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74】彭湃替他改名——海丰六区区长曾和世的英雄事迹

海陆丰红色故事【74】彭湃替他改名——海丰六区区长曾和世的英雄事迹

21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他,18岁追随彭湃搞农民运动,彭湃特地替他改了名字,包含着一个为和平世界而战的愿望。

他,不负彭湃等老一辈革命家之所望,征战大半个中国,为新中国立下了赫赫战功。

他,为人清廉忠义,不许子孙占用公家一点便宜;他的退伍金一大半都用来抚恤战友家属……

他就是原海丰县六区区长、武装大队长曾和世。

戎马半生,经历数百次战斗生存下来后,曾和世一直告诫子女:“做人一定要低调。”


改名“和世”,彭湃满含深意期待有一个和平世界


曾和世,原名曾何世。1910年12月18日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赤坑镇沙港石头乡。1927年,年仅17岁的曾何世追随中国农民运动领袖彭拜参加农民运动,在彭湃身边工作过一段时间。因为深得彭湃的赏识,彭湃将他的名字“曾何世”改成了“曾和世”,寓意“和平世界”。可见,在腥风血雨的年代,党的早期领导人也是多么渴望有一个和平世界,人民能够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1929年8月24日,彭湃因叛徒出卖而被捕,30日在上海与杨殷、颜昌颐、邢士贞4人同时英勇就义。

因为曾和世参加革命,国民党反动派悬赏1万大洋通缉他。由于当时的民团武装遍布各乡镇,曾和世一时难以立足。无奈,曾和世只好到广州、香港躲避,继续搞地下工作。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曾和世被党组织从广州派回海丰县工作,随后加入东江纵队,1938年10月开始在东江纵队的彭沃大队开展抗日斗争。后来,海丰县各区成立抗日民主政府,曾和世被任命为海丰六区(今赤坑)抗日民主政府区长兼区武装大队大队长。为了壮大革命的力量,曾和世在赤坑广泛发动青壮年参加革命队伍,投入抗日救国中。

曾和世生前向子女口述,他曾带队在海丰县埔仔峒,全歼日伪军两个排;曾带队在公路设伏,全歼一个送物资的日本车队十多人……


兵不血刃,成功收编国民党海军289人


曾和世生前向子女们口述,他非常热爱家乡,不但动员了家乡很多人参加革命,很多革命活动也在家乡进行。

1945年,驻田墘国民党海军一大队近300人准备于7月经赤坑大化乡到高螺过渡至碣石与日军共同驻防。所谓共同驻防,也即是投靠日本人,当汉奸。该大队一林姓排长刚好是赤坑人,很有骨气,于是跑来向海丰六区区长曾和世报告,要我军在途中把他们消灭。

曾和世与区武装大队政委林英商议后,认为与其将其消灭,还不如劝说整个大队投诚。

于是林英深入虎穴与该大队副大队长兼一中队中队长沈贻谋、二中队中队长沈志坚等讲明“国难当头不能当汉奸”的道理,力劝他们率军投诚。经过一番思想动员后,两人表示爱国,同意投诚。

1945年7月12日,曾和世率领六区武装和沙港救乡队在家乡沙港石头乡的溪头旁,对投诚人员进行了收编。

大家随后前往赤坑开欢迎大会,经清点投诚人员多达289人,此举在当时震动了海陆丰,严重动摇了反动势力。

曾和世生前曾口述,他很感恩家乡,因为是家乡熟悉的环境救了他们的命。曾和世的家乡沙港地域宽广,而且多有湿地和山林。对于在这里长大的他,对于乡里的一草一木,是再熟悉不过了。

有一次战斗,曾和世所在的游击队被日军包围。危急之时,他带着几名游击队员躲进了家乡沙港。因为熟悉环境,他们借助村里的地势快速穿梭,灵活与日军周旋。战斗从第一天傍晚打到第二天黎明才结束,虽然也有同志伤亡,但是最终成功突围了。


辞当官员,转业安置费一半用来接济战友家属


1946年6月30日,曾和世随东江纵队北撤至山东烟台,转隶四野部队。因为作战勇敢,曾和世后来被任命为其中一个骑师大队的大队长,并配有警卫。曾和世跟随部队南征北战,曾参加过淮海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济南战役、解放广东战役、万山群岛渡海战役等战斗。

曾和世戎马半生,始终忠诚于党与国家,不求名利、无私奉献。

1955年,曾和世转业。3年后,他调任江门市八一钢铁厂任副职兼工会主席。工厂撤销后,曾和世曾被任命为中共江门市委纪检书记,他毫不贪图名利,以年龄大、文化程度低为由请辞,只选择到肥皂厂任支部书记兼工会主席,直至1966年离休。

几个子女长大后,曾和世动员他们积极参军,还经常叮嘱他们爱党爱国。一生清廉的他不但严于律己,还不准家人沾公家半点利益。他认准公家的东西,绝不允许有贪欲。

当时单位分配一辆自行车给曾和世使用,但他却不肯让家人骑一下,说这是公家的。单位有食堂,子女向他提出去食堂吃顿饭,也被拒绝了。子女工作,他也不会去打一声招呼。

而对于战友和人民的困难,他却非常慷慨大方。曾和世的女儿曾健红介绍,虽然父亲没有什么文化,当年在家时却非常勤奋,学了很多“青草方”,懂得用草药医病。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后面退休后,只要有人求助于他,他都会用草药为他人治一些力所能及的病。

退伍时,他获得了4000多元的转业干部安置费,他慷慨地拿出一半,用来资助那些牺牲战友的子女和父母。他认为一生打过那么多仗,一个个战友都倒下了,他们都是英雄,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曾和世一生充满正气,在“文革”期间,曾和世冒着风险,一一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同志,包食宿及赠送衣服、交通费,并实事求是地为老同志证明、澄清一些问题,力保他们不再受迫害。

曾和世自认为一生打了那么多的仗,能活下来已是非常万幸。因此,生前一直告诫子女“做人一定要低调、低调”。

曾和世,就是这样一个为党为国为人民无私奉献一生的共产党人,永远是后人敬仰、学习的楷模。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