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东江苏区的概况与党的各项工作

东江苏区的概况与党的各项工作

18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东江苏区的概况与党的各项工作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中央:

今年六月间,两广省委受到大破坏后,省工作委员会要东江特委调我到工作委员会工作,说中央同意的。那时我到海陆紫巡视去,至八月初我回到特委,中央要东江特委派人来报告工作。东江特委决定我到省工作委员会后,来中央报告东江工作。我于八月底由特委出发,九月底才到省委。当时省工作委员会因人员缺乏,不同意我来,要东江特委另派人来中央报告。最近中央给两广省工作委员会的信说,不同意我在工作委员会工作,要我即来中央报告,及回东江工作。省工作委员会除另有信给中央外,并要我把两广工作向中央报告。现在我把东江及两广的工作,分别报告。东江的工作报告如下:

(一)东江苏区的概况

1、东江苏区在过去(二年前)是有相当广阔的。最大的西北各县(丰顺、梅县、五华、兴宁、饶平、大埔以及寻乌、蕉岭、平远都在内),其次是西南的潮普惠、 海陆紫等县。可是在立三路线的损害(下);I,西北苏区完全失败了(寻乌断绝关系,与闽赣等区发生关系),西南各苏区亦受到多少损失,如船埠头等区的失败,海陆紫部分苏区的失败等。直至去年五月扩大会后,才开始反立三路线。可是因为对国际路线的认识不深刻,实际工作上犯到许多严重错误,因此西南苏区得不到巩固与发展。

2、敌人有计划的大规模的进攻东江苏区,是今年三月间开始。这时东江苏区较大的是潮普惠的南山。南山苏区长约二百里,阔约七十里,乡村约二百余,人口约五万,周围还有赤色乡村(如葵潭、云落、流沙、玉峡,靖海等区),人口亦有五、六万,有红军第二团(约二百人,战斗兵百余)及常备赤卫队约二百余。其次是海陆紫的苏区,长亦有二百里,阔不上十里,易受敌人截断,人口仅成万人,但周围有好多赤色乡村,人口亦有五、六万,有红军第一团的二、三两连(约二百余人,战斗兵百余),常备赤卫队百余人。再其次是海陆紫的苏区,在潮普惠与海陆紫中间,苏区很少,人口仅三千。不过陆惠的金碣、湖甲等区有许多赤色乡村,人口有三、四万人。在陆惠的红军为第一团的一连(约百人,战斗兵八十名)及游击队四十名。此外有潮普揭的一部分赤色乡村,亦有成二万人口有赤卫队(常备队)二、三十名。至于各苏区乡赤卫队还无正确统计,大约南山有二千,陆惠三、四百,海陆紫千余,潮普揭成百。不过都太不健全,这几个苏区还是没有打成一片的。

 3、敌人的进攻是三月开始的。以张瑞贵全师向南山区进攻,以张达的-团及黄任寰的一团进攻海陆紫、陆惠苏区,还有当地警卫队。敌人兵力,白军约五、六千,警卫队亦在四千左右,进驻苏区及苏区周围,[用]包剿搜索的策略向苏区进攻,以南山为主要目标。他们除了屠杀以外,是压迫群众移出平洋去,把各乡房屋烧光,破坏苏区的耕种,抢劫农民米谷、家物、耕牛,毁坏农具及封锁苏区,压迫苏区周围赤色乡村办民团、筑炮楼。他们的欺骗宣传,除了 “抗日必须先剿共”之外,就是利用我们肃反所犯的恐怖政策来宣传共产党杀人放火,以及提出“免收民国二十年以前所抗的租税,二十一年以后酌量征收”,并鼓励逃出非苏区的豪绅地主及反革命的富农回苏区来欺骗群众。至于其他如筑公路等等,与各处的敌人进攻苏区的策略大致是一样的。由三月到七月残酷的摧残后,即把大部分的兵力退在苏区周围,时时到苏区“游击搜索”。最近(九月开始)又以大部分兵力进驻苏区,屠杀的手段更凶,连果木树林都一烧而光。他们把苏区烧成一片荒土,使群众回来不得,以便红军失却群众的掩护而不能立足。

