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师师长叶镛

20 2024-07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吕珠满

红四师师长叶

吕珠满

海陆丰苏维埃时期,在众多红军指战员中,有一位忠于信仰,视死如归的英雄人物—工农革命军第四师师长叶镛。叶镛中等身材,面目方正,天庭饱满,脸上有些麻子,因此,大家都称呼他为“叶麻子"。,麻子"擅长调兵遣将,骁勇机智,能守善攻,叱咤疆场,是红军队伍里一位颇有影响的风云人物。

1899年,叶镛出生于四川省乐至县,聪敏好学。由于家庭贫困,小学毕业后,叶镛遂投笔从戎,报考河南洛阳陆军第三师学兵营。1924年,叶镛转入川滇黔建国联军军官学校,接受更严格的军事训练。不久,叶镛成为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1927年,叶镛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担任中央独立师连长,并在武汉参加讨伐叛军夏斗寅部的西征,在战火洗礼中得到锤炼,勇立战功。同年,叶镛随军南下广东,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第一营营长,兼任中共教导团支部书记。1927年12月11日凌晨2点半,广州起义爆发了,向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打响反击的枪声,在中国南部擎起了一面鲜艳的红旗。叶镛率领教导团第一营的战士,如同离弦之箭,直插沙河街的公安局,激战半小时后,释放出800多名被囚禁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其他两路起义军同样攻占观音山等据点。当天上午,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12月13日早晨,敌人恼羞成怒,纠集大部队扑向起义军总指挥部,叶镛率第一营阻击来犯之敌,战斗十分激烈,我军伤亡惨重。当晚,叶镛率领起义军撤退到沙河一带,连夜兼程向花县前进。

  1927年12月中旬,广州起义军一部在花县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下称红四师),辖三个团,共1200多人,叶镛担任师长。红四师继续向从化、龙门挺进,沿途击退敌人多次的围追堵截。经历十多天的艰苦跋涉,叶镛师长指挥红四师抢渡东江,经紫金的龙窝到公平墟,海丰县城遥遥在望,红四师官兵的心情很激动,长期行军的疲惫似乎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1928年1月5日,叶镛率领的红四师抵达海城,在海城的红场里与红二师以及海陆丰工农武装胜利会师了。此时此刻,战友们哪怕有着千言万语,也诉不尽,道不完,绵绵思绪化成他们紧握的双手和热情的拥抱,让彼此的体温来熨帖一颗颗漂泊在外的心灵。他们风餐露宿,南征北战,为人民谋奉

福,为国家谋解放,为共同的革命信仰,甘愿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准备献出自己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从此,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两支正规主力部队红二师和红四师与海陆丰人民一起,浴血奋战,为巩固和拓展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1927年12月28日,中共东江特委命令海丰、陆丰两县机关团体和部队撤离县城。当时,逃匿惠来、陆丰交界的海陆丰保安队残余分予,勾结当地地主武装,在陆丰北湖等地举白旗暴乱,并乘虚占据陆丰县城。史称“二八”事件,或者叫“白旗会叛乱”。

1928年1月8日,彭湃指挥红四师的十一、十二团,从陆丰向普宁、惠来挺进,击溃占据陆丰县城的“白旗党”反动武装,收复了陆丰县城,随后,红四师继续派出部分武装,将盘踞上埔的“白旗党”歼灭殆尽。

1928年1月25日,蔡腾辉部队600余人侵犯赤石,对革命鲜众进行疯狂的屠杀,纵火烧毁好几个村庄。红色苏维埃政权的区域里.岂容致人肆意猖狂呢?血债一定要血还!第二天,叶镛师长调派红四师第十团两个连,连同海丰工农革命军400人和赤石工农赤卫队2000余人,兵分四路,进攻蔡腾辉部队,激战4个小时,击溃敌人,毙俘敌人百余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红四师官兵以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打败了进犯赤石之敌。

前车之辙,后车可鉴,叶镛曾经领导参与了广州起义,用血的教训总结出一条道理:在强敌面前,硬拼是盲目乐观,只能导致无谓的牺牲,只会导致革命的失败。当中共海丰县委和红二、四师负责人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反攻海丰县城时,叶镛师长等人在会议上强烈反对与敌人拼消耗,建议等待时

