!打倒军阀!农工万岁!农工神圣!无产阶级万岁!”等口号时,她心潮澎湃,思绪连绵。她意识到工人阶级将担负着埋葬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重任。从此,郑振芬更加积极地参加各种革命活动。

在党的教育下,郑振芬快速成长起来,同年秋天,她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的郑振芬,工作更加积极主动。为了执行党的任务,她常常到深夜才能回家,这引起了谢振鸿的误解。郑振芬党性极强,为了严守党的秘密,她情愿忍受丈夫的误会和猜疑,也从不肯解释深夜回家的原因。

谢振鸿经过组织上的培养,也成为党的一员。入党后,他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已是党员,深愧以前错怪了她,便主动在支部会上向妻子赔礼道歉。

1925年秋,郑振芬夫妇与何粦方、卓爱华等人组织了一批工会骨干,在民生布厂开展罢工,向资本家提出“加薪减时”、实行“三八制”要求。资本家在工人罢工压力下,答应工人提出的条件,罢工斗争取得了胜利。

1926年初,郑振芬和谢振鸿转到南丰布厂工作。不久,郑振芬受党的委派,到梅陇组织妇女解放协会。她深入群众,经常与农妇促膝谈心。她办事稳重,对人热情大方,深得农妇的信任与支持。在郑振芬的宣传发动下,5月,梅陇成立了妇女解放协会筹备处。8月,郑振芬被选为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第二届执行委员,并被任命为梅陇区的妇女主任。在此期间,郑振芬还参加了党的骨干培训班,她的政治觉悟和领导能力进一步提高。从此,这位童工出身的女共产党员,成为海陆丰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者。

 

为革命忘我工作

1927年4月下旬,郑振芬夫妇参加了海陆丰地委在鉴湖召开的秘密会议,听取吴振民等同志揭露蒋介石叛变革命,党即将举行武装暴动的报告。会后,郑振芬随即赶到梅陇和其他同志一起组织群众,于5月1日武装夺取了政权。不久,敌人大兵压境,郑振芬夫妇转战在梅陇黄沙峒一带。此时的郑振芬已经怀孕八个月,但是,她仍然挺着大肚子和同志们一起奔走。9月初,郑振芬生下一个女儿。看着女儿可爱的脸蛋,她感到了第一次做母亲的甜蜜。但是,当她考虑到此时正是对敌战斗的紧要关头,环境不允许她将女儿带在身边时,她含泪把女儿送给下巷一户姓彭人家抚养。生产还未满月,郑振芬就走上了战斗岗位。有人问她,为什么将女儿给人家时,她说:“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现在只能做点牺牲,待革命成功了,才来养孩子。”

10月9日,南昌起义军余部到达东江特委所在地朝面山,后经东江特委和南方局的主持下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红二师)第四团。10月30日红二师官兵在农军的配合下,举行了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11月1日,占领了海丰县城。

海丰县城到处都是飘扬的红旗和全副武装的农民自卫军。郑振芬看到此种情景,激动得热血沸腾。她满怀豪情地与战友们分头动员、组织妇女给红二师官兵或维持县城秩序的农军送水、送饭、洗衣服、救护伤病员。她一天忙到晚,不觉得累,完全沉醉在胜利的欢乐中。

12月1日,郑振芬率梅陇区妇女代表到海丰县城红场参加庆祝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会上,郑振芬被选为苏维埃政府主席团成员,同时被选为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第三届执行委员。从此以后,郑振芬经常穿着对襟的中山装,脖颈上系着红领巾,胸戴徽章,腰挂短枪,头戴蓝色布帽,背挂竹笠,腿扎绑带,脚穿六耳草鞋,英姿焕发地往返于梅陇、鲘门、鹅埠一带,发动和组织妇女参加工作,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

1928年1月24日,郑振芬被选为海丰县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并被任命为教育委员会委员和裁判委员会委员。接着,她参加了中共海丰县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被选为职工运动教育委员会委员。

 

转战山区,坚持战斗

1928年2月下旬,国民党反动军队集中优势兵力四路围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3月1日,海陆丰县城失守,苏维埃政府转移到山区坚持战斗。

10月6日,郑振芬、谢振鸿参加了中共海陆惠紫四县县委在三坑召开的党员代表大会,会上成立四县临时特委,郑振芬被选为海丰县妇委(后任特委妇委)。

1929年2月,郑振芬受命在金竹庵举办海陆惠紫四县党员对象培训班,郑振芬为他们上党课。通过培训,够条件入党的,由郑振芬等人介绍,吸收为中共党员。

4月,郑振芬在银瓶山深井生下一男孩,托人越过敌人的封锁线,把孩子送到梅陇凤山头亲戚家里,转交婆婆抚养。残暴的敌人探知孩子是郑振芬的儿子,竟对孩子下了毒手。

当郑振芬接到孩子被敌人杀害的噩耗时,肝肠寸断,泪流满面。但是,她没有消沉,更没有气馁,而是化悲痛为力量,继续战斗在深山密林、荒村僻野中。她的行为得到了革命同志的敬重。海陆惠紫特委书记陈舜仪称赞郑振芬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同志们都亲切称她为“振芬姐”。

 

共产党员头可断,志不可衰

1930年5月18日,郑振芬被选为东江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同年冬,郑振芬来到了大南山,与许玉罄战斗在一起。