4、在敌人进攻中,本来在敌人未进攻以前,我们已有准备:特委亦早有反抗敌人进攻的决议(固然这决议有许多错误,如对敌人进攻的残酷的估计不够等)。可是到了敌人进攻时,即发生策略上的不同意见。最主要的是,军委对特委的决定不同意而且不执行。此种不同意最主要是:(1)特委在那春荒时候提出发动春荒斗争的决议,作发动群众斗争(非苏区的春荒斗争与苏区的武装保护春耕,保护房屋、米谷及参加非苏区游击战争,没收豪绅地主米谷过春荒等)、反抗敌人进攻为中心;而军委则主张以反帝为中心,而把“掠番仔”、“要求赔偿”、“发动群众登记”为中心。(2)在军事上,特委要集中大部分力量于敌人力量薄弱方面消灭敌人的部分,以小部精悍队伍在敌人力量大的地方牵制敌人。因那时敌人进入南山的有三团,而大部分在南山东南部,极小部分在西北部。而军委则因红军二次作战得不到胜利,决定分散。这个分散是把一连为单位,而分连中又五六人、十余人的分散。当时特委在东南,军委在西北。敌人进攻严页,交浙困难,以致各执行各的决定。因为过去不能正确的执行国际路线,在此时又没有给敌人以一些较大的打击,群众在敌人进攻之下各自走散,十之七八逃到白区去。经许多的争执,军委逐渐执行特委的决定,到了四月十九日才开始给敌人以一打击。打溃了张瑞贵的独立团,缴获迫击炮、军用品甚多。同时又是春耕时期,群众在春耕关系及红军胜利影响下逐渐回苏区,敌人因为运输上受到几次截击与月余的搜索,士兵疲劳,退出苏区边界暂时休息,而施行“游击搜索’的战略。我们苏区的组织也逐渐恢复,至八月间恢复十之六七了。

最近(九月开始)敌人又再举进攻南山,大屠杀焚烧。据昨天(十日)东江交通回来说,东江南山群众又逃至白区,在苏区的不上十分之一,特委亦在南山不能驻扎,跑到陆惠去。如此,则南山又受到更大的损失。

5、在敌人残酷进攻中,我们受到不少的损失。最主要是南山苏区的一些乡村被敌人占据了,有些赤乡且成立了民团,苏区群众被屠杀二千以上,苏区房屋被烧光,群众靠以生活的果木被焚烧,所毁精光,群众逃亡将十分之九。南山苏区已满目荒凉,这是何等重大的损失呵!

6、在敌人进攻中,我们受到损失,同时也有进展的地方。最主要是残酷的苦斗中,我们缴获了敌人八百杆以上的枪械(大部分是民团的),我们的红军人数增加(以前第二团百余战斗兵,几月来增加一倍以上,但同时死伤亦有百余,现在仍比前增加,现约二百余),赤卫队亦扩大,战斗力加强了。同时在葵潭、陆惠发展了土地革命,创造了一部分新苏区与赤区,使几个苏区更快的可以打成一片。汕头工作无多大进展,但潮汕铁路已建立了支部, 而西北的游击战争亦开始发动。

7、我们所受的损失,最主要是对国际路线的认识不深刻,犯了严重的机会主义与富农路线及重复立三路线。因此不能动员广大群众积极起来参加革命战争,南山群众的逃跑便是事实(虽然有极少部分参加红军作战)。其次在军事上不能互相配合,也是原因之一。因为敌人严重进攻南山时,海陆紫敌人进攻不大严重,而在海陆紫的红军第一团不能积极行动牵制敌人。

(二)苏区中各种工作

1、土地问题的解决:最主要的错误在于不了解这是弩的,酷斗争,而用命令主义命令群众分配土地。在分配中又放弃中农的塑盟,执行了过早的近于消灭富农的办法(如不但没收富农的土地,连富农的家物财产一没收等),动摇了中农。这些更利于富农的活动。有些地方则执行着富农路线(如富农分坏土地,但分得的收获量与贫中农相等,而土地面积比贫中农广阔几倍……),尤其不能正确的分析农民阶层,指中农为富农,没收其土地与家物。有的到后来发觉,有的则还未发觉。这些都是严重的错误。所以分土地的乡村虽然有四、五百乡,而正确的不及三分之一,有的是分过四次、五次,最少的也分过两三次。而且这重新分配,有些仍是命令的,不是发动群众的,更使群众莫名其妙。

