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男儿刘藏

11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29 年10月初的一天深夜,通往海丰县公平二区南门约(现属平东镇南门村委)下磔村的山间小道上,刘春正在急速赶路,他想尽快见到战友刘藏。

 下磔村四周青山环绕,通往村外的仅有一条窄小的山间小路,村中住着十多户人家,共100多人。刘藏的家在村子东南面,矮小的小瓦房里,微弱的灯火一直亮着,刘藏一点睡意都没有,他在等待着刘春的到来。

刘藏又名刘兹藏,1924年与好友刘春在日中圩加入农会组织。1925年2月,东征军克复海陆丰后,农会恢复活动,刘春担任日中圩于农会会长,刘藏担任下磔村农会会长,共同的目标,让“两刘”不但成了好战友,还结成了好兄弟。

“两刘”是公平区农运的得力干将,无论是干什么工作,他们都是步调一致,行动默契。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震惊世界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7月15日,汪精卫也撕下了伪装的嘴脸,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彻底失败。为了反抗国民党的白色恐怖,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先后举行了三次武装起义,并在彭湃等同志的指导下,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在成立海丰县苏维埃政权大会上,刘藏被选为主席团成员。

1928年3月,国民党重兵围攻海陆丰,新生的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被迫撤往山区。红二师、红四师官兵和当地的赤卫队队员们,为了保卫苏维埃政权,与敌人重兵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的战斗,许许多多革命战士倒在了血泊中。

1929年6月,最后一批红二师、红四师官兵撤出了海陆丰大地。

10月初,东特委按照上级的命令,在东江地区组建红军。

刘春与刘藏都接到了会议通知,他们本想一同去黄羌朝面山参加成立红军四十九团大会,出发当天,刘藏的爱人患了急病,刘春只能独自一人前往。

刘春不但参加了四十九团成立大会,还被彭桂团长指定为公平片区的筹粮副队长。刘藏担任队长,共同协助林覃吉同志搞好军队的粮草供给工作。

刘春接过沉甸甸的任务后,趁着天黑,连夜翻山越岭往回赶,他顾不上回家,而是直接到下磔村找刘藏,他要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好兄弟。

微弱的灯下,“两刘”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从此以后,高潭中峒、陆河激石溪、黄羌朝面山、联安明月峒、莲花埔仔峒和平东九龙峒都留下了 “两刘”的足迹和筹粮的身影。

1930年9月,红军四十九团奉命开赴潮普惠大南山,地主民团乘机反扑,刘春在日中圩家中被敌人逮捕,扣押至海城,惨遭毒打后被杀害。

刘藏收到好兄弟被敌人杀害的消息后,立刻组织南门约赤卫队队员,一方面防范敌人再次下乡杀害革命同志,另一方面寻找机会为刘春报仇。

1931年1月的一天中午,民团分子再次深入南门约诸村庄抓捕革命人士。领队的是董姓民团伪营长,他自恃人多枪多,一路上趾高气扬,目中无人,所到乡村对群众吆三喝四,随便打骂。群众稍有反抗便被抓捕。

刘藏与南门约赤卫队队员十多人,埋伏在通往下磔村的山道旁,只等敌人进村,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董伪营长-路如入无人之境,威风还没耍够,率兵直入下磔村。

擒贼先擒王。当敌人走近赤卫队埋伏处不远,十多支枪一齐向敌人招呼过去,走在队伍前面的董伪营长当场毙命,其他民闭分子四处逃散。

打死敌人指挥官,刘藏知道祸惹大了,同到村子,马上组织群众上山躲藏,他与赤卫队队员依旧埋伏在村子四周的山岗上,观察形势的发展。

第二天早上,董伪营长夫人率领100多民敌兵,如狼似虎地扑向下磔村。

敌人进村后,放火烧毁了下磔村所有的房子,熊能大火映红了天空,村庄化作了灰烬。

刘藏双眼迸发出仇恨的泪花,他发誓一定要向敌人讨回这笔债。

当天晚上,刘藏带领赤卫队队员,潜人公平圩,找到正在办丧事的董伪营长家。一把大火烧得敌人哭爹叫娘。董伪营长夫人正在咬牙切齿,身披孝衣,带兵再次深入下磔村。

刘藏正在村中察看被烧毁的房子,万万没有想到,敌人来得这么快。他知道战友们埋伏在村子的左侧山坡上,如果他向战友们靠拢,所受到的损失更大,他咬咬牙向右侧山岭跑去。董伪营长夫人看到有人逃跑,急令全体追击,并鼓励兵士,谁能抓到赏银十两。敌人向刘藏拼命追缉,子弹在他身边“嗖嗖”飞过。前面是一道深山沟,后面又是敌人的追兵,无路可逃的刘藏正准备跳下山沟时,子弹击中了他的双腿,他不由自主地倒在地上。凶残的敌人迫近刘藏,怕他反抗,几个士兵同时用枪托向他的身上猛砸。刘藏肋骨被砸断,被敌人五花大绑,押回敌军驻地。

几天后,遭受非人折磨的刘藏被杀害在海城五坡岭乱葬岗上,牺牲时年仅36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藏被人民政府认定为革命烈士,其孙子刘水源于1969年1月踏着前辈的足迹应征入伍,成为了新一代人民子弟兵。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