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86】林翰藩血洒观音山

海陆丰红色故事【86】林翰藩血洒观音山

18 2024-07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大革命时期,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壮大和发展,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震惊和仇视。

1928年2月上半旬,国民党政府集中兵力,派出三个师近10万人马,从东西北方向分三路对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发起“围剿”战争。3月1日,又命令海军驻守在福建启碇的第四舰队,派遣中山舰、广金舰、广庚舰和飞鹰舰等4艘大型兵舰,即速出发,翌日晚抵达汕尾海,不断巡弋在汕尾至捷胜海面上,截击红军从南部海面的退路,形成四面包围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局势。

同时,国民党军队李振球第三十一团占领了海丰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海丰县城。

至2月下旬,陆丰东南各重要城镇被敌人攻占,碣石、金厢二区工农武装200余人退至观音岭一带山地,据险而守。时任中共碣石区委书记的林翰藩和章旭东率领两支武装坚持游击战争,活动于金厢、碣石一带,经常袭击敌人。

林翰藩,原名陆加,1900年出生于陆丰县东海镇六驿村。1923年在彭湃的引领下,积极参加农民运动,在六驿村组织起农会。6月,协助成立陆丰县总农会。1925年3月被任命为陆丰县总农会特派员,往南塘从事农会组织工作。10月,中共陆丰特别支部派林翰藩与碣石支部书记杨少岳一起赴碣石,开展碣石地区的农民运动,加快全县农民运动的步伐。随后,从1926年至1928年,林翰藩先后在九更寮、曾厝寮、戴厝村恢复了农民协会,又在戴厝村成立碣石区农会,由戴志梅任会长,曾海宾为副会长,他们密切合作,开展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在海陆丰人民三次武装起义期间,多次组织碣石武装暴动和攻打碣石城,巩固了新成立的苏维埃政权。至1928年2月,因局势突变,中共陆丰县委根据东江特委指示,为应付敌人入境后的斗争准备,分别成立中共东南特委和西北特委。杨少岳、张家骥、陈夏威等为东南特委委员,林翰藩接任碣石区委书记。

观音岭一带多是山地,连接碣石、金厢、南塘、桥冲等地区,山峦交错纵横,连绵起伏。观音山则是其中一山峰,位于桥冲镇东竹、溪碧两村东南面,碣博河公路段西侧,西濒碣石港,主峰海拔640米。远眺峰顶,有巨石恰如观音菩萨端坐于莲花宝座之上,面向大海,形态逼真,栩栩如生,故取名观音山。

4月12日,原陆丰县委主要成员及领导人在鹅笼村(今卧龙村)被敌人包围,不幸全部牺牲,革命斗争一时陷入低潮……

7月6日,时任中共陆丰县委常委兼军委主任的林铁史带领工农武装100多人赶往碣石、金厢一带,传达东江特委暨新县委准备组织夏收武装暴动的决定。林翰藩、曾海滨等人陪同林铁史到九更寮、角洋等地举行穷人会议,整领工农武装,恢复乡村苏维埃政权,健全各乡党支部机构,准备暴动。

然而这计划不幸泄露了,敌第五军四十七团重兵迅速包围了九更寮村,林铁史、林翰藩身先士卒,指挥队伍英勇作战。

激战中,林铁史被一颗子弹击中头部,伤势严重,昏迷在战场上,最后不幸被捕,落入敌人的魔掌。

而个子高大且身手矫健的林翰藩,带领曾海滨和大部分赤卫队员马上突围,他们右躲左闪,避过敌人的子弹,穿过村里狭窄的巷道,顺着九更寮村的老寨墙,纵身翻过丛生的灌木,踏上前往观音岭山地方向的道路,敌人分批在后边穷追不舍,尾随而来。

林翰藩和赤卫队员们疾速快跑,跨过乡村的羊肠小道,敌人在后边一边追,一边喊:“别给他们跑了……”幸好,时近黄昏,天色渐暗,前面一片茂密的树林挡住敌人的视线,他们侥幸脱险了。

大伙喘着气,一边走一边商量:“我们该往哪里去?”林翰藩思索了一下,立即作出决定:“现在四周都有敌人,只能退回观音岭一带山地避一避!”

时值小暑,俗话说:“小暑过,一日热三分。小暑接大暑,热得无处躲!”观音岭区域气候变化很快,高温、高热、高湿的天气开始袭来,有时大雨滂沱,有时高温日晒,他们只有躲入天然岩石形成的山洞里暂避。接下来,山下村民偶尔偷偷送点粮食上来,也很快吃完了,经常上顿不接下顿。而观音岭山地多以石头为主,根本找不到野果子吃,只能挖树皮草根以济急。他们风餐露宿,困苦难熬,粮食又没有了,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使大伙日渐消瘦,面容憔悴。林翰藩身体也发生了疾病,体力大为下降。

十多天后,敌人再从碣石、金厢、博美、南塘四面包围观音岭区域。刹那间,炮声轰鸣,硝烟弥漫,敌人迅猛的枪弹不断从四面八方放射出来,打在树干上,打在岩石旁……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势,工农武装也快速反击,但只能边打边撤。经过一连几天的合围进攻,曾海滨和部分队员们被冲散,林翰藩身边的十几位战友,却被敌人团团包围在观音山。 

观音山上峰峦起伏,山势险要,大大小小的石头垒落其中,更有形态各异的巨石星罗棋布。

队员们一边痛击追上来的敌人,一边有计划地往山上撤退,他们利用险要的地形,把冲上来的敌人一次又一次地打下去。

林翰藩沉着地指挥战斗,让敌人走近了,才命令狠狠地打。身边有的队员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瞄准敌人射击;也有的队员大吼一声,一扣扳机,把满腔怒火从细小的枪口喷射出去;还有的使出浑身力气,一挥手臂,用力把一颗颗手榴弹投向敌人。

不一会儿,坎坷不平的山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敌人的尸体。

敌人马上集中火力,进行顽强的攻击,密集的子弹如暴雨般倾泻在山石旁,石屑翻飞着火星四下迸溅。林翰藩身旁的队员一个又一个倒下,殷红的鲜血如鹅毛般飘洒在地上,他们相继阵亡了。

眼看着昔日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战友纷纷中弹倒地,林翰藩眼眶简直就要冒出火焰来。他咬牙切齿地喊:“打,给我狠狠地打。”

可是并没有人响应……

硝烟渐渐散去,阳光照射在壮烈牺牲的队员们身上。 

前有敌兵,后无退路,只有竭力反击,再往山顶退却。

鏖战中,林翰藩抬手一枪又打中一个敌军,“你已经被包围了,逃不掉了,投降吧!”敌人一步又一步逼近,“赶紧投降吧,缴枪不杀,投降优待!”

林翰藩举目环顾,四周被众多的敌人包围得水泄不通,他难以脱身了。

骤然间,林翰藩高大的身躯猛地站起来,从容不迫地挺直了,如一根高耸在战场上的旗杆,观音山上响起了他壮烈豪迈的口号声:“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这是英雄坚贞不渝的声音!这声音响彻云天,气吞山河。

随着“呯”的一声枪响,一股鲜血喷洒在岩石上……

他用最后一颗子弹饮弹自尽,英勇牺牲,时年28岁。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天,我们踏着烈士曾经战斗过的路程,寻索烈士的英勇事迹,仰望观音山巍的高峰,怀念那一段不平凡的岁月。

林翰藩烈士一生为革命,宁死不屈,把鲜血抛洒在海陆丰大地上,谱写了一曲人生的战歌。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