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

18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彭建伟

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


农民问题是中国革命的中心问题,中国革命实质上就是农民革命。研究中国革命就必须研究中国的农民运动及农民运动理论。彭湃是我党农民运动的先驱,被毛泽东誉为“农民运动大王”。在领导农民运动过程中,他深入开展对农民问题的理论研究,善于总结农民运动的经验教训,并创造性地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农民运动相结合,形成了中国革命的第一手经验,并建立比较系统、完整的农民运动思想体系。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在我党早期历史上是最为丰富的,因此研究我党农民运动及农民运动理论,首先就要研究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

一、农民运动思想的提出

彭湃于1922年6月开辟海丰农民运动,1923年1月领导成立了海丰县总农会并任会长,5月,海丰县农总会改组为惠阳农民联合会,7月,农会会员已发展到数十万人,随即改组为广东省农会,并担任执行委员长。彭湃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不仅推动广东农民运动的发展,为广东国民政府的巩固和发展奠定基础,而且推动全国农民运动的发展,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前期,实为全国农民运动的一面旗帜。毛泽东说:“全中国各地都必须办到海丰这个样子,才可以算得革命的胜利”①。

从1924年7月至1926年9月,彭湃参与创办了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并担任第一和第五届农讲所主任。他还亲自担任历届农讲所的主要教员,亲自讲授农民运动等课程;还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教给学员开展斗争的策略和方法,说明从事农民运动必须有坚定的革命立场、正确的斗争原则和工作方法,帮助学员学会领导农民运动的本领。农讲所把彭湃的《海丰农民运动》、《海丰及东江农运状况》等著作列为学员学习的课程,用彭湃的农民运动理论作为农讲所培训学员的主要内容。农讲所是培养农民运动干部的摇篮,彭湃关于农民运动的思想,通过农讲所学员迅速传播到全国各地,由此推动全国农民运动的发展。农讲所的成功,也检验了彭湃的农民运动理论,肯定它对中国农民运动的巨大作用。

在农民运动的理论和实践上,彭湃创造我党历史上的多个第一:1923年1月1日,在彭湃领导下建立的广东海丰县总农会,是我国的第一个县级农会;1923年5月,彭湃明确提出要建立工农联盟,这在我党历史上是第一次;1924年7月,澎湃在广州倡办了我国第一个农民运动讲习所,任第一届、五届主任,并担任各期教员,这是我国第一所农运干部学校;1924年5月,澎湃组织建立了中共广宁县支部,这是西江地区第一个中共党支部,也是华南地区较早成立的一个农村中共支部;1924年8月,在国民党左派的支持下,澎湃创建广东农民自卫军,这是我党建立的第一支省级农民自卫军;1926年1月,澎湃撰写的《海丰农民运动报告》(后改名为《海丰农民运动》)在《中国农民》报刊上连载,这是我党第一部关于农民运动的专著;1927年11月,澎湃领导建立了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这是我国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开创了中国苏维埃运动的新纪元。

彭湃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党的农民运动事业。他所进行的农民运动实践,走在全国革命者的前面;他所提的农民运动思想,在当时都是比较先进的。他一生写了许多重要的有关农民问题的著作,包含着极其丰富的农民运动思想,几乎涉及到有关农民问题的所有方面。

二、农民问题是中国革命根本问题的思想

中国共产党在成立初期直至1923年6月中共三大的召开,都十分重视工人运动的发展,把组织工人阶级、领导工人运动作为党的中心工作,却一直忽视开展农民运动。而当她认识到农民运动的重要性,开始重视农民运动时,却没有开展农民运动的经验和方法。然而彭湃对于农村中蕴藏的革命力量早有发现。自1922年6月至中共三大召开时,彭湃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致力于农民运动已整整一年,且积累大量的农民运动经验及策略方法,合理分析、定位了农民运动。

其后,彭湃扩大研究范围,写了大量的研究、宣传农民运动的文章,指导农民运动的开展,到1925年底《海丰农民运动》写成之时,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体系已基本形成。彭湃认为,农民的革命性,源于他们所受的深重的封建剥削和压迫。他在1924年5月11日关于海丰农民运动致陈独秀的信中,以海丰第三区林姓大地主为鲜明的例证,指出“他们对于佃户异常苛酷,解屡升租,不遂则收回田地,批与别人。”致使农民“收支相抵每年亏本二三十元之多。他们现在觉得是太亏本了,他们晓得团结了”。②1925年10月18日他在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三十六次大会上的报告中,对农民初步进行划分,80%的农民可以分为自耕农、半自耕农、佃农、雇农。其中佃农约占50%,半自耕农约占30%,自耕农、雇农约占20%。在《海丰农民运动》这部著作中,彭湃深层次地描绘农民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受压迫的情况,并得出结论:“农民占人口百分之八十,在此层层压迫之下,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革命的,一条便是死,如果不革命便只有死了。”③彭湃对农民中的各个阶层的分析是符合当时中国农村实际情况的,且深刻揭示出农村大革命必然爆发的原因。

