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劳工神圣”的先行者一李劳工

“劳工神圣”的先行者一李劳工

09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劳工神圣”的先行者一李劳工

在海陆丰大地上,人们传颂着一首《唱三雄》的歌曲:“正月梅花开,海丰出了阿彭湃。彭湃心知农民事,带上共产红旗来。二月吹东风,彭湃手下李劳工。劳工做事真对板,为俺农民赶走穷。”大革命时期,李劳工经常跟随彭湃深入农村宣传,发动各乡组建农会。每当农会会员碰到天灾人祸,李劳工会想方设法帮忙解决;每当农会在发展中遭遇瓶颈之困,李劳工会绞尽脑汁去克服。有一次,彭湃准备在海城番薯市场管理费的收取上,亲自与大地主陈潮宗辩论。此趟凶多吉少,李劳工考虑到彭湃的安危,毛遂自荐,单身匹马前往陈潮宗的深宅大院,激辩豪绅,对地主发出掷地有声的誓言:“在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放弃”两个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李劳工争取到海城番薯市场的管辖权,然后拿到全县码头交易费的收入,增加了海丰县总农会的财政来源。于是,李劳工成为劳苦工农的领路人,赢得广大群众的信赖,在农会中享有崇高的威信,多次得到彭湃同志的高度肯定和评价。1923年7月,李劳工当选为广东省农会执行委员,担任农业部部长兼宣传委员,成为彭湃在农民运动中的左膀右臂。

1923年夏,海陆丰大地两次遭受台风暴雨的袭击,灾情严重。李劳工遂披上雨衣,卷起裤管,跟随彭湃深入农村,指挥抢险救灾,调查农作物损失和房屋倒塌等情况。目睹一片疮痍的景象,李劳工在农会执委会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提出“减租至三成”的倡议,很快形成文告《为减租而告农民书》,得到农民大众的拍手欢迎。天有不测风云,当年农历七月五日凌晨,反动军警突然包围海丰县总农会,逮捕杨其珊等25名农会干部,解散农会,并通缉彭湃和李劳工等人。但李劳工和彭湃等人却不顾生命的危险,为恢复农会、释放农友奔波劳碌。1923年10月,李劳工翻山越岭,陪同彭湃再次到惠州老隆找陈炯明交涉无果。李劳工认识到把恢夏农会和放人的希望寄托在陈炯明的慈悲之上,那是天真的想法,应该发动更广泛的农民斗争!此意已决,李劳工跟随彭湃前往潮阳、汕头等地,发动农民,组建农会,农会会员发展到十万多人,有力声援海丰县农会。

1924年3月17日,海丰县总农会恢复,被捕农友被释放。农友们欢欣鼓舞,演大戏、燃鞭炮以示庆祝。1924年4月2日,广东省农会执行委员李劳工荷枪实弹,在彭湃的陪同下返回家乡捷胜,随后宣告恢复捷胜农会。顷刻,农民们背着枪支,举起尖串、高声呼喊.扬眉吐气。

李劳工的原名叫李克家,1901年8月1日出生在海丰县捷胜一户贫农家庭,少年和林务农等同学入读当地高级小学,勤学苦读,练就坚韧不拔的性格。贫穷却张开血盆大口,吞噬掉他升学的希望。1918年,李克家小学毕业后,无法继续升学。1920年,李克家报考海丰县蚕桑局,学习种桑养蚕,不久回到捷胜开荒养蚕,期待着创业脱贫。然而,在地主豪绅的敲诈压榨下,李克家愤怒了,索性砍掉用汗水种植出来的桑树,含泪离开捷胜。他曾经对家乡的父老乡亲发誓:"我不骑马,不回乡!”三四年过去了,那个叫李克家的青年,变成了李劳工,成为海丰县农会重要领导人和彭湃的得力助手之一。

李克家之所以变成李劳工的过程颇具戏剧性。1922年,李克家应聘到海丰县蚕桑局工作:有一天,他和林务农在海丰县城龙舌埔广场上,看到一位英俊青年站在戏台上演讲,痛斥官府腐败,地主豪绅的强取豪夺,道出了劳工贫困的根源 。事后,李克家他们很好奇:那天的演讲者彭湃,怎么如此了解农民的疾苦呢?抱看一探究竟的态度,李克家西装革履,迈进海丰县城得趣书室。正好见到彭湃身穿一件短袖内衣,搭配一条泛黄布裤,跟在座的农会干部忙得不亦乐乎。于是,李克家当面请教了彭湃一些困惑的问题,并推心置腹谈了两三个钟头,在心弦上引起共鸣:彭湃不是有福不享,更不是“疯子”,而他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为劳工谋幸福,他是农民的救星。此后,李克家毅然辞掉蚕桑局的工作,参加了农会,全心全意跟随着彭湃搞革命。劳苦大众面朝泥土背朝天,付出辛勤的汗水,却遭遇到“有得做,没得吃”的命运,李克家琢磨“劳工神圣”的含义,思考着怎样引领他们走向光明,就决定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劳工”,表示这辈子愿意为劳苦大众竭诚服务。

