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革命史上不可遗忘的一颗“明珠”

海陆丰革命史上不可遗忘的一颗“明珠”

09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粉枪队,全名为海陆丰妇女粉枪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海陆丰最早一批妇女武装力量。这支由400多名妇女组成且训练有素的粉枪团,其创建时间和队伍规模都早于并超过海南红色娘子军。1927年,海丰县六区妇女粉枪队正式成立,由大队长赖月婵领队,主要女事减租减息运动、革命武装斗争,特别是在扩展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保卫苏维埃政权和参加东江大暴动中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在海陆丰失守后,为守护革命成果、粉枪队队员或留守海丰、陆丰两县,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或背井离乡重新开展党的工作,为党组织积蓄力量。作为第一批妇女武装力量.粉枪认以“巾帼不让须眉”的初心,在战斗中英勇无畏,在精神上坚韧不屈。这种力量,这份风骨,值得无数后人学习、瞻仰、敬佩。下面让我们一起走进这支有"东江明珠”之称的妇女武装的今生前世。

 

“不爱红装爱武装”

粤东故里,有一支名叫粉枪队的妇女武装队伍,她们骁勇无畏、团结奋战,展现出了非凡的女性力量,为粤东地区谱写了一段慷慨悲昂的红色历史。

20世纪初,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彭湃的引领下演伴随着革命洪流而开始觉醒的海陆丰妇女,努力挣脱封建束缚,走出家门,走进学堂 ,启迪思想,自立自强,参加农会,组建妇女武装。她们不畏生死,信念坚定,用鲜血和生命阐释了 “巾帼不让须眉,红颜不输儿郎”在海陆丰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1921年,彭湃留学回国,深切感受到了农民在革命中的重要作用。于是,他开始主张武装统一、团结农民,共同奋起抗争。期间,彭湃积极向农民宣传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号召农民成立自己的组织,让农民们觉醒革命的力量。1923年1月,海丰县总农会成立,海陆丰总农会成立,为了斗争的需要,随后成立海丰县农民自卫队。在武装反抗斗争中里,男性承担着自己的力量,女性也撑起了自己的半边天。当地的罗舜姬、杨五、吕娥等43名妇女纷纷要求加入农会,通过培训和挑选,自卫队拥有尖串、大刀、红缨枪等一批武器,队员们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头;一边辛勤耕作,一边刻苦训练……巾帼不让须眉,粉枪不需银枪,自卫队的男女同胞们同仇敌忾,团结一致。

农民要抗争,掌握军事技能十分重要,但理论知识也不可忽视。1925年2月,东征军克复海丰县城,海陆丰的农民运动也达到高潮,妇女解放协会、新学生社、教职员联合会和总工会等群众组织应运而生。彭湃还创办海丰农民运动讲习所,为学员们讲授《东江农民运动情况》、《革命文学》和军事训练等课程。农民运动讲习所招收到42名学员,其中7名为女学员,分别为章行、陈新、张威、彭铿、高云、敖宏(琼)、庄启芳。农讲所培养出来的学员先后前往粤东各县从事农民运动等工作,从这里诞生的一颗颗红色火种,散向四面八方。在正确的思想引领下,青年们积极参与农运工作,燃起海丰农民运动的燎原大火。

1925年5月,讲习所彭铿等女学员以“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的名义发表《纲领》和《组织大纲》,从伦理、法律、教育、劳工等四个方面,号召女同胞打破男尊女卑的心理障碍,呼吁各界人士从社会地位、家庭关系等方面支持尊重女性、解放女性、关爱女性的时代命题。6月,海丰妇女解放协会正式成立,妇协的7名执行委员被誉为“海丰农运七颗明星”,成为带动海丰妇女参加社会运动的标榜。

随着党对武装力量的培育,涌现了大量勇敢而杰出的队伍。而在妇女解放协会建立后,一批开明进步的妇女也加入武装斗争之中。她们接受培训后,对加强农会和自卫队的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很多村也成立了妇女解放协会,例如陶河的港口村就组建了-支拥有43人的妇女自卫队小队,罗舜姬任小队长,后来,这支队伍编入海丰红色妇女粉枪队。

