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35】红色堡垒户蔡蒜娘

海陆丰红色故事【35】红色堡垒户蔡蒜娘

13 2024-07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4c8733b6016c421c9851af1219351648

1940年至1942年,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机关一度驻扎在坑口村。一天,坑口村蔡蒜娘家里来了一对“香港客”夫妇,男客人西装笔挺,茂密的头发梳着“七三式”的分头,举止潇洒。但这对夫妇无法听懂蔡蒜娘的海丰话,常常无法沟通,恰似“鸡鸭同笼”的尴尬。还好,有陪同人员“穿针引线”,当场翻译。蔡蒜娘乐颠颠地煮沸山泉水,泡出花生芝麻咸茶,热情款待客人。

此后,这对夫妇便在蔡蒜娘家里落脚住宿。蔡蒜娘总是喜形于色,逢人就说:他们俩是她的干女儿和干女婿,从香港避乱,返回家乡定居。蔡蒜娘心知肚明,暗地里吩咐坑口村的放牛娃,若是村口有外人出现,马上报信。

蔡蒜娘把这对“香港客”夫妇当作亲生儿女一样来照顾。当时,大米饭是只有在逢年过节时人们才能享受到的香喷喷的滋味。可蔡蒜娘却把米饭和鸡蛋及鸭蛋等好东西留给干女儿和干女婿吃,自己吃着“三块番薯扛一粒米”的稀粥,而更多时候要靠挖野菜来充饥。

这对“香港客”夫妇,就是当年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谢创和他的夫人。因为县委机关曾经设在坑口村。谢创夫妇就以香港归来的干女婿和干女儿的身份作为掩护,跟蔡蒜娘一起生活。谢创是广东开平县(现开平市)塘口人,早年加入美国共产党,组织工人运动,回国后曾任中共开平县委书记。1940年至1942年,谢创担任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他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他曾任广州市卫生局局长、侨务局局长及广州市政协副主席等职。

两年后,谢创夫妇调离海丰。蔡蒜娘依依不舍,将谢创夫妇送出坑口村,她伫立在山头上,翘首凝望着这对夫妇渐行渐远的身影……

回望历史,1928年,海陆丰的工农红军撤退后,形势十分险峻,党的秘密机关就设在坑口村里。凭着熟悉地形和人脉关系的优势,蔡蒜娘冒着生命危险,积极为红军放哨、当交通员、送信,还组织妇女护理伤员,为领导干部联系上掩蔽身份的社会关系,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故事。

一个夜晚,有一名红军伤员拖着残腿出现在坑口村。面对此情此景,蔡蒜娘潸然泪下。她把伤员背回家里,立即为伤员清洗伤口,并用草药治疗他那被流弹击伤的腿。

这名伤员叫吴坚。有一次,国民党军队突然包围坑口村,战斗激烈,尸横遍野。吴坚就在战友的尸体间装死,幸存下来。蔡蒜娘把负伤的吴坚藏在牛棚里,每日送饭,并嘱咐全村人统一口径,说吴坚是她的干儿子。

几天后,敌人再度进入坑口村搜捕伤员,在牛棚里发现了吴坚。危急关头,蔡蒜娘坚称吴坚是她的干儿子,犁田时不慎给工具刺伤。吴坚终于化险为夷,后来被部队接往香港治疗。

“文革”前,吴坚曾任海丰县副县长,后被造反派打成“叛徒”。那伙心怀叵测的坏蛋,诱迫蔡蒜娘作伪证,说吴坚在战场上故意枪伤自己,蔡蒜娘严词拒绝了这群无耻之徒。

此后,吴坚感念蔡蒜娘在他危难时无微不至的照料,经常在经济上帮助蔡蒜娘。

1942年1月,香港沦陷后,柳亚子、何香凝等爱国文化人士在地下党的护送下,转移到海丰。当时,柳亚子和女儿就住宿在九龙峒坑口村蔡蒜娘的家里。蔡蒜娘经常上虎山采集茶叶,泡山泉水,供柳亚子父女提神解乏。柳亚子特别喜欢虎山茶叶擂出来的海丰咸茶,每一次都吃得津津有味,觉得齿颊留香。

一天,敌人循着蛛丝马迹,包围了坑口村,威胁蔡蒜娘交出柳亚子父女。蔡蒜娘镇定自若,愿以生命来担保村里没有柳亚子父女。敌人搜查不见人影,便不了了之。其实,蔡蒜娘早已从村里放牛娃那里获悉有陌生人出现,就赶紧把柳亚子父女转移到凤翔观后面的虎山,隐蔽了起来。

1942年3月中旬,柳亚子父女在海丰县公平地下党负责人钟娘永的精心安排下,被护送到兴宁县。同年6月17日,柳亚子父女辗转到达桂林。在跟何香凝重逢之际,他无限感慨,遂吟诗道:“亡命难忘海陆丰,猖狂阮籍哭途穷。南天浪迹终年惯,醇酒清游醉乃公。”

如今,在平东镇凤翔观旁边不远处的蔡蒜娘故居遗址,也是彭湃避难处和爱国民主诗人柳亚子避难处的遗址,它见证了烽火硝烟的峥嵘岁月。

蔡蒜娘唯一的儿子李火昌牺牲后,儿媳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病故,遗留的孙儿由蔡蒜娘抚养。蔡蒜娘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照顾,享受烈属、“五保”(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户优待。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蔡蒜娘这个红色堡垒户,以她质朴的阶级感情,爱党、爱革命、爱自己的同志,赢得后世称颂。1983年,谢创和吴坚等人为蔡蒜娘在平东镇坑口村外的山冈上树立起一座石碑,借以纪念这位有着崇高品格的革命妇女,让人们永远学习、传颂她为革命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