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海陆丰1927年9月秋收起义

海陆丰1927年9月秋收起义

27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海陆丰1927年9月秋收起义

第七章   第二次暴动

 

抗租运动以后的争斗是没有停止,而且日益扩大。杀戮豪绅反革命因事实的经验,也渐渐的更“残酷”了。在四有事变之后,我们推想武汉必先出兵讨代蒋、李,因为在政治上比北伐有更大的影响。而且广东民众有伟大的力量,有一师兵力即可以给群众很大的帮助。克复河南之后,更以为所谓南北革命势力也能联合,当可专力对付南京、广东,后来听到湖南的消息,加以东征南讨的宣传全无踪影,我们已知道有问题了(党的情形,乡村里一点不懂,都是推测幻想)。八月中旬得到南昌革命回师广东的消息,我们不相信能够有多少兵力到广东,但却以为叶、贺残部能够逃到广东也增加农民暴动的力量。秋收暴动计划也收到了,省委改组和执行秋收暴动计划也来了,海陆丰各县的党和党员有了不少的兴奋。我们为的是要能够顾到全部的工作,我们几个月来最苦就是党少有整个的计划,党员群众只知道要破坏反革命政府的稳定,要打倒什么,要继续暴动,而不知道是以暴动手段达到没收分配土地与推翻整个资产阶级的统治;以为我们只是零碎的争斗和牺牲一一一没有正确的出路。因此,党部及党员群众,一部分是消极而不斗争,一部分因为不知道党整个的政策,不明白正确的出路,斗争也是乱动。海陆丰有这种情形,接近海陆丰的各县尤其是如此。接到秋收暴动和省委暴动大纲之后,固然在宣传欢迎叶、贺回师,群众或党员自然有些不好的影响,但我们知道叶、贺希望很少,党又有坚决的政策及全盘的计划,故党员也仍然勇敢坚决去领导斗争。我们万分相信海陆丰民众是能以自己的力量收复海陆丰,不过怕各县不能动作,使敌人能以全力来压迫,这也不过是暂时的,海丰(以至陆丰)党及农民的力量是消灭不了的。

梅陇、公平及新田各处农民仍然继续争斗,其他乡区的农民也渐渐起来了。逆军还在不断的进攻乡村,但全未得手,而且各处都蒙损失,兵士都不愿再战,加以积欠军饷四个月,军心更是动摇。团丁队兵因各处农民蜂起,都个个准备逃走。敌人武装约千二百至千五百人,农民武装则不及此数,枪枝很坏,子弹因经过数月的争斗没法补充,至多不过十颗,而敌人反非常恐慌。敌人在七、八月间儿无日不向广州、汕头各处告急,但全无援兵开往,故无日不继续其恐慌。这是九月初了,我们决定以全力驱逐或者收缴海陆丰反革命的武装。经过数月的经验,深知不是一发动就可以驱逐或消灭敌人,占据所有的城市和乡村,而是要各处一齐起来骚动,使军心动摇不愿作战的军队及恐慌的民团保安队应付不来,兵力分散,才来缴械克服所有的地方。我们决定:还在斗争的乡村继续并且扩大争斗,未起来的不计力量的大小,不计牺牲或胜利(局部的)一齐起来,进一步则进攻势力比较弱点的陆丰敌人,同时青坑各处暴动以控制汕尾并使不能救援陆丰,至最后才进攻重要的地方一—汕尾及海丰县城。计划决定了,各处都很积极的起来。叶、贺的消息呢,本来应该可以到东江了的,但此时反全无消息,群众及党的方面,也没有什么影响。农军攻城的谣言使敌人更加恐慌,更派人到省请李济琛增兵,一些反动派雇定了船只准备逃走,军队则看见山上采薪的农民,就要集中准备,城里拽查非常之严。梅陇、公平各处都有胜利,陆丰西北部也起来了。七日陆丰农民克服了大安,缴了敌人十多根枪,八日更乘胜利直取陆丰县城,虽然没有缴枪械,但敌人更认识农民的力量,而群众的勇气便大振了。海丰的青坑也在八日克服了,梅陇又于九日把敌军团队驱逐,施行屠杀。公平驻兵(一连)又投降了,汕尾也于同时入农军及工人纠察队之手。海陆丰除开海丰城以外皆克服了,敌人武装约千二百人皆集中县城,固守待援(因计算日期他们的援兵就可达到),但恐慌的状况比前更甚百倍。晚上城内及山顶到处火起,炸炮及冷枪时有所闻,敌军连晚都不敢睡觉,疲劳万分。我们一面准备集合所有的力量以攻海丰城,同时断绝敌人一切粮食。十日梅陇农军乘胜迫近县城,因各处不能齐集,未能进攻。十三日因梅陇时间赶不及,致公平农民到来,附城工人及农民起来也不能进攻,然而敌人经这几次的骚动,早已决定逃走了。我们又决定于十六日(十五号晚)再次攻城,各处武装骚扰工作,截杀反革命的布置皆妥当了,梅陇、赤石农民曾两次冲入城内,毙敌军二人,缴枪两枝,但因子弹已经用尽(没有一颗),各路不能一致而退出,公平也冲入城内,毙敌一人,因梅、赤农军已退,其余又未到来,而不敢深入退回原防,陆丰农军虽也占据了附近要地,但为时已晚,各路皆已收队了。经过这一次的进攻,农民没有一弹而能冲锋作战不怕死的精神,使敌人谈虎色变,第二晚(十六晚)竟全部逃走了。路上经农民截击,但未得到枪械,这是收复海陆丰的经过。