彭湃还睿智地指出,因为农民占了全国总人口的80%,而且具有强烈的革命性,所以农民在革命运动中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1925年底,他与阮啸仙为国民党广东省第一次代表大会起草的《关于农民运动之报告提案》,进一步具体分析:“农民就是全国最大多数的国民,中国国民革命若不得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民参加,则革命断不能成功”④。1926年5月,由他领导和主持的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农民运动在国民革命中之地位决议案》明确地阐述:“半殖民的中国国民革命便是一个农民革命,换句话讲,半殖民地中国国民革命运动便是一个伟大的农民解放运动。在经济的观点上和群众的观点上,农民问题是国民革命中的一个中心问题,国民革命能否进展和成功,必以农民运动能否进展和成功为转移。占人口最大多数和占经济地位最重要的农民如果不起来,中国的国民革命绝对不能有真正成功的希望。所以农民运动在中国革命运动中,是占一个最主要的地位,农民运动问题是国民革命运动中的根本问题。”⑤农民的力量,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

应该说,彭湃对农民生活状况的深入调查和具体分析,在党内是最早的。而彭湃对中国农村各阶级的分析,对农村革命力量的伟大发现和高度评价,为中国革命首先在农村胜利的理论奠定基础。彭湃的光辉著作《海丰农民运动》,是我党历史上第一部关于农民运动的专著,为我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开展农民运动提供先驱的经验,且早于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及其他农民领袖代表著作的完成。因此可以说,彭湃农民运动思想体系的形成,早于包括毛泽东在内的其他无产阶级革命家。

三、农民武装斗争问题的思想

重视武装斗争在农民运动中的作用,是彭湃农民运动思想坚持不懈的一条重要原则。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农民的特点曾做过不少论述,也重视农民阶级对无产阶级革命的作用,但他们没有提出把农民武装起来,直接同地主进行武装斗争的思想。⑥彭湃则对农民武装斗争问题进行明确的阐述,在严酷的斗争中得出了结论:“农民非有武装不成”。

1923年海丰“七五”农潮的失败,1924年广宁、花县农会又接连遭到反动地主民团的进攻,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彭湃深刻体会到农民武装的重要。1924年12月5日,他在关于广宁农民反抗地主的斗争写《给中共广东区委农民委员会的补充报告》明确提出:“广宁、花县及其他地区最近发生的事件再次证明:不建立农民的武装队伍,不把好的武器发给他们,我们的工作就得不到必要的结果。从我抵达广州的第一天起我就对此深信不疑,而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个观点。”⑦1925年第一次东征时,他又指出:农民的要求“尤以武装之要求为最切”,“当此镇压反革命之时,农民非有武装不成,而且农民协会之根本问题亦非农民有武装不成”⑧。是年10月18月在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三十六次大会上的报告中,彭湃还坚决驳斥那种“农民不必组织农民自卫军”的论调,认为这“很容易驳倒他”⑨。他以广宁、花县、番禺、中山、五华以及海陆丰农民被镇压、摧残的事例,反复强调农民运动要取得胜利,非有自己的武装,组织农民自卫军不可。

彭湃在发动、组织和领导广东农民运动的同时,还对各地农军的建立和发展一直不遗余力。在彭湃农民武装斗争思想的指导下,1924年10月,广宁首先建立一支县农民自卫军后,海陆丰等地农会皆陆续建立农民自卫军。1924年8月,在国民党左派廖仲恺的支持下,彭湃创建广东省农民自卫军。这是中国现代第一支以农民自卫军名义建立的正规武装队伍。

武装是政权的支柱。农民只有建立革命的武装才能去反对反革命的武装。中国共产党在早期对“农民武装问题”未有明确的认识,而彭湃在党内最早提出武装农民的重要性及作用,这在当时是十分宝贵的。彭湃在广东建立农民自卫军的实践,推动中国共产党重新审视农民运动和武装农民问题,功不可没。

