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39】彭六父子英烈

海陆丰红色故事【39】彭六父子英烈

01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彭六,海丰县赤山约池壆村人,大革命时期的赤卫队员,又是彭湃的警卫员,1928年7月牺牲。

彭紫,彭六长子,赤卫队员、交通员,1928年5月牺牲。

1922年6月,天气炎热,蝉声阵阵。刚从日本留学归来不久的彭湃为了更好地宣传革命道理,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认为争取占人口比例大多数的工农群众的支持才是保证革命成功的根本。他首先将目标定向在自家田产中占了相当部分的赤山约,准备以此为试点,然后慢慢地向四周推广农民革命的模式。刚开始,为了吸引百姓,彭湃总是带着一部老百姓眼中“会唱歌的怪物”——留声机,在离家不远的龙山妈祖庙前的那棵老榕树下向百姓们宣讲革命道理。后来,也许认识到这样做效果有限,于是他便决定深入民间,只身来到赤山约这一带的田间地头搞宣传。

有一天,当他来到池壆村时,看到一位赤着上身、身材魁梧的青年农民正挥舞着锄头在田间干得起劲,便有意上前与之交流,这个农民便是彭六。当这个阶级观念根深蒂固的老实农民看到一个头戴学生帽、身穿学生服、脚上穿着皮鞋的年轻人向自己走来时,顿时吓得赶紧扔下锄头就跑。此情此景使彭湃渐渐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此后便换上了农民服装来与大家交谈。农民兄弟也逐渐消除了心中的隔膜,与彭湃交起了朋友,使得其点燃的革命圣火得以在农民中间传播。

1922年7月29日,彭湃和赤山约农民张妈安林沛林焕李老四李思贤等六人组成了著名的“六人农会”,这是海陆丰农民运动的火种,也是中国最早的村级农民运动组织。经过彭湃锲而不舍的宣传发动,农民们的革命热情日益高涨,彭六的心也在这段时间里埋下了革命的种子。1923年1月,海丰县总农会成立,35岁的彭六和年仅14岁的儿子彭紫一同加入了农会组织。同年3月,彭六参加了彭湃同志在准提阁创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成了第一批农民讲习所的学员。同年七八月间发生的“七五农潮”后,认识到武装斗争重要性的彭湃等同志经过筹备,于1924年3月16日,以李劳工带领的国民革命军东征先遣队为基础,建立了属于海陆丰革命的第一个武装组织——农民自卫军。彭六也是第一批加入农军组织的农会成员。由于他处事比较稳重,又会武术,而且又是桥东彭氏同支的族亲(池壆彭氏是从桥东彭氏迁出的一支),所以慢慢地得到了彭湃的信任,后来安排在自己的身边当了警卫员。

作为彭湃身边的警卫员,彭六平时负责的工作特别多。除了要保卫彭湃夫妇的安全,还身兼部分联络、财务等工作。而且在特殊的时候还要照顾彭湃的孩子,让经常出外搞革命的彭湃夫妇减少后顾之忧。随着革命队伍不断壮大,组织所需的资金缺口也越来越大。这时候,彭湃想到了盐税,这是当时海丰当局最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如果能够争取到这些盐税为革命所用,那将大大地缓解财政困境。所以,彭湃便派出了一些经验丰富的同志分赴海丰县南部沿海各地区开展相关的工作。其中,彭六便负责争取捷胜方面的盐税的工作。

1928年初,由于敌人的疯狂反扑,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刚建立不久的苏维埃政权和红军队伍被迫战略转移到北部山区,继续进行斗争,但仍然有不少同志需要坚持在敌区工作,彭紫就是其中的一位。4月中的一天,受组织委派,彭紫负责送一份重要的信件前往鹿境乡,不料与正在乡中搜查的国民党军相逢,结果不幸当场被捕。国民党军在威逼利诱无果之后,竟然惨无人道地用当地祠堂的木门将彭紫的双腿夹断,然后将他从鹿境乡一路拖回赤山,所过之处留下了殷红的血迹。路上白匪凡看到百姓就大声叫喊:谁参加革命,这就是下场!不久,已经奄奄一息的彭紫被拖到了距离自己家不远的竹子林边,白匪再次威胁他供出所知,彭紫坚定地拒绝了敌人并大喊口号,终于被敌人枪杀,年仅19岁。临走之前,毫无人性的白匪还残忍地用刺刀将彭紫的遗容刺烂,可见敌人的穷凶极恶。

5月的一天,已经跟随机关转移到北部山区的彭六因挂念家中妻儿,偷偷返回赤山池壆。彭六的夫人陈氏是个持家有道的人,由于彭六干革命,平常很少在家中,所以家中的煤油灯基本上是不用的。如果晚上彭家的煤油灯一亮,村中的反动保长就知道是彭六回来了,便马上报告给反动政府。这天半夜,国民党军悄悄地包围了彭家,还好村中的狗吠还是将睡梦中的彭六惊醒了。彭六意识到情况不妙,当即准备往后山的竹林逃去。当地人都知道只要进了这片竹林,就算神仙也抓不到他。然而敌人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派重兵把守在了彭六彭六父子英烈155家北面的竹林周围。而南面刚好是村里茅厕比较集中的地方,这里把守的国民党军倒是不多。没有了退路的彭六急中生智,从后窗出去跳入粪池中。为了逃避敌人的搜索,他强忍着恶臭将自己整个人潜入了粪池中,终于躲过了一劫。

7月,正是海丰地区水稻成熟收割的时候。彭六考虑妻子有孕在身,其余两个孩子又年纪尚幼,而曾经作为家中主要劳力的长子彭紫已经牺牲,所以他认为自己非得回去一趟不可了。这次彭六选择在半夜时分回到家中,偷偷见过妻儿之后就拿起镰刀到自家稻田收割起来。但彭六没想到的是,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被村中的反动保长发觉了。当彭六割好稻谷时,他已经被国民党军包围在田间。此时的彭六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但是由于担心白匪因此而迁怒家人,所以他便干脆放弃了抵抗。随后,国民党军从彭六放在田边的上衣里搜到两把手枪。押解途中,国民党军用枪托狠狠地击打他的背部,导致彭六大口吐血。天亮时分,闻讯赶来的陈氏和孩子看到丈夫和父亲的样子,失声大哭。周围的国民党军看到了便大声吆喝起来,并作势要打陈氏和孩子。满口是血的彭六见状马上制止了白匪,说:“我跟你们走就是了,你们不要吓到我的小孩。”

第二天,陈氏忍着悲痛将彭六收割好的稻穗脱好粒,然后晒好归仓。事情完毕,陈氏就开始寻找关系,准备到监狱中见自己的丈夫一面。当她终于通过娘家的关系获准进入监狱时,已是彭六被捕后的第三天了。陈氏见到自己的丈夫时马上就被吓倒了。只见被绑在刑柱上的彭六满身伤痕,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化脓,惨不忍睹。彭六被捕后坚贞不屈,连续三天来都被敌人用烧红的烙铁烫烧。伤心欲绝的陈氏问彭六要不要托人带点烫伤药来,彭六却摇了摇头。他艰难地对陈氏说:“不要伤心,我已决心一死,这样可以保护到很多同志。再者!紫儿已牺牲,我又岂能苟活?带好我们的孩子,好好生活!”次日,彭六和一批同志在城东老车头英勇就义。

彭六和彭紫这对父子的故事,是当时彭湃领导下的千千万万海陆丰革命儿女的缩影。先烈虽逝,热血未冷,我们永远铭记他们。


cache
Processed in 0.0050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