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望巧夺敌枪

27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石帆

(一)值钱的脑袋

    邓彦华看到满街满巷的暴动传单和血红标语,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尤其当他发现一张张的传单,都印着CP暴动委员会主席的名字时,更禁不住拍着桌子发狠地喊道:

杨望!杨望!这个用三句半甜言蜜语,赚得了石寨的骗子手,竟然又任了暴动主席!实在可恶!实在可恶!这人不除,本司令哪能睡得安稳!”

他以军长兼师长的名义,愿出一千块大洋的赏格,购买CP暴动委员会主席的脑袋。这事很教他的爪牙们耸动一时。

邓彦华觉得这样还不够解恨,又于五月中旬,派他的四十八团进攻莲花山,银瓶山和公婆山等几处革命根据地。

    杨望带领着各机关所属人员和武装部队,避开敌人的锋芒,转游于山高林密的所在,跟敌人捉迷藏。

敌人搜索了几天,找不到红军和暴动队的踪迹,却累得半死,只好悻悻地踅回平原地区清乡,放火焚烧农舍,捣得大小村庄,烟火冲天;迫得鸡飞狗跳墙。无辜的群众,惨遭屠杀的难以计数。此际,海陆丰的天空,真个是愁云漠漠,日月无光。

(二)金蝉脱壳

杨望为了调虎离山,把敌人的兵力吸引到县城方面来,便又经常进海丰城布置暴动。他把那个由自己直接指挥的暴动队,移驻在一区区委机关的所在地——白水磜。

六月初的一天下午,天降着瓢泼大雨。杨望头戴一顶大斗笠,身披蓑衣,手里挽着一只竹篓子,像一个赶集的农民,坦坦荡荡进城去。

当他将要出城回机关去时,发觉有几小队敌人,急匆匆地冒着狂雨,飞奔到通往城郊的各个路口而去。市上的人,知道发生了事故,都赶快躲藏起来;商店也连忙关门大吉。

杨望早已觉察。他把那顶雨伞那么大的斗笠,戴得倾斜斜的,遮住了整个脸孔,一路蹚着街衢里的积水,若无其事地转过一条僻巷,打算从这儿溜出西门,回交通站去。

他来到一堵一人多高的土墙下,正待爬墙过去,,忽地从斜刺里的另一条小巷,钻出一个穿黄色军服的敌人小头目来。

那傢伙手里抓着一支驳壳枪,全身湿透,活像一只落水狗。他气喘吁吁地跟杨望撞个满怀,一迭连声骂着丑话,立时扬起驳壳枪,正要狠狠地朝杨望的脸门戳来。

只听得杨望没头没脑地对他说:“我看见一个人……”

那傢伙一听,忘记了揍他,急呼呼地喝问道:“看见什么人?杨望?哪儿去了?老子正要抓他呢!”

杨望边装得很着急样子,指着墙头说道:“刚从这儿跳过去了,我也要抓他呀!”

那傢伙来不及说话,连忙纵身往墙头爬去。他手里又要拿枪,心里又急,墙头又滑,蹦跳了好几次,始终没有爬上去,不觉气急败坏地骂自己道:

“衰鬼!执大洋也执输人家了!”

杨望心里暗自好笑。他沉住气,一纵身就翻上墙头去了。还回过头来故意撩拨对方道:

“官长,一千块大洋呵,简直要发财哪!”

那傢伙看杨望先爬了上去,更急了,连忙朝他喝骂道:

“丢那妈,老子没有上去,你不能占先!”说着,把那只抓枪的右手伸给杨望,命令道:“死人,快帮一下!”

杨望蹲在墙头上,伸出双手把对方的右手攥住,拉了半截身子上去。就在这一拉中,驳壳枪到了自己手里。说时迟,那时快,他用枪口戳着对方的肩窝,随手一搡,嘴里轻声喝道:

“狗东西,一千块大洋,拿去吧!”

登时,墙下扑通一声闷响,那傢伙头朝下掼了个半死。

杨望轻轻跳过墙,看看前后无人,便把蓑衣一脱,大斗笠一掀,丢在一边不管。他的头上原来预先多戴了一顶小斗笠在里边。这时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在哗哗的豪雨淋洗下,急急赶回白水磜去了。

就在这天半夜里,城里又突然腾起了轰隆轰隆的爆炸声和此起彼落的呐喊声:“杀!杀!杀!……”

敌人闹腾到天明,个个疲累得要死。邓彦华无法可施,不得不把重兵调回县城防守。

从此以后,反动派益加害怕杨望和暴动队的活动。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