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神行太保”戴香

08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27年10月7日,南昌起义军余部1200多人,在团长董朗的率领下,冲破了敌人的重重封锁,终于到达了陆丰激石溪(现属陆河县)农军防地。

陆丰激石溪虽然地势险峻,易守难攻,群众基础好,但是,四周的反动军队实力不可小觑。东江特委领导人张善铭非常重视这支长时间得不到休整、极度疲倦的起义军战士的安全。他亲自写好信件,交给身边的红色“神行太保”戴香。

戴香(戴开香),1896年出生于海丰县西坑下洞村一户贫穷家庭。其父戴宏运是一位老实农民,以耕作祖上传下的一亩多田地为业。他农闲之时上山砍柴或帮地主打散工赚点小钱补贴家用。其母黄氏,为人善良,勤俭持家。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戴香10岁时,其父因病逝世,丢下了少年戴香与母亲相依为命。戴香15岁那年,母亲黄氏为其找了一位10岁的童养媳。戴香的童养媳罗氏是黄羌建林响水村人。

少年戴香尽管命途多舛,但是阻碍不了他的聪明好学。他从小喜欢武术,尤其擅长长跑与悬崖攀爬。戴香15岁那年的深冬,村中有位大伯得了急病。村中土医生虽然知道大伯的病情,也懂得需要用什么药物才能挽救病人的生命,但是,西坑下洞距离公平药店有13多公里,并且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那时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马,但是,马那是富人的专利。正在大伯家人手足无措时,戴香来到了他们的身边。寒风中,戴香快步如飞,走在崎岖山路上,他如履平地。公平圩至下洞一个来回26公里多,他仅用了一小时。从此以后,人们都称戴香为“神行太保”。

1923年元旦,海丰总农会成立,海陆丰大地从此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戴先(烈士,1923年加入农会,1926年壮烈牺牲。)成了西坑下洞加入农会第一人。他把彭湃同志的先进思想带进了西坑,让千千万万迫切要求翻身解放的劳苦大众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然而,当年的农历七月初五日,海丰总农会被反动当局强行取缔,25位农运领导人被捕入狱。西坑下洞村人民的农运梦成了泡影。

1925年春,广州国民革命军东征海陆丰取得胜利后,海陆丰农民运动得到了广州革命政府的全力支持,农民运动成了公开、合法的社会运动。从此,西坑下洞村成立了农民协会,同时组建了农民自卫军。

1926年春,戴香参加了农会,同年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走上革命道路的“神行太保”戴香,坚决服从党组织安排,从事负责情报传递工作。戴香所经手的情报,往往就是十万火急的,无论天气阴晴,还是白天黑夜,只要接受到任务,他就会靠着两条腿,奔跑在崇山峻岭或崎岖山道间,及时把情报送到指定地点。戴香的出色工作,不但得到了领导的多次表扬,而且在群众间也获得了诸多的赞誉。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15日,广东反动政府紧跟蒋介石的“反共”步伐,准备在海陆丰地区进行“清党”行动。

敢为人先的海陆丰人民,在东江特委的领导下,毅然发动了第一次武装起义。在起义前夜,为了及时传达信息,戴香一个晚上两次往返在海城至西坑的路上,所跑路程超过了120多公里。听到海陆丰武装起义取得胜利后,戴香如悉重负,倒在床上,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9月8日,海陆丰举行了第二次武装起义,武装起义胜利后,成立了海丰、陆丰两个工农专政性质的县临时革命政府。地委改组为中共海陆丰县委,张善铭任书记。24日早上,戴香接到了驻扎在惠州的敌人将向海陆丰进攻的情报。他马不停蹄,把情报及时传遍了海丰县北部山区,让所有的农民自卫军做好了与敌人战斗的准备工作。

得悉敌军将发动进攻的情报后,东江特委和海丰县委认为农军弹药不足,决定主动放弃县城,撤退到农村,并将没收的金银等贵重物资运往黄羌朝面山贮藏。25日,敌人发动了对海城的进攻,农军即按计划撤出县城,在陆丰激石溪、黄羌朝面山和惠东中洞一带建立起革命根据地。东江特委驻朝面山,海陆丰县委和海丰县临时革命政府驻黄羌圩附近的官田村。

从此以后,戴香经常在朝面山、中洞和激石溪的山间行走。

有一次,戴香送情报给二区党委书记林覃吉,刚好张善铭也在场。林覃吉对张善铭说:“这位就是我们公平二区交通员戴香。他是一位不畏艰险,屡次出色完成情报传递工作,深受群众和领导的喜爱,许多领导把他与《水浒传》中的神行太保戴宗相提并论,并称戴香为红色‘神行太保’”。张善铭听了林覃吉的介绍后,对着戴香微微一笑,也没有发言。戴香离开后,张善铭马上开口向林覃吉要人,说东江特委正缺此种人才。

