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57】 红四师师长——叶镛

海陆丰红色故事【57】 红四师师长——叶镛

04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海陆丰苏维埃时期,在众多红军指战员中,有这么一位信仰坚贞,视死如归的英雄人物,他的名字叫做叶镛。叶镛的家庭贫困,小学毕业后就难以继续学业,遂投笔从戎,叱咤疆场,成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师师长。他中等身材,面目方正,精神饱满,脸上有些麻子,因此,被称呼为“叶麻子”。“叶麻子”擅长调兵遣将,骁勇机智,能守善攻,是红军队伍里一位颇有影响的风云人物。

叶镛,1899年出生于四川省乐至县。他聪敏好学,小学毕业后,投考河南洛阳陆军第三师学兵营。1924年,叶镛转入川滇黔建国联军军官学校,接受更严格的军事训练。不久,叶镛成为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1927年,叶镛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担任中央独立师连长,并在武汉参加讨伐叛军夏斗寅部的西征,在战火的洗礼中得到锤炼,勇立战功。同年,叶镛随军南下广东,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第一营营长,兼任中共教导团支部书记。1927年12月11日凌晨2时30分,广州起义爆发了,向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打响反击的枪声,在南中国擎起了一面不倒的红旗。叶镛率领教导团第一营的战士,如同离弦之箭,直插沙河街的公安局,激战半小时后,释放出800多名被囚禁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其他两路起义军同样攻占观音山等据点。当天上午,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了。12月13日早晨,敌人恼羞成怒,扑向起义军总指挥部,叶镛率第一营阻击来犯之敌,战斗十分激烈,我军伤亡惨重。叶镛咬牙切齿,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当晚,他率领起义军撤退到沙河一带,连夜兼程向花县前进。

1927年12月中旬,广州起义军一部在花县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简称红四师),辖3个团,共1200多人,叶镛担任师长。红四师继续向从化、龙门挺进,沿途击退敌人多次的围追堵截。经历十多天的艰苦跋涉,叶镛师长指挥红四师抢渡东江,到紫金的龙窝、过了公平圩,海丰县城的轮廓遥遥在望,红四师官兵的心情很激动,长期行军的疲惫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1928年1月5日,叶镛率领的红四师抵达海城,在海城的红场里与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以及海陆丰工农武装胜利会师了。他们风餐露宿,南征北战,为人民谋幸福,为国家谋解放。他们为了共同的革命信仰,甘愿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时刻准备着献出自己年轻而宝贵的生命!此时此刻,战友们哪怕有着千言万语,也诉不尽,道不完,绵绵思绪化成彼此的双手紧握、搂肩拥抱,让彼此的体温安慰一颗颗漂泊在外的心灵。从此,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两支正规主力部队,即红二师和红四师,与海陆丰人民一起浴血奋战,为巩固和拓展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1927年12月28日,中共东江特委命令海丰、陆丰两县机关团体和部队撤出县城,造成一片混乱。原因在于情报不准确,误报了军情。当时,逃匿惠来、陆丰交界的海陆丰保安队残余分子,勾结当地地主武装,在陆丰北湖等地发动暴乱,并乘虚占据陆丰县城。史称“二八”事件或“白旗会叛乱”。

1928年1月8日,叶镛师长运筹帷幄,调兵遣将,由彭湃指挥红四师的十一、十二团,击溃占据陆丰县城的“白旗党”反动武装,进驻陆丰县城。随着,红四师继续派出部分武装,将盘踞上埔的“白旗党”歼灭殆尽。

红色苏维埃政权,岂容敌人肆意蚕食呢?1928年1月25日,国民党蔡腾辉部队600余人进攻赤石,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的屠杀,纵火烧毁好几个村庄。血债一定要血还!第二天,叶镛师长调派红四师第十团两个连,连同海丰工农革命军400人和赤石工农赤卫队2000余人,兵分四路,进攻蔡腾辉部队,激战4个小时,击溃敌人并毙俘百余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红四师官兵以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打败了进犯赤石之敌。

前车之辙,可以借鉴,叶镛曾经领导参与了广州起义,用血的教训铭刻了一个道理:在强敌面前,硬拼是盲目乐观,只能招致无谓的牺牲,招致革命的失败。当中共海丰县委和红二师、红四师负责人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反攻海丰县城时,叶镛师长等人在会议上强烈反对与敌人拼消耗,坚持等待时机来智取。但是,中共广东省委派来赵自选当总指挥,他仍然坚决执行省委的指示,部署反攻海丰县城计划。1928年5月3日凌晨3时,红四师师长叶镛高举着驳壳枪,“啪”的一声响,发光的子弹划破被白色恐怖笼罩着的海丰县城夜空,揭开反攻海丰县城的战斗序幕。红四师和梅陇、赤石的农民奋勇当先,从西门冲进城内,与敌人交火后,分两路冲锋,一部分武装冲进监狱,放出在押的100多名革命群众;一部分武装冒着炮火,冲进敌人驻海丰县城的第十六师师部,毙敌10余名,缴获机枪2挺。此时,敌人组织反击,炮火密集,红四师和农军以巷战为掩护,被迫转移,退出海丰县城。此次反攻海城之战役,史称“五三兵暴”。

