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61】刑场上的夫妻——陈舜仪、周淑琴

海陆丰红色故事【61】刑场上的夫妻——陈舜仪、周淑琴

18 2024-07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31年初冬,寒风阵阵,在刑场上,陈舜仪怒斥敌人:“你们能杀死我,但你们永远杀不尽革命,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随即,敌人射出一串罪恶的子弹,在陈舜仪的胸脯上开出血红的“梅花”。倒卧在血泊里的人中还有陈舜仪的妻子周淑琴。这对刑场上的夫妻,他们用生命捍卫革命的信仰,谱写了一曲英雄的赞歌。

1903年,陈舜仪出生在广东省海丰县城下围陈的一户商人家庭。4岁那年,他过继给守寡的三叔母为子,靠着寡母做些针线活和生父的接济,勉强糊口,与三叔母相依为命。少年的陈舜仪,虽说聪颖,却无缘入学读书,每当看到同伴们背着书包,高高兴兴上学堂时,总是很羡慕。他常常撒开脚丫,掉头跑回家,在寡母面前嚷嚷:“我要上学堂,我要读书!”于是,寡母唯有默默地低头,熬夜多做针线活,勒紧裤带,从嘴巴里抠出每一分钱,供给陈舜仪读书。生活的重压使陈舜仪早早懂事。

寒来暑往,经过几年的寒窗苦读,陈舜仪高小毕业了。1921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陆安师范学校。同年,陈舜仪参加彭湃创办的“社会主义研究社”,学习马列主义思想,开始组织同学们深入农村,走村穿巷宣传农会,很快便成为学生领袖。海陆丰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引起地主豪绅的恐慌和仇恨,于是他们勾结军阀陈炯明进行镇压。海丰县总农会被查封,25位农会干部遭受逮捕。在阴云遮天、风雨骤加的形势下,陈舜仪和林道文等进步同学临危不惧,毅然在陆安师范学校组织新生社,1923年10月创办半月刊《新生》。陈舜仪以笔当利刃,向社会黑暗挑战,揭露当局迫害学生、镇压工农运动的滔天罪行,呼吁人们要敢于改革创新,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因而《新生》被彭湃誉为“农民运动的桥头堡”。

1925年,国共合作时期,广东革命政府发动第一次东征,讨伐陈炯明,攻陷其老巢海丰县城。彭湃即刻返回海丰,恢复各地农会,领导农民运动,建立中共海陆丰特别支部和农民自卫军。陈舜仪满怀信心地参加运动,曾任海丰县总农会筹备处执行委员会宣传部部长。1925年9月,军阀陈炯明不甘失败,率领反动军队卷土重来,攻占海陆丰。陈舜仪和部分战友只得撤往香港。不久,反动派与港英当局狼狈勾结,逮捕了陈舜仪,后经党组织营救而获释。同年10月22日,东征军再次向海丰进发,沉重地打击了军阀陈炯明的嚣张气焰。这时,陈舜仪由林甦介绍,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他历任支部书记、区委书记等职务,为反对国民党右派的破坏活动,为重建海丰县总农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第二次海陆丰武装起义后,陈舜仪兼任农军中队长,缜密策划第三次武装起义。1927年秋,他率领县城附近的农军和工农革命军向盘踞在县城的敌人进攻,解放县城,取得武装起义的胜利。1927年11月18日至21日,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红宫召开,陈舜仪以苏维埃主席团成员的身份主持此次大会开幕式。他站在台上,慷慨激昂地说:“今天是海丰的工人、农民、士兵们热热烈烈召开代表大会的日子,这样的代表大会,第一次在俄国莫斯科举行,第二次在我们小莫斯科的海丰举行……”此后,陈舜仪主持海丰县苏维埃政府的全面工作,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将农会收归的田地,重新分配给农民耕作,镇压罪恶深重的土豪劣绅、大地主、资本家,肃清封建势力的流毒。

1927年12月28日,中共东江特委接到敌军进犯海丰的“情报”,陈舜仪便向海丰县苏维埃政府传达中共东江特委的决定,要求有计划撤退出县城。没料到“情报”有假,陈舜仪因此受到不恰当的处分,降为县委秘书长。但他不计较个人得失,着眼大局,勤恳工作。

1928年3月1日,敌军攻陷海丰县城,多名县委成员牺牲或失去联络,党政机关只得撤往农村。在此关键时刻,陈舜仪毫不犹豫地挑起重担,与彭湃一起,率部退守大南山。当时,生活艰难,他们差不多靠吃野菜充饥,还要躲避敌人的搜捕和烧山,有时十几天潜伏在不见阳光的深山丛林里。