于是,戴香被调到东江特委工作,负责情报传递工作。

9月中旬,南昌起义军进入广东后,周恩来同志派刘立道(毕业于黄埔军校,曾在海陆丰教练农军)到海陆丰招兵。

10月2日下午,刘立道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黄羌圩找到了张善铭。东江特委和海丰县委接到命令后,马上召开会议商讨对策,会后,以东江特委的名义,把招兵通知传达至黄羌附近各村庄。戴香负责10个距离黄羌圩最远的山村,他凭借着一双“神腿”,在领导指定的时间内把情报传达到位。

当戴香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朝面山东江特委驻地时,已经是子夜了。他悄悄走进保卫室,随便找了个地方躺下。他要及时休息,调整好身体,随时准备着拨腿上路。

6日,东江特委接到了张威、郑志云的报告,南昌起义军余部1200多人进驻陆丰激石溪农军防地。张善铭接到报告后,兴奋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太好了,有了这支正规部队的到来,海陆丰革命高潮很快就会到来。”当晚,张善铭彻夜无眠,天刚蒙蒙亮,他就伏案书写文件,然后,吩咐戴香尽快出发激石溪,把文件送给张威、郑志云。

陆丰激石溪距离海丰朝面山虽说仅3公里多,翻越几个山梁就可以到达。但是,此处地形复杂,不但经常有强盗、土匪出沿,而且最近驻扎在公平的国民党军队也时常在此地带出现。戴香不敢大意,他把信件藏在一块泥团中,紧紧抓在手中。万一遇到敌人,他会及时把泥团藏进杂草丛中。这一藏匿情报的手法,是他在工作中琢磨出来的。戴香飞奔在山道间,随时关注着路上的动态。不久就到达了激石溪农军防地,安全、顺利地把文件送到了张威、郑志云手上。

当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时,戴香回到了朝面山东江特委驻地。戴香一到驻地,又接到新任务,他顾上坐下来吃早餐,只好一边吃一边跑。朝面山崎岖不平的小路上,再次留下了红色“神行太保”的足迹与汗水。这一天,他跑了公平、平东和黄羌的大部分村庄,把东江特委要求各村农会组织上朝面山慰问南昌起义军的通知及时送到了各村农会长的手上。

10月28日,驻扎在公平的国民党陈学顺团纠集了一千多兵力,准备一举踏平黄羌革命根据地。东江特委事先得到了地下党的情报,为了对付敌人的进攻,我军制定了“请君入瓮”和“瓮中捉鳖”的作战计划。

27日这一天,戴香奔跑在黄羌、西坑、平东各地,及时把作战计划传达到每一个作战单位。黄昏时,完成了任务的戴香准备回家探望一下老母和爱妻。他到了家门口时,看到一大群人围在那里,妻子罗氏浑身是血,左脸颊上血流不止。村民告诉他,就在刚才,一队国民党兵在当地民团的带领下,撞进戴香的家门。说戴香是“共党分子”,要捉拿法办。看到戴香不在家,气往罗氏身上撤。开始时,敌人对罗氏拳打脚踢,临走时一位敌人挥起一刀,向罗氏砍去,罗氏一侧身,刀砍在了她的左脸颊上。罗氏血流如注,倒在血泊中。村民听到罗氏受伤,纷纷围了上来,同时请来了村中的土医生,忙着为罗氏止血。但是,罗氏伤得太严重,土医生毫无办法。戴香背起妻子,凭借“神腿”,向朝面山部队医院(后来叫“红军医院”)赶去。部队医院虽然说设备不是很好,但是,治疗罗氏的刀伤还是不成问题的。经过军医的三个月的悉心治疗,罗氏才康复出院。从此以后,戴香对国民党恨之入骨,铁定了心跟着共产党走。

1927年11月21日,海陆丰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

1928年3月1日,海丰县城在国民党重兵围攻下失守,海陆丰苏维埃政府退守农村。

东江特委计划撤出海陆丰,向大南山转移。

戴香在前往可塘罗山送情报时,遭到敌人围攻,不幸落入敌手。

身陷囹圄的戴香,面对敌人的各种酷刑,毫不惧怕,一次次晕死过去,醒来依然坚定从容。敌人无论使出何种手段,都无法从戴香身上获得任何有关我党我军的情报。3月下旬的一个黄昏,穷凶极恶的敌人,面对钢铁般意志的共产党人戴香,感到了无能为力,举起了他们罪恶的枪口,残忍地杀害了这位红色“神行太保”。

戴香牺牲时年仅32岁,他的妻子罗氏正身怀六甲。戴香牺牲两个月后,他的妻子产下一子。从此,罗氏带着烈士的骨肉,在漫长的岁月中苦苦煎熬,终于等来了共和国的成立。解放后,戴香被人民政府评定为“革命烈士”,罗氏直至89岁高龄才安然离世。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