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6】重拳愤出击 冤案见天日——习仲勋平反彭湃及其亲属冤案

海陆丰红色故事【6】重拳愤出击 冤案见天日——习仲勋平反彭湃及其亲属冤案

20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彭湃同志是中国革命先驱,著名的农民运动领袖。在海陆丰地区,他创建了全国第一个农会,颁布了第一部土地法,创建了第一个苏维埃政权,被毛泽东同志赞誉为“农民运动大王”。1929年8月,因叛徒出卖,彭湃同志在上海壮烈就义,牺牲时年仅33岁。中共中央在彭湃同志牺牲的第二天发出宣言,宣言中郑重地表明:谁不知广东有个彭湃,谁不知彭湃是中国农民运动的领袖?高度评价了彭湃同志光辉的一生。

可是,30多年后的“文化大革命”,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为了诬陷周恩来、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海丰大反彭湃。把在狱中昏死九次、坚贞不屈、唱着国际歌走向刑场的彭湃同志诬蔑为叛徒;把一贯支持儿孙革命、被毛泽东主席赞誉为“革命母亲”的周凤老人打成地主婆,囚禁在海丰县公安局牢房长达4个月之久。幸亏周恩来总理及时采取措施,把老人接到广州治疗才救下一命。彭湃同志的儿子彭洪被抓进监狱迫害致死,彭湃同志的亲属彭科、彭竞被残酷杀害,彭科还被砍头示众。整个反彭湃事件造成了160多人死亡,3000多人受伤。此后,彭湃同志的亲属四处申冤,正直的人们苦苦盼着冤案早日平反昭雪。可是,在那个“左”倾思潮恶性膨胀的年代里,长达10个年头,沉冤依旧见不到天日。一直到习仲勋同志主政广东,冤案的平反才现出一缕曙光,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1978年4月后,习仲勋同志先后担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第一书记,劫后重生的老革命面对的是百废待兴的岭南大地。那时“文革”的余毒还未肃清,真理标准讨论序幕尚未拉开,“左”的一套还很盛行。当年周恩来总理关于解决海丰反彭湃事件的批示得不到执行,叶剑英委派解放军总政治部干部到海丰了解情况遭到阻挠,汕头地委、海丰县委几位负责人原本就是事件的策划者、参与者,因而彭湃及其亲属冤案的平反工作阻力重重。面对这一困局,习仲勋书记以一个革命家的胆识和黄土高坡铁汉的气魄,大刀阔斧,攻坚克难。到广东工作仅3个月,他就把为彭湃亲属的申冤工作攥在了手中。在中央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他慷慨陈词,揭发批判林彪、“四人帮”及其在广东的党羽制造反彭湃事件的罪行。在珠岛宾馆接见彭湃同志的儿媳陈平时,他掷地有声:彭湃烈士亲属的冤案一定要解决,彭湃烈士亲属的冤案一定能够解决!在海丰召开专题会议时,有人担心参加会议的当事人会自杀,提议不要让这些人参会。习仲勋书记斩钉截铁地说:他们手上沾了血,如果自杀那是他的事。在省里听取彭湃亲属冤案汇报时,有人跳出来,公开表示反对平反冤案,还扬言要上告中央。习仲勋书记拍案而起,指责那个认为杀人有理的家伙。习仲勋书记就是这样,以一个革命家的道义和责任,愤出重拳,平反冤案。他派出以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王宁为组长的联合工作组进驻海丰。在此期间,习仲勋书记指示汕头地委领导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把海丰问题揭开。他深入海丰,与县委领导成员谈话,启发大家认清反彭湃事件的性质,鼓励大家消除顾虑、放下包袱。他语重心长地说:“不管错误多严重,讲清楚了,愿意改正错误,我们都欢迎”,从而扩大了教育面,缩小了打击面。省、地工作组进驻海丰后,先后召开了常委会、常委扩大会、机关干部动员会,统一认识,正本清源。同时,工作组深入发动群众。据不完全统计,工作组收到群众来信8000多封,接待群众来访5000多人次,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并以此为线索,开展彻查、细查。随着清查工作的深入,海丰反彭湃事件的真相被彻底揭露,制造这起冤案的首要分子孙某、杀人凶手洪某等浮出了水面。这个孙某,诬蔑彭湃烈士是“左”倾机会主义者、是叛徒;把彭湃所著、周恩来同志题写书名的《海丰农民运动》定为黑书;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红宫、红场改名并涂上黄色。他还疯狂地叫嚣:“海丰的事情,血不流,事不止。”他们组织了5000多人的武装队伍进入海丰县海城镇,沿途任意开枪杀人,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海丰8·26”事件,使彭湃家人及亲属和维护烈士英名的群众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劫难。杀害彭科并砍头示众的凶手洪某,其父亲乃血债累累的伪乡长和日伪维持会会长,其叔公是伪区长,大革命时期被农民赤卫队镇压,洪某杀害彭湃烈士亲属,完全是报复、是反攻倒算!

1979年1月,习仲勋书记宣布:海丰反彭湃事件是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的一个组成部分,矛头直接指向周恩来、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一起反革命事件。2月11日,广东省委决定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事件的炮制者、犯有严重罪行的孙某被逮捕法办,残害彭湃烈士侄儿彭科的洪某被移交司法机关依法严惩。与此同时,红宫、红场得以修复,黄墙恢复了原来的红色。受迫害的3200多人得到平反,被开除出队或被迫退职的干部、教师、职工等1300多人被重新安排工作,海丰彭湃亲属的冤案终于见了天日。2月12日,《人民日报》以整版的大篇幅,报道彭湃冤案的平反昭雪。从1973年周恩来总理亲笔批示查处海丰反彭湃事件,到彭案平反昭雪,整整拖了6年;而自习仲勋书记在1978年6月提出为彭案平反到1979年1月正式宣布平反仅用了6个月。这是习仲勋书记亲自抓的一桩在全国具有深远影响的冤假错案,它被载入了史册。

2018年8月5日,笔者因写作这个故事,专程前往广州拜访彭湃烈士的儿媳妇陈平同志。提起习仲勋老书记,陈平同志忘不了40年前在珠岛宾馆见面的情景。她噙着泪花说:“老书记见到我,就拉着我的手问:孩子们怎么样?”多么暖心的一句话!在谈及习仲勋老书记平反彭湃及其亲属冤案时,陈平同志竖起两个大拇指,这是烈士后代对习仲勋老书记的褒奖和感恩!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习仲勋书记在大刀阔斧平反彭家冤案的时候,自己也因小说《刘志丹》事件蒙冤16载,直至彭家冤案被正式平反半年后才被公开平反。这种把自己的荣辱置之度外,一身豪气侠骨的品格怎不令我们感动,怎不令我们敬仰!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