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地下交通站归仁堂

09 2024-04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红色地下交通站旧址一归仁堂,位于海丰县陶河镇陶南村委下吊桥村,是颜严、颜少卿、颜浑、林淑青和颜英五位烈士的故居。归仁堂是一座“三间过两伸手”古民居建筑结构,俗称“下山虎”,正面为“一厅两房”,在正厅前面两侧,各配一厢房,中间为天井。天井门楼两边石联刻着“鲁公世泽,复圣家声”对联,横批为“颜氏家祠”,正厅里面祖龛雕刻着“德冠四科贻燕翼,家承三乐赞鸿谟”对联,横批为“归仁堂”。东西两侧各有一排附厝和通巷,面前为一块晒町,外围着一米多高风围墙,风围墙东南侧建有一外门楼。东侧有一座房屋为人和书室。正座后面还有几间房屋,是归仁堂开设的药材铺寿世堂。整座建筑古色古香,别具风格。

1923年春,颜严、颜少卿、颜浑和颜英受县总农会的指派,在大哥颜严的带领下,回到家乡宣传、组织农会,并在该村颜木运家建立农会,选举何加(陶南新地村人)为陶南乡农会会长。1925年,颜少卿在家乡人和书室秘密建立了中共陶南党小组、党支部。

大革命时期、 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归仁堂、寿世堂和人和书室成了共产党员人的活动据点和红色地下交通站。

 1925年,陶南农会建立农民自卫军后,颜浑(时在县农民自卫军队部工作)陪同农军总队长李劳工、教官吴振民下乡检查指导农军工作,住在人和书室,当晚在归仁堂门口晒町,李劳工、吴振民观看了陶南农民自卫队队长何加等几十名队员的武术表演后,非常赞赏,并亲自示范、教导农军使用长缨枪、大刀等技艺。

1927年冬,颜严(时任县苏维埃政府财政科主要成员)和颜浑(时任县苏维埃政府赤卫队大队长)带着红二师党代表、中共东江特委军委主任颜昌颐同志来寿世堂看病。颜经通(颜严、颜少卿、颜英的父亲)、颜经书(颜浑的父亲)兄弟两得知颜昌颐是宗亲,又是红军首长,详细检查了他的病情后,留他住在归仁堂东侧附厝精心治疗近一个星期。期间,颜经通、颜经书每天都安排亲人站岗放哨,以确保颜昌颐同志的安全。

都要安排亲人亨

1928年,大革命失败后,颜严四兄弟都撤往山区继续革命。国民党反动派来到归仁堂抓捕四兄弟未果,便威迫颜经通、颜经书交代地下党人员,包括曾来医病人员姓名和住处,遭到颜经通、颜经书拒绝后,恼羞成怒地放火烧掉归仁堂,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并且勒索颜家钱财,不准其家人收割自家耕种的水稻、番薯,将颜经通、颜经书兄弟俩抓往县城坐牢审讯,长达13个月之久。其家人不得已,逃亡大坑、海城、澳门等地投亲靠友避难。

归仁堂被烧毁之后,在宗亲的帮助下,草草修复,并恢复药材铺寿世堂的经营。之后,-些地下交通员如附城下沟的黄甲乙、下围的吴妈康、赤山的黄妈岁、谢宝同等,又秘密到归仁堂和寿世堂联络、夜宿。

抗日战争时期,抗日游击队“六支”,等曾在赤坑、陶河一带活动,归仁堂及其药铺寿世堂成为游击队活动的落脚点,经常有-些伤病员被秘密送到寿世堂医治,住在归仁堂。每当伤病员到来,颜经通、颜经书医师除热忱地给予无偿医治、精心护理外,还要派亲人站岗放哨,秘密保护。伤病员康复后返回山区打游击时,归仁堂还赠送药品给他们带回作后续治疗和急需之用。

抗日战争胜利后,受党组织的委派,颜英转入东江纵队,从香港秘密返回海丰参与组建地下交通站的领导工作,在归仁堂及药铺寿世堂重新建立地下交通站。1946年颜严在莲花山埔仔峒为掩护革命同志安全转移,在与敌人战斗中壮烈牺牲后,反动派怀疑归仁堂与共产党游击队有联系,更又将颜经通抓去县城坐牢达5个多月。

1947年1月,海陆丰人民自卫军成立,蓝训材任队长。之后,蓝训材率领的游击队又经常出没在陶河等地。陶河在大革命时期开展过农民运动,群众基础好,为游击队活动提供了可靠的地方,归仁堂和寿世堂成了游击队活动落脚点和治病疗伤的好场所。

1948年5月间,蓝训材得了痢疾、发高烧及哮喘,情况非常危险,游击队队员将他送来寿世堂医治,住在归仁堂北面居宅。其间,为了保护蓝训材同志安全,颜经通特别安排堂弟颜经前与蓝训材一起合住了一个多月。通过精心治疗护理,才把疾病治愈。

那个时期,除蓝训材、陈惠良外,经常到归仁堂交通站的共产党人和革命者有:余会、王钊、戴国杰、陈宇、翁域、缪振业、王如、卓流、陈庆明、黄贡等。他们通常都是半夜来到归仁堂和寿世堂联络歇息,归仁堂的家人半夜里起来煮饭给他们吃,或烧热水给他们洗澡,并为他们站岗放哨。有时由烈士亲属颜经遗、颜经前、颜经平、颜伦富、颜伦林、颜伦香、颜伦光、颜伦权、颜伦家、颜伦电和颜伦星等带路,引领他们抹黑抄小路,往南到汕尾郑重家,往东到赤坑南塗余会家,往西到青草、蟹头村缪振业家,往北到海城赤山村黄贡家等。归仁堂的虎栏和人和书室的厕所、杂物房还为游击队藏匿枪支和弹药。5位烈士的亲属无私奉献,为党和祖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无论在大革命时期,还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归仁堂都为革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18年6月,红色地下交通站归仁堂被广东党史研究室确认为革命遗址。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