为了巩固和发展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开展土地革命,巩固乡村政权,郑振芬和许玉罄走遍了大南山根据地的每一个村庄。她们穿着农妇的衣服,与农妇们一起劳动谈心,使她们逐步懂得革命道理,积极参加乡村政权建设或参加红军队伍。普宁县浮山乡的童养媳陈玉娥和灰寨乡的童养媳香莲等,都是经郑振芬、许玉罄教育帮助下,才摆脱封建礼教和旧习俗的束缚,勇敢地参加了革命。

在郑振芬、许玉罄等共产党人的努力下,潮普惠的妇女出现了参加革命的热潮。1931年3月8日,潮普惠苏维埃政府召开“三八”妇女节庆祝大会,各乡代表欢聚一堂。会上,苏维埃政府号召妇女报名参加红军,当场举手报名参军人数达几十人。

1932年3月,广东军阀陈济棠为了配合蒋介石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四次“围剿”,派张瑞贵率领三个团兵力围攻大南山,妄图把大南山革命军民杀光、灭绝。

大南山军民在东江特委的领导下,奋起战斗,与敌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粉碎了张瑞贵“三个月剿灭大南山‘共匪’”的美梦。

1932年4月18日,中共东江特委召开扩大会议,郑振芬被选为常委兼组织部长。为了粉碎敌人“围剿”和搞好土地革命,党组织需要不断整顿、提高。特委决定由郑振芬负责举办党员和进步青年培训班,同时还决定大批量地吸收积极参加妇女工作的优秀分子到党内来,加紧培养新的妇女干部。根据特委的决定,郑振芬在虎峒村后面的石洞内开办了青年妇女培训班。同年秋,她又在松柏蓝石洞主持短期党员培训班。为了便于辅导,郑振芬和学员们同吃同住在一起,悉心启发和教育她们。此时,正是革命斗争形势十分严峻的时刻,郑振芬坚信革命一定能取得成功,她鼓励同志们要坚持斗争,说:“一个共产党员头可断,志不可衰。”勉励大家保持革命者的气节。经过几个月的培养考察,几十名优秀分子被吸收到党组织中来。

残酷的斗争环境,让郑振芬变得越来越老练机警,她深深懂得革命队伍中的败类给党的事业带来的危害是不可估量的。有一天,参加松柏石洞学习班的学员壬贵请假回家,理由是他的兄弟被国民党抓去了。但是第二天壬贵并没有回来。郑振芬提防他的叛变,马上把培训班转移到另一个石洞隐蔽起来,同时布置做好战斗准备。第三天早上,壬贵果然带着一队国民党兵来围山。但搜了几次都一无所有,只好怏怏退下山去。郑振芬不顾劳累,趁天黑亲自下山探路,然后回到石洞带领大家转移到安全地带。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1932年6月,郑振芬又生下了一个男孩。想起前两位孩子的不幸遭遇,伟大的母爱让郑振芬多想让孩子留在身边,把他抚养成人啊!但是,当时敌人天天进山搜捕共产党人,郑振芬怕孩子的哭声暴露特委机关,于是,她再一次忍痛割爱,将孩子送给大南山石叠乡一户农民抚养。

1933年,郑振芬因患伤寒病,住进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医院里治疗。医官要郑振芬好好休息,可是,她总是闲不住,寒热一退,她就忙着看文件、写材料。

在敌军严密封锁的大南山,物资严重紧缺,就连医院的伤病员也常常挨饿。郑振芬抱病带领伤病员到老贼营一带找野菜充饥,有时找到一些番薯叶或白花针菜花,不敢在山上煲,怕烟火暴露目标。郑振芬把找来的野菜平分给伤病员,由伤病员到深坑下面用口盅煲汤充饥。少得可怜的野菜根本没办法吃饱,郑振芬就鼓励大家多喝几口水来抵抗饥饿。17岁的陈月娥伤心地哭了,郑振芬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爱抚地说:“阿妹,生活是艰苦的,我们革命战士要有勇气战胜困难。”陈月娥在郑振芬的鼓励和照顾下,精神振作,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她向医院申请提前出院,然后化装成山村农姑,深入村庄筹粮接济伤病员。

1934年1月16日,郑振芬和古大存作为东江地区代表,出席了在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会上,她与全国各地代表一起交流了革命经验,受到了很大的教育。同时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

当郑振芬从瑞金回到大南山时,根据地的形势更加严峻了。艰苦地斗争环境,考验着每一位革命战士。有的人受不了苦偷偷离开了队伍;有的人受不了敌人的诱惑变节投敌,成了可耻的叛徒;还有的人用极端的手段结束生命。郑振芬和谢振鸿这对革命夫妻,面对残酷的斗争环境,毫不动摇,坚持战斗。

谢振鸿在一次战斗中腿部受伤,一直都没办法治愈,经常拐着一只脚随部队转战,郑振芬既要带领队伍,又要照顾丈夫,加上生育时营养不良留下了诸多后遗症。不久,郑振芬因劳累过度,下肢瘫痪了。同志们看到郑振芬和谢振鸿夫妇身残体弱,都为他们难过,纷纷劝他们注意身体。郑振芬却总是说:“我们的脚虽然残了,但我们还有两颗心和四只手,我们的脑还会思考,我们的口还会说话,我们怎能停止为党工作呢?”

1935年5月,大南山根据地陷入了弹尽粮绝的险境,谢振鸿看到伤病员们在挨饿,他便不顾个人安危,经常冒着生命危险下山搞粮食。有一次,谢振鸿在下山时被敌人发觉、追击,英勇牺牲。敌人循踪搜索,把石洞紧紧围住,郑振芬也壮烈牺牲在石洞里,年仅31岁。

郑振芬和谢振鸿这对革命夫妻,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他们的革命精神永远激励着后来人,他们的英名永载史册!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