从此,李劳工总是一身农民打扮,深入田间地头,与农民-起劳动,成为农民朋友的贴心人,成为带领劳工脱贫的领路人。 1924年4月,李劳工到广州东堤组织成立人力车工人俱乐部,与工人团结一致,跟反动军警的欺凌霸道讨说法,维护工人的合法权利。同年8月,李劳工被推荐到黄埔军校学习,成为第二期优秀的毕业生之一。不论天文地理,还是军事知识技术,李劳工谈起来滔滔不绝,而且能言善辩。有一天,黄埔军校有位教官好奇地问李劳工:“你是哪一所大学毕业?”李劳工笑着沉思起来:小学毕业后,便踏入社会,在坎坷的道路上饱受磨难,这番经历恰恰成就自己,变成人生的宝贵财富。于是李劳工诙谐幽默地回答黄埔军校的教官:“我么一从劳动大学毕业的!”

为了支援国民革命军东征,1925年2月,李劳工从海陆丰籍的人力车工人中,挑选60名有良好政治素质的青壮年,组成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先遣队,他们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配合东征军战斗。同年2月28日,李劳工率领的先遣队,跟随东征军占领了海丰县城,鲜艳的红旗迎风飘扬,插遍县城的大街小巷。

为了巩固胜利成果,李劳工在海丰县城林氏祖祠成立海陆丰农民自卫军,李劳工为首任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分别管辖指挥三个中队共500多人的农民武装,其中海丰有两个中队,陆丰有一个中队。自卫军成立后,有效管治社会秩序,震慑地主民团的嚣张气焰。不久,李劳工被委以重任,担任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后方主任和海陆丰后方办事处主任,为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的胜利作出不可磨灭的功勋。

1925年夏,李劳工被派遣到陆丰开展革命工作。同年9月23日,李劳工在陆丰南塘布置完任务后,赶回陆丰县城东海的路上遇阻,唯有选择偏僻小路,折返海丰。在经过田域途中,遭遇反动民团的围捕,李劳工逃往大德岭山躲藏,尔后抵达内湖尖峰山脚,被城林埔村地痞陈冒发觉,遭到扣留,并被通报给田墘反动民团陈丙丁。李劳工遭到逮捕后,铮铮铁骨,拒绝投降,于1925年9月24日上午被敌人杀害于田墘面前埔。临刑前,李劳工对着田墘墟众多的群众,慷慨陈词:“多年来,我跟随彭湃从事农民运动,一心为广大人民的利益而奋斗。虽然我不幸被捕,敌人可以毁灭我的肉体,但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是永远毁灭不了。我虽死了,但还有千千万万的同志起来继续战斗。中国革命事业是一定会胜利的!”敌人气得脑门青筋直跳,从黑黝黝的枪口射出-颗颗子弹,在李劳工白色衬衫上绽开一朵朵红梅花。倒在血泊之前,李劳工还竭力喊出最后一句话:“人民万岁!”

冬去春来,1926年8月,在海丰县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上,叶子新的报告《海丰农运死难诸烈士史略》如此评价李劳工:

李烈士劳工,捷胜人,是一个革命的中坚,最力于农运,最忠于农民者,感我农民的痛苦,对于农民非常注意,我海丰农会经二次失败,他愈失败愈热烈。他在黄埔军校毕业回来,任海丰农军总队长,又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兼宣传组织部。因去年九月政变,劳工在陆丰召集农民,联乡御敌,方在率众开战沟,不料张和军变,我农军退省,劳工知事不可为,跑至七区域林埔,被陈冒、陈禄、陈妈遮等拿解田墘,惨于旧历八月初七日,被陈丙丁、何仲缄等枪毙。李烈士临枪杀时,慷慨对众演讲一小时,痛陈无产阶级被压迫之痛苦,嘱农民继续他死后奋斗,遂唱革命歌,快十三弹而亡。

年仅24岁的"劳工神圣”的先行者李劳工虽然牺牲了,但是,劳苦大众并没有忘记他,继续将革命迸行到底;战友们并没有忘记他,他们将踏着烈士的血迹,继续为人民幸福和民族解放而战斗不止……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