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31】杨望烈士

海陆丰红色故事【31】杨望烈士

02 2024-05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8月初,早稻刚收割完毕。县城里的地主佬,又肆无忌惮地下乡收租去了。

这时期,党把注意力集中在农村,决定来一次声势浩大的夏收暴动。

杨望把分布在海陆丰各区的革命武装,集结在银瓶山、莲花山、公婆山等大山上。他们一面等待举行暴动的时机,并继续出版《红旗报》(党委机关报)、《暴动报》(暴委机关报),以指导工作,鼓舞斗志;一面利用传单和标语,揭发敌人烧杀抢掠的滔天罪行,号召群众坚持斗争。

喝血过日子的地主佬,也不时读到惊心动魄的传单“收租者杀!!!”

但是他们倚仗着国民党第十六师的兵丁的保护,毫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下乡收不够租额,竟连农民的锅碗瓢盆也搬走。地主佬对农民道:“你们有本领,去叫杨望来吧,我们还可以得到1000块大洋!”

8月16日那天,杨望带着暴动队在平岗约一带活动。交通站的同志跑来报告:“城里来了7个收租佬,正在村里追租逼债,紧如风火,迟一点就要逼着人上吊了。”

杨望闪着火辣辣的眼光问他:“敌人有多少武装在里边?”

交通站的同志回答道:“一个也没有!那些狗娘养的昨天夜里移驻到邻村去了,我正要给你送信,可巧你们来了。”

杨望马上派了一个小组进去,还郑重叮嘱他们道:“不得开枪,不得高声喊叫,不得放走一个收租佬!”

队员们领命去了。不到一个小时,7个收租佬都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抓出村外,来到距平岗约数里的永安桥头见杨望。

杨望定睛一看,嘿,都是海丰县城有名的恶霸地主,一年前逃到香港去,现在又回来大显威风了。

当地的群众要求把收租佬枪毙。杨望批准了。他又叮嘱队员道:“同志们,我们的子弹很宝贵,用大刀送他们回老家去吧!”

等到邻村的一连敌兵发现了情况赶来,暴动队已经去得毫无踪影了。但见在桥栏上挂着七颗丑恶的首级,旁边用红粉石写着一行字:“收租佬的下场!”

杀了几个收租佬之后,国民党第十六师师长邓彦华只好多派几批武装,在四乡游动,跟着地主佬收租。这样一来,夏收暴动的计划便受到严重的破坏。

那些穷凶极恶的匪兵,日夜都梦想得到CP暴动队队长的脑袋。他们来到乡下,一齐露出“要钱不要命”的凶相,一句话不顺耳,便开枪杀人。群众的革命火焰,被暂时压了下去。

大约过了半个月光景。一天下午,杨望接到情报:明天上午,有一小队敌人要到守望约去保护收租佬。

杨望对暴动队员们道:“同志们,我们过去只集中力量打击收租佬,没有集中力量打击护租的地主武装,以致夏收暴动不能全面实现!这次我们要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叫敌人以后不敢跟着收租佬下乡发洋财!”

他拟订了一个伏击敌人的作战方案。大家都同意他的看法,热烈地讨论了他的作战计划。

杨望对暴动队作了部署:一半留在机关作后备,另一半分作两小队,每队15人左右。第一小队由他自己带领,第二小队由另一同志负责,定于第二天天亮以前出发。白水磜离守望约只有十多里,眨眼功夫,便可到达。

出发之前,杨望看到自己的一条短裤已经破烂了,便去叫醒熟睡的妻子,问她要一条长裤。

妻子估摸到他又要下山暴动了,便心事重重地对他道:“同志们说你每回出阵,总喜欢冲在头里,这教我好不担心!这回出去,可别过于贪阵呵!……”

杨望正在穿上那条长裤,还把裤管卷到膝盖头上去。

听着妻子这么一念叨,杨望不觉生了气,责备她道:“你是个坟头猪(意即混账东西)!干革命难道要像你所说的那样!快睡吧,明天下午,我就回来了,别担心树叶子掉下来,砸破你的脑壳呵!”又提醒她道:“别忘记把裤子补缀好,明天回来,我还要穿咧。”

妻子默默地点头,目送着他的背影在门外的黑暗里消失。真想不到他这几句话,竟成了对妻子最后的嘱咐!

