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62】张善铭——降世诸葛亮

海陆丰红色故事【62】张善铭——降世诸葛亮

04 2024-04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26年8月的一天凌晨,位于海丰县城郊的广东省农民训练所的练兵场上,数百名学员集合完毕。全身武装的训练所主任赵自选心怀喜悦地告诉全体学员,上午有重要人物登场作训令,要求大家整理仪表,且要始终保持严肃认真的精神风貌。过了一会,彭湃果然带着一位相貌并不出众的青年步入广场。顿时,在学员队伍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赵自选主任向彭湃敬礼后,彭湃登上讲台。他风趣地说:“今天前来向大家作报告的主要人物不是我,而是我身边的这位青年才俊。他叫张善铭,毕业于苏联的东方大学,还担任过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政治部主任。”台下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张善铭分别向彭湃、赵自选以及全体学员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用略带客家话的普通话向学员作报告。

他说:“海陆丰的农民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在世界都有很大的影响。我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时,许多苏联的同志也在议论纷纷,认为如此浩大的农民运动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中产生新的气象。彭湃同志在从事农民运动中总结出一条真理:非有一支农民武装不可。因此他在海陆丰组织了一支有十多万人的农民武装。我和赵自选同志一样,都是受中共广东区委的指派,前来协助彭湃同志的工作。请大家像支持彭湃同志一样来支持我。”台下又爆发了一阵掌声。

张善铭的精彩演讲持续一个小时。他虽然因患有肺病不时伴有咳嗽,但他饱含哲理而生动的讲话却打动了每个学员,台下不时爆发的掌声,经久不息。

1926年12月底的一个夜晚,寒风习习,海丰街头满地是金色的落叶。张善铭应邀来到海丰城东彭湃的书房。一见面,彭湃便开门见山地说:“我奉中央之命,需到武汉参加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广东区委决定由你继任中共海陆丰地委书记。”张善铭感到责任重大,又事出突然。他紧紧地握住彭湃的双手,真诚地说:“这个责任太大了。我到海陆丰才几个月,情况正在熟悉当中,且我身患肺病。可能不能胜任地委书记的工作。”彭湃热情地说:“这几个月你在海陆丰的工作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党正是缺乏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我走后,你要继续加强党对农民运动,特别是农民武装的领导。以自身自有力量,以不变应万变!”这一夜,彭湃和张善铭在书房里彻夜长谈。书房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张善铭的心。

1927年4月20日,在海丰县城的一间教室里,中共海陆丰地委的紧急会议正在召开。参加会议的各地负责人张威、刘琴西、杨其珊林道文林潭吉等个个心情凝重,表情严肃,连空气好像要凝固似的。张善铭以沉重的语气说:“蒋介石于4月12日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大批逮捕和屠杀共产党人。近日,在广州的国民党当局也步其后尘,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情况十分危急。我们在海陆丰不能坐以待毙,我们有十几万人的工农武装,我们要以革命的武装反抗反革命武装。今天晚上我们要做一个武装起义的计划。”到会的负责人一致赞同张善铭的意见,做出了东江地区的各县农军于5月1日凌晨举行武装起义的计划。

海丰和陆丰两县按计划在5月1日凌晨举事。张善铭指挥数万人的工农武装拿着粉枪、尖串,甚至扁担、铁耙由农村浩浩荡荡地向县城进攻。反动军队一时手足无措,闻风而逃。工农武装占领县城之后。各县党组织按照原计划成立了临时政府,接管政权,恢复社会秩序。

5月9日,敌军反扑而来,张善铭当机立断指挥农军退守黄羌和新田一带山区,中共海陆丰地委迁到黄羌圩下寨邱氏公厅。

当时的黄羌圩是海丰、陆丰、惠阳、紫金多县交界的贸易市场,且四面环山,仅有石阶山路与外界相连,在军事上易守难攻。而且,作为山货和海产品的交换市场,赴圩的海陆惠紫潮梅等地群众络绎不绝。这些群众都是贫苦的农民,是共产党的坚定拥护者。张善铭在这里如鱼得水,耳聪目明。张善铭运用从东方大学获得的军事知识,通过各县群众主动反映的当地政治军事形势绘制地图,并作为指导革命斗争的依据。他领导群众,把重建农军和抗租工作搞得热火朝天。

