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闹革命的杨望

08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杨望,1905年6月29日出生于海丰县城河园村,小时家穷无法上学,但他渴求知识,经常赤着双脚,在河园社的山坡上一边放牛,一边趴在草地上认字读书。对于那段日子,杨望这样描述:“我们都是农家的少年牧童,天天在田地上除草或放牛,穿的是一两件’老裘婆,,食的是番薯粥,面孔变成了苍蝇的体操场。” 1921年秋,杨望终于进入海丰第二高等小学读书,他珍惜其父亲用汗水为他换来的读书机会,因而刻苦用功,成绩优异。

小学毕业后,杨望投身农民运动,参加海丰农民运动讲习所(下简称农讲所)的学习。农讲所有理论授课,有农村实践,又有军事训练。从农讲所毕业后,杨望到海丰公平第二区当农民协会宣传员,很少穿鞋袜,总是赤脚来往于田间地头,领导成立劳动童子团和青农俱乐部,组织他们进行各种革命活动。杨望后被选为海丰县农民协会的执行委员。1926年5月1日,杨望出席在广州召开的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汇报总结了海丰农民运动的进展情况,博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同年秋,杨望调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负责广东省农民协会和共青团广东区委青农部工作,其足迹遍及广州、南海、汕头等地区,进行深入调查研究,主张组织青农俱乐部,发动农村教师做好青年农民的工作,培育出农村的“革命笋”,从而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1927年,杨望返回海丰,参与领导海陆丰三次武装起义,经历过十几场炮火的洗礼,先后参与红花地守战、鲘门岭伏击战和“五三”兵暴等战斗。1927年9月17日,海丰县临时革命政府成立了,杨望、郑志云、林道文陈舜仪杨其珊林铁史、陈子歧七人当选为主席团委员。为防备敌人重兵反攻,临时政府下令把没收的重要物资运入朝面山一带山区,建立后方革命根据地。后来,杨望还被选为中共东江特委委员,不久调任中共陆丰县委书记。

1927年12月海陆丰地区已基本上是劳动人民的天下.只有少数几个村寨为敌所占,其中陆丰县城大安镇的石寨村,寨城坚固,易守难攻,扼陆丰西北通道的咽喉。我红二师在陆丰农军配合下多次围攻,敌据守石寨,不肯投降。杨望于是自告奋勇,孤身前往石寨村。

到村后,守寨人拿枪瞄准,阻止杨望前进。

杨望挥了挥手,招呼道:“都是自己人,请不要开枪!”

来者单身匹马又赤手空拳,守寨人松了口气,就让杨望报上宗亲的通关密语。杨望早已打听到石寨村全寨都姓黄,于是随口念出《黄姓八句诗》,遂被引进石寨村。突然,几支枪口对准杨望的前胸后背。杨望哈哈大声,说:“我不是怕死鬼。你们先领我到祠堂拜祖宗,待我把话说完,要斩要杀,悉听尊便!”

在石寨村的祠堂里,杨望对聚集的乡亲们说:”我看宗亲们被农军围困这么多日,仍受反动地主的欺骗,死守石寨、很危险。今天,我冒险进寨,实在是担心宗亲们生命财产的安全!如果农军移来大炮轰击,石寨瞬间就被夷为平地。”

一番话有理有据,说到村民的心坎里,石寨村民决定开门迎接农军进寨。就这样,杨望凭着一身胆识,不费一枪一弹就打开了石寨这个顽固堡垒。他智取石寨村的传奇事迹,轰动了整个东江地区

1928年春,陆丰的坊间谣言四起,如“共产党杀人如割韭菜” “共产共妻"等,弄得人心惶也于是,杨望深入农村宣传党的政策,揭露敌人的阴谋,并与农民们推心置腹地谈心,说不少仁人志士离妻别子,甚至牺牲生命,为的是保护农民利益,为的是国家的解放。

1928年2月29日,陆丰县城被敌人攻陷;同年3月1日,杨望率领农军撤出陆丰县城,在陆丰、惠来等山区进行活动。在严酷的斗争面前,杨望总是鼓励革命群众要与反动派斗争到底。春寒料抖时节,杨望昼伏夜出,单衣赤脚,常常一夜步行百余里,被战士们誉为“铁铸的巨人”。国民党反动派《海陆丰赤祸记》中有这样评价杨望的文字:“其活动能力,与农民之信仰力,不让于彭湃,其人略有胆识……一种耐苦勇敢之精神。”

1928年4月13日,在中共广东省委召开扩大会议上,年仅23岁的杨望虽然未赴会,却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当时,斗争环境恶劣,不少区乡的党组织受到敌人破坏,不少党员相继牺牲,海丰县委的5个常委就牺牲4人。为了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海丰、陆丰、惠阳、紫金四县成立暴动委员会,杨望于1928年6月被选举为暴动委员会主席。他肩负重担,在陆丰成立临时县委,又在海丰召开第三次党代表会议,决定以海丰西北区为暴动基地,训练赤卫队,准备夏秋大暴动,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1928年7月19日,杨望与彭桂率领农军在海城北面新寮村截击保护地主下乡收租的反动武装。当敌人退走时,杨望亲自带领四五名战士追击,冲到新寮桥顶时,被敌人从对岸射来的机枪子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23岁。当彭桂组织战士冲锋,正要抢回杨望的尸体时,海城的敌军已经赶到。后来杨望的尸首被敌人分砍成4块,埋在新寮村的4个地方。《海陆丰赤祸记》有如下的记载:“共党东特委杨望,率众30余人,伏于新寮乡附近,一见县兵,即分头袭击。县兵不敌,且战且退。钟县长(即钟秀南)闻讯,立派驻北门白衣庵之北约警卫队赶援,共党始退,而杨望当余众退却之时,尤单人恋战,深入五坡岭,卒为北约警卫队击毙。”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