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劳工

03 2024-06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正月梅花开,

海丰出了阿彭湃

彭湃深知农民苦,

领了共产红军来。

二月起东风,

彭湃战友李劳工。

劳工做事真对板,

为俺农民赶走穷。

大革命时期流传在海陆丰大地的这首歌谣,既歌颂了彭湃、李劳工,又揭示了他们亲密的关系。李劳工是何许人也?

李劳工,原名克家,1901年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捷胜镇一个小贩家庭。小时候,他在文亭高等小学读书,从小就勤奋好学、热爱劳动、热心助人,深受父母的疼爱和老师的赞许。1918年小学毕业后在捷胜南町小学任教员,受新文化运动影响,常阅读《新青年》等革命书刊,萌生了要努力救国救民的思想。

那时候捷胜镇属于海丰县的一个边远镇,和海陆丰其他边远地方一样,老百姓一年辛苦下来,最后却连肚子都填不饱,李克家对此深感痛心。恰逢1920年海丰县蚕桑局招收学员,他觉得自己可以通过学习桑蚕养殖技术改变困境,于是去报了名。学成之后,他回到捷胜跟地主何念阳租荒地30亩(1亩≈666.67平方米)种桑。由于他耕作努力、方法得当,一年后,所种桑树枝繁叶茂,收获可期。开心的李克家正想着动员和帮助更多乡邻勤劳致富,却发生了一件让他理想破灭的事情:地主何念阳眼红荒地变良田,立即提出升租。李克家多次与何念阳据理力争,最终却因势孤力薄而无果。一怒之下,他挥刀砍光了桑树,并向人发誓说:“我不骑马不回乡。”

1922年,李克家离开捷胜,到海丰县蚕桑局工作,内心非常苦闷。但他还是不忘初衷,经常阅读进步书籍,并结合现实思考,希望能找到真正能救国救民的道路。那时候,彭湃从日本学成归来,在海丰宣传马克思主义,开展农民运动,他提出的“改善农民生活,发展农业生产,普及农民教育,实现农民自治”的主张让李克家深受启发。几经打听,他获知彭湃在海丰县城东郊赤山约组织农会,立即前往拜访。两人一见如故,对开展农民运动等问题交换了想法和意见,李克家关于农民运动的一些思考深得彭湃肯定,让年轻的李克家深受鼓舞,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想要走的路。于是,在彭湃的帮助下,他离开蚕桑局,深入农村,发动农民起来参加反封建斗争。此时,为了彰显和劳苦大众一条心,他将自己改名为“劳工”,以示“劳动神圣”之意。他积极发展会员,壮大农会力量,彭湃曾在《海丰农民运动》一书中赞扬过李劳工。1923年7月,李劳工当选广东省总农会农民部部长。

1923年夏,海陆丰发生特大水灾、风灾,房屋倒塌近半数,农作物损失高达80%。而那个时候,海陆丰农民的地租负担本身就很重(地租为一年收成的七到八成)。在遭受如此严重灾害的情况下,别说交租,自己连吃的都没有。李劳工一边积极抢险救灾,一边协助彭湃召开农会执委和代表会议,决定“至多三成交租”,并派宣传员到各乡贯彻落实。8月15日,全县2万多名农民参加的誓师大会在桥东社举行,李劳工还在会上发表演说,号召农民坚决开展减租斗争。

时任海丰县县长的王作新知道后惊慌失措,竟然诬告海丰有十万农民暴动,向上级请求援助,并连夜召开士绅会议,成立“粮业维护会”,决定以武力扑灭农会。8月16日,海丰县总农会遭军警围攻,农会干部25人遭逮捕,农会被强行关闭。李劳工逃脱了,后随彭湃转移到大嶂山边,他们决定:由彭湃等赴老隆同陈炯明交涉,要求释放被捕者;李劳工回农村,继续发动农民,组织营救。

其间,一名在香港的陈炯明亲信,撰写了一篇攻击海丰农民运动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李劳工看见后,迅即发表了《海丰的农民运动底一个观察》一文,以半年来海丰农业、林业、教育、卫生、仲裁等各个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绩,批判了那些认为海丰农民运动糟得很的无耻谣言,还揭发了海丰县反动县长王作新、陈炯明所部师长钟景棠摧残农民运动、压迫农民的种种罪恶事实。被逮捕的农会干部在彭湃、李劳工的努力下获得释放后,李劳工又跟随彭湃转到潮阳、潮安、澄海、汕头等地活动,在粤东地区十几个县组织农会,会员达几十万人,声势浩大。

随着海陆丰农民运动的不断高涨,陈炯明的反动面目渐渐暴露出来,他害怕农会势力太大对自己统治不利,便支持县长王作新解散农会。在反动武装压力之下,海丰县总农会被迫再次解散。但这并没有让李劳工放弃自己的理想信念,反而让他看清了陈炯明等人的真面目,革命救亡的决心和信心更加坚定。他决定去往更为广阔的天地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

