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63】深夜来客——记古大存在万东乡的革命故事

海陆丰红色故事【63】深夜来客——记古大存在万东乡的革命故事

21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万东乡(今属陆河县)是陆丰地势最高的一个乡,海拔500多米,包括岳坑、桂培坑、石寮、陂下、梅子头等村庄,西面与紫金县南岭接壤,西北面与五华县龙狮殿接壤,是三县的交界之地。它地处莲花山脉腹地,崇山峻岭,林密遮天,是革命战争年代打游击的好地方。在这里相传着许多英雄人物感人的革命故事,古大存就是其中一位。

1926年8月中旬,万东乡地主范蔚寰等勾结五华登輋的温伯洲(又名温伯州),率反动武装100余人攻打万东农会,企图抓捕岳坑农会的领导人陈冠三、汪炯文,以扑灭农民运动之火。时任五华县农民协会副会长兼军事部部长的古大存,据内线消息获知此事,立刻派人连夜传信到万东乡,并果断命令在登輋的赤卫队化装火速赶到万东乡支援,还一再叮嘱,一定要赶在登輋地主武装之前到达。

万东乡的农军领导闻讯后,马上集合队伍与登輋来援的赤卫队员一起登上入村口的山顶,准备将计就计,诱敌上山。他们利用地形,居高临下,奋起直击。地主反动武装见枪声四起,势头非比寻常,便胡乱打了一阵枪后,仓皇而逃。

8月下旬的一个深夜,取得了暂时胜利的万东乡农军领导人秘密集中在岳坑祠(即岳坑农会会址)开会。岳坑祠建在半山腰,四周青山围绕,林木掩映,翻过左边的“五东西港山”就是五华龙狮殿,翻过后面的林布凹就是紫金南岭庄田村。这里地形险要,上山的路又弯又陡,崎岖不平,每隔几道弯,均有人秘密放哨、把守。

岳坑祠内,一张破旧的八仙桌上放着一盏黑漆漆的松油灯,它微弱的光映在岳坑农会会长陈冠三瘦削的脸上。右边的墙角已裂开了一道缝,几根真竹被点燃插进墙缝里,真竹火照亮了大半个祠堂。万全、万东、梅子头、岳坑的农会领导人都来了,大家围坐着等候开会。

陈冠三会长首先发言:“几天前的战斗,好在五华有人传信来并支援了我们,否则损失难以预料。今后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大家有什么建议都可以提出来……”

正当大家讨论热烈,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三声猫头鹰的叫声,这是暗号,表示“有情况”。汪炯文副会长立刻警觉起来,吹灭了仅有的一盏松油灯,另一人也把墙角插着燃烧的真竹火扑灭,陈冠三低声果断地命令大家迅速分头从前后门出去,分散隐蔽在周边的树林里。

过了一会儿,又从山坳传来了“三长两短”猫头鹰的叫声,表示“是自己人,放心”。他们借着朦胧的月光,只见几个身影在山坳出现,很快就到了岳坑祠门前。

“啾啾——”“啾啾——”两声清脆的夜莺叫声,这是对方发出的另一种联络暗号。

陈会长用同样的暗号回应后,大家就一下子从黑漆漆的树林里跳出来。

“大家好,我是五华的古大存,深夜打扰大家啦!”一个爽朗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古大存自报家门后不等对方说话,就哈哈大笑起来,没有一点领导人的架子。刚才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欢迎!欢迎!终于把您盼来了,古部长请进,请进屋!”陈冠三会长边说边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屋内,松油灯重新点上,真竹火也重新点燃,岳坑祠内一下子又敞亮了起来。只见古大存天庭饱满,两眼炯炯有神,只是面色微黄,穿着粗布上衣,黑裤子上有两块特别显眼的补丁,眉宇间透出一股刚毅之气。

“前些天太感谢您派人来报信并相助战斗。”陈冠三会长激动地握住古大存的手,“要是事先不知情,损失难以估计。救命之恩,定当相报。以后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定当全力以赴!”

“好!好!好!”古大存大手一挥,“我要的就是这句话!”说完,他又面向大家,直率又诚恳地说:“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大家团结起来,互助支援,互相配合。五华龙狮殿、登輋、紫金南岭、万东乡的你们,还有罗庚坝、激石溪等农会都要团结起来,一起战斗,相信一定会胜利的。”

接着他又说:“天下穷人是一家。只要心齐定能胜利,打倒地主自当家……”古大存激情澎湃,句句说到在场每个人的心里去了,大家顿感亲切,就像是自家兄弟一样。

大家七嘴八舌,反应热烈。古大存跟大家围坐在一起,倾心交谈。在场的各农会领导人也分别向古大存介绍了当地的情况。古大存听后,耐心引导各农会要如何开展武装斗争,打击地主恶霸、宣传革命道理、询问群众疾苦,关心群众生活。

最后,古大存又具体分析了当前的社会形势,制定了联合作战的方案。在场的人都拍手叫好。“这样一来,周边的各个农会就不会是孤军作战,而是组织起一个坚不可破的联盟农军!”古大存那洪亮有力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夜空中,如茫茫夜空中一颗闪亮的星星,指引着打倒土豪劣绅的方向。他的到来,鼓励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大家群情高涨,斗志昂扬,对打倒地主土豪劣绅更有信心了。

不知不觉间,三更已过,会议才结束。古大存便留宿于岳坑祠堂内的小房间。屋外,除了虫鸣或偶尔一二声夜鸟的叫声外,山区的夜晚是漆黑静寂的。古大存心里装着农民的疾苦,辗转难眠。他索性起身,重新点燃松油灯,踱步到院子里。为发动群众,揭露敌人,激励斗志,他在墙角随手拣了块木炭,在墙上即兴写下了《五更叹》:

一更叹:叹贫穷,年年借谷年年穷。去借无门无抵当,穷人到底系凄凉,唉呀哉!肚脐搭背囊。

二更叹:叹饥荒,一餐分作两餐粮。煮到一角赤米粥,还未转碗又清光。唉呀哉!饿到骨瘦皮黄。

三更叹:叹颠簸,穷人穷到无奈何。捡起禾镰无米煮,地主上门一罗茄。唉呀哉!门槛被踏到么(低)。

四更叹:叹天凉,北风一来心就狂。烂衫烂裤无多着,一夜“筛糠”到天光。唉呀哉!脚下冷刚上。

五更叹:叹天光,喊醒爹娘搜米缸。搜到米缸无只米,实在饿到肚断肠。唉呀哉!何日得春光。

写罢,他又小声吟诵了一遍,满意地微微一笑。看见天色即亮,他又索性走出门。

山里的清晨,到处是早起鸟儿的叫声,它们在欢快地合奏着一首首美妙的晨曲。古大存听着林中传来悦耳的大“合唱”,不觉来到了旁边的岳文学校门口。触景生情,又即兴在学校墙上写下一首七言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与远大志向:“一日离家一日深,犹如孤雁宿寒林。他年得遂凌云志,展翅高飞压众禽。”

写毕,他大步回屋,叫醒同伴,告别万东农会的领导人,踏着晨露,翻过山坳,消失在云雾缭绕的大山深处。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