大革命失败后,反动派对革命群众进行大屠杀,尸横遍野,惨不忍睹。1928年3月,陈舜仪的家庭房屋被抢劫烧毁,祖母、婶母等人逃难至双桂山村,被反动派逮捕杀害。当地的群众闻讯,冒着生命危险前去收尸埋葬。陈舜仪一家先后有5位亲人为国捐躯,3位亲人在逃难途中饿死,侥幸存活着的人也只得东奔西逃,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1928年9月,海陆惠紫暴动委员会主席杨望和邻县县委的领导人相继牺牲,联系断绝。10月6日,中共海丰、陆丰、惠阳、紫金四县县委代表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中共海陆惠紫临时特别委员会,推选陈舜仪为书记。国民党军队对红色苏区进行“扫荡围剿”,实行“三光”(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妄图断绝红军的供给。中共海陆惠紫特委在海丰无法立足,被迫迁往惠阳一带活动。此时,陈舜仪和特委的领导审时度势,克服艰难困苦,凭借熟悉的地形,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成几支小队伍,灵活地与敌人周旋,除掩护红二、四师余下的指战员外,偶尔又集中短枪队,歼灭敌人的散兵游勇。当时的条件非常困难,诚如陈舜仪在给中共广东省委的报告所说:“前半月只有每天逃跑敌人,几有被全部消灭之危险。后半月来,海丰各区都站不住了。一方面受敌人追逐,不得已移到惠阳境界潜伏,半月来每日屈服在深山上的石洞里过整天没有光线的黑暗生活。精神上、肉体上具感到莫大的痛苦。”1928年12月,陈舜仪再次当选为中共海陆惠紫特委书记。

1929年5月,敌军大部分外调,仅剩下几个营兵力的地方民团、警卫队。陈舜仪抓住时机,立刻调配充实县区领导力量,加强区、乡赤卫军建设,确定以海丰特别是公平地区作为开展游击战争的中心,率领部队袭击敌人,斗争形势迅速好转。然后,陈舜仪又集中兵力,全面出动,拔掉敌警卫队,进攻各地敌军据点,重振革命声势。

1929年10月初,在海丰的朝面山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该团把海丰划为西北、东北两个作战区域,兵分两路作战,接连攻占黄羌、鲘门、赤石、鹅埠及陆丰河口等圩集。同年12月3日凌晨,在农民赤卫军的配合下,红四十九团攻占海丰县城。12月底到1930年初,陈舜仪又集中优势兵力,围攻占领海丰通向紫金的交通要道——高潭圩,使海陆惠紫的红色苏区连成一片,苏维埃区域不断扩大。对此,中共广东省委在一份通告中赞扬以陈舜仪为首的中共海陆惠紫特委取得显著成绩:“最近海陆丰工作恢复发展,苏维埃区域已逐步普遍,鲜红的旗帜仍飘扬于海陆丰。”

1930年6月初,在惠阳多祝三坑举行海陆惠紫党代表会议,陈舜仪主持大会,全面研究苏区的发展问题,陆续颁布关于“土地政纲”“劳动法”“妇女法”等一系列法令。此时苏区范围扩大到纵横200里(1里=500米),人口20万人,农会会员近5万人。同年秋,中共海陆惠紫特委与中共东江特委合并,陈舜仪调往中共广东省委工作,先后担任省委常委、省农委书记、南方局候补常委、组织部部长等职务。

冷风裹着细雨。1930年10月,在海丰县莲花山埔仔峒白木洋村的石洞里,陈舜仪的妻子周淑琴生下一个儿子。因形势所迫,孩子呱呱坠地才10天,就得离开母亲温暖的怀抱,隐姓埋名被寄养到张深(地下交通员)家中。此时此刻的陈舜仪,与妻子相隔千里,正以中共中央南方局巡视员的身份到闽西苏区一带进行调查、指导工作。形势发展喜人,闽粤赣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使得苏区的力量不断壮大。然而,妻子周淑琴的凶吉未卜,是否离开海丰莲花山区,能否安全到达香港?陈舜仪对此却音讯渺茫,无法知道。

1931年1月,寒凝香江,陈舜仪与妻子周淑琴终于在香港相聚。但是由于叛徒告密,南方局和省委机关的大部分领导同志不幸被捕,陈舜仪夫妇在前往省委机关的路上,同样被埋伏的特务逮捕。由于身份暴露,他们被引渡到广州,最后惨遭杀害。陈舜仪牺牲时年仅28岁,妻子周淑琴牺牲时也年仅24岁。他们不屈不挠,英勇战斗,用短暂的生命捍卫坚定的信仰,激励后人奋发进取,阔步前进。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30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