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99】邂逅彭湃 情暖疾苦

海陆丰红色故事【99】邂逅彭湃 情暖疾苦

16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人群熙攘,车水马龙,海丰县海城大街曾经是最繁荣的街道之一。1922年的一天,在海丰县城海城大街27号,吕楚雄医生在开办的宏仁西药店里坐诊,一边给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号脉,一边探询病情。原来,这位年轻人叫彭湃,他西装革履,形象英俊潇洒。吕楚雄医生与彭湃面对面亲切地交谈着,从农民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到农民就医难,就医苦的窘境,到农民生活艰辛,他们推心置腹,互当知己,热血青年吕楚雄与彭湃的志趣相投,信仰一致,他们都是为了贫困农民谋幸福。一次的邂逅,竟然演绎出一幕幕关心民众疾苦的故事。

人生路上,千金易得,挚友难寻。吕楚雄医生高兴起来,满怀深情地对彭湃说:“以后,凡是农会会员到店里看病,免收药费。”

彭湃却爽朗地笑了起来:“门缝里瞧人,你太小看咱们农会了。”

吕楚雄医生慨然允诺,马上回答:“农会会员有几千人,其中看病者不多;我会倾其所有,兑现承诺。”

“医者,仁心之术也。药品起码要保本,农会会员就感激你的菩萨心肠。”彭湃拍了拍吕楚雄医生的肩膀说,“全县有十几万的农会会员。”

吕楚雄医生惊讶得睁大眼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从那一天开始,吕楚雄就和彭湃一同从事农运,为工农的利益而奋斗。吕楚雄医生开办的宏仁西药店,从此变成农民药房。凡是农会会员,生病就诊者,免收诊疗费;抓药吃药者,凭着农会会员证,减半收取药费。在诊所里,吕楚雄的医术精湛,面对面地给农友们提供贴心的诊疗服务,赢得他们交口称赞。不仅这样,吕楚雄医生还背着药箱,走村过寨,跟随彭湃到农村去宣传革命思想。每到一个村庄歇脚,吕楚雄都乐意为缺医少药的贫苦农民免费治疗,送药上门,深受农民的欢迎,于是报名参加农会者踊跃,农会逐渐壮大。吕楚雄的义诊活动,为彭湃发展农运助上一臂之力,从而树立起农会在贫苦大众中的威信。

1923年元旦,海丰县总农会在海城龙山天后宫成立,选举彭湃为总农会会长,杨其珊为副会长。彭湃等农会干部在发动农民加入农会时,时刻惦挂着农民朋友的身体健康,决心要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的窘境,把农会收入大部分费用投入在农民药房,免费为会员诊病,为农民救死扶伤,以赢得更多的民心。当时有规定:贫困会员,相当于当今的低保对象和五保(保吃、保住、保医、保穿、保葬)对象,都可以享受免收药费的待遇。如此的惠民规定,就是放在今天也符合社会实行的全民医保政策。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随着农会的迅速扩展,1923年7月,广东省农会在惠州农民联合会的基础上改组成立。广东省农会下面设立10个部,具体有交际部、农业部、调查部、教育部、宣传部、仲裁部、财政部、庶务部、文牍部以及卫生部。其中,卫生部的部长是吕楚雄,部员刘恩泉。农会声势的显赫,震惊了海丰的地主豪绅。1923年8月16日(农历七月初五)凌晨,反动军警300余人,兵分两路,袭击海丰县总农会,逮捕杨其珊、叶子新等25位骨干会员,室内器物被拆毁一空,并现场宣布解散农会。当晚,彭湃、林甦李劳工和莫水爽等人住在距离海丰县总农会不远的得趣书室,逃脱敌人的魔掌。他们后来又到大嶂山边的凤髻庵避难。这就是著名的七五农潮。

大嶂山半山腰上凤髻庵,是一块避难的清静场所,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凤髻庵的道长是吕成善,脚穿布鞋,道袍披身,模样清癯,他悉心照顾着彭湃的饮食起居,煲药服侍等等,事无巨细。但是,彭湃仍然寝食难安,面容憔悴,裹着纱布的腿脚搁在木架床上,却时刻关心着农友的命运和农会的前途。于是,吕成善道长就冒着危险,头戴大竹笠,徒步进入戒严的海丰县城,打听七五农潮后的情况,还到农民药房里找吕楚雄医生抓药,带回凤髻庵给彭湃治疗伤痛。

一次,吕成善道长左顾右盼,蹑手蹑脚,悄然敲开了吕楚雄医生的宏仁西药店的门。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敌人的暗探如影随形,跟踪吕成善道长而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吕楚雄医生急中生智,赶紧给吕成善道长戴上口罩,佯装成传染性极强的“麻风病人”。自己背着药箱,准备晚上跟随出诊。当暗探恼羞成怒,撕掉吕成善口罩时,吕成善剧烈咳嗽,弯腰呕吐起来,吓得他们好像碰到瘟疫,纷纷让路躲避起来。

事情有惊无险,吕楚雄医生见到躲过一劫的彭湃,悬挂之心终于落地了。然而,彭湃完全不顾自己的病情,却追问吕楚雄医生被捕农会干部的生命安全等诸多情况,并立即与脱险的同志商讨营救被捕农友的计划,以及部署今后的农民运动。

革命必须坚持下去!吕楚雄医生依旧悬壶济世,经营着农民药房。有一天,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妇,痛不欲生地前来宏仁西药店求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吕楚雄的妻子刘恩泉二话不说,在农民药房里赶紧替孕妇接生。国民党师长钟景棠带领军队包围吕楚雄医生的农民药房,搜查药房,搜查农会钱财的下落。危急关头,陈炯明的故交马育航挺身而出,协助保护了农会的钱财。后来,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的胜利使农民药房难以适应形势的迅速发展,便成立了海丰平民医院(农民药房未撤销),吕楚琛任院长。院里设有外科、内科、妇科等科室,有20多名医护人员肩负起救死扶伤的重任。后来,吕楚雄担任广东省农会执行委员会卫生部部长,他与部员刘恩泉是革命伉俪。他们夫妻生育吕铁豪、吕铁生、吕铁梅、吕铁锐、吕铁院五个儿子。吕楚雄与担任平民医院院长的吕楚琛是同胞兄弟,他们一起为贫苦大众治病,积极参加彭湃领导下的农民运动。大革命失败后,吕楚雄和吕楚琛兄弟俩遭受迫害和通缉。吕楚雄不得不停办农民药房,将一架望远镜、一把指挥刀和一个用毛笔写着“明”字的水壶带回家乡隐藏,就匆匆离开海丰,举家去香港避难,后来辗转到惠东盐州铁冲行医。新中国成立后,吕楚雄曾担任盐州政协委员,他一生不忘初心,对党忠诚,继续在救死扶伤的岗位上为国家贡献力量。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