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林覃吉“一命换三命”的故事

林覃吉“一命换三命”的故事

10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初春的子夜,山风吹拂在脸上,寒气依然逼人。寂静的四周,让人更有沉思的空间。凉风,却让人头脑清醒。

每到关键之时,林覃吉总是习惯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仅仅才三十多岁的他,由于长期的战斗经历,让他变得沉稳而老练。

环顾富足园南塘肚,青山沉睡在深深的夜色中,白天满眼的翠绿林木,成了漆黑一片。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林覃吉的脑海里有了一个突破眼前困境的完整计划。计划一旦决定,林覃吉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他转身回到曾氏大屋,躺下准备休息。然而,他一点睡意都没有,脑海里翻滚着历历往事。

1900年,林覃吉出生在海丰县公平镇彩头村的一户佃农家庭。少年林覃吉聪明伶俐,勤奋好学,得到父母及邻居们的一致好评。随着时光的流逝,林覃吉成长为一位健壮的青年。然而,黑暗的社会现实,让青年林覃吉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着力。迷茫的青年在寻找着光明的出现!

1922年7月29日,彭湃与他的战友们在海城“得趣书屋”成立了“六人农会”,从此,农运如海潮一样在海陆丰大地上翻滚。1922冬,公平彩头村成立了农会,年仅22岁的青年林覃吉被村民们推选为农会长。林覃吉终于在长久的寻觅中找到了自己的奋斗目标,他用火一样的热情投入到农会的各项工作中去。  

1925年,林覃吉被任命为海丰县二区农民自卫军队长,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了三次武装起义。林覃吉作为海丰县二区的农民自卫军队长,每次起义,他身先士卒,英勇作战,在农民自卫军中树立了崇高的威望。

1927年11月下旬,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在海陆丰成立,林覃吉当选为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会委员,同时当选为第一届中共海丰县委委员。

1928年2月,林覃吉当选为中共海丰县委常委,兼任二区区委书记。2月29日,国民党军占领公平墟,林覃吉与他的战友们组织反攻,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而无法取胜。3月,林覃吉再次组织了一千多农军,配合红二师攻进公平墟,但是,敌人调集精锐部队,从四面八方反攻过来,而我军武器装备不如敌人,公平墟难于坚守。林覃吉经过对形势的周密考虑,毅然率领队伍撤退到山区,与敌人周旋,保存革命力量,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1929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在黄羌朝面山大路下成立,林覃吉终于等来了机会,他被上级指派负责筹集红军粮饷。林覃吉凭着他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战斗经历,在战友们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开辟了一条由公平至黄羌,再到陆河激石溪的军需运输线。林覃吉为了及时给部队运送物资,想尽了千方百计。他一方面动员沿线群众加入运输队,一方面让赤卫队员利用罗輋河进行水运。由于处理得当,在海丰沿海采购或征集到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至黄羌苦竹园、朝面山、陆河激石溪等地,保证了红军的给养。

1930年冬,在陆河激石溪召开海陆紫县苏维埃代表大会,成立海陆紫边区县,林覃吉当选为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团成员,参与领导海、陆、紫三县人民开展武装斗争。

1931年8月初,中共海陆紫县委、县苏维埃政府等领导机关从陆河的激石溪迁往海丰黄羌富足园。从此,林覃吉随政府机关战斗在黄羌这片红土地上。

1932年4月18日,中共东江特委召开扩大会议,林覃吉当选特委委员。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革命形势也一天天走向低潮。

1933年1月初,国民党除在军事上加强对苏区实行“进剿”、“驻剿”相结合的战术外,更加强了政治上的诱骗。他们利用动摇分子和阶级异已分子,允许其“自新”,并组织反共宣传队破坏群众组织,使苏区的反围剿斗争形势更加严峻。海丰的石山、朝面山、黄塘角、吊贡、中峒等苏区驻有国民党军队。海陆紫县委、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富足园处于严密包围之中。

敌人为了抓捕林覃吉,悬赏花红2500大洋,还威迫林覃吉的老母和妻子到富足园劝其投降,劝降不成,把林覃吉老母和妻子投进海城国民党的监狱。然而,一切手段对林覃吉这位坚强的革命勇士都是徒劳的。敌人的残忍更加坚定了林覃吉的革命意志。

历历在目的往事,在林覃吉的脑海里如翻滚的浪涛。天刚蒙蒙亮,林覃吉叫传令兵黄玉华找来侦察兵张梅,吩咐他潜出富足园,联络革命队伍,伺机从富足园突围出去,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张梅这位侦察兵,一出富足园,不去联络革命队伍,反而直奔朝面山敌人兵营投降去了。投敌后的张梅带着敌人前来围剿富足园,林覃吉得到消息后,马上集合政府工作人员,命令他们各自分散突围。

富足园四面山高林密,道路崎岖不平,当地群众视革命同志如家人,非常有利撤退和隐蔽。七十多位革命同志受命撤退,林覃吉身边仅剩下一位传令兵黄玉华。

敌人在叛徒张梅的带领下围剿富足园,照样扑了个空。敌人撤退后,林覃吉和传令兵依然回到富足园南唐肚曾氏大屋坚守岗位。

1933年4月15日早晨,蓄谋已久的黄玉华乘下河提水做饭之机,把子弹压上膛。黄玉华回到曾氏大屋时,看到林覃吉坐在院子里擦枪,他绕到屋后,对准林覃吉后背开枪。三枪过后,林覃吉倒在了黄玉华这位叛徒的枪口下。

黄玉华杀害林覃吉后,残忍地割下了他的头颅,用破衣服包着林覃吉的头颅,直奔朝面山敌人的兵营而来。

黄玉华以为从此可以升官发财了,谁曾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黄玉华美梦变成了噩梦。敌人两位队长验明黄玉华所带来的确实是林覃吉的头颅后,开枪杀死了黄玉华。敌人两位队长喜出望外,以为2500大洋垂手可得,他们带着林覃吉的头颅直奔海丰县城而来。然而,等待他们的不是白花花的大洋,而是枪口,他们的上级一样残忍而贪婪,两位敌人的队长也像黄玉华一样,成了林覃吉的殉葬人!

林覃吉的尸体后来被富足园的老乡安葬,他的“一命换三命”的故事一直在民间流传。愿烈士永垂不朽,万古流芳!

 

作者:戴镜兵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