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22】红色商贾卖鱼进

海陆丰红色故事【22】红色商贾卖鱼进

14 2024-07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民国时期,海陆丰地区有个远近驰名的大集市——公平圩。它地处海陆惠紫四县交界处,山区和平原在这里分界,福佬(指闽南人)、客家和广府各民系在这里交融,山货与海味在这里云集与交换,每逢农历一、四、七日,这里人流涌动,热闹非凡。


那时的海陆丰,深受南少林武术影响。公平圩人更是崇尚习武学拳。因为,练武不但可以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练得一身好武艺,才能在这个既繁荣又滋长着各种势力的大集市里谋个体面像样的立足之地。

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叫邱进。他师承少林拳师,在公平圩上字街经营“仁记”鱼店。因为人诚信、买卖公平、童叟无欺而且乐善好施,他远近闻名。他对前来公平赶圩的山区老乡,更是热情有加,极力提供落脚与方便,深得山区特别是罗輋、西坑和里仁约三处百姓好评,人称“卖鱼进”。

1923年3月,春暖花开,海陆丰农运如火如荼。不少身手了得、有正义感的拳师纷纷参加彭湃杨其珊发动成立的农会。时年53岁的卖鱼进,原本已过上殷实的生活,衣食无忧。按理说,农运压根跟他没有关系。但就是闲暇之余练武之人的一场偶尔比试,却改变了卖鱼进下半生的人生轨迹,传奇的红色生涯从此起航!

那是一日清晨,风和日丽。卖鱼进照常开市,鱼店迎来了四五个拳师装扮的壮士。为首的年长一些,气度不凡,不似寻常买家。卖鱼进见状连忙抱拳作揖道:“各位客官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只见为首的一边捡拾血蚶仔(学名“泥蚶”)一边问价:“老板,蚶仔多少钱一斤?”卖鱼进答道:“两毫(即两角钱)。”来者又近前一步,边说“还好”边伸手抓了一把握在手中,随而一把蚶仔变成一握烂肉糊。来者讥笑:“怎么会是烂的?”此时,卖鱼进心想,“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是寻仇便是比试的了。”他一言不发,反手向背后的砖墙用手指一戳,随即取出一块青砖来,顺手递给来者,说道:“这个硬些!”这时,现场气氛霎时紧张起来,围观群众纷纷退后。但见来者却哈哈大笑,将青砖接过放在一边,恭恭敬敬作了一个揖:“小弟杨其珊,久闻老兄大名,无缘拜会,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其身后的几位随从也随即鼓起掌来。卖鱼进见状也急忙抱拳还礼:“原是杨大哥,失迎!失敬!”便引迎杨其珊一行进入鱼店内院,摆茶畅谈,两人互表敬慕之情。杨其珊也直表来意,他说海陆丰农会刚刚开展工作,尚需要物色一批有志向、有品德、有能力的革命志士,所以有意纳请邱进作为农会骨干。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当即结为生死挚友。

在以后频繁的往来中,卖鱼进逐渐接受了革命思想。作为岭南客商代表,卖鱼进亲眼目睹父老乡亲们屡遭人祸天灾,贫苦交迫,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与杨其珊、彭湃等人深入接触后,他更加清晰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摧毁黑暗的旧社会,拯救广大劳动民众,遂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仁记”鱼店也变成了革命同志在公平圩的联络点和地下交通站。杨其珊、林潭吉林道文、黄园、黄滚等革命志士经常在这里接头议事。

从此,卖鱼进以“仁记”鱼店为前哨,默默地为革命干了几件大事。

1927年9月18日,卖鱼进回到家乡下寨,做通各房亲属的思想工作,将居住条件较好的邱氏公厅腾让出30间房来给根据地政府办农军医院和作为领导机关驻地,支持革命。25日,农军医院顺利开办。海丰县委、海陆紫特委和往后的红军医院、红二师军医处陆续进驻邱氏公厅。

10月26日,卖鱼进获得敌人作战情报:驻扎在公平的国民党陈学顺部,准备在28日出兵1300多人围剿在黄羌立足未稳的红二师。卖鱼进立即返回家乡,向根据地首长汇报了有关情况。根据地农军和红二师合力实施瓮中捉鳖计划。28日傍晚,军民痛击拖拖沓沓来到黄羌圩的国民党陈学顺部。中了埋伏的国民党陈学顺部溃不成军,大败而逃。两三千名根据地农军和红军乘胜追击,各地农民纷纷响应,一举夺下海丰县城,为建立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作出了贡献。

1929年10月的一个深夜,北风凛冽。鱼店外有人急促敲门,卖鱼进急忙迎接大伙入内。在人群中见一妇人带着三个孩子泪流不止。农军大队长林潭吉沉痛地告诉卖鱼进,农军副队长黄园被捕了,即将被处决。反动派正在搜捕其家属。党组织几次营救均不成功,现紧急安排他来托孤。卖鱼进一边捶胸长叹,一边安慰黄夫人莫要悲伤,并表示自己将尽力安置接济黄夫人一家。经三人商定,黄夫人带8岁的大儿子黄泽架在“仁记”鱼铺店小住几日,再隐姓埋名由亲属家安置;3岁的小儿子黄泽展由卖鱼进安排专人护送到潮阳地下党朋友家寄养。15岁的大女儿黄泽玉由卖鱼进亲自收养,改名邱玉妹。三日后,潮阳来人,黄夫人一家四口抱头泣别,但没想到竟成了诀别。黄泽展到潮阳后,改名连绍展,一直到1964年老死在潮阳司马浦大布乡,都没等到家人来相认。连绍展15岁的儿子连俊发在其去世后,不辞劳苦步行200里,才在黄羌找到自己的姑妈黄泽玉,完成了父亲的寻亲遗愿!

1932年10月,白色恐怖笼罩海陆丰大地,卖鱼进带着自家上下老小强忍离乡之痛,前往南洋马六甲避难。

1938年夏,卖鱼进悄悄回到公平,对外依旧是“仁记”鱼店店主,对内仍然做着共产党地下交通员的工作,革命同志宋文、宋超时常到店里接头。

1947年12月12日,寒风吹落枝头片片黄叶,卖鱼进在家中安然辞世。临终时,他叮嘱子女:“革命成功时,记得祭告我……”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69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