1927年4月12 日,蒋介石等国民党反动派公开叛变,在上海和广州等地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制造白色恐怖。海陆丰农军在党的领导下,先后发动了三次武装起义。在三次起义中,陈秀慧、何怜芳、卓爱华、赖月婵、吕楚卿郑振芬、林楚云、杨素琴等女共产党员在各地积极组织妇女参加武装起义、夺取政权的斗争。1927年11月,海丰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红宫举行,宣告海丰县苏维埃政权成立,成为了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府。根据东江特委指示,海陆丰当地决定扩大武装队伍。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执委赖月婵被安排到第六区组建妇女粉枪团。1927年11月底.海丰第六区红色妇女粉枪队成立,由本区各乡村18岁至45岁妇女以村为小队、乡为分队,共400多人构成,队长赖月婵。

 

巾帽英雄,骁勇奋故

第六区妇女粉枪团成立后,区苏维埃政府抵紧对妇女粉枪团进行集中军事训练,培训班人数最多时达百余人。队员们“草鞋竹笠、荷装带束”,都穿着黑色或蓝色的衣服,头戴蓝色帽,肩挎粉枪、尖串或大刀,背挂竹笠,脖子上系红领带,胸前戴一块徽章,脚扎绑带,穿六耳草鞋。培训班有时上课,有时操练。粉枪队的训练更多是以女性互助的形式所开展的,赖月婵负责讲课,林乖带着学员们操练。经过训练,粉枪队队员们大都学会了排队、报数、起落枪支、伏倒、打粉枪、瞒准等规范动作,有好几个队员还学会瞄准打步枪。王月圆、刘情妹、吴大妹等不仅学懂各项军事知识和会使用各种武器,还学会使用左手刀。

六区政府每次召开大会,都要求粉枪团员表演跑步、扑倒、瞄准、打枪等技能,从而扩大妇女粉枪团的影响。随后,海陆丰各地纷纷成立妇女粉枪队,这支巾帼战士队伍越发壮大。全县队员人数从400多人发展到7000多人。

1927年11月20日,在龙舌埔举行的攻克捷胜万人大会上, 处决台上站着一群左手持刀的巾帼战士。这群巾帼战士不是别人,而是赫赫有名的“粉枪队”。因深受反动派残酷迫害之苦,粉枪队队员自请处决反革命分子。粉枪队大队长赖月婵雄赳赳地带领队员们把反革命分子押送邢场,吴大妹、王玉园、刘情妹等几名大刀手,以左手刀法对反革命分子轮流挥刀,刀起头落,干净利落。这些落地的人头是一批罪大恶极的地主劣绅,常年霸占良田、放高租,掠夺当地人民的血汗钱,将当地百姓压榨得民不聊生。将这群恶人们处决后,田契被烧,农民重获了农田与自由,处决台下人心大振,喜气洋洋。粉枪队队员们光荣地完成了此项处决任务,露出了由衷的喜悦。东江特委负责人郑志云说:“粉枪队真了不起,赖月婵真不愧为妇女运动骨干。

在宣布海丰县苏维埃政权成立当天,革命骨干力量云集。在一群男性革命分子中,妇女粉枪队队员们也手举红缨枪立身其中,自信大方,情绪高涨。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期间,赖月婵带领部分妇女粉枪队员,全副武装,精神抖擞地坐在会场最前面,随后还表演跑步、扑倒、瞄淮、打枪等军事动作,博得所有参会人员的喝彩。当天,妇女粉枪队也留下了第一张(也是唯一的1张)珍贵相片一女粉枪队参加庆祝海丰县苏维埃政权成立大会留影。

1928年2月9日,中共东江特委号召惠来县大暴动,海陆丰妇女粉枪队选张月兰、吴芝英等80多名队员,编进东江暴动大队,2月13日赶赴惠来城,参加彭湃、徐向前率领的红四师进攻惠来县城的战斗, 支援兄弟县的革命斗争和妇女解放。海陆丰妇女粉枪队员英勇善战,霎时名扬东江。3月,国民党军进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海陆丰苏维埃政府转移到农村,赖月婵等海陆丰妇女粉枪队员有的背井离乡到香港、南洋去讨生活,更多的队员继续在海陆丰各地坚持战斗,为党组织积蓄革命力量。在赖月婵的带领下,妇女粉枪队在历次战斗中英勇无畏,骁勇善战、不畏强敌,为保卫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作出了贡献。赖月婵、王月圆、吴大妹、刘情妹等许多队员都在革命战斗中光荣牺牲,她们把宝贵的生命都贡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