2、雇贫农组织与反富农斗争:雇农工作仍是作常微弱。东江苏区的雇农人数约三、四百人,大部分是牧童,而部分雇牧童的是贫中农。非苏区雇农还未有任何工作。单说苏区内,虽然葵潭有四十名雇农的组织,领导过二次斗争(一次是命令的,苏维埃命令雇主加薪,有无实际加薪还不知,说不上是雇农斗争;一次是加薪的斗争,这次可算是领导群众的斗争)。现在在敌人进攻中,雇农已各跑回家了,海陆紫虽然有雇农工会的组织,亦是不健全。而且这雇农工会是空机关,以后连空机关也没有了。雇农虽有多少斗争,是自动的,而不是党去组织的。陆惠有四十余雇农,领导斗争也没有,组织也没有。贫农团各苏多是有组织了的,但没有日常工作,有的与苏维埃职权分不清楚,大多数还是不能健全。反富农斗争,除土地平分外(在土地革命中对富农亦有错误的地方),日常斗争是忽视了的,一般干部都是“要大的不要小的斗争。”虽然最近在葵潭有开始注意与领导进攻富农的小斗争,但还有一二干部袒护富农的(大坝、葵潭区)。

3、工农武装问题:最主要的错误在于不注意群众的武装。、红军、常备赤卫队在战斗力上数量上有了一些扩大(虽然还太不够),政治教育亦有微少的进步,但战斗经验的研究与运用还太不注意。现在仍是在攻敌的战斗上表现非常之差,如敌人二、三百人驻苏区,我们二百余人拂晓袭击敌营,还是不能操胜券(如最近攻三坑一役,敌一营,我们以第二团全部及一、二、四大队共约五百人进攻敌人,虽然敌伤七、八十,而我们亦死伤三、四十,得不到胜利),尤其红军的行动不能配合,红军还是缺乏到非苏区游击的经验。

各乡村的赤卫队、少先队组织还不发展,尤其成年人更有大批未加入赤卫队,有组织的赤卫、少先队的作用亦极低微。最主要是我们对土地革命反富农斗争的领导不充分,而且有犯到错误。所以群众的积极性还差,甚至许多乡村对于伤病的红军还不肯接到医院,更有乘红军与敌作战之际抢红军后方的伙头担者。这是何等严重的现象。

红军的党的组织占红军人数三分之一,但仍多是指挥员与各部分人员,战斗员中同志还少。党的领导虽然有些作用,但还说不上健全。至于常备赤卫队中,党是非常薄弱的。这是极严重的现象。

红军行动犯了严重的机会主义,经常以掠地主、资本家罚款为主要工作,并且多是驳壳队的行动。大部分的红军方,但如何去冲破困难的精神与实际办法却还少,因此半年来红军的行动只有极小的行动——截击以及解决一些民团,大的行动还是很少,只有三、两次。

红军分得土地的还不上三分之一。苏区中出来当红军的家中的田工,群众还不热烈的赶来帮助,苏维埃只是敷衍应付。非苏区来当红军的,有的分得的土地虽然由苏维埃代他交农民耕种,但夏收时仍极少热烈的把出产品(谷或卖钱)交红军。

红军的扩大,多是非苏区、新苏区中来的。在苏区来当红军的极少,因为来后,田工便无人代做。同时过去的四十七团在立三路线下调到西北去,完全损失,回来的不上几个。这二百多人中都是苏区的人,经这大创伤后,不无影响以后扩大红军的困难。

4、苏维埃政府:有潮普惠、海陆紫二个县的苏维埃,陆惠只有区乡苏维埃。苏维埃是政权机关,还有一些干部是不了解的。所以在非苏区乡村一打进,工作不建主群众组织,而成立秘密的苏维埃。在一些苏区乡村中还有您乡苏委员由各房选出的,有的是轮流的。因为谁都不愿意做乡苏委员,一做委员好似当苦差,他们以为不但妨碍他们工作,而且受骂受怨。群众怨他派挑夫,乂他(上级)骂他命令主义。他分配群众工作时,要受群欢买气,又要受上级的责备,说他不负责。这最主要的原因,是群众阶级斗争之发动不充分,苏维埃还不能成为真正的群众的政权,因此群众对苏维埃的拥护太差。而苏维埃又与群众组织混淆不清,什么都包起来办。不但乡村苹准疾芯此,连县、区苏维埃,群众也不是热烈参加,怕做苏维埃委员,尤其怕担负苏维埃经常工作的职任。因为到苏维埃工作,家中田地便要荒芜,家人便要挨饿。

苏维埃的选举,亦没有依照选举条例。乡的是开全乡大会选举,富农没有限制他,没有宣传其没有选举权,因此许多富农得以混进苏维埃。最近虽开始纠正,但因为土地革命斗争、反富农斗争的不充分与错误,苏维埃群众还未深刻认识(当然苏维埃的名称群众是知道的),故群众。没有热烈参加选举运动。过去有些乡村被上级指定要他派一、二代表,但无人肯做代表。结果不是派“空闲”的人(当然富农),就是雇流氓(每天一元、二元不等)当代表。有的是选举出来的贫中农,但他们是不得已的,因此县、区代表会时,时常有许多代表要请假。还有一些区苏工作人员,把县代表会的选举运动通告秘密,等到明天要派出代表时,今晚才通知各乡派人(当然党是同样)。而县、区、乡苏维埃委员是没有经常向群众报告工作的,事实上亦极少工作可报告。因为他们多做脱离群众的工作,如南山区县苏决定各乡组织建设委员会,进行领导群众造林、垦荒、种植等事件,县苏并帮助种子及优待办法等。

