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紫苏区通讯(一)

15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海陆紫苏区通讯(一)

(一九三二年八月)

国声

我这次到海陆紫,虽然留海陆紫的时间是很短的十天,但因为我过去对海陆紫有相当熟悉,所以还能了解海陆重的一切情况。不过因为时间太短,对于海陆紫实际工作上的错误与缺点,当然有多少还是不能知道,这是不免的。

现在我们谈海、陆、紫苏区状况中,我先简单的说一说海陆紫苏区的历史与最近状况。

海陆紫县是以前的海丰县及陆丰县的西北各区(陆城、大安、新田、河口、河田等区)及紫金的第三区(龙窝、炮仔)及惠阳多祝区的三个分区(高潭、布心、新庵)合并为一县。这些区域在一九二七年十一月曾推翻过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了四个月的苏维埃政权,至一九二八年广东军阀李济琛大举向海陆紫苏维埃进攻,海陆紫的工农武装退西北部,保卫西北部一部分苏区,这些苏区比较广泛的是公平的苏区,其次要算梅陇、龙炮的苏区。其他如赤石、新田也有部分苏区,海城的苏区较狭,布心与陆城的苏区是以后创造的,可塘只有一些赤色乡村。这些苏区从建立苏维埃政权至现在,与敌人作长期的残酷斗争,受国民党残酷的摧残,房屋被焚十分之八九,人口亦比前减少,现在这些苏区的群众大约二万人左右,武装有红军第一团与常备的赤卫队数百,各乡村都有赤卫队建立,群众对苏维埃的信仰很好,不过去年反动派别大肆活动时,有的区域(如赤石、鹅埠)因为区委区苏的人员十分八九是反动分子,他们窃据苏维埃机关,有计划的屠杀坚决勇敢的贫农分子来破坏苏区,及至开始肃反时,又因执行了恐怖政策,以至一些当地的反动分子逃回乡村欺编群众成立联团,以致鹅埠苏区失败,赤石苏区亦受到损失,公平、新田、高潭、海城的部分苏区也因反动派别的破坏及与肃反时犯到恐怖政策,所以罗斜、中洞、朝面山、激石溪、朝客、杨梅水、白水磜等处亦失败。以后激石溪群众因为南岭地主豪绅索讨七年来的老租老债,遂觉悟起来,脱离反动派别的领导,回到苏维埃旗帜下,恢复了苏区,朝面山、白水磜苏区亦逐渐恢复,唯中洞、罗斜、朝客、杨梅水等处苏区至今尚未恢复。

在帝国主义国民党开始第四次进攻苏区红军中,在广东军阀积极进攻东江苏区中,敌人对海陆紫苏区是积极进攻的,敌人进攻的策略与各地大同小异的,不过海陆紫革命发展不平衡,苏区是在西北部,东南部工作极薄弱,使敌人得以倾全县力量配合白军向西北苏区进攻。同时因为海陆紫苏区的地形长而狭(长约二百里,广约十里八里或数十里不等),利于敌人断绝我们的联系,敌人也抓住我们这一弱点,派军驻苏区要口,以封锁苏区,断绝苏区的联系,公平的田寮仔、日中坪、罗斜、牛眠石,敌人驻了很久,炮仔、洋头亦为敌人所驻,炮仔群众,不能立足,已搬到激石溪来。最近敌人更进一步的进驻南垭、高沙、十三坑、塘尾与牛路头以破坏苏区的夏收。敌人进攻海陆紫苏区的兵力约有白军二团及当地警卫队廿中队左右。

在敌人严重进攻中,海陆紫群众与红军在敌人肉博中得到了一些胜利,三个月来,消灭了几个地方的警卫队,打击了几个地方的警卫队,缴了二百杆枪以上,部分苏区群众(如埔仔、明溪等处)能够很勇敢的参加红军作战,打击进攻苏区的敌人。不过敌人进攻苏区时用大举的包围,所以我们很难消灭进到苏区内的敌人,只有给敌人以小的打击,除红军赤卫队用埋伏袭击打击敌人外,最近敌人大举进攻埔仔时,触我们的地雷,敌人死伤了一百人以上,敌人经过这次的损失后,进攻苏区时怕触地雷,不敢行大路,行动、驻扎都放小心戒备,增加了敌军运动的困难,这对于我们是很有利的。现在海陆紫苏区群众正在为着保护夏收而与敌人作残酷的斗争,不过有小部分苏区乡房(如南垭等处)因为被敌人驻扎在乡村无法抵抗,而且妥协以保全夏收的表现,至于稍离敌人的地方,还是警戒着割禾,群众的步哨与敌人的步哨相距很近,说话都可以听见,两方互相监视。苏区群众在长期与敌人作残酷的斗争中,生活几乎军事化,如明溪的群众都每人背着毡被包袱,敌人来时,赤卫队与敌人作战,老少的牵车担东西,有组织的退走,敌走后又回来。甚至连说几句话还是军事化,如过去叫做几多喊路①的,现在都说几多米达了。苏区群众对红军、苏维埃的信仰很好,当红军经济困难时,连卖牛以及紧急需用的钱都借去给红军做伙食,过去苏维埃的土地税是十分抽一,现在执行了累逃税,在竹谊果进税时都说累进税好是好的,但是苏维埃的收入太少了,红军吃什么呢?至于替红军运输更是很热烈,无论男女都能够不辞劳苦,不避危险,成群成队担着东西黑夜跑几十里挑到红军去,而且有部分是不要工资的,这可见群众对红军的拥护的情绪。苏区群众的生活一般的比非苏区群众好得多,因为分配了土地,而且土地很多的关系。非苏区群众在国民党豪绅地主压迫剥削下生活极苦,对苏维埃的信仰亦好,时〔常〕有非苏区群众来苏维埃,要求苏维埃派人去工作,警卫队中红军苏维埃的影响亦好,三月来曾有二次自动的叛变投到红军来,两次的人数三十余人,枪三十余杆并很多子弹。