 

 “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

1904年,粉枪队队长赖月婵出生于海丰县城内的一户贫苦户中。在当地思想观念相对陈旧的粤东地区,赖月婵的童年经历并不是那么的幸运,她出生不久后就成为海丰县城葫芦肚一户柯姓人家的童养媳。到了14岁,赖月婵就被安排到民生布厂中做童工,承担着艰辛的体力劳动。

在封建社会下孕育的不幸,促使赖月婵敢于反思并接受新思想,追寻新时代的时代之幸。受五四运动以及大批新文化的影响,女青年赖月婵拜托了封建思想的层层束缚,获得解放。作为一个具有独立思考意识以及进步意识的女性,赖月婵逐步向党组织靠拢。1925年,赖月婵加入了海丰民生布厂工会。同年,赖月婵顺利通过党组织对她的信仰考验,成功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1927年,优秀的共产党员赖月婵先后参加了二次海陆丰武装革命运动。作为妇女中坚力量,赖月婵还投身于妇女活动当中, 既成为妇女干部军事训训班的一员,还主动在日常训练中承担讲师的角色.在枪林弹雨的锤炼下、在不断训练以求强大的日常里,赖月婵以优秀的表现吸引大批女性走出家门,组建了以赖月婵为大队长的第一支妇女武装―海丰县第六区妇女粉枪队。

作为粉枪队“一姐”二赖月婵的表率作用体现在武装斗争当中。1928年3月,国民党军队“围剿”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引发了著名的“流冲阻击战”。当时,赖月婵头戴竹笠,带领粉枪队队员埋状在田园里。当敌人乘船抢渡流冲河时,赖月婵大喊一声:“开火!”愤怒的火焰便从一杆杆粉枪的枪口中喷射而出,把敌人打得鬼哭狼嚎,落荒而逃……赖月婵作为粉枪队大队长,我们始终能够看到她在一场场武装斗争中勇敢与坚韧的身影。

赖月婵的一生都活在保卫红色政权与解放妇女的奔波与奋战中,她不仅在革命斗争中打出光辉的征程,更奉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1928年3月,国民党反动派进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海陆丰苏维埃政府被迫转移至农村,而以赖月婵为代表的海陆丰粉枪队队员们依然在海陆丰各地坚持战斗。1929年初,赖月婵不顾自己有孕在身,仍然坚特革命工作,在六区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发现行踪,团团包围。赖月婵不惧敌人的声声叫嚣,始终将村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我已被敌人发觉,不能因为我连累全村。”她昂首阔步朝敌人处走去。在监狱里,赖月婵受尽严刑拷打,始终坚持闭口不泄露任何有用的信息与情报。敌人恼羞成怒,竟将赖月婵的衣服剥光密将她枪杀,再剖腹分尸,用锋利的刺刀将其肚中6个月的胎儿拷死。殷红的鲜血喷溅满地,时间永远定格在属于赖月婵的25岁上。同年9月。粉枪队队员蔡素萍牺牲时,也才刚满31岁。粉枪队队员在抗争中大量牺牲,而留下姓言的只有寥寥几位。此后,妇女粉枪队因为人员流失而遭到重削。

巾帼英雄赖月婵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 “生于忧患.死于伟大”的传奇经历。斯人已逝,壮烈的场景将永远萦绕在后人心中;聚是一团,散作满天星。虽然粉枪队受到打击,但粉枪队队员们依然活跃在党组织的工作不同,在不同的岗位共同发挥着自己的闪亮之处。队员郑振芬担任了中华苏维埃共共和国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为党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队员庄启芳,在海丰党组织遭到破坏后,奔赴新加坡开展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中共广州市委常委,积极参与新中国的建设。不论是已经逝世的,还是仍在世的,粉枪队队员们都用自己的人生,谱写了一曲壮烈的革命之歌。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