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94】赤旗首立赤山约

海陆丰红色故事【94】赤旗首立赤山约

23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海丰县城东镇赤山村距离彭湃故居1.5公里。1922年,彭湃从日本留学回到海丰,首先便把邻近的赤山村当作开展农民运动的试点。其间,他不辞辛苦,风雨无阻,深入到田间地头、村道小巷、寺庙宗祠等场所,不停地给农民兄弟们做宣传,阐明他们的生活为啥这么困苦,号召大家要敢于起来反抗剥削与压迫,敢于改变自己的命运等革命道理。经过彭湃的教导,渐渐吸引了一些觉悟比较高的人接受了新思想。同时,彭湃为了彻底证明自己的真诚,他带着一沓田契(这一带的田地多是他家租给农民的),当着农民的面烧掉了!并把田分给了农民,这一壮举大大震撼和感动了农民,称他为活菩萨!使他在农民当中更具号召力,并得到张妈安林沛林焕李老四李思贤5位农民的支持。1922年7月29日,彭湃与张妈安等5位农民首先组织了六人农会的核心小组,至10月25日,发展为赤山约农会,会员达500多人,极大地鼓舞了士气,从而促进了海陆丰地区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

该村村民在战争时期为参加、支持革命作出了许多贡献和牺牲,一共有30位烈士。也因彭湃在这里最先搞农运而留下了许多革命遗址,成为一处不可多得的具有丰富革命资源和特殊意义的红色村庄。


再现彭湃下乡的生动形象

该村一位姓黄的老阿伯说,他从小到大,经常听上辈人回顾起那一段革命的峥嵘岁月,就像听故事一样着迷,特别是对彭湃为国家、为民族付出一切的高尚情怀表示十分崇拜与敬佩!并为他们村在彭湃的号召之下,第一个创办了农民协会,以及接下来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感到非常光荣与自豪!

黄伯接着说,彭湃第一次到他们村里来,身上穿的是一件长袍,头戴白色的帽子,一表斯文。可是,群众见了他以为是少爷来摧租了,就远远避开。结果,他第二次来到村子,却换了一身农民装,甚至卷起裤脚,走到田地里去跟农民们亲密接触,并共同劳动,就这样逐渐取得了农民们的信任。同时,为了使宣传工作收到更好的效果,彭湃经常带着一部留声机,摆放在村头的大榕树下,或祖庙前,放音乐给群众听,还唱自编的歌谣。当围拢的群众多了起来的时候,彭湃就开始他的演讲,揭露地主剥削压迫农民的种种恶行,号召农民要联合起来,组织农会,同地主作斗争。

由于农民们的生活普遍穷困,饱受欺压,食不果腹,社会一片黑暗。当时,彭湃至情至理的演说,就如一帖醒脑剂,唤醒了他们麻木的神经。过去,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自己劳累一辈子,为什么还这么贫穷?社会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他们为什么要受人家剥削、欺负?现在明白了自己是可以掌握自己命运的,这种困境是可以改变的,关键就是要靠大家团结起来、壮大力量闹革命,推翻这个“吃人”的社会,才能解放自己,翻身做主人……

彭湃又为村民们描绘了未来共产主义的幸福生活,深深吸引了当地群众黄细妹、黎歪、伍许清、黄正华等人,他们经常围在彭湃面前听他讲革命道理。

这一时期,赤山更涌现了一批革命先行者,如:黄麻双为一区工会书记、黄茂斗为一区农会执委、黎歪为赤卫队队长、伍许清为一区工会会长、黎深曾是东江特委委员,参加过南昌起义。还有彭烈、黄正华、黄礼告、黄妈按、谢宝同、黄贡、陈宇等都是不同战争时期党的革命骨干。


劫难方显英雄志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广东的国民党在4月15日也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大屠杀。为了反抗敌人的白色恐怖,彭湃、杨望等同志遵照党的指示,组织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胜利,并建立了海陆丰苏维埃政权,使红色区域向东江扩展,给国民党反动派带来严重的震慑,从而遭到大批反动军队向海陆丰反扑。1928年农历二月十四日,国民党来势汹汹围攻赤山村,大开杀戒。当天,在村里被抓捕并被杀害的革命群众和农会会员多达127人,房屋被烧毁50多间。一时间,该村成为人间地狱,悲号四起,惨不忍睹……

之后每年的这个悲惨日子,成为该村特殊的纪念日,也被称为大亡日。

该村被国民党视为眼中钉,经常遭受欺凌,一旦抓捕到该村的革命者,就故意押回村里游行,以期杀鸡儆猴。然而,该村的革命群众从没有屈服,而是越战越勇,铸就了一批钢铁般的壮士。如该村的卓覃香,生于1911年。1926年加入赤山分农会,任职赤山乡民主政府乡长。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卓覃香任县长蓝训材的警卫员。1946年底,他在海丰联安的一次战争中为了掩护革命同志撤退,被国民党反动派逼至下港潮田被捕,虽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严刑拷打,但他宁死不屈,最后被押回赤山村示众,并要他指认其他革命同志,但他以沉默作对,最后英勇就义。

还有卓样,曾参加粤赣湘边纵队。1949年8月,在公平的一次战斗中被捕,之后遭受酷刑,在高楼自然村的楼厅里,敌人对他的双手指进行夹压,鲜血淋淋。用刑后,还押着他在全赤山各村道游行,逼他供出内情,但卓样坚决保守党的秘密,最后壮烈牺牲。

该村在不同的革命战争年代,都有为国捐躯的烈士,悲乎壮哉!