机智取。但是,中共广东省委派来当总指挥的赵自选,仍然坚持执行省委的指示,部署反攻海城计划。1928年5月3日凌晨3时,炮火击破被白色恐怖笼罩着的海丰县城夜空,揭开反攻海丰县城的战斗序幕,红四师和梅陇、赤石的农民奋勇当先,从西门冲进城内,与敌人交火后,分两路冲锋。一部分武装冲进监狱,放出在押的100多名革命群众;一部分武装冒着炮火,冲进敌人驻海丰县十六师师部,毙敌十余名,缴获机枪两挺。此时,敌人组织反击,炮火密集,红四师和农军以巷战为掩护,退出海丰县城。此次反攻海丰县城之战役,史称“五三兵暴”。

         撤离海丰县城后,叶镛师长带领红四师风餐露宿,昼夜兼程急行军,原计划从莲花山出发,经高沙、黄羌,准备和红二师汇合。途经银屏山脚的时候,红四师遭遇敌人伪十六师一营,叶镛指挥轻机关枪手扫射,发起冲锋。红军战士虽然骁勇善战,无奈力量悬殊,弹药缺乏,好几次冲锋陷阵,都为法突破敌人的防线。硬拼只能是鸡蛋碰石头,在叶镛指挥下,红四师官兵井然有序地撤退到海丰埔仔峒一带防守。以埔仔峒浮潭村黄氏宗祠为红四师师部,作为在山区打游击战的指挥中心。

1928年6月17 日,敌军展开疯狂“围剿”,形势危急。叶镛率领红四师从白木洋出发,往附近的茅山上撤退。叶镛吃了好些天的生番薯,痢疾病情加剧,面容憔悴苍白,腿脚乏力,举步艰难。战士们迅速扎起一副简易担架,硬抬着叶镛撤退。由于山高路陡,荆棘丛生,担架颠簸倾斜得相当厉害。有

的战士看到叶镛黄瘦的脸上缀满汗珠,低声吼道:“我们跟敌人拼了!”叶镛挣扎起身子,语重心长地跟指战员们说:“广州起义的教导团、警卫团和工农武装,曾经跟敌人硬拼过了,伤亡很惨重。这样血腥的教训,难道我们还要去重蹈覆辙吗?”

刻不容缓,红四师继续往茅山上转移。此时,一度沉寂的枪声逐渐激烈起来,而且越来越稠密。突然,担架前面的一个战士扑倒在地,子弹从那个战士的左胸穿过,殷红的鲜血喷溅在路旁的绿草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叶镛不愿意看到更多战友们流血牺牲,声嘶力竭地命令:“你们别管我,

死了我一个人算不了什么!你们赶紧冲出去,现在是保存革命有生力量的关键时刻!”指战员们心如刀割,挥泪离开这位可亲可敬的师长。

红四师官兵们前脚刚走,敌人就像恶狼扑了过来。叶镛躲藏在茅山的草屋里,被敌人发现后,抓捕到海丰梅陇关押,翌日被押送到海丰县城第十六师师部邀功。敌人威胁利诱,妄想逼迫叶镛命令红军投降,但遭到义正言辞的拒绝。

叶镛遇害后,广州《国民日报》刊登文章称:“叶镛算是个饮石心肠的人“红四师党代表刘校阁在告知红四师官兵们这个噩耗时说:“叶镛同志永远是我们的师长,是劳动人民的好战士。敌人虽然夺去了他的生命,但并没有夺去他的理想和事业。现在,红四师在彭湃、徐向前、袁裕等同志的领导下,继承了叶师长的精神,在普宁、揭阳、潮州、梅县、惠来一带,坚持组织斗争。只要有党在,我们一定能胜利!”叶锦牺牲后,徐向前毅然接任红四师师长,继续率领官兵在东江一带出没,坚持战斗。

红四师在叶镛的带领下奔向海陆丰时有1200多人,因南征北战,战事频频,不足两年的时间里,损失上千人。红军战上川他们的青春热血谱写出壮丽的诗篇。1929年春,红四师和红二师官兵200余人,按照中共中央和中共广东省委指示,先后撤离海陆丰。

虽然红军战士离开了这片他们战斗过的地方,但是他们跟人民同患难,共作战的精神,在农村播下了种子,生了根,为抗战时期党领导的东江纵队的建立准备了条件,为以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奠定扎实的基础。


cache
Processed in 0.0055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