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2】彭湃与金戒指

海陆丰红色故事【2】彭湃与金戒指

14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21年5月,彭湃从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回国,不久被任命为海丰县教育局局长。彭湃做了教育局长,一时声名显赫。海陆丰的土豪劣绅都想来巴结他,想通过私人关系,去和缓当地知识界对他们的不满。还有一些旧家子弟,想钻营一份差事的,也赶来凑热闹。

那些来见他的人,大多带有美酒和山珍海味等礼物。县教育局和他在桥东社龙舌埔的得趣书室,竟变得门庭若市。殊不知,他却是一个不为人情所动的官儿!

彭湃郑重吩咐局里的公差:有人来找他,先要问一问对方带了礼物来没有。若是对方回说“有”,那就把他赶出去,不管来人是他的亲娘舅,还是岳家翁。他又再三指示公差:若是碰上教师和学生,可以不必通报就让他们进来。他对妻子阿四,也是这样反复叮嘱。

他还把教育局长这份薪俸,拿来补贴给穷苦的学生做学费,也曾经用来周济朝夕不继的邻居们。可是,他身上却总是穿着那么一件褪了色的学生服,袖口已有几处磨损了,他也不在意。生活比之刚从日本回来时,过得更俭朴了。

外边的人,都知道他的为人。每当茶余酒后,谈论到他,人们总是竖起一个大拇指,赞一声:“富贵身份穷心肠!”再赞一句:“铁面彭湃!”

倒是他的家里人,有的还不明白他的苦心。有一次,彭湃刚从他的得趣书室把一群学生送走,准备到教育局去。就在这当儿,他的庶祖母曾氏走了进来,伸着手向他要钱。

彭湃问她又要钱做什么?曾氏说要钱零用。

彭湃说:“吃饱了饭,还要什么零用?”他还把双手向两边一摊,说:“你看我这个模样,是不是有钱的?”

曾氏唠叨开了:“你做官,赚大钱,拿给别人去使用!人家送给你肥鸡美酒你不受,你活该!想从前,你有时还给我几毛钱,如今做了官,身份高,就看不起我这老太婆了!”

彭湃笑着对她说:“你要知道,从前我给你的钱,都是阿四给我的买烟钱!如今我做了官,就不好意思再跟阿四要了!”

曾氏伤心地说:“阿四会养猪,有出息,可是我连一个臭铜钱也没有!”

说话间,彭湃无意间瞥见她无名指上戴的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便指着那枚金戒指笑着问她:“庶姥,你说你没有钱,那手指上的又是什么呀?”

曾氏把嘴唇一噘:“啧,这是我唯一的私蓄,岂可动用?”

彭湃慨叹道:“嗨!你戴着金戒指来向我要零花钱,殊不知我这教育局长,要想找一毛钱去理发也困难!”

他说着,把披有三四寸长发的脑袋,斜弯下来让她看。可是曾氏哪里肯信,只呶呶不休地伸着手要钱。

彭湃被纠缠不过,又叹了一口气说:“好吧,等阿四回来想办法吧!”

他打发曾氏走后,刚想举步出门,猛然一个人,从大门口踉踉跄跄地冲了进来,差点撞到彭湃。彭湃吃了一惊,忙把那人扶住一看,原来是刚才跟他在书房里谈话的邻居。便问他为何这般慌张,那人气喘喘地告诉彭湃:他的儿子得了急病,快要死了,马上要去请大夫,可是没钱;不去请大夫吧,他就只有这条命根子!说罢,竟然痛哭起来。

彭湃宽慰了他一阵,请他在厅里坐下,便去找庶祖母曾氏。

曾氏满以为他拿钱来了,想不到彭湃却要向她借用那枚金戒指。

曾氏起初不肯。彭湃好言对她说:“庶姥,我好歹也是个教育局长,总不成把你的金戒指吃了?”

曾氏问几时可以还她。

他一口答应说:“三天!”

曾氏这才把戒指脱下来给他。彭湃拿去交给那邻居,叫他快去兑成银子使用。

那邻居见了金戒指,颇为愕然,说他用不着这么多钱。

彭湃直截了当地对他说:“快去,把你儿子的病治好了再说!”

当下,那人怀着感激的心情,匆匆走了。

可曾氏等不耐烦了,第二天,就来向彭湃要回金戒指。彭湃只好去找妻子阿四。阿四笑着说:“看你,我的一点陪嫁,都教你弄光了!”

彭湃说:“没有办法!穷人的儿子,总比金子值钱些!”

阿四又说:“我只剩下这枚戒指了!”

彭湃抱歉地说:“拿出来吧,革命成功了,再重重谢你!”

阿四好笑道:“革命成功了,还要金戒指做什么呵!”说着,便拿出了那枚心爱的戒指,郑重地交到丈夫手里。

彭湃看着戒指,笑了笑,说:“你再行行好,另给我五毛钱吧!”

阿四惊讶地问他:“要这零钱干什么?”

他笑道:“一毛钱我拿去理发,四毛钱给庶姥做零用。”

妻子不知怎地,竟可怜起他来了,说:“赔钱的教育局长,快不要做了!”

谁知彭湃倒认真地说:“这样看来,你是不赞成我闹革命了!”

阿四拿出五毛钱给他,一边委屈地说:“不赞成,何苦来跟你?”

彭湃知道妻子对革命并没有动摇,很是高兴,便拿着戒指和银子出去了。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