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55】名医侨领黄鼎臣

海陆丰红色故事【55】名医侨领黄鼎臣

22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一艘轮船冲破迷雾,在浩瀚的大海上颠簸着,朝着日本方向驶去。黄鼎臣扶着船栏,迎着东升的旭日,思潮滚滚……

黄鼎臣,1901年8月13日出生于广东海丰县城土碣町(即海城镇第四小学斜对巷)一个农民家庭,有8个兄弟姐妹,家中经济困难。可黄鼎臣酷爱读书,其父亲就让黄鼎臣到母舅吕心焯在鹿境创办的庭兰书院里寄宿读书,接受启蒙教育。在书香的浸润下,11岁那年,黄鼎臣考入海丰一所高等小学读书。当时,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活跃,黄鼎臣结识了彭湃陈其尤等有志青年,决定学医救国,认为这是革命出路。因为在满目疮痍的旧中国,黄鼎臣看到饥馑、灾难时有发生;更看到病魔给贫苦大众带来的痛苦,一双双无助的眼神里写满绝望。

小学毕业后,由于家庭拮据,黄鼎臣不得不中断学业,并遵从父亲的意见,来到他家与人合办的中药店当一名学徒。他每日拉开抽屉,伸手抓药,掌握了许多药物知识,对以后走上救死扶伤的从医道路也产生了催化作用。当学徒之余,黄鼎臣手不释卷,准备考试升入中学。1918年,家境稍好后,黄鼎臣考入海丰中学当插班生,继续求学。天道酬勤,黄鼎臣在就读期间,报考留日学生出国,在众多考生中名列榜首,并于1921年底抵达日本东京留学。

人生地不熟,黄鼎臣只身落脚在日本东京神田区三畸町的小旅馆里。初来乍到,黄鼎臣在东亚高等预备学校里学习数学、物理、化学以及日语。1923年,黄鼎臣考取了日本医科专科学校。经过五年苦读之后,黄鼎臣获得医学学士学位,有机会到日本东京帝国大学附属医院进修深造,并取得在日本挂牌行医的资格。

留日期间,黄鼎臣满怀理想,一边立志学医,一边从事革命活动。他曾经多次参加反帝爱国游行,愤怒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每次游行,黄鼎臣都慷慨激昂地走在最前列,因多次与日本警察发生冲突而遭到逮捕,仅被关押在神田区三畸町派出所就有四五次之多。冥冥之中,黄鼎臣变成监狱的常客,监狱也变成黄鼎臣临时安身的地方。

“革命事业越是艰难受挫之时,就越需要更多的人为之奋斗。”1927年12月,黄鼎臣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肩负起中共中央与东京特别支部的联系工作,他所居住的东京神田区三畸町的小旅馆,自然就成为秘密联络点之一。一次,广东留日同乡会有一位叫李洁冰的女干事,在反日宣传游行中遭逮捕。出狱的当天晚上,黄鼎臣作为广东留日同乡会总干事,从寓所出来,乘坐电车要去东京火车站送别李洁冰的时候,遭到便衣警察的逮捕。在日本警视厅里,审问官怒气冲冲,拍着桌子朝黄鼎臣吼道:“你为什么要组织游行示威,反对日本呢?”

黄鼎臣理直气壮地陈词:“日本人民对我们很友好,我们并不反对日本人民;而是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反对日寇侵略我们的国土,屠杀我们的同胞。”

这一次,黄鼎臣蹲了三天监狱,随后被日本政府遣送回国。抵达上海后,黄鼎臣就开始担任反日大同盟上海分会主任。不久,日军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济南惨案,激起全国人民声势浩大的反日浪潮。1928年9月3日,国民党反动当局勾结法租界巡捕房,搜查上海反日大同盟的办公室,黄鼎臣遭到逮捕,在法租界巡捕房关押一个月后,引渡到国民党地方当局的龙华司令部。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黄鼎臣拖着沉重的镣铐,承认自己仅是日本留学生,闭口不提党组织和其他革命同志的具体情况。最后黄鼎臣被江苏省高等法院以“反革命嫌疑犯”的罪名,判刑六年两个月,剃光头发,戴上镣铐,关入上海漕河径监狱,开始漫长的铁窗生活。

1930年初夏,黄鼎臣由上海监狱转到苏州军人监狱。监狱里阴暗潮湿,还流行伤寒、痢疾等传染病。狱方就让医科大学毕业的黄鼎臣替狱友看病治疗,狱卒及其家属闻知黄鼎臣医术高明,也纷纷找他来看病。在监狱里,黄鼎臣既是囚徒,又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他充分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担负起监狱中的秘密联络工作,同国民党展开了机智的斗争。