海陆丰又克复了,叶、贺还是没有消息,各县又没有起来,海陆丰是非常孤立的。克复海丰城的第二天,就搜到反动派请援的信,说是李济琛决派一团人到海陆丰(比前增加两营),计算日期十八九就可达到,因为这种关系,党的政策是应付临时的,就是积极筹备增加武装等工作,土地问题因没有方法,结果只空有其名。再分述于次:

(一)政权问题:政权的性质已比前次进步了。前次是所谓县人民政府,这一回是工农的独裁。各区乡农会宣布接收区乡政权,两县则由各团体产生临时政府。本计划即召集大规模的代表大会,因时间过促没有实现。政府唯一的责任是肃清反革命,县革命政府成立了革命裁判委员会,区乡政府委员会差不多全付精神去对付反革命,但因准群众自由杀人,故经革命裁判委员会处理的很少。

(二)对付反革命问题:历次斗争的经验使党及群众深切知道,对反革命宁可过度的残酷,不能有丝毫姑息。故准群众自由杀人,杀人是暴动顶重要的工作,“宁可杀错,不要使其漏网”这是时时警告各级党部及同志的。反动的乡村有些全乡焚烧了,因为这是群众要求的,焚烧反革命的乡村或屋宇的时候,农民特别踊跃,数千群众争先恐后的前往,而且把墙基都掘去了。反动派的房子自然也要焚烧了。这是否不对的呢?不是的。我们觉得是有利的,因为他们已经是反动的了,不能说怕他们的群众反动,宣传也无法马上得到他们的群众。反而他们(群众)是目前反对自己的反动力量。我们也举行清乡。没收了好些当铺及商店,我们没有管他们反动派的股份占得怎样少。买(卖)不了的货物,则分发给工人和农民。有一次还想焚烧罢市反抗我们的市场呢。

(三)土地问题:我们主观上是很坚决的,要马上没收土地并马上分配起来,并将没收分配的情形时时宣传,以引起农民群众的注意—一发动群众,故临时县革命政府一成立即宣布没收土地,交县农会去分配给无地农民。可是没有一点切实的办法,农民虽然听到的,仍然得不到士地。同志呢,一些以为这是困难的问题,要研究清楚才能分配土地,一些以为怕分配土地时发生纠纷,因而反对即时没收土地,自然这是更错误了。

(四)财政问题:对财政问题,也有了一个经验,就是宁可过分剥削敌人及富家,不要怕小资产阶级的反动而致粮食经济不能解决,暴动因而失败。我们除开没收反革命财产之外,所有的商人或富户都勒派军饷,限期交纳,否则人封屋,因此,财政是筹得很充裕的。反动派的织布厂也没收了,布匹则运到农村里去。往后因要筹备自己的并断绝敌人再次到海陆丰的粮食起见,把地主的谷米都没收了,商店的原本决定没收的,但未做到。再,我们为要使敌人再进来的时候秩序纷乱,而利于我们的进攻起见,没收了商人的火水(洋油),火水商人也暂时扣留(自然是优待)要他暂时不做生意。这样,自然发生两个问题:一是小资产阶级的问题。许多人以为这样的筹款没收来谷将会使小资产阶级反对我们。这是不对的。第一,小地主及商人原来应该反动的了,因为我们要实行土地革命,要建立工农独裁的政权,第二,小资产阶级是动摇的,不能坚决的革命,同时也不能很坚决的反革命;反革命派又不能给他们什么利益,而且更利害的剥削,当然也不能和反革命密切的结合的。小资产阶级之革命或反革命,重要的不在我们对他们的手段,而在革命势力之高低,为维持暴动的胜利而过分剥削是对的。此外是没收米谷及火水问题。许多人也以为这于贫民的需求有关,这也是片面的理由。断绝敌人的需求,扰乱反革命统治下的秩序于暴动是十分有利的。这都是经验告诉我们的。

