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25】曾生避险虎噉大湖洋

海陆丰红色故事【25】曾生避险虎噉大湖洋

19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1940年初,浴血奋战在惠东宝口抗日前线的曾生抗日游击队,被国民党香翰屏顽军攻击,移师海陆丰,在高潭遇袭,于2月27日转移到海丰黄羌石山、虎噉一带。

曾生抗日游击队出发时有500多人,在国民党顽军追击下伤亡很大,退至黄羌石山、虎噉一带时已减至100多人。4月上旬,这支队伍在石山分水布整编为一个长枪队、一个短枪队和一个政工队。长枪队和短枪队以石山、虎噉为基地延伸至公平、梅陇一带活动。政工队则在石山及其附近地区进行民运工作。5月的一个晚上,月明星稀,曾生同志带领着政工队全体人员来到虎噉大湖洋村,开展宣传抗日的游园文艺活动。白天的时候,大湖洋村的村民就听村里的陈娘金说过今晚有活动,大家听到今晚有戏看,傍晚时早早就吃了晚饭,在村头大禾町点上灯,围上从各户搬过来的长条椅,就形成了一个简单的“剧场”。忙完后,大家就静静地等待着政工队队员的到来。

晚上7点刚过,曾生同志跟政工队队员们来到了大湖洋村。他们一进村,村民们都鼓起掌欢迎。陈娘金主动迎上队伍,把曾生同志一行带到村民准备好的“剧场”。一到“剧场”,村姑们捧出一碗碗热气腾腾的茶水,为政工队队员们接风。

演出开始,女队员清脆、甜美的歌声深深地吸引着观众。一曲曲有着浓重地方特色的“白话”(指粤语)唱腔,让村民感到好奇又新鲜。一曲接着一曲,听得村民如醉如痴。歌声穿越夜空,飞过山岭,就连邻村的陈利妹等也到大湖洋村来听戏。

夜已深,月已斜。大湖洋村的村民听戏的兴头依然浓厚。陈娘金考虑到村民明天还要出工,便悄悄来到曾生同志身边,挽留曾生同志一行在大湖洋村留宿,明晚再继续演出,曾生同志愉快地接受了。当晚,曾生同志及政工队队员们就在大湖洋村留宿。

山村的夜晚很安静,劳累了一天的曾生同志及政工队队员们在山风的抚摸下沉沉地入睡了。第二天晚上,节目更加精彩,一阵阵掌声透过夜幕,传得很远很远。为了安全起见,陈娘金依然挽留曾生同志留宿大湖洋村。

第二天凌晨3时许,国民党高潭罗坤的部队突然包围了虎噉大湖洋村。顽军进村,门外的狗吠得很凶,炊事员戴双荣(虎噉廖屋仔人)被惊醒。他打开小窗观看,顽军在离住地20米外处挂着机关枪,人还在抽烟。戴双荣随即把曾生拉醒,由屋主陈娘金、陈碧带着从破墙洞逃走。

曾生一行早上7时到达石山寨。曾元(地下党干部)叫曾森带曾生一行到黄塘径麻竹坑观音娘宫休息,但有两位女同志因熟睡拉不醒被顽军抓去。10时许,曾生同志命令陈石甫带短枪队10多人在虎噉大湖洋村屋后小山袭击顽军。顽军人多,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短枪队只好边打边退。驻在石山村细窝仔的陈其禄武装排(长枪队)接到曾生同志的命令,迅速开到大輋山迎战。由于石山村的地形易守难攻,敌人虽人多势众,但还是不敢强攻,只好灰溜溜地撤走。被抓的两位女同志就这样被顽敌带走了。在当地党组织的安排下,陈娘金、陈碧冒死认领她们为自己的媳妇,筹重金赎回,后由组织安排归队。

曾生同志在虎噉大湖洋村宣传演出的消息敌人是怎么获得的呢?

事后,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真相终于大白。

告密者是高潭的一位坏人,他得知曾生同志在大湖洋村的消息后,就到新庵告密,赚取几个赏金。

原来,那位坏人是一位赌鬼,经常越过石山嶂,来到虎噉新圩仔赌博。当时的新圩仔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圩中有几十间旅馆,旅馆中有赌场,虎噉的部分民众及路人,经常聚在一起赌博。

虎噉寨仔下村与大湖洋村相邻,村中有一位青年叫陈利妹。曾生及政工队在大湖洋村举行文娱演出头天晚上,他就在现场观看。第二天,他来到新圩仔赌场赌博,赌友问他昨晚为何没有来打牌时,他随口就说出昨晚在大湖洋村看“白话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同在赌馆的高潭坏人听在耳里,记在心上。

刚好那天高潭坏人走背运,输得精光。为了捞得赌本,高潭坏人趁着黄昏来到新庵,把曾生在大湖洋村的消息报告给国民党顽军罗坤的部队。

陈利妹无意走漏消息,曾生虎噉大湖洋遇险的故事,至今仍在民间流传。


cache
Processed in 0.0063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