海陆紫的夏收有两种不同的状况,在非苏区因为缺乏雨水,且群众受国民党剥削厉害,无力下肥,夏收下上召成。而苏区相反,苏区乡村近山水充足夏收比往年倍好,苏区群众为保护夏收而战的勇气极高涨,非苏区群余夏收斗争的情绪亦好,但党的领导却极不够’县委对于夏收斗争的决定忽视了非苏区从夏收斗争去发展游击战争,对苏区中鼓动群众为保护夏收而战亦不能抓紧,一般干部在赤色乡村中不能加紧发动群众深入土地革命,而以红军苏维埃的力量去代替群众斗争,他以为用红军杀到地主不敢来收租,便是夏收斗争胜利,所以他们主要工作是杀收税佬,与叫篇众不要还租。县苏在夏收中亦是这样的精神,他出了一张夏收禁令,这个禁令是极错误的,最主要的错误:禁令中说替豪绅地主收租迫债者枪决,这是错误的。在非苏区常有雇农或劳苦群众被地主富农用钱雇去收租,代替群众斗争。这个禁令在县委讨论时有同志反对过,但因为党内两条战线斗争不发展,对于争论的问题都没有详细讨论,而马虎的无结论的结束。县委直至现在尚不知夏收:斗争的决定传达到支部的有几多,执行到什么程度。尤其是东南一带,县委空喊注意这些区域的工作,而实际工作做得极少,所以海陆紫夏收斗争做到怎样,我们还不能详细了解。

海陆紫的工作上犯了许多错误,最主要是对东南工作;抓不紧,对东南游击战争也不能充分注意,使敌人得以集中力量来对付西北苏区。西北部比较有相当的苏区,白区的工作亦有多少建立,但对于群众斗争的发展与领导不充分,主要是工作上不切实,而且犯了浓厚的命令方式,群众组织亦差。互济会、妇女工作,反帝同盟等群众组织,都是苏区包办,以致政权机关与群众组织分不清楚。因此非苏区不建立群众组织,而组织了苏维埃群众团体,是苏维埃命令他组织起来的,一个负责互济会的同志对我说,县苏派我来巡视互济会工作,我现来附大区督促区苏快建立各乡互济会组织,有同志纠正这个互济会的同志的工作方式,要刻苦的到群众中去宣传,务使群众了解互济会的意义而加入,不要用过去命令方式,而这个同志却叹气摇头说:要是这样做法,我做不来。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工作方式每天可组织好几个乡,他剑乡村叫乡苏召集群众大会,宣传组织互济会,群众在苏维埃命令下报名加入,这样一天可开几个群众会,把几个乡通通组织起来,这样不就很快可普遍互济会组织,成立县总会了?现在要他刻苦的工作,要使群众了解互济会的意义自动加入,那他认为这是苦的工作。而且不能马上普遍组织,所以他便摇头叹气,认为不会做这样工作。这便是海陆紫一些干部组织群众方法的一个方式。至于雇农工作,近来亦少注意,城市工作,也不能充分。苏维埃政府只注意找粮食而不去建立他的工作,许多群众来苏维埃报告事,苏维埃的工作人认为小事不打理。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错误,就是所渭解决反动派(?)的问题,破坏了工作最多。非苏区的乡材稍有接头,不去团结群众力量,鼓动群众斗争,而马上派队去杀地主富农,没收家产,工作多因之塌台。在苏工赤乡,亦是极严重,不管是工人、雇贫、中农,不管是否可以挽救,凡稍有妥协敌人或做多少反动的事,便马上枪决,甚至牵及其家属,没收其财产。甚至落后的贫衣有偷还租的,也马上枪决,这破坏了不少工作。红军方面,仍是没有相当集中,积极向敌人进攻,只有做一些少的动作。

最近县委已相当了解了许多工作上的错误,而加紧纠正错误,对于各种工作也有相当决定。

这篇通讯暂告停笔,以后我拟继续的把海陆紫的群众斗争,工农武装以及一切问题及对海陆紫工作意见继续写出。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