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49】朱水林送情报

海陆丰红色故事【49】朱水林送情报

02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还侵占着中国半壁江山,其飞机在河口上空狂轰滥炸,铁蹄已踏上距河口圩仅9公里的大安镇新铺子,严重威胁着河口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河口小学因而停办。在此情况下,原在河口小学上学的朱水林只好转到河田小学(在田背)就读六年级的第二学期。

1947年,叶左恕与郑万生接受党的委派,组建陆丰县地方武装,名为东北大队,大队长叶左恕,政委郑万生。其第一次武装斗争在大安镇打响,作为主力的四中队包围消灭了大安警察所,活捉了巡官后撤出。当天,国民党县政府县长委派中队长率一个中队的兵力增援大安,企图与我东北大队决一死战。

这天是农历九月十八日,陆丰县河口圩正下着蒙蒙细雨。按当地传统风俗,一年一度的演大戏正在开锣。四面八方的群众都汇聚而来,使得整个河口圩如节日般热闹非凡。

这时,地下党员朱靖祥头戴斗笠,趁着热闹,急匆匆地穿过小巷,走进朱水林的家。一进门,他摘下斗笠放在墙角,问闻声而出的朱玉玲:“你儿子呢?”朱玉玲问道:“什么事?他在外面看戏啊。”“快,你把他叫回家来。”朱靖祥焦急地说。

朱玉玲不敢多问,立即朝演戏的地点走去。他知道,朱靖祥这个时候急匆匆赶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了。

朱玉玲急匆匆地到戏台前面寻找儿子。他知道,儿子矮小,只能在前面找。他张望了许久,并问了几个熟人,终于找到踮起脚尖看戏的儿子。朱玉玲立即上前拉起儿子的手挤出人堆。朱水林不情愿地挣脱:“什么事?我要看戏呢!”朱玉玲低声说:“上面有人来。”朱水林只好一步一回头地跟着父亲回家。

一会儿,朱玉玲拉着矮小的朱水林回来了。朱靖祥一见,立即起身,拉朱水林到墙角,小声而严肃地说:“水林,现在有一个非常紧迫的任务,要你来完成。你赶到大安圩,找到大安第四小学的校长王国祥,把一份重要的情报交到他的手里。”朱水林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此时,他的心情很复杂,好不容易盼了一年的大戏正上演,自己正看得挺高兴,却突然被父亲硬拉回家。虽然他很想看戏,但是党的紧急任务更重要,必须完成。朱靖祥用双手按住朱水林的双肩,弯腰以更低沉的声音说:“把情报送给他是一件事,还有一件事,你要从他手里带回另一份更重要的情报给我!”因为朱水林与王国祥互不认识,朱靖祥向朱水林交代了联络暗语,再三强调要确认无误是王国祥后,方可把这绝密级的紧急情报交给王国祥(这情报是要求王国祥汇报两件事,一是四中队消灭大安警察所一伙后,当地群众反应如何。二是国民党后来委派增援的中队的兵力及武器情况)。朱靖祥又说:“这路上有很多岗哨,查得很紧,充满危险。你年龄小,不易引起敌人的注意,但也一定要小心,要机智灵活,千万不要露出破绽。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务!”

从河口到大安,距离有30多里路。朱水林是首次走这么远的路程送情报,难免有点害怕。朱水林问:“万一有人问我去哪?找谁?怎么回答?”朱靖祥说:“你就说到大安圩找姑姑朱阿芳要点草药什么的吧。”

朱靖祥取出一把纸伞,把卷好的情报藏在伞头。在父亲朱玉玲的叮咛声中,朱水林打开伞,在蒙蒙细雨中向大安的方向走去。

刚开始,一切很平静,路上行人匆匆而过,当快到大安圩时,朱水林发现,重要的路口都有敌人设下的岗哨,几个哨兵对可疑行人进行检查,特别是年轻人,少不了被搜查盘问。朱水林放慢脚步,定了定神,暗暗观察。此时,刚好有三个年老妇女从身边经过,后边还跟着一个小孩,朱水林忙插上前去,打着伞与小孩并肩而行,并装着一家人的样子说话。岗哨的哨兵见他们叽叽喳喳,有老有少,还背着不少农产品,也不盘问,挥挥手让他们过了岗哨。

朱水林一过岗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老妇女发现了跟着的朱水林,忙问:“你要去哪?一个人瞎跑?”朱水林忙说:“我要去大安第四小学找校长,该走哪条路?”“哦,你跟着我们,快到的时候,我指路给你。”

在老妇女的帮助下,朱水林顺利地来到了大安第四小学。进了学校,一位老师一听这小孩要找校长,连忙领着他去找校长。

在房间里,王国祥正伏案写着什么,听说有人找,便停笔抬头,一见是一小孩,就问:“你有什么事吗?”

朱水林按捺不住兴奋,说:“现在还可以报名读书吗?”

王国祥神色一变:“可以,要收学杂费的!”

联络暗号对上了,双方都十分激动。

王国祥忙起身掩上房门,低声自言自语:“怎么让这么小的孩子来?”

朱水林立即从伞中取出情报交给王国祥。王国祥打开看了看,对朱水林说:“你等一等,我出去一会,很快回来。”说完,他便关上门走了出去。

约半个小时后,王国祥回来了,还带回一把中草药。他把卷好的情报装进伞头交给朱水林,并要他把中草药带上。王国祥对朱水林说:“路上有人问,你就说来买草药的。”临走时,王国祥轻轻拍了拍朱水林的肩膀说:“好样的!小小年纪,表现很好!很镇定!革命很快会成功,那时,我们再见!”朱水林猛地点了点头。

朱水林按原来的路返回,这次,没有来时那么幸运。刚出大安圩路口,因为行人比较少,朱水林引起了岗哨的国民党兵的注意。一个国民党兵对朱水林喊话:“喂,小孩,干嘛的?一个人?”另一个国民党兵招手:“过来,过来。”朱水林不敢不听,强装镇定地走过去。岗哨的几个哨兵问这问那,朱水林一一回答,没有破绽。他正暗自庆幸即将过关,突然,一个哨兵说了句:“这把伞很不错。”这话吓了朱水林一跳,以为他要检查伞或强要这把伞。没想到那个哨兵只是拿着伞旋转了几下,把伞上的水珠甩到另外几个人的脸上,哈哈大笑几声后,就把伞还给了朱水林。

朱水林过了岗哨,马上迈开大步,迅速往河口赶路,顺利回到家中,把重要情报交给了焦急等待的朱靖祥。

后来,朱水林得知,王国祥校长因身份暴露,英勇就义,壮烈牺牲。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