守望约是由几个散布面很广的村子所组成的乡约。有一条哗哗发响的溪涧,从莲花山麓发源,滔滔流过这儿。在新寮村的一端,筑起一座桥墩很高、桥身很长的拱形桥。虽然已是9月初旬,但是,淫淫的雨季刚过去不久,暴怒的激流还在桥下喧闹奔腾,气势异常凶猛。如果要徒涉而过,只能选下游水浅的地方。

这天,太阳还没有出来,第二小队已经进入桥对岸的树林里埋伏。杨望亲自带领的第一小队,蛰伏在桥下。只要敌人过了桥,把东西两端的去路堵住,他们马上就会变成“笼里鸡、瓮中鳖”,乖乖地缴枪投降。

8时左右,一队敌人在前面几百米远的高阜上出现了。很快就来到了距桥头不远的神庙前,连敌人的服装相貌都看得分明。约摸30多个敌兵,倒背着枪,摇摇摆摆地朝着桥头走来,嘴里还不住地哼着下流小调。

杨望不用听他们的声音,便已看得出来:这都是地方上的警卫团兵,是一群不堪一击的饭桶。他心想这次伏击,一定是十拿九稳的了。

但是不幸得很,正当他紧紧盯着敌人,敌人也就要踏进桥面来的时候,埋伏在树林里的暴动队,不知是谁,一不小心,把枪弄走了火,突然“砰”地响了一枪。这一枪可坏了,敌人像惊鸟似的,哗地一下子掉头就跑。

杨望气得连话也喊不出来。他跳上岸,扬起驳壳枪,只喊了声:“打!”就伴着子弹的咻声,带头冲到前面去了。

另一小队的战士,因事起仓促,连忙涉水而过。水急滩险,好容易上得岸来,已远远地落在后头了。

受惊的敌人一边跑一边回击。杨望咬着牙,盯住敌人的屁股紧追。他看得很真切:敌人有很好的步枪和驳壳枪,从他们那不太灵便的动作看来,布兜带里的子弹一定不少。

他用驳壳枪扫了一梭子,打倒了几个敌人之后,就不再开枪了。因为山里的子弹奇缺,尤其是驳壳枪弹,更是一时难以买到。他见敌人大多数都倒拖着枪逃命,便指挥战士迂回追击,打算截获敌人的枪支子弹。

胆粗腿快的暴动队员们,登时追上去了。

此刻,杨望带着暴动队己追到距县城仅有8里地的田厝乡前。走投无路的敌人,眼看就要缴械投降了。

就在这节骨眼儿上,蓦地从前面通往县城的黄泥路上,出现了好大一溜敌人,捣得尘土滚滚。敌人拥上来了。

落荒逃窜的警卫团丁,望见援兵已到,都纷纷掉转头来,围住暴动队员射击。冷落下去了的枪声,又响成一片。

杨望一看形势不对,忙令队伍撤退。可是他一眼瞥见两个战士,正让敌人困在核心,无法撤走。只听见他大吼一声,冲上去就是一梭子弹,把敌人撂倒了好几个,救出那两个战士。剩下几个捡得性命的敌人,赶紧散开,但马上又卧倒射击。

有一个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敌人,掉头对杨望一看时,不禁失声惊呼起来:“杨望!……杨望!……快跑!……快跑!……”

他这一喊,敌人果真又仓皇逃命了。

这当儿,有一个名叫张顺的敌人,曾在陈炯明的粤军里混了好几年,不三不四的仗也打过几场,是一个职业兵痞。他正跑到前面不远处,听说追来的人是杨望,一时“要财不要命”,翻身伏在路边,朝杨望开了一枪。这一枪正打中杨望的胸口,杨望立时倒了下去。

队员们都赶来抢救杨望,但是已经迟了。敌人眼看他们最害怕的杨望已经倒下,都一下子胆壮起来,又一齐转身射击。跟着,城里出来接应的敌人也赶到了。

暴动队顶着打了一阵,伤了几个人,不得不撤退下来。敌人虽多,但顾不上去追暴动队了,他们只顾自相争夺杨望的尸首。后来,敌人把杨望的尸体抬回县城,给杨望的尸体照了相,送到广州去领赏。邓彦华派专人到海陆丰各地区去巡回宣传杨望被杀的消息,以此来恐吓革命群众,妄图扑灭群众的革命火焰。

杨望虽然牺牲了,但他同其他许许多多革命先烈一样,燃烧着被压迫群众的扑不灭的火焰,成为千万群众心中的推动力,激励着革命群众和他的战友继续英勇地投身于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他的英名连同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和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被铭刻在中国革命的不朽丰碑上。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