村庄就是“博物馆”

如今,村里随处遗留有革命旧址,分布在村里的荒地、树丛、老屋、寺庙、宗祠等,简直就是一座自然的革命历史小展馆!

赤山人民礼堂,原是彭湃宣传发展农会的旧址,位于该自然村池坣与大池的交界处。以前,村里因连年战火,到处一片破落,没有一处可以让大家坐下来议事的场所。

新中国成立后,村民们纷纷要求政府建立一个既是纪念又可集中活动的场所。1957年,彭洪任海丰县县长时,终于落实建成了一座占地面积近300平方米、三层楼高的赤山人民礼堂。至1992年进行维修,完工后还举行了一个庆祝仪式。时任中共汕尾市委书记彭禹贤为其题词,曾在20世纪30年代担任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和东江纵队第六支队政委的郑重亲临现场剪彩,并赠题《田乡吟》一副,上面写道:当年彭湃起农会,杨望组织突破队,全国农旗高高举,赤山烈士血化碧,三次革命苦坚持,华夏解放留青史,历史多曲折,中央英明决策,赤山好地方,农民勤耕作,今日老兵朝圣地,细听英雄讲战史,弹指六十年,亲人开欢颜,敬祝赤山早富贵,世代传红旗。

赤山人民礼堂后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当年,彭湃借助林子的掩护,组织该村的黄凤麟、黄正华、黄妈岁彭六等30余名农民在这里成立了赤卫队,成为农运早期的据点之一。

下楼自然村,东边有一个古井,建于清朝康熙年间,口径1.3米,深5米,呈布袋状,井底宽10米左右。因古井距离地下党员刘贤顺的家很近,古井便成了他们在村里活动时最好的庇护所。因赤卫队员经常在刘贤顺家进行秘密聚会,如遇国民党搜查时,黄礼命、黄礼董、刘贤顺和其他革命同志就马上转移到古井隐蔽起来。

池坣山洞也是一个天然的避难所,该山洞口1.5米,深约120米。1928年3月,国民党“围剿”该村,当时的彭六、卓覃香、黄妈岁、黄覃善、谢宝同等革命同志便迅速转移到山洞内隐蔽。由于该山洞多次掩护革命者,被人们尊称为功臣洞。

赤山佛祖庙是彭湃宣传革命的场所。该庙位于高楼自然村,地处该村交通要道口,来往人多。周边山林密集,草木丛生,是便于躲藏的地方。彭湃经常在这一带进行宣传活动。

还有妈行伯公庙也是彭湃常光顾的地方,并得到周围村民的积极支持,如洪佛枝、洪吟、黄礼声、黄正华等,他们后来都成为农会的骨干。现妈行伯公庙已重建。

赤山大榕树,位于丰太自然村。1922年,彭湃来到该村做宣传工作,当时,村民们都喜欢到大榕树下纳凉。彭湃一到就选择了这个最佳场所,并在大树下以留声机播放音乐的方式来吸引村民们围观、欣赏。

1938年8月间,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领导人郑重等同志命令黄贡回赤山大池村设立地下党秘密交通情报站,黄贡任站长。至1946年6月东江纵队第六支队北辙后,交通站主要人员辙往香港。1947年初,黄贡奉命重返大池村建立海丰人民自卫队,直属交通站管辖,代号大渡河,总站长黄贡,负责海陆惠紫四县的情报传递,以及部队所需物资运送和同志来往护送等工作。交通站下设若干分站,人员多时约20多人。

交通站设于大池村黄氏宗祠内,该宗祠在大革命时期曾是村农会会址,会长黄妈岁是黄贡堂兄,于1929年牺牲。黄氏宗亲一如继往地支持革命,自交通站设立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10年间,他们不分男女老幼,出钱出力积极支持这个地下交通站的工作。其间,黄贡的妻子林月抱不畏艰难险阻,承担了交通站许多日常工作,如隐藏枪支、信件,迎来送往等。她心细如发、关爱同志,成了不少小交通员的“义母”,新中国成立后,仍不断有人去看望她。1949年底,交通站转为海丰县人民政府通信总站,1951年3月改为海丰县邮电局,黄贡任局长。

老革命战士庄岐洲在十几年前的回忆文章中曾提到当年该村的这个地下交通站,对该交通站赞不绝口。他说日本投降后,驻海丰县城的国民党一八六师经常派武装下乡来“清剿”东江纵队第六支队,就是在这样斗争十分严峻的形势下,这个交通站仍坚持工作,安全完成党的各项接送任务。该交通站离海城国民党部队大本营不到4公里,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为什么能够安然无恙?庄岐洲说,主要是交通站的人员比较机智而稳重,他们又是当地人,熟悉地形、情况。更重要的是该村的人民群众对我们的部队有着深厚的革命感情。那么长时间,这么多人来往经过,群众看得清清楚楚,可他们就是不吭声,坚决支持和拥护我们党的工作。当地的群众觉悟为什么这样高?这是有其历史根源的,那就是彭湃首先在这里创建了农会组织,赤山约就是海丰县第一个农民协会的诞生地。该约的七八个自然村都是革命村庄,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革命传统。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