1924年3月下旬,李劳工到了广州,在彭湃领导下建立了广州人力车工人俱乐部,当选为主任。为了团结人力车工人起来参加政治活动,他和工人交朋友,与工人一起拉黄包车,修理手车。他这种艰苦奋斗精神获得工人们的拥护。五一劳动节当天,广州各界职工举行盛大集会,李劳工乔装成人力车工人,拉着一辆黄包车来到会场。当大会宣布自由演讲时,他上台作了慷慨激昂、非常精彩的演说,获得暴风雨般的掌声。他还带领人力车工人开展反对包工头中间盘剥,反对军警任意殴打工人的斗争,维护了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

1924年,李劳工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考入黄埔军校第二期学习。通过学习,他掌握了更多的革命理论和军事知识,熟练军事技术,决心将来奔赴战场冲锋陷阵,杀敌立功。机会很快就来了,1925年2月,广东革命政府决定举行东征。根据周恩来指示,李劳工与林务农挑选了60个海陆丰籍人力车工人担任惠阳、海丰山区交通的向导,并发动当地农民对反动军队开展袭击。2月4日,李劳工率领先遣队出征,挺进惠阳、海丰配合东征军进攻敌军。东征军在惠阳、海丰农民支援下,将陈炯明部打败,乘胜占领海丰县城。3月中旬,在彭湃的主持下,海丰县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大会决定建立海丰农民自卫军,以李劳工为大队长。周恩来非常重视这支农民武装,亲自授枪,并派黄埔军校毕业生吴振民、宛旦平等一批武装干部到这支部队工作,把先遣队视为这支农军的骨干。在此期间,海丰还成立了农民自卫军训练所,陆丰也建立了农民自卫军一个中队。这些武装,均由李劳工任负责人。他与战士们打成一片,得到了战士们的支持和拥护。

为了肃清陈炯明的残部,李劳工带领农民收缴了当地反动派的一批武器,用来扩大农民武装;同时对陈炯明余孽处以罚款,用作农会和农军的活动经费。对此,国民党右派人物曾向东征军总部诬告李劳工。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到海丰巡视时曾专门过问此事。李劳工申明:“收缴敌人枪械来武装自己,加强革命力量,罚反动派非法收入充作农会和农军经费,巩固革命队伍,实百利而无一害;至于收入款项账目清楚,有账可查。”蒋介石听后,也连连点头,觉得李劳工有理有据,是个人才,于是就委任他为黄埔军校驻海陆丰后方办事处主任。

1925年6月初,滇军总司令杨希闵和桂军总司令刘震寰在广州发动反革命军事叛乱,阴谋颠覆广东革命政府,周恩来等率领部分东征军由东江地区回师广州平乱。陈炯明趁这个时机,纠集反动军队从广东、福建边界卷土重来,攻打海陆丰。李劳工接到上级通知,要陆丰农民自卫军立即转移到海丰集中,然后再转到广州。他立刻集合陆丰农军,布置他们出发海丰,自己仍留陆丰处理善后事宜。9月,陈炯明与军阀刘志陆勾结,气势汹汹地向陆丰反扑过来。李劳工率领军民坚决反抗来犯之敌,但孤军作战,寡不敌众。那时,他和另一位战友准备绕道往田墘找革命队伍联系,因天黑迷路,在湖内城林埔被当地恶霸陈丙丁的反动武装逮捕,并押往田墘。陈丙丁深知李劳工有军事才能,企图降服他为己所用。对李劳工严刑逼供,要他投降,李劳工坚贞不屈,斩钉截铁地说:“头可断,而志不可以夺!”并痛斥反动派的卑鄙无耻。

1925年9月24日早晨,李劳工被押上刑场,许多农民、圩镇贫民闻讯纷纷赶来送别。敌人害怕了,下令民团出动戒严。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在刑场上当众控诉土豪劣绅压迫剥削农民的种种罪行,宣传革命必胜的道理。并且大义凛然地说:“我跟随彭湃同志从事农民运动多年,一心为广大农民的利益而战斗。我虽不幸被捕,敌人可以毁灭我的肉体,但是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却是反动派永远毁灭不了的。必将还有千千万万的同志起来继续战斗。中国革命事业是一定会胜利的!”敌人赶忙制止他讲话,他不理睬,继续高声讲话,反动派害怕了,赶紧向他开枪。此时,他胸腔喷出殷红的鲜血,但他依旧岿然不动,痛斥敌人不止,并用尽力气高呼:“打倒反动派!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大恶霸陈丙丁赶紧跑到他身旁,一连开了数枪。李劳工这位巨人英勇地倒在血泊之中,时年24岁。


最新更新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