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英雄黄二妹

13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29年冬天的脚步珊珊来迟,虽然已经进入了11月份,天气还是那么闷热。

黄二妹哄睡了孩子后,一点睡意都没有,翻来覆去总挂念着丈夫孙木兰。她听见门外乡亲们还在聊天,干脆起床走出大门,听乡亲们摆龙门阵。

"据说,红军又打回来了,前段时间,石头坪、黄羌圩的国民党兵被红军打得屁滚尿流。"孙二叔说得有鼻子有眼,乡亲们听得津津有味。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自从去年3月以来,总是听到红军惨败的消息,真让人揪心。"黄二妹的小叔子插嘴。

乡亲们平时难得出门,村外的消息总是孙二叔传递进来的。孙二叔成了十三坑下村人获取信息的重要途径,所以,孙二叔在的地方也总是最热闹的地方。

月已西斜,夜深,凉风终于从山外钻了进来。

虽然是农闲季节,但是,农村人没有熬夜的习惯,孙二叔的故事总是听不完,渐渐地聊天的人们散去了。

黄二妹回转房间正准备休息时,窗外传来了敲窗声,这声音是她与丈夫约好的暗号,她高兴得差点叫出声,连忙打开大门。

门外,一位高大健壮的青年男子静静地站在微弱的月影下,浓眉下的大眼睛显得炯炯有神,充满着无限的力量。

黄二妹看到久别的丈夫,正想开口说话时,他的丈夫孙木兰马上示意不要开口,并指指身后,然后踏进家门,并把大门关上。

不知多少个夜晚,黄二妹梦见丈夫回家,然而,醒来总是空欢喜。特别是最近一年多,太多太多的坏消息,总是让她放不下悬着的心,醒来就再也无法入眠。

今晚,丈夫的突然回家,让黄二妹感到无限的欣喜。她从丈夫的口中得知,孙二叔所说不假,红二、四师虽然离开了海陆丰,但是,红军四十九团成立了。这支由海陆丰和兄弟县子弟兵所组建的军队,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战斗力特别强,组建才一个多月,不但打下了海丰南部的后门、鹅埠,而且收复了北部的平东、黄羌等乡镇。孙木兰在部队中担任财粮副官,今晚,他与两位警卫员正从石头坪赶往公平彩头塘,准备与林覃吉同志等人商谈筹集粮草的工作,顺道回家探望久违的爱人。

黄二妹向丈夫提出:"两个孩子虽然还小,但是,脱手已经不成问题,在家跟着爸妈过日子就可以,我要到部队参加工作。"

孙木兰了解妻子的能力、性格,再说,部队正缺乏她这样的人才,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爱人的要求。

红军四十九团自从打下石头坪、黄羌圩后,就把罗輋屯吉祥楼当作宿营地。黄二妹与秦荣娇等人承担起了宣传工作,她们深入黄羌各大村庄,积极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动员年轻人参加红军,保卫红色苏维埃政权。我党在黄羌地区有很扎实的群众基础,虽然经历过1928年国民党的大烧杀,但是,群众的革命觉悟依然很高,经黄二妹等人进村宣传后,许多赤卫队员重新拿起武装,到红军四十九团参军。

1930年12月,海陆紫县苏维埃政府在陆河激石溪成立,黄二妹与丈夫孙木兰同时被调进苏维埃政府工作。为了保证部队的供给,孙木兰长期战斗在外,夫妻两人聚少离多,但是,为了革命,他们毫无怨言,各自默默地为党工作着。

1931年8月,海陆紫县苏维埃政府由陆河激石溪迁到黄羌富足园(苦竹园)坚持斗争,黄二妹虽然离家更近了,但是,部队纪律不允许她随便离队,夜深人静时,她虽然经常想起两位年幼的孩子,但是,始终不曾回家探望。

1932年春,革命形势急转直下,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富足园被敌人团团包围,一条条粮道被打断,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及部队的供给出现了重大危机。林覃吉与孙木兰、曾贵等领导人,绞尽脑汁,千方百计从外面输送粮食进入富足园,但是,敌人也不是吃素的,能想到的手段敌人都用上了,许多革命群众在送粮送盐送药进入富足园的路上牺牲了。部队和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的供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四十九团战士身上了。

1933年2月,传来了四十九团在紫金乌禽嶂惨遭敌人围攻的消息,全团仅剩下六十多人。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林覃吉毅然下令解散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黄二妹与丈夫孙木兰趁着天黑,从山沟里摸索着下了山,回到了久别的十三坑下村老家。

孙木兰是红军四十九团的财粮副官,早就上了敌人的黑名单,十三坑下村那里还有他的立足之地?

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捕,孙木兰白天只能藏在深山中,塘肚、石角等大山都留下了他的身影。8月,孙木兰联系了部分战友,准备离开海陆丰,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革命队伍,继续战斗。 战友们约定在公平高沙集中,不料,被战友张轩出卖,当晚,孙木兰和他的战友们被敌人团团包围,不幸被捕。不久,孙木兰惨遭枪杀,牺牲时年仅36岁。

黄二妹听到丈夫孙木兰牺牲的消息后,当场晕死过去,当她醒来后,虽然肝肠寸断,但是,她深深知道,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无论如何也要顽强地挺下去。

孙木兰被杀后,十三坑下村再也没有国民党兵来骚扰了,黄二妹擦干了泪水,把对丈夫的思念深埋心头,起早摸黑,上山下田,艰难地维持着一家老少的生活。

1937年"七·七"卢沟桥枪声响起,日本鬼子的铁蹄踏进了中国大地,华夏从此狼烟四起,山河无处不滴血。

1943年12月2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成立,黄二妹重新加入革命队伍。

黄友团长指派黄二妹在本地活动群众抗日,黄二妹毅然接受任务。

日本鬼子驻扎在公平高沙等地,与十三坑下村仅隔几座小山,为了提防日本鬼子进村扫荡,黄二妹组织全体村民日夜站岗放哨,随时准备应对敌人的进攻。

1944年4月的一天,黄二妹独自一人在山岗上放哨,她睁大着双眼,密切关注着敌人的驻地,只要敌人驻地一有动静,她就会及时放倒"消息树"。

十三坑下村群众的高度警惕性,让日本鬼子始终没办法越过那几座小山,鬼子知道,只要山岭上的岗哨存在,进村也是一场空。

敌人诡计多端,采用迂回战术,从两侧悄悄摸到距哨位仅几十米的地方潜伏下来。

黄二妹专注敌人的驻地,没想到危险已经一步步逼近她。

敌人同时从两侧向她开枪,子弹穿透了她的胸膛,鲜血染红了她的全身。

山下劳动的村民听到枪声,马上往山上冲去,黄二妹的大哥(孙木兰哥哥)看到小婶子倒在血泊子,立刻俯下身子,背着黄二妹往村子里跑。

村民们在山上到处搜索敌人,但是,敌人早就跑了。

黄二妹身中两弹,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牺牲时年仅43岁。

解放后,黄二妹与丈夫孙木兰双双被人民政府授予"革命烈士",他们的故事至今在民间流传。

愿烈士永垂不朽。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