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12】古大存的海陆丰情怀

海陆丰红色故事【12】古大存的海陆丰情怀

02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古大存出生在广东五华县一个农民家庭,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初期,古大存多次往返海陆丰与五华之间,深受海陆丰农民运动的熏陶和影响,逐渐有了开展农民运动的想法。后经组织批准,他回到家乡五华县搞起了农民运动,仅几个月时间,90多个村的农会成立了,农民自卫队成立了,海陆丰农民运动扩展到了五华。

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失利后,农军主动撤退到海陆丰的北部山区黄羌、新田一带。东江特委张善铭命令潮(州)汕(头)梅(州)各地农军前来新田集结,古大存率领五华农军很快到达,受到热烈欢迎。五月中旬,“惠(来)潮(州)梅(州)农工救党军”在新田圩成立,随后经兴宁,挺进江西寻乌、信丰,最后与湖南汝城农军会合发动暴动。古大存在新田与张善铭、杨石魂吴振民林道文张威等一起组建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支以军队命名的农民武装,这支北上的部队虽然失利了,但他们的不朽功勋,永载史册。

1927年11月,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武装在八一南昌起义军的配合下,在海陆丰建立了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古大存激动不已,夜不能寐,随即组织204人的参观团,行走数百里前来海丰参观。彭湃遇见战友,把他请到家里,嘘寒问暖,分析革命形势。临别时,彭湃还亲自送他一把马刀。古大存接过马刀,浑身热血涌流,当即赋诗:“殷殷刀上血,深深战友情,嘱托何凝重,敢不轻死生?”

在随后的战争岁月里,古大存高擎革命大旗,在东江地区领导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农民革命运动。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先后有三支红军在这片土地上战斗过。最先到达的是南昌起义的部队,在朝面山的焦窝村改编成红二师(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这支部队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发挥了重要作用。随后而来的是广州起义部队改编的红四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它与红二师并肩作战,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其中,红军四十九团(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是一支出色的部队。黄羌朝面山有个村子叫大路下,1929年10月,中共广东省军委(中共广东省军事委员会)决定重建红军,红军四十九团在这里应运而生。这虽是一支新建的红军,但他的成员大多数已身经百战。原来,在海陆丰成立的“惠潮梅农工救党军”在湖南汝城失败之后,许多幸存者辗转回到海陆丰又参加了新组建的 “海陆丰工农讨逆军”。1927年12月,红二师扩编第五团,吸收了工农讨逆军的许多骨干成员。在1928年6月之后的革命低潮的日子里,幸存的红二师五团战士将枪藏在山上并回村隐蔽起来。当红军四十九团成立时,这些老战士又找回枪支,带枪参加新的队伍。红军四十九团由当地青年组成,他们熟悉情况和地形,打了许多胜仗,原已丢失的根据地又恢复了起来。1930年5月,红军四十九团奉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开赴大南山,编入红军第十一军(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军长是古大存,他们继续进行长期的革命斗争。斯诺在《西行漫记》中写道,毛泽东说:“彭湃领导的海丰苏维埃运动失败之后,他的军队的一部分,在古大存指挥之下,离开了那个区域,与朱德和我取得了联系,后来成了红军第十一军的基本队伍。”毛泽东指的“一部分”就是诞生在朝面山大路下村的红军四十九团。

时间过得如此的漫长,1935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东江水瘦山寒,霜染千山,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敌人为了活捉古大存,在东江地区多处山岭的出入口布设了眼线,古大存的部队也只好分散隐蔽。为避开敌人的封锁,他从大埔的山区隐蔽进入海(丰)陆(丰)紫(金)交界的黄羌塘肚村。该村村民陈坤明原来当过红军四十九团的通讯员,大部队被打散后回村隐藏起来。他见到军长孤身一人牵着战马来到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子,俩人抱头痛哭。此后,军长与士兵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每到晚上,山里天特别黑,村民们用松枝照明,古大存告诉陈坤明:等到革命胜利之后,农村再也不用松枝照明了,会用电灯。陈坤明十分好奇地追问什么是电灯?古大存跟他说起电的原理,但怎么说都不能使陈坤明理解。他索性找了两个瓶子,把地瓜藤一连。“对,就这样,电线连着瓶子,瓶子就会着火了。”陈坤明说:“这个我不信,哪有瓶子会着火。”古大存笑了:“这个你等着,革命胜利后我给你弄一个。”

古大存在塘肚这个山旮旯(方言,指狭窄偏僻的地方)里安全地过了十多天。一天下午,他和陈坤明正在挖野菜,突然听到几声马的嘶叫声。古大存丢下野菜,急往拴马的地方跑去,以极快的速度解开缰绳,往马的屁股打了一巴掌。战马好像听到指令一般,奋起马蹄,往山坳奔去。接着,村里响起密集的枪声,只见数百名敌人已把村子包围。古大存从衣袋里拿出一包东西攥在手里,并蹲下观察敌情。陈坤明急了,他知道古大存衣袋里放着的是砒霜,因为他交代过陈坤明帮他洗衣服时,要把这包东西放好,不要让人兽靠近。军长有难!怎么办呢?碰巧,他和古大存蹲的地方下面有一大簇棘竹林,陈坤明急中生智没有商量就用力把古大存推到棘竹林中。

敌军拿着古大存的相片,挨家挨户地搜查,直到夜幕降临,也一无所获。敌人临走时,将村子的耕牛、家禽和粮食全部抢走,并一把火把村子十几户人家烧为灰烬。敌人走后很久,陈坤明和村民才用镰刀将棘竹林劈开一个洞,把古大存救了出来。古大存看着无家可归的村民,强忍浑身的刺痛,组织村民连夜搭起了御寒的寮棚。当群众得到安置时,古大存大声地对村民说:“今天你们暂且住在草寮,等到革命胜利之后,我们(共产党)还给你们每家每户一间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古大存在广东担任要职。1953年,广东省人民政府下拨资金委托海丰县人民政府给黄羌塘肚村十多户村民建起了新房,还建了一处水电站,塘肚村家家都住上了新房,用上了电灯,“瓶子会着火”的承诺实现了。

古大存的励志诗云:“解带结缰牵战马,扯袍割袖补征旗”,这不就是共产党人的初心:为理想而奋斗不息,为广大群众谋利益……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