张善铭十分注重联系群众。为了方便工作,他主动住进了上横街的黄羌曲馆。每天晚上前来曲馆听曲唱曲的各地群众很多。张善铭经常与他们促膝谈心,宣传革命道理。有一次,在农军队伍中有一对张姓青年男女产生了感情,私下谈情说爱被父母发现。女方的父亲见共产党的大官也姓张,便找张善铭要求制止其子女与同姓男子恋爱,说他们这样会败坏了家风。只见张善铭笑嘻嘻地请旁人打起竹板敲起锣,他自编自演唱起客家山歌道:“阿妹姓张哥姓张,火烧樟树满山香,革命路上同志恋,现代社会新风尚。”在场的群众都为之喝彩,认为张善铭唱的有道理。大家一同劝说女方的父亲,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1927年9月8日,正值农历八月十五。当晚明月皓洁,秋风送爽。黄羌圩郊的大榕树下红旗招展,人潮沸腾。中共海陆丰特委在这里召开大会,热烈欢迎驻守公平圩的国民党军队向共产党领导的农军投诚的全体官兵。这是令人欢喜鼓舞的大事,不仅各村农会组织了许多会员前来参加,当时仍聚集在黄羌的各地农军也全副武装列队参会。在黄羌圩的党的领导人张善铭、黄雍、农军常备队队长林道文逐一上台致欢迎词。台下农军和群众激情高昂,掌声和口号声连绵不断。至晚上10时,欢迎会转为第二次武装起义的动员会。会后林道文随即带领农军和投诚的人员向海丰县城进发。

9月17日,海丰县城终于被农军攻克。张善铭随即组织成立了海丰县临时革命政府。有一天,革命政府负责人杨其珊满头大汗赶来向张善铭建议,想把中共海陆丰地委迁回县城。张善铭对杨其珊十分尊重,他一边用芭蕉扇帮这位老同志扇凉一边说:“我们虽然攻占了县城。但从全国来说革命力量还很薄弱,我们不能离开农村,相反,我们应加强农村的力量,使农村成为长期开展革命斗争的依托。”

杨其珊十分赞赏他的远见,马上通知林潭吉和林道文组织人员将缴获的金银、布匹、粮食和工厂等战略物资及时运往黄羌的朝面山。一时间在县城通往朝面山的小路上,挑担的人员川流不息,且持续了数天。9月25日,张善铭接到敌人开始组织反扑的情报后,马上命令海丰县临时革命政府和农军常备队撤回黄羌,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

10月9日,南昌起义军1200多人在海陆丰党组织的引领下进入黄羌朝面山,在这里起义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但仅仅只有两个营的兵力。红二师将一个营部署在与陆丰县城相邻的大安圩,另一个营部署在党政军的所在地黄羌圩。

10月27日,黄羌圩上横街的文武庙里灯火通明,红二师师长董朗与张善铭、林道文等研究农军的训练问题,突然情报人员闯了进来:“报告,据多方情报显示,明日在海丰县城的国民党军队和民团1000余人将分两路全面进犯黄羌圩。”

“怎么办?我们的起义军仍立足未稳啊。”林道文对这突发情况有点担心。董朗思考了一会说:“我师在黄羌的兵力才一个营500多人,加上1000多人的农军常备队,敌我双方的兵力相当。但我师与农军还没有开展配合作战的训练,我们必须避免与敌人硬拼。”

张善铭严肃地说:“我已接到通知:彭湃同志即将从香港回海丰,东江特委已决定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敌人这次是倾巢而出。如果我们能利用这次作战机会,比强攻县城要好打得多。”张善铭的建议使大家都兴奋起来,各自都提出自己的作战方案,最后张善铭还是支持了董朗的“空城计”。

会议结束后,张善铭拖着疲惫的身子落实作战部署,将全体群众撤离至丫髻山。当地群众看到红二师指挥部正在做撤离准备,感到没有靠山,人人自危。黄羌墟还有不少商铺物资是难以搬迁的,一时间,街市上发生了混乱。张善铭走街串巷,轻松地向群众解释:“黄羌圩要演一场诸葛亮的‘空城计’,我请大家到山上居高临下看这出好戏。大家不要舍不得一些坛坛罐罐,特别是商店里的酒要留足。胜利后我请大家到县城搬金山银山。”

果然,10月28日下午,撤离群众前脚刚走,千名敌军后脚就到了黄羌圩。他们见整个市场堆满了各种物资又空无一人,欣喜若狂。敌人分散到各家各户偷鸡摸狗,饱吃了一顿大餐后,借着酒意昏昏入睡。半夜,1000多名农军在红二师的带领下从四周山坡以排山倒海之势冲了下来,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敌军不得不向县城方向逃窜。我军一路追击,一举攻占县城,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全面胜利。

此后,大埔后生张善铭是“降世诸葛亮”的故事在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广为流传。


cache
Processed in 0.0153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