随后,叶镛师长率领红四师余部撤退到埔仔峒一带山区坚持打游击战。风餐露宿,昼夜兼程,叶镛师长带领红四师急行军,原计划从莲花山,经高沙、黄羌,准备和红二师会合,同仇敌忾打击敌人。当途经银屏山脚的时候,红四师遭遇敌人第十六师一个营,叶镛师长立刻拔出驳壳枪,指挥轻机枪扫射,发起冲锋。红军战士虽然骁勇善战,无奈力量悬殊,弹药缺乏,好几次冲锋陷阵,都无法突破敌人的防线。硬拼只能是鸡蛋碰石头,叶镛师长一声令下,红四师官兵悄然有序地撤退到海丰埔仔峒一带防守。当时,埔仔峒浮潭村黄氏宗祠就是红四师师部所在地,是红军战士在山区打游击战的指挥中心。

1928年6月17日,敌军展开疯狂“围剿”,形势危急。师长叶镛率领红四师从白木洋出发,赶紧往附近的茅山上撤退。叶镛吃了好些天的生番薯,痢疾病情加剧,面容憔悴苍白,腿脚乏力,举步维艰。战士们急中生智,迅速扎起一副简易担架,把叶镛师长按捺进去,硬抬着走。由于山高路陡,荆棘丛生,担架颠簸倾斜得相当厉害。有的战士看到叶镛师长黄瘦的脸上缀满汗珠,低声吼道:“我们跟敌人拼了!”叶镛挣扎起身子,虚弱地举手,示意大家停顿一会。于是,叶镛师长语重心长地跟指战员们说:“广州起义的教导团、警卫团和工农武装,曾经跟敌人拼过了,伤亡很惨重。这样血腥的教训,难道我们还要去重蹈覆辙吗?”

刻不容缓,红四师继续往茅山上转移。两个衣衫褴褛的战士,抬着担架上的叶镛师长,躬身前行着……此时,曾经一度沉寂的枪声逐渐激烈起来,而且越来越稠密。突然,担架前面的一个战士扑倒在地,一颗罪恶的子弹从那个战士的左胸穿过,殷红的鲜血喷溅在路旁的绿草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叶镛师长不愿意看到更多战友们流血牺牲,声嘶力竭地命令:“你们别管我,死了我一个人算不了什么。你们赶紧冲出去,现在是保存革命有生力量的关键时刻。”指战员们心如刀割,挥泪离开这位可亲可敬的师长。

红四师官兵们的前脚刚走,敌人就像恶狼一样扑了过来。师长叶镛躲藏在茅山的草寮里,被敌人发现后,抓捕到海丰梅陇关押,翌日被敌人押送到海丰县城第十六师师部邀功。敌人威胁利诱,逼使叶镛命令红军投降,都遭到他义正词严的拒绝。敌人诡计多端,遂假借叶镛之名,发出《告第四师全体官兵的书》:“他在十六师部如何受到优待,劝告全体官兵早日投诚……”但敌人的阴谋最终无法得逞,于是残忍地杀害了他。

有一天,红四师党代表刘校阁拿着一张《广州国民日报》,报纸上赫然写着:“叶镛真算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党代表刘校阁悲痛地告诉红四师官兵们,叶镛师长已经被敌人残忍杀害了,只见他哽咽地说:“叶镛同志永远是我们的师长,是劳动人民的好战士。敌人虽然夺去了他的生命,但并没有夺去他的理想和事业。现在,红四师在彭湃、徐向前、袁裕等同志的领导下,继承了叶师长的精神,在普宁、揭阳、潮州、梅县、惠来一带,组织坚持斗争。只要有党在,我们一定能胜利!”

叶镛牺牲后,徐向前毅然接任红四师师长,继续率领官兵在东江一带出没,坚持战斗。1929年春,红四师和红二师官兵200余人,按照中共中央和广东省委指示,先后撤离海陆丰。早些时候,红四师在叶镛的带领下,奔向海陆丰的战士有1200多人,南征北战,战事频频,不足两年的时间里,损失上千人,他们用青春热血谱写出壮丽诗篇。虽然,红军战士离开战斗过的地方,但是,他们跟农民同患难,共作战的精神,在农村生了根,播下了种子,为抗战时期党领导的东江纵队的建立准备了条件,为以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