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战士卓潭香

13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卓潭香生于1911年,海丰县赤山约溪墘围村人,1926年刚满十五岁就加入了赤山农会和农民自卫军。

抗战期间卓潭香参加东江纵队第六支队,担任机枪手。1945 年8月抗战胜利后,囯民党反动派挑起内战,大举进攻解放区,东纵六支队遭受重创,海陆丰地区斗争形势十分严峻。组织上考虑到卓潭香作战英勇,为人正直,命令他担任蓝训材同志的警卫员。

1946年1月16日,卓潭香随蓝训材同志前往联安渡头村执行任务时,被国民党186师发现并被包围。在此危急关头,卓潭香拔出腰间两把手枪,往村口冲去,并故意鸣枪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敌人看到有人往村口突围,马上追了过来,蓝训材与其他同志趁机从村后突围。卓潭香边打边撤,把敌人引到村口的河边,子弹打完后,把双枪抛入河中。敌人看到卓潭香已经弹尽,把他团团围住。卓潭香不幸被捕。

敌人将卓潭香关押在海城东笏村,因有本地人指出卓潭香是赤山约人,于是,第二天一早,卓潭香被押回赤山约游乡。时值隆冬季节,寒风刺骨,敌人把卓潭香的外衣脱掉,五花大绑。穿着短裤汗衫,血痕斑斑的卓潭香,步履蹒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毫无人性的国民党兵,对游乡的卓潭香边推边打,逼他指认赤山地下交通站和共产党员。坚强的卓潭香,面对凶残的敌人,毫不畏惧,每当敌人对他拳脚相向时,他总怒目相向,闭口不言。

赤山约的乡亲见此惨状,无不伤心落泪。当卓潭香游乡路过佛祖公庙时,村中一长者,不顾个人安危,拨开戒备的敌人,将卷烟递至卓潭香的嘴中,哆嗦着双手为其点火。长者老泪纵横,哽咽着对卓潭香说:"潭香啊,你受苦了!"

当时,赤山屿仔乡有两个我党的地下交通站,总站设在大池村,分站设在山头村,都是地下党领导人的主要活动场所。村中还有不少地下党员,卓潭香一旦叛变,后果不堪设想。

敌人用尽各种手段,企图从卓潭香的身上获取情报。乡亲们看到卓潭香遭受敌人的百般凌辱,无不义愤填膺!他们想起十八年前“二•一四”惨案,国民党反动派血洗赤山屿仔八个村庒,残杀140 多位农会会员。卓潭香母亲和二弟,在那一天同时惨遭枪杀。如今,乡亲们又看到卓潭香被国民党匪兵肆虐残害,旧仇末报,又添新恨。

时近黄昏,残阳映在卓潭香身上,只见他遍体麟伤犹如血人。敌人看到重刑无法让卓潭香开口,只好把他押回东笏村。

第二天,敌人再次押着卓潭香到赤山约游乡,仍然对他拳打脚踢。身材魁梧的卓潭香,连续两天惨遭毒打,体力渐渐不支,走在冰冷的路上,身躯摇摇欲坠。

交通员陈景是卓潭香战友,平时关系密切。两天来,他和交通站的同志一直偷偷跟在游乡队伍后面,找寻解救的机会。但是,敌人戒备森严,交通站和部队的战友们始终找不到下手解救的机会。

第三天,敌人更加阴险毒辣,他们把奄奄一息的卓潭香拖到其家门口,将卓潭香怀孕的妻子和儿女从家中驱赶出来。敌人对卓潭香吼道:"两条路任你选,一条是交代出谁是共产党员;一条是向家人交代后事"。卓潭香的妻子挺着肚子,看到被折磨得失去人形的丈夫,犹如万箭穿心,嘶喊一声“潭香啊!”便瘫倒在地,眼泪奔涌而出;九岁的女儿扑向父亲,抱着爸爸的身体嚎啕大哭;儿子仅五岁,紧紧依偎在母亲身旁,一双小手伸向父亲,哭声呼喊:"亚爸,亚爸!”

卓潭香面对此情此景,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不由想起往日归家时,一对儿女飞身投入怀中,爱妻端来热茶嘘寒问暖,这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可如今儿女那撕心裂肺的凄厉哭声让卓潭香心如刀绞,肝肠寸断,“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今日为了革命只能以身殉志,卓潭香慈爱地俯视着儿女,泪水盈眶,目光久久不愿移开。猛然他抬起头来,双眼圆睁望着妻子,一字一句对妻子说:"若是生女,送给人家抚养,若是生男,要把他抚养成人。等儿子们长大后,告诉他们,谁杀害了他的祖母和父亲”!话音刚落,敌人的枪声响了,英雄高大的身躯倒在了自己的家门口。卓潭香妻子随着晕死过去,与丈夫一起躺在血泊之中。

穷凶极恶的敌人杀害了卓潭香后纵火焚屋,冲天的火光,毒蛇般吞噬着烈士的家园.。风助火势,瞬间卓潭香的祖屋成为一片灰烬。敌人的暴行没有吓倒赤山人民,乡亲们目睹这惨绝人寰的一幕,纷纷不顾敌人的淫威,冲到卓潭香妻子、儿女的身边,几位大婶分别抱着大人和孩子迅速离开现场。

当晚,北风呼啸,天寒地冻。中共地下党员,赤山交通站站长黄贡同志,请乡亲用四块门板做成简陋棺木;並买来两领草席,亲自为卓潭香收殮,乘着黑夜将烈士安葬在屿仔山北坡的红花坎下。每当春天来临,烈士墓上的映山红绚丽绽放,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长眠着一位用鲜血染红了共和国旗帜的钢铁战士。                       

    青山有幸埋忠骨,赤水化泪祭英魂。卓潭香的英雄事迹一直在烈士的家乡赤雁河畔传颂,他钢铁般的意志和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像无数革命先烈一样光辉永照人间!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