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军医梁寿之

05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27年11月,海陆丰建立苏维埃政权后,红二师一营协助海丰工农武装攻破了捷胜城,将奋勇冲锋、身负重伤的张营长和两个红军战士,从捷胜护送到汕尾。当时,汕尾医院的设备简陋,谁以承担伤重病员的医治。驻扎汕尾的海丰农民自卫军大队长林军杰找来在农军大队部做庶务的梁寿之商量,要他设法找寻掌握护理知识的人护送红军伤员和张营长等三人到黄羌红军医院。

梁寿之找到汕尾福音医院庄其瑞和张炳辉两位医生一起护送。梁寿之抬起担架上的张营长,随行的其他人员轮流背着另外两个受伤的红军战士,徒步进入公平山区崎岖的小路,辗转到达黄羌红军医院。

自海陆丰人民人民举行三次武装起义后,战事频繁,伤员增多,下寨村村民慷慨腾出著名客家大院邱氏公厅当做黄羌农军临时医院。除特重伤员转送中峒治疗,或留在朝面山处理,大部分伤员可以在此疗伤治病。1927年10月中旬,南昌起义部队在海丰朝面山改编后,将黄羌临时医院,扩建为红军医院,上下两层,拥有房间20个。红军医院当时设有西医、中医,但条件极差,设备简陋、医生很少,医疗器械缺乏,药品奇缺。红军医院里连通常用的碘酒、红药水还不少,其中一部分还是在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战中缴获的。随着伤病员不断增多,物质生活异常艰苦。红军医院里药棉和绷带紧缺的时候,医护人员便设法解决,扯开家庭使用的棉被的棉絮、剪成条状的白布,经过蒸煮等消毒程序后,用来给伤口包扎伤口。

黄羌红军医院的医疗人手严重缺乏,红二师军医处处长徐汝霖了解到梁寿之出生在海丰五区桂竹岭村贫农家庭,曾经在汕尾作矶学校读书。懂英语,父亲是西医师,梁寿之平时帮忙取药、为伤病人敷药,有一定的医疗实践基础的情况后,恳切希望梁寿之能留下来。在徐汝霖处长盛情挽留之下,梁寿之在红二师团部担任准尉司药员。

为了改善医疗条件,梁寿之和当地村民一起上山采集草药,并且亲力亲为,把部分采来的草药,制成中药,用竹片、竹板制作-些简单的医疗器具。红军医院的医护人员还依据民间偏方制作备用药,如用车前草吸脓、细辛草止痛、细骨草接骨、茶叶水消毒等。医护人员在梁寿之的指导下,采取中西医结合兼用土办法的治疗,使得不少伤员得到治愈,恢复了健康,重返前线。

1927年12月,红军四团配合海陆丰工农武装攻打碣石城,在战斗中,不少战士受伤甚至牺牲了。军需处授予梁寿之中尉军医,委派他前往陆丰县说成立战地卫生队。于是,梁寿之、庄其瑞和参加过南昌起义的军医萧卓等人带一批医疗器材同去。陆丰卫生队很快建立起来,队长萧卓,医生梁寿之和庄其瑞,司药兼外科许师慎。他们都随军作战,救护伤员,参加红二师四团所有的战斗。

1927年12月16日,梁寿之跟随红二师四团一个营在陆丰昂塘右边山岗上,攻打昂塘反动头目杨作梅老巢,陆丰各区约3000名农军手持尖串、枪在山下助战。进攻开始了,红军把纸炮放在火水罐里燃响,配合步枪“嗖嗖”的响声,宛如机枪不停地发射。此刻,山脚下的农军呐喊冲锋,敌人误以为真,拼命开火射击。如此多次诱骗,守敌的子弹差不多耗尽殆尽。12月20日拂晓,杨作梅竟率部从昂塘左边仓皇逃跑。这场战斗打得相当漂亮,在缴获机关枪二挺,还有一些步枪,创造了我军零伤亡的记录。参战的农军情不自禁地欢呼、拥抱起来,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红军:“我们用纸炮换来敌人机关枪!”

1928年1月,红军攻打南岭的地主武装,攻占十多座炮楼,几天后,在攻打第二批地主哨楼时,红军官兵感到肠胃隐痛难忍。梁寿之等军医查验后,发现是地主武装逃跑时在水井里撒下砒霜。梁寿之一面用猪油解毒,一面派人赶往朝面山运来解毒药品,全体官兵服用后皆安然无恙。

1928年3月,梁寿之奉命到中峒岩石建立后方医院。任务完成,师部卫生队在陆丰新田的参将府村休息两天后,跟随红二师出发攻打惠来县。

国民党反动派军队攻陷海陆丰后,梁寿之和红二师四团一连从陆丰激石溪折返朝面山,遭到十倍敌人猖狂围攻,红军战士人员少,弹药缺乏,战斗失利。梁寿之带领十多名伤员辗转偏僻的苦竹园、麻竹、黄羌双圳村等地,后来梁寿之化装为农民,回家乡桂竹岭村隐蔽,后方医院随之结束。然而,桂竹岭村是远近有名的红色村庄,涌现了 20多个赤卫队队员。国民党反动派视之为眼中钉,常常来“围剿”、搜捕,曾经杀死了十几个村民。为了避免连累乡亲,数天之后,梁寿之潜行到六区厚仁家村一个亲戚家躲藏。1928年7月22日,梁寿之伪装成船工潜逃到香港,靠打杂工谋生。1933年底,梁寿之返回海丰县桂竹岭村,一直在农村做医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梁寿之在区卫生院工作直到退休。他和其他几位红二师军医一样高寿,到20世纪90年代,才寿终正寝。

医者仁心,战地军医梁寿之用一生践行着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誓言,有如一道光芒指引着人们不忘初心,在实现繁荣富强的中国道路上奋勇前行。

cache
Processed in 0.0065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