(五)扩充武装问题:这是当时很注意的问题。原来预备了之扩充武装,但没有想到办法。要从现有乡村武装农民中挑选数百名训练作为常备军,也没有做得好。想利用些土匪,结果花了一些钱,没有得到一点好处(人还看不见)。

(六)宣传问题:我们公开作一切的宣传,开过了好些武装大会,要学生CP全体动员宣传。但因当时李济琛的政权比较稳固,叶、贺全无消息,各县也无动静,海陆丰实力又不充足,同志还有不少害怕的心理,有些看见我们这样去对付反革命,生怕将来反革命这样去对付他,因而不敢积极工作,CP更看不见,故宣传除开几个重要方外,很不普遍。陆丰农民有些因看见我们筹钱、杀人焚屋那么厉害,要他们起来,还说“不要太凶,农会终的失败的”。宣传不好是我们很大的缺点。

(七)关于党的方面:正在改组各级党部,吸收一切勇敢坚决的农民人党,但因斗争的紧张时期,同志都喜欢去打仗、拿人,内部工作终不免忽略,党的工作还是做得很少的。

这一期间最重要的缺点就是对土地问题无切实办法,因此,关于切实的工作及继续争斗的准备,只在消极方面屠杀反动派,积极方面偏于筹钱及整理武装,未能发动人大的群众起来争夺土地。不过杀反动派方面还有相当成绩,好些地方(如公平、梅陇)差不多已杀清了。                                              


 第八章    第二次挫折

克复海丰之第二天就拽查到反革命的信,知道反革命的大军即将到来。我们早决定如敌军再来,必定增加兵额及军实,农军大部分没有一颗子弹,对仗是不可能的,因此决定退出海丰县城,把所有武装调到乡村去肃清反革命——主要部队则调公平出河田,陆丰县城的去肃清东南部,在敌人重新进来的第一晚则必须乘其不备反攻一次,九月二十五日敌军到了海丰,我们依所定计划进行,但农民及农军是只能前进不可退却的,经此一退却,群众及农军的勇气自然有多少影响,所定计划大部分不能实现。当时的情形是要过一相当时期使农民勇气恢复之后,或有外力相助——叶、贺军队到来之时,才可以大举向敌人进攻。至于在乡村里面,因没有土地革命的切实办法,工作也不外比从前更厉害的杀人、筹钱,对农军加以训练等类罢了。

敌军来了之后,永不敢向我们进攻一次,因我把反动乡村都烧了,米谷及火水也没收了,敌人的粮食及宿舍都成问题(梅陇是一例),自然又增加不少的恐慌。他们的地盘只有两县城及汕尾市,各区乡完全是我们的或者大部分是我们的势力。当时只差新败的农民(实际不是败,不过一退就不易收抬),一时不能鼓其勇气反攻,不然虽敌方增加许多兵力(陈学顺全团,另保安队等约六百人),也即时可以解决的。敌方以几个月的经验也知道进攻乡村是没有效果的,故此来大施其欺骗手段,假造农旗及农团制服,大喊拥护工农利益,不摧残农民只杀共产党首要云云。所以敌军进攻之来清乡是很少的(或者叶、贺入粤之影响),可是群众早已认识敌人了,群众是没有受到什么坏的影响的。

这时候虽然不能立刻向敌人反攻,也没有好的方法在乡村间实现土地革命,但到底还据有所有的乡村,敌人全不敢向农民进攻,反而农民时常去骚扰敌人阵地,故农民勇气还是十分好。叶、贺入潮汕的消息到了,对海陆丰自然又有多少影响,农民又跃跃欲动了。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