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

09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石帆

很多人都知道彭湃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农民革命运动最出色的组织者和领导人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尤其是绘画,他更特别擅长。

当他任海丰县教育局长的时候,除了到外地聘请一些博学多才、思想进步的人,作为五坡岭陆安师范的教师之外,他自己还兼任该校的美术课。于是,后来在这方面产生了许多传说。这里单表一件:

当彭湃第一次到陆安师范去上美术课的时候,他手里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疾速飞舞。登时,黑板上出现了一座高耸云霄的大钟楼,钟楼的顶端,还有一颗光芒四射的红星;大钟楼下面是一片广场,两旁有美丽的大街,行人熙熙攘攘,车辆纷至沓来。学生们看了,都喝采叫好,并问他:

“彭局长,这是什么地方?”

彭湃微微一笑,没有马上回答,倒问学生们道:

“这个地方好不好?”

同学们道:“好得很!”

    “这样好的地方,你们高兴去吗?”

“怎么不高兴?只怕路途遥远,轻易不能去得!”

彭湃道:“远是很远,不过机会倒是很多,只要大家有决心,是能亲眼看到这个圣地的!”

他还用故事来引起学生们的兴趣:

“孙悟空保唐三藏取经,历尽千灾万劫,结果还是让他到了西天,把一切妖魔鬼怪都降服了!人生在世,只要有了坚强的信念,做事便能成功!”

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又都问道:“那么,这地方在哪里?广州?上海?南京?还是北京?”

彭湃笑着拿起粉笔,在画的右角写上“莫斯科”三字。

学生们一看,恍然大悟,一齐欢叫道:“原来是莫斯科呀!”

彭湃又把莫斯科的历史和苏联十月革命的经过,绘声绘色地介绍了一番。学生们听得入了迷,竟至忘记画画了。

后来,这幅“莫斯科”,在学校各班里都画了好几次;在青年学生的脑海里,深深地印上一个东方的未来世界的影子。

但也有些同学画得腻了,私下议论道:“彭局长只会画‘莫斯科’,不会画别的,足见他的绘画造诣不深,才能有限!”

过了几天,彭湃又拿着粉笔去上美术课。他还是像前几次一样,不用蓝本,只用两个指头掐着一条粉笔,朝黑板上信手挥了几挥,立刻,在黑板上凸起了一个人头像。

这像满头厚墩墩的卷发,覆着耳朵,发稍还向两边翘着。乍看象一个剪掉发辫的老妇人,但目光炯炯,放射着智慧的光芒。可是海下却长着一大部浓密的虬髯,遮得连嘴巴也没有了,倒教人想起了古代传奇中的虬髯客。

学生们看了,好不惊奇,他们都在小声乱猜议。一个学生道:

“你说这是个女人吧,可又胡子楂楂,面貌严肃古怪;你说不是女人吧,可又留着女人的头发!究竟是哪一国的人咧?”

一个学生自作聪明地道:“我看这一定是古代希腊神话里的什么英雄!你看他那对眼瞳,多么不平凡啊!”

又一个学生忽然猛省道:“这恐怕是列宁吧!前次彭局长不是对我们说过列宁吗?”

大家觉得这个同学的话不错,便又继续七嘴八舌,低声嘟哝起来。

彭湃一边润饰着画面,一边心里很高兴那个想到列宁的学生。他画好了,把粉笔放在讲桌上,又在课室里轻快地走了一转,回到里板下,微笑着问学生们:

“你们猜猜,这是谁?”

学生们都忙抢着答道:“列宁!列宁!”

彭湃不禁笑出声来,转身在黑板上写上“马克思”三字。学生们又是一阵欢呼,还笑着把那些瞎胡猜的同学揶揄了一场。

彭湃叫大家静点。于是,他又把马克思的学说,特别是他的《资本论》,简括地介绍给学生,并对他们说:“世界上第一个把马克思学说的真理,变为革命力量的人,就是列宁!”

说话间,有一个学生表示怀疑道:“彭局长,这么一个伟大的思想家,真的生得这么丑吗?你不会把他画走样了吧?!”

这种天真的问法,引起大家一阵大笑。

彭湃也觉得他问得有趣,就转问他:“据你的想象,马克思应该是怎样的呢?”

那学生还是憨里憨气地答道:“据我想来,马克思应该生得象陈总司令那么雍容尔雅,器宇轩昂,才能让人一见之下,肃然起敬。”

这话很使彭湃不快。但他还是心平气和地向全班同学问道:“中国历史上有两个著名的人物:一个是形容枯槁,热爱祖国的屈原;另一个是年青漂亮,却没什么骨气的宋玉!这两个人,你们都曾读过他们的著作,但哪一个令你们肃然起敬呢?”

“屈原!”学生们都毫不踌躇地回答。

彭湃从衣袋里摸出一张马克思的照片,递给大家去跟黑板上的画像比较一下。只见黑板上的马克思,跟照片上的马克思一模一样,加以粉笔的线条粗犷有力,更显出马克思形象的伟大。从此,学生们才诚心佩服他绘画机巧的高超。

又过了几天,正是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纪念日的那天,彭湃又到学校来上美术课。

他跟从前一样,随手拿起粉笔,就往黑板上信手挥去。这次画的还是一个人头像。他刚把这像宽广的前额,深藏的眼睛,和他那强有力的下腭等用粗线条勾出,学生们就己经在热烈地喝采道:

“列宁!列宁!这回错不了啦!”

彭湃把像画好,又端端正正地把“列宁”二字写上去。学生们又是一阵热烈的喝采;这喝采还包含着猜中了的愉快。

彭湃拍掉手上的粉笔屑,笑容可掬地问大家:“我还没有画好,你们就猜出来了。这回怎么猜得这样准呢?”

学生们都高兴地回答道:“你不是常谈起列宁吗?如果黑板上的列宁这时会说话,会咳嗽,那我们不看也可以辨别出来!”

彭湃很高兴,他快活地问道:“同学们,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学生们思索了一会,都说不知道。

彭湃一下子变得十分激动,他高声道:“同学们,今天是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纪念日,让我们来庆祝一下吧!”

说着,他从衣袋里掏出来一大张预先写好在白纸上的《国际歌》,挂在黑板上,高昂着头,自己先唱开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教室里的空气,登时显得无比庄严。学生全场肃立,看着歌谱,跟着唱起来了:

       不要说我们一钱不值,

       我们是新社会的主人!……

雄壮而激发人心的歌声,一时传开了。不久,全校同学都晓得今天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伟大节日,都争着学唱《国际歌》,他们唱到末尾,越唱越响亮:

       英特纳雄纳尔,

       就一定要实现!

很快地,那张歌谱被轮抢得破烂不堪,辨认不清了。

不过往后,人们唱这支歌的时候,己经不用看歌谱,而是从心弦深处,唱出反抗旧世界的雄壮歌声来了!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