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守望相助

09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林军杰于1904年11月18日出生在海丰县梅陇归丰林地主家庭里,他的母亲为人之妾,地位卑微。林军杰从学校毕业后,参加梅陇地区叶子新的农会活动。1925年初,广东国民革命军东征克复海丰县城后.林军杰放弃联安陈潮纪念学校的教师职位,报考海丰农民协会创办的农军训练所。录取后,林军杰陆续担任农军小队长、中队长,并且光荣地加人了中国共产党,被派往协助驻防汕尾,参加收缴粤军遗留的枪支,收回坎下城的枪械制造厂,封锁沿海各港口,支援省港大罢工。

1927年,在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影响下,汕尾各阶层的青年踊跃参加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成立的庆祝活动。14岁的郑芸长相漂亮,文静秀气,却勇敢投身到童子团的活动之中。郑芸的堂兄郑云仙当时是汕尾工会的领导,另一个堂兄郑俊民后来成为红军四十九团的副官,他们俩与林军杰志同道合。不仅如此,郑芸的堂姑郑丽卿和她的爱人翁建南都在农军队部工作,与林军杰都很熟悉,是无话不谈的挚友。郑丽卿曾陪伴林军杰到郑芸家里做客,林军杰英俊潇洒、举止儒雅、礼貌有加,给青春萌动的郑芸留下美好的印象。

林军杰跟郑芸在相处中碰撞出感情的火花,逐渐熟络了起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郑芸的个子已经长到一米五几,身穿灰蓝色军装,时常跟着林军杰率领的农军驰骋战场,郑丽卿看到林军杰和郑芸相处融洽.决定成人之美。让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郑芸的祖母和母亲借郑芸年纪尚小为由,反对这门婚事,棘手的难题摆在眼前。林军杰找了一个明媚的日子,提着―篮水果到郑芸家里做客。不管怎样,来者都是客,郑芸的祖母和母亲擂起咸茶款待客人。曾经当过老师的林军杰,一边喝着咸茶.一边从人们熟悉的海丰县城内人彭素娥反抗父母将她许配丘亚恩.誓言“死也要嫁给青梅竹马的王亚庚”谈起,并说彭湃把彭素娥追求婚姻自由的故事编成戏剧,在东笏黄祖祠演出,成为坊间津津乐道的爱情典范……林军杰-番话有理有据,成功说服了两位长辈。郑芸的祖母和母亲看到林军杰与郑芸心意已决,终于同意两个青年人的婚事。

随着敌军攻陷海丰县城,东南沿海的汕尾渔港一样是岌岌可危。1928年3月2曰,林军杰率部配合赤卫队和红四师在琉径岭阻击来犯之敌,无奈敌人的炮火太猛烈了,林军杰部只能暂时撤退。1928年3月20日,林军杰率领农军三中队和红四师余部以及赤卫队,再一次反攻汕尾,击毙一名敌军营长、攻陷市区,后因外海的敌舰助战,发射炮弹轰击我军阵地,林军杰部被迫在浓烟滚滚中撤退出汕尾。郑芸和她当军医的堂姑郑丽卿都跟随林军杰率领的农军一起撤离,恋恋不舍地离开这块熟悉的土地。林军杰率领着农军先到蟹头,经陆丰东海,走夜路挺进大安,然后赶往赤坑。一路上,郑芸惊讶于林军杰赶夜路如履平地,林军杰自信地说:“我嘛,练就一双夜视眼,连远处的目标也能看出来。”

在峥峡岁月里,林军杰与郑芸两颗年轻的心越发紧密相连。然而,战火纷飞之下的爱情大多是残酷的,上一秒的相聚,下一秒钟也许就是生离死别。当林军杰接到命令,准备率领农军从赤坑前往埔仔峒时,郑芸依依不舍,摸了摸林军杰清瘦的脸颊,拉平他的衣襟,眼眶盈泪,真舍不得他就这样离开……农军的前脚刚开拔,敌人后脚杀到,“围剿”赤坑倒流村。郑芸等三个女同志被村民带到一个山洞里躲藏,那个山洞前面有一块巨岩,岩石背后的山洞相互连通,幽深难测。敌人在山上胡乱放枪,她们在山洞里听得一清二楚。在这样的环境下,郑芸担惊受怕,偷偷地抹过眼泪。形势予来越严峻,最后她被转移到一个患有麻风病的女乞丐家里掩蔽。碰巧,那位女乞丐有一个女儿在汕尾,常去她女儿家。于是,郑芸就写-封信托付女乞丐,:让他带给自己在汕尾的母亲。过了一段时间,郑芸母亲化装为乞丐,跟着母亲-起徒步跋涉,经历了不少的磨难,终于返回到汕尾。

从此,守望牵挂变成郑芸生活中的常态。在林军杰失联的那段时间里,郑芸每逢遇到从前线来的同志,总会着急地打听他的下落。直到1929年初,红军四十九团副官的郑俊民(郑芸堂兄)从驻地朝面山返回汕尾过年,为郑芸捎来口信:林军杰的战斗很紧张,你要坚强,千万不要为他的安危而焦虑不安!短短几句话,在郑芸听来如有千言万语。心有灵犀一点通,她理解和体谅林军杰为了革命事业和劳苦大众谋幸福所做的一切。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是生死相依,是不离不弃,还是贫富相随?其实真正的爱情是-种不言而喻的默契,是在守望相助中默默无闻的奉献。在峥嵘岁月里,林军杰和郑芸演绎出一场朴素而真挚的爱情故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郑芸才听到曾任红军四十九团军务处经理的陈云山提到林军杰的事迹:自从跟郑芸在赤坑分别后,林军杰奉命前往埔仔峒参加反攻海丰县城的战斗,坚持在山区打游击战。1929年10月初,工农红军第六军十七师四十九团在朝面山成立,林军杰担任该团第三营营长,率领部队在海丰、陆丰和紫金交界地区作战,曾经攻占南门、日中、石头坪和黄羌墟,恢复黄羌军事革命根据地。1930年1月,林军杰率部攻克高潭墟,接着进军紫金、陆丰新田、河口,恢复海丰东北部以及接壤数县大片苏区,与西北山区连成一片,擎起了一面面迎风飘扬的红旗。1930年11月,林军杰率领红军第六军第二师一团战士返回海丰县,攻打陆丰河口的敌人,晚间赶回陆丰县委驻地激石溪,途经北溪的时候,突然遭到潜伏敌军开枪袭击,林军杰不幸中弹,身负重伤,壮烈牺牲了,年仅26岁。

听到林军杰牺牲的噩耗后,郑芸嘴唇微动,忍不住痛哭起来了,恨不得要把一生的眼泪流干。在颠沛流离的生活里,郑会与林军杰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但她始终都是不离不弃,无怨无悔。虽然郑芸无法陪伴在林军杰身边,却一直为他的生命安危而担惊受怕,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永远是那么纯粹、永远是那么隽永。

后来,郑芸获悉林军杰的母亲仍然健在的消息,便把她从梅陇接到汕尾一起居住,相濡以沫,幸福地生活了七八年。可是,好景不长,1958年,郑云遭遇了变故,70岁的林军杰母亲不忍心看到郑芸贫困潦倒的窘境,悄然背上行囊,返回家乡梅陇,后来不慎跌倒卧床。郑芸在困苦中不离不弃,经常给予林军杰母亲温暖的陪伴,直到替林军杰完成为他母亲尽孝送终的夙愿。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