1932年,上海发生“一·二八”事变后,社会各界要求国民党释放政治犯的呼声越来越高。黄鼎臣本来被判刑六年两个月,按照国民党内务部制定的方案:一个政治犯一律减刑三分之一。1932年底,黄鼎臣重获人身自由,结束长达四年之久的铁窗生活,提前走出监狱的大门,阔步迈上革命道路。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1933年1月下旬,黄鼎臣从上海返回家乡过春节,回到广东海丰县城土碣町家里。第一时间,黄鼎臣就翻箱倒柜,终于找到那一本望眼欲穿的日本医科大学毕业证书。眼前这本宝贝证书,是黄鼎臣在社会上挂牌行医,悬壶济世的命根子。

医科毕业证书失而复得,黄鼎臣高兴得合不拢嘴。但是,黄鼎臣却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好像失群的孤雁,来到澳门挂牌行医。当黄鼎臣发现许多船民因贫困看不起病,转而求神拜佛,甚至受到巫医的欺骗,导致人财两空时,黄鼎臣秉持早年入党的宣誓,自觉履行一个党员的义务,背起药箱,下船看病,经常不收药钱,受到当地船民的爱戴。

1937年10月起,黄鼎臣辗转到桂林、昆明等地,一边悬壶济世,一边投身民族救亡运动。1940年底,黄鼎臣在重庆朝天门附近的陕西路租了两间房子,开办诊所。一次偶然的机会,黄鼎臣遇见时任新华日报社秘书长的徐迈进,这是一位同患难的监狱难友。此后,黄鼎臣恢复与党组织的联系,被党组织任命为新华日报社的医药卫生顾问,为王若飞、吴玉章、许涤新、廖承志等看病。黄鼎臣甚为激动,自己能给一些为中国的前途日夜操劳的人号脉治病,减轻他们的痛苦,这是作为一名医生感受到的最大幸福。

1941年的一天,黄鼎臣在诊所里遇见蒙难的老乡陈其尤。他们俩紧握双手,谈起家乡的情况,谈起民族的命运和国家的前途。当时,陈其尤是中国致公党负责人,致公党广泛团结华侨爱国力量并对海外华侨的爱国行动具有一定的影响,其总部就设在香港。相濡以沫,在黄鼎臣的影响之下,政治方向举棋不定的陈其尤,开始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思想上有了质的飞跃。

1946年,黄鼎臣经过陈其尤的介绍,加入中国致公党,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领导下,黄鼎臣奔波于广州、香港之间,为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致公党之间牵线搭桥,做了大量工作。1947年5月,中国致公党在香港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一致决议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黄鼎臣当选为致公党中央常委兼组训部部长。在这个历史性的转变过程中,黄鼎臣发挥着关键作用,使中国致公党从一个为旧民主主义奋斗的政党,转变成一个为新民主主义革命奋斗的政党。

新中国成立后,黄鼎臣作为一至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二至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为民主管理国家作出贡献。“文革”期间,黄鼎臣经受住残酷的迫害和摧残,始终坚定革命信仰。1979年10月,中国致公党中央在北京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黄鼎臣当选为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从此,中国致公党在黄鼎臣的领导下,在协助政府落实侨务政策,邀请海外华侨回国参观访问和参加祖国建设,巩固发展爱国统一战线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绩。1983年11月,黄鼎臣继续当选为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五年之后,在致公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黄鼎臣率先垂范,辞去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后被推举为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名誉主席,一直为多党合作事业工作到最后一刻。

不仅如此,黄鼎臣的生活简朴,严于律己,对工作一丝不苟。凡是接触过黄鼎臣,或者请他看过病,以及在他领导下工作过的人,无不对他一生的爱国主义和革命人道主义精神深表钦佩。诚如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宋堃给予黄鼎臣的评价:“一生追求真理、追求进步、虽几经磨难,忠贞不渝,始终紧紧追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不断前进。”

1987年11月,海陆丰苏维埃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年迈的黄鼎臣再度返回家乡,欣然参加庆祝活动。风雨年华,黄鼎臣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为了中国的前途而呕心沥血,奋斗了70个春秋,成为一名爱国名医,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中国致公党卓越的领导人。1995年1月7日,黄鼎臣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临终前,他还留下遗嘱,捐献自己的遗体供医学研究之用,为祖国的医疗卫生事业作出最后一份贡献。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