四、农民政权建设问题的思想

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⑩彭湃从开始搞农民运动就注意到政权问题,1923年1月,他就把“图农民之自治”列人农会章程的“纲领”,并明确提出农会斗争的目标:“使农民有经济斗争的训练及夺取政权的准备”{11}。

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和彭湃的农民政权思想代表中国共产党人对政权认识的最高水平。彭湃认为,对农民的阶级斗争“所采取的政策”应包括:对付田主、对付官僚。即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并进,使农民有经济斗争的训练及夺取政权的准备。{12}经济斗争的核心内容是土地问题,而政治斗争的核心内容便是政权问题。当然,夺取政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此,彭湃最初的工作主要是把农民组织起来,建立农会,实行农民阶级的自治。深信农民只有组织农会,把自己拧成一股绳,才能发挥其阶级的力量,保障其阶级的利益。从彭湃亲手起草的农会章程来看,农会实际上是一个农民阶级的自治组织。农会的“纲领”包括改造农民生活、发展农业、农村自治和普及农民教育四项,而“会务”则是纲领的具体化。彭湃的目的是要农民通过农会组织的训练,最终把乡村的政治权力“由绅士土豪之手,而移至农会”{13}。

大革命失败后,彭湃于1927年11月13日和18日,先后创建陆丰县和海丰县苏维埃政权,他的农民政权思想得以付诸实践。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苏维埃政权,是代表工农根本利益的真正的人民政权,是彻底实行土地革命的政权。它实行工农兵代表会议制度,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工农兵代表选举建立的县人民委员会,是全县执掌政权的机关。彭湃创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县级苏维埃,开创了中国苏维埃运动的新纪元。

五、土地革命问题的思想

农民问题的实质是土地问题。农民视土地如生命,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土地。土地问题是激发广大农民革命热情、保证革命继续向前发展的重要动力。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把实现土地革命,做为发展农民运动的直接目标。

早在1922年,彭湃就预见到在将来的斗争中,佃耕农必定会提出“占领田地”的要求。就在这年的11月,他把自己分家所得的田地,无偿地分配给耕种田地的农民,大大激发农民的革命觉悟。1927年3月,彭湃前往武汉参加中共五大,并指出此行目的“是代表广东农民协会到湖北来筹备全国农民协会”{14}。在到达的前一天,即3月30日,中华全国农民协会临时执行委员会在武汉成立,彭湃被推为临时执行委员。{15}当时,湖南等地的农民在减租减息的基础上,已提出解决土地问题的要求。同年4月上旬,毛泽东在粤、湘、鄂、赣农协负责人和河南农民自卫军负责人的联席会议上,提出重新分配土地以满足农民要求的主张,彭湃表示积极支持。4月19日,在国民党中央土地委员会第一次扩大会议上,彭湃根据多年领导广东农民减租斗争的实践,在发言中充分强调解决土地问题以及建立农民武装的重要性。他明确地指出:“要解决农民痛苦。必须解决土地问题”。“政权在农民手里的地方,土劣势力不大,土地问题还容易讨论,至土劣势力甚大的地方,则农民必先要求武装”。{16}

彭湃出席这次土地会议时,正值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广东四一五反革命政变相继发生之后。他与毛泽东等一道对土地问题提出带有根本性的解决意见,尤其是强调解决土地问题必须先有武装的见解,这在当时中共中央放弃工农武装,不敢和反动势力作针锋相对斗争的情况下,更显得难能可贵。彭湃的发言,也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印象。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和斯诺谈自己的经历时讲到:1927年春,他在武汉召开的土地问题会议上,提出重新分配土地问题的建议,彭湃、方志敏完全站在他一边,支持他的建议{17}。

大革命失败后,1927年10月底在海丰人民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时,彭湃根据八七会议的精神,在中共广东省委机关刊物《红旗周报》上发表《土地革命》一文,提出“一切土地归农民”、“土地革命成功万岁”{18}等口号。这篇文章,可以看作彭湃土地革命思想的系统反映。它宣传而且发展八七会议关于工农武装暴动和土地革命的思想,提出许多很有价值的主张,在土地革命初期无疑是非常先进的,但也提出一些“左”的口号,这都在后来海陆丰的土地革命中得到体现。同年11月18日,彭湃在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演说中,又重点讲述土地革命的意义,再次呼吁: “我们的口号是:工农兵团结起来!打到大地主土豪劣绅!实行土地革命!”{19}在这里,他把土地革命、夺取政权和武装斗争的关系论述得简直透彻极了。

