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95】烽火岁月,丹心永存——记1932年秋冬范照南在激石溪

海陆丰红色故事【95】烽火岁月,丹心永存——记1932年秋冬范照南在激石溪

22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32年秋,蒋介石发动对鄂、豫、皖根据地第四次“围剿”时,广东军阀也调兵遣将,变本加厉对海陆紫苏区进行“围剿”。敌人大部分兵力开到东江苏区,以张达师的吴俊声、骆秀礼团向海陆紫苏区进攻。敌人除增加兵力进攻红军外,特别注意对苏区的封锁。

10月3日,吴俊声团1000余人,配合当地的反动武装进攻陆丰新田激石溪根据地。时任中共东江特委主席团成员、东江苏维埃政府委员的范照南闻讯后,率领赤卫队,埋伏在激石溪麻沙凹,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麻沙凹这里地形险要,山高林密。当敌人出现在山坳口,范照南提醒大家要注意隐蔽,等敌人近前再打。地方反动武装走在最前面,不知是心虚胆怯,还是有所觉察,走在最前面的两个敌人手持火把,每隔一段路就点燃路边的荒草或灌木丛,企图烧山,跟在后面的两个敌人则时不时朝两边的山上放冷枪。

“打——”,等他们近前,范照南一声令下。顿时,隐蔽在山路两边山上的赤卫队员同时向敌人开火,敌人慌作一团,死伤数十人,连忙撤回山坳口。因敌众我寡,赤卫队没有恋战追下山继续打,而是马上转移山头。凶狠的敌人见状,立即命令用火烧山,企图把赤卫队围困在山上烧死。

范照南从小在这山里长大,熟悉这一带的地形,早已做好了兵分两路快速撤退的准备,跳出了敌人的“火圈”包围。

是晚,吴俊声命一个营的兵力驻激石溪鹿湖凸,其他兵力驻湖坑。

第二天天还未亮,范照南又率领赤卫队在三江口埋伏。果然不出所料,一大早,敌人就来进犯三江口。

赤卫队在范照南的指挥下,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越战越勇。这时,闻讯赶来的部分群众也加入了战斗,他们用箩筐挑子弹、带着粉枪、尖刀等。一时间,三江口枪声大作。

双方激战30分钟后,敌人驻鹿湖凸的一个营赶到增援,终因敌众我寡,赤卫队伤亡数十人,不得不分头向深山撤退。

敌人被赤卫队伏击两次后,恼羞成怒,“围剿”的手段变本加厉。他们沿袭1928年至1929年那些“围剿”手段:第一,四面封锁,断绝粮食、物资进入山区;第二,包围搜山,强迫外乡群众到该地砍树烧山;第三,大贴布告,欺骗宣传,准许所谓“自新”,进行政治诱骗;第四,利用叛徒破坏中共组织,“围剿”中共武装。同时强迫实行保甲制,强化“五家联保,三家联坐,一家通‘匪’,五家同罪”的毒辣手段,加强土豪劣绅的反动统治,威胁干部和红军家属,胁迫动摇分子自首。敌军还在湖坑筑了一座坚固的炮楼和数座营房驻兵。总之,无所不用其极。

在敌人疯狂的“围剿”下,激石溪的许多房子被烧毁,许多来不及逃走的村民被杀害,许多党员和村干部壮烈牺牲了。激石溪乡原来有2600多人,经敌人两次大屠杀,许多群众在逃亡时饿死、病死或流亡外地,只剩下200多人逃到山上隐藏。

面对敌人的严密封锁,范照南带领的赤卫队只好化整为零,分散活动。白天,他们爬上山顶找处隐蔽的石洞休整或挖猴头、采野菜充饥;夜晚,就下山摸进村里暗杀敌人的岗哨,缴些枪支,顺便找些番薯、粮食之类的带上山。

1932年11月中旬,反动派在激石溪大耍“招安”手段,把隐蔽在山上的200多名群众诱骗下山,把他们集中在湖坑一块较平坦的地里搭茅寮居住。茅寮周围筑上木栅,构成一集中营。每天上午10时左右才准许农民出去附近种田。周围的山头上到处都有敌人的岗哨监视,下午4时农民就要回到集中营里。晚上敌人还进行检查点名,外面戒严。使农民与仍隐藏在山上的革命同志完全隔绝关系。

在这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为了保存实力,范照南带着赤卫队员又转移到罗庚坝的严狗凸。严狗凸紧临激石溪位置,半山腰处有一秘密训练场叫“会众坪”,这是一块易守难攻且较为平坦的一块草坪。1923年罗庚坝农会成立以后,农会组织曾多次秘密利用这个草坪召开大会,声讨地主恶霸,宣传革命道理等。范照南同志领着赤卫队员在这里悄悄地修筑战壕,准备与敌人斗争到底。

一天深夜,范照南派两位队员悄悄下山,摸黑来到罗庚坝村的一位亲戚家找吃的东西,这位亲戚给了十几斤(1斤=0.5千克)番薯和一些咸菜,在往回上山的半途中,其中一位队员因受不了这种长期饥寒交迫的生活,也抵抗不了敌人所谓的“自新”政治诱骗,逃跑了。

范照南获知情况后,命令大家迅速连夜转移山头。果不其然,天一亮,敌人就来这里封山、烧山。事后,范照南反复教导身边的同志:“敢当共产党,哪有怕死自新的道理?”“是共产党员,死也不能出卖组织。”“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更需要顽强的斗志,绝不能当逃兵!”

当敌人得知范照南他们已转移到罗庚坝,就派兵进行“围剿”。敌人一进村,就烧民房,抢耕牛,宰杀猪、鸡等,村民逃的逃,躲的躲,没来得及逃跑的都被杀害了,还不断放火烧山。不一日,罗庚坝村到处烽烟四起,烟雾笼罩。

范照南与赤卫队员受到敌人的重重包围,仍坚持在深山密林中与敌人周旋。这山着火就转移到那山,那山着火又转移到另山。他们经鲁枝岭再到了宫背村后的山门仔石洞中暂时隐身。

同年12月,敌人的封锁更加严密了。每个山口都有敌人的岗哨,周围许多山林被大火烧毁,群众在严密的监视之下活动,根本无法联系。

在罗庚坝山门仔石洞里,阴暗、寒冷,终日不见阳光,北风直接可灌进来。范照南他们长期生活在石洞,跟敌人打游击战,缺乏枪弹,加上严重缺乏粮食,只能靠挖野菜、摘野果充饥。饥寒交迫,赤卫队员们都疲惫不堪了。年纪较大的范照南也因过度劳累患病,好几个队员也生病了。

农民出身又在山区长大的范照南,就在山上找些中草药给他们嚼着吃,慢慢地他们就好多了。可是范照南自己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终于一病不起。

“我们越是困难,越要坚持革命,穷人只有走这条路才有希望。”在弥留之际,他还嘱咐、鼓励身边的同志:“你们不要跟敌人硬拼,要保存实力,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定要想方设法与上级或其他地方的革命队伍取得联系……”在北风的呼啸声中,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眼角流出了两行泪……他的头一歪,举在空中的手垂了下去……

在场的队员悲痛万分。

此时,寒风阵阵吹过山岭,遍山的鸭脚树都开满了白色的小花,一树树,一层层,一簇簇,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弥漫着整座青山嶂,就像在祭奠忠魂……


cache
Processed in 0.0069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