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抗日救乡队队长吕自凭的革命人生

抗日救乡队队长吕自凭的革命人生

20 2024-07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吕自凭,又名吕务秦,1921年出生在海丰县鹿境新南村,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锻造出爱国爱乡的情怀。青年时期,吕自凭在叔父吕君弄帮助下,经惠来县葵潭三民中学教务总长吴光荣引荐到三民中学教书。该学校由陕北延安派遣过来担任校长的周大洲创办,主要是培养共产党员的骨干分子。在革命的熏陶下,1939年,吕自凭投身到抗日救亡的革命热潮中,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惠来县葵潭三民中学遭到国民党反动派查封:1940年,吕自凭只得转往陆丰龙山中学当教务员,兼任民主乡长,从事地下工作。

后来吕自凭共产党员的身份被泄露。于是离开龙山中学,与刘夏帆一起在可塘、公平等地以经营土特产生意作掩护.为党组织筹集经费。不久,刘夏帆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抓捕,被押往韶关监狱途中囚车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囚车司机被当场炸死,刘夏帆得以逃脱,形势严峻,吕自凭不得不变换职业和环境,在公平国民党乡长钟娘永的安排下,于海丰县公平旧墟-所小学当教员,继续从事地下工作。

钟娘永也是共产党员,是隐蔽战线上“白皮红心”的代表人物。钟娘永的爱人吕惠珍是大家闺秀,跟吕自凭同村。按村里的辈序吕自凭叫吕惠珍为“大姐”

1942年初春,日军攻陷香港。爱国文化人士柳亚子父女从香港逃亡,沿着水路抵达海丰县,由当地党组织安排到公平九龙峒坑口村。钟娘永接到上级的指示,要照顾好柳亚子妇女的生活起居,更要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但钟娘永有公职在身,不方便于抛头露而,于是安排熟悉海丰北部山区的风土人情,又对共产党忠心耿耿的吕自凭为公平乡党组织和红色堡垒户重要的联络人之一。接到任务后,吕自凭来到公平九龙峒坑口村,联络到村民蔡算娘(地下党员),安排柳亚子父女掩蔽的相关事宜。之后,吕自凭充分发挥人脉关系,安排人员护送柳亚子父女离开海丰,辗转兴宁等地,于1942年6月17日将他们安全送达桂林。

1941 一1944年,吕自凭以教员、商人等身份从事着地下工作。1945年1月,日军再度入侵海丰县城,接着大举进攻公平圩。吕自凭愤然而起,辞掉小学教员,积极投身抗日活动。此举在当地激荡起-股“抗日救乡,人人有责”的汹涌潮流,为筹建抗日武装队伍打下扎实的基础。在“六支”独立四大队的领导下,陈宇等人在海城率先成立海丰人民抗日救乡队第—大队,随后,吕自凭在公平第二区成立海丰人民抗日救乡队第二大队,并担任队长。海丰县各区的人民纷纷响应,也踊跃成立抗日救乡大队,成为抗击日军的中流抵柱。在“六支”的领导下,在其他抗日救乡大队和革命群众的支持和配合下,吕自凭率领第二区抗日救乡队的队员们,同仇敌忤,奋起反抗日军的侵略。他们采取灵活的游击战术,协同作战,活跃于公平乡各地,奔波于各个村落,神出鬼没地袭击敌人,挫败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使得日军只能龟缩在海丰县城,不敢到处烧杀掳掠。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龟缩在公平黄羌石楼棚的国民党反动派钟超武军队,大摇大摆地回到公平,抢夺抗战胜利的成果,并且大肆搜捕抗日救乡队成员,吕自凭成为国民党的眼中钉、肉中刺,是搜捕的重点人物之一。为躲避搜捕,吕自凭藏身于钟娘永家中。国民党反动派收到消息,气势汹汹地前来搜捕,钟娘永爱人吕惠珍临危不惧,用绳索拦腰拴住吕自凭,藏在院里的枯井中,避过一劫。敌人尚不死心,隔三差五地派出便衣,蹲守在街头巷尾,盯梢吕自凭的踪迹。根据吕自凭的胞弟吕自谋(1926年出生)回忆:哥哥吕自凭在钟娘永家里避难一个多月,觉得久待在钟娘永家,难逃敌人魔爪。当时他的堂兄吕自竞(劲)在陆丰甲子盐场工作,经常要运盐来往香港、广州等地。于是,吕自竞便去了陆丰甲子盐场,于1945年5月,在吕自竞的帮助下,假扮成船工,悄然搭上运盐的货船,瞒过检查,安全到达香港。

为了谋生,吕自凭在香港九龙深水埗街边摆起小食摊,在油烟弥漫之中自炒自卖,既是大厨,又是老板。由于香港经受过日本的侵略,工商业破坏严重,光复初期,百业凋零。海陆丰抗日游击队队员除小部分参加东纵北撤烟台外,大部分逃往香港避难谋生。吕自凭时常在小食摊接待逃难至香港的中共党组织工作者和抗日游击队员。一壶酒、两三盘菜、四五个人,旧朋老兄一边谈天说地,一边敞开胃口,饱吃一顿。

1945年底的一天,香港街头夜色阑珊,灯火闪烁、吕自凭炒完一碟菜,捧到一张桌上,吃惊的叫了一声:“怎么会是你一钟娘永!”桌旁坐着的食客不禁抬眼,惊讶起来。吕自凭紧握住钟娘永的双手,旋即给了-个熊抱,没想到在香港遇见恩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钟娘永跟吕自凭介绍家乡那边的情况:自从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内战火重新燃起,国民党-八六师在海丰县公平墟等村落大肆围捕共产党员,钟娘永成为国民党当局的通缉对象,被迫远走他乡。患难见真情,吕自凭狭窄的住处成为钟娘永遮风避雨的地方。1947年初,钟娘永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毅然从香港返乡,在“六支”从事地下情报工作。

尽管吕自凭转精打细算、勤俭操持,但乱世之中,小食摊还是入不敷出,不得不歇业。吕自凭转而学习驾驶电轨车并加入香港九龙电车公司工会,继续为党开展秘密工作,直至全国解放。

2002年,吕自凭在香港寿终正枕,享年81岁,永远告别了奉献过青春和热血的家乡红土地。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