随着1927年海陆丰农民运动的深入发展,减租早已不能满足农民的要求,土地问题的彻底解决,已迫在眉睫。彭湃关于土地革命问题的思想,在革命根据地建立之后,立即付诸实现。彭湃主持制定的《没收土地案》,是我党制定的最早的两部土地改革法案之一,具有革命的彻底性和首创性。在党的领导下,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人民依据这部土地法进行土地革命。

彭湃土地革命问题的思想,在当时产生广泛的影响,对其他地区的农民运动、减租斗争和土地革命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彭湃主持制定的《没收土地案》和毛泽东主持制定的《井冈山土地法》,为后来《中国土地法大纲》的制定提供依据。

六、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

严格地讲,中国革命新道路的开辟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以后的事。中国共产党坚持以武装的革命反抗武装的反革命发展的必然结果——实行工农武装割据。这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社会农民斗争的最高形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通向胜利的必由之路。

彭湃早在1927年3月就提出“上山”思想,为农民武装的保存和发展指明了方向。同年4月,当彭湃获悉蒋介石密谋进行反革命政变时,即派其三兄彭汉垣迅速回到海丰,与中国共产党海陆丰地委取得联系,策划举行武装起义。起义虽然遭到失败,但这是中国共产党高举武装起义旗帜,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最早的一次军事行动。彭湃的武装起义思想,对于党和毛泽东以武装的革命反抗武装的反革命这一思想的确立,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大革命失败后,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武力镇压,彭湃先后提出依靠农民实行武力反击的主张。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东江特委的领导下,1927年,经过3次武装起义,开辟和创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是在八七会议精神指引下,中国共产党领导农民对国民党反动派所制造的白色恐怖实行武力反击所取得的胜利成果。当时海陆丰这块革命根据地的主客观条件都是很好的,物产丰富,是有名的鱼米之乡。彭湃过去曾在这里长期从事农民运动,党的工作和群众基础都很好。在根据地的初创时期,彭湃对于利用山险问题是重视的,并已着手在海陆惠紫边区的中峒等山区建立兵工厂、印刷厂、被服厂、红军医院和粮食仓库等,作为与敌人进行长期斗争的立足点。但后来由于受到当时中央和广东省委“左”倾冒险主义影响,逐渐放弃了这一正确做法,转而集中力量夺取城市,反对“上山主义”,并将原来上山的武装赶下山。一“上”一“下”,体现两条革命道路的不同,因而导致了两种不同的结果。特别在反“围剿”战争的后期,红军的武器、弹药、粮食、衣被、医药均极缺乏,生活极苦,致使红军主力部队长期苦战而得不到休息补充。再加上在军事指挥上,面对强敌进攻,没有避开敌人主力,集中兵力在运动中消灭敌人,却和敌人打阻击战、阵地战,结果伤亡惨重,导致反“围剿”斗争的失败,致使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最后丧失。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虽然最后遭到失败,但彭湃关于农民运动的理论和实践,对中国革命道路探索的经验和教训,对于毛泽东思想关于中国革命新道路理论的产生、形成和发展,具有重要的启迪和促进作用。

结语

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党农民运动理论的重要内容。它开创我党关于农民运动理论的先河,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农民理论,掀起了近代中国第一个农民革命浪潮,对于中国农民运动的发展产生巨大的作用。当然,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也具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但无损于他思想的光辉。彭湃作为中国农民运动的第一人,作为许多重要的农民运动思想的最早提出者,他的许多农民运动理论被毛泽东等人所采纳和吸收,成为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永远受到后人的景仰。

参考文献:

① 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资料选编》,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64页。

②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61页。

③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98页。

④ 张江明:《彭湃关于农民运动的理论和实践》,《近代史研究》1982年第3期。

⑤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运动资料》,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87页。

⑥ 张景虎:《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载于《中共党史研究》1999年第12期。

⑦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71页。

⑧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85页。

⑨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99页。

⑩ 《列宁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9页。

{11} 中共海丰县委党史办公室,中共陆丰县委党史办公室编:《海陆丰革命史料》,第1辑,第653页。

{12}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4页。

{13}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2页。

{14}《全国工农之大联合》,《汉口民国日报》, 1927年4月3日。

{15}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21—1949),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版,第181页。

{16} 蔡洛等著:《彭湃传》,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72—173页。

{17} 方孔木:《毛主席赞扬彭湃同志》,《革命文物》1978年第5期。

{18}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7页、279页。

{19} 彭湃:《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81页。

(作者单位:中共汕头市委党史研究室)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