区苏委员是不注意的,甚至拨了一部分款救济被摧残群众,而区苏是不加紧去进行。对于群众的各种民事的、刑事的诉讼,县苏维埃以为小事不理(如农民田禾被偷,报区苏,区苏不理之类)。更有婚姻问题的纠纷报告区苏,区苏之不理。甚至贫农被富农欺侮,报告苏维埃,苏维埃不理,贫农自动纠集多人向富农进攻时,苏维埃的人员责他们多事,同他们和解(如大坝)。苏维埃所做的工作,多是替各机关买物、找钱。这样,所以得不到群众热烈的拥护与积极参加苏维埃工作。

(三)城市工作

1、职工运动:除雇农工作在上面报告过外,这里再补说苏区工运。东江苏区没有占据城市,很少工人,只有经过南山的挑夫工人,一部分是长牌,是白区人;一部分是短脚, 是苏区人。此外,是经葵潭赤区的挑夫工人,以及打石工人,船渡工人。这些工人大部分是有组织的,在南山有挑夫工会,在玉峡有打石工会,葵潭亦有挑夫工会。这些工会的组织大都不健全。虽然领导过几次斗争,得到相当胜利,但工会的组织,除南山的工会虽然不建全,还有多少作用外,余的都是不健全的。最近在敌人送攻封锁中,交通被断绝,工人都散去,工会亦瓦解。

2、东江最主要是汕头的工作。而汕头中有部分工人因过去(“四・一五”前及以后一个时间)在我们领导下,对党有极好的拥护,现在仍时常想念,工人的斗争不昼为自动的,黄色工会在汕头颇活动,而我们在汕的工作则异常薄弱,除一部分生死拥护共产党的(如木业、建筑、挑工)工人,我们仍有关系外(但无健强的组织),其他只有一些线索(如店员、码头工人)。工人斗争都是自动类、党没有领导过。潮汕铁路由潮澄澳县委恢复了一个支部,比较有点作用,群众组织亦开始建立。至于汕头党,虽然名义上有二十个同志,但这些同志都只是倾向共产党的工人而不能称为同志。因为我们问他有没有加进党,他还不知道。

东江特委对汕头工作的放松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极少讨论汕头的工作,有时讨论后没有切实去执行。如果我们今后多加紧汕头工作,是很有办法的。因为:(1)许多赤区群众或其家人亲戚在汕头做工(拖车的、织布的更多),这是很易进行的;(2)一部分工人始终拥护党。虽然黄色工会用欺骗利诱威迫,他们还不加进黄色工会。我们一到工厂(如水业),几乎可以公开宣传。这可做我们的基础。另外有一些线索。如果抓住这些,加紧汕头工作以打进重要产业部门是有办法的。不过交通上的困难,我们应当组织一个委员会去进行汕头工作。在人材上,可以在汕头找一、二人参加工作委员会的,但必须有一可做中心的干部。在东江有许多困难,因干部都是赤的,叛徒认识的,不能到汕头工作,不赤的又没有能力。过去特委决定用刻苦工作调汕头中活动的工人同志加以训练后,才建立工作委员会去领导汕头工作。现在仍只是一个特派员在汕工作,但能力极差,许多工人自发的斗争还不能打进去领导。他的工作,只有在一些工人中做些谈话的工作。

3、各城市的工作:西北各县城市没有工作。潮安城工作破坏了,很久还未有打进。潮阳城过去有一些工作,现还未恢复。普宁、惠来一贯的放弃城市工作,海陆丰虽过去有一些工作,然因为是和平发展的,所以破坏后,现在仍只是一些线索。东江各城市的工作是微之又微的。

主要的原因是:(1)县、区委有干部工人成份极少,多是没有注意城市工作,可以说东江城市工作被放弃了。(2)和平发展,故线索永久是线索,有的建立组织了仍是极少作用,时受破坏。我们检查东江党对城市工人斗争的领导,一年来没有一、二次就可证明。

(四)非苏区农村工作

1、东江大部分〔是〕非苏区农村,就是几个有苏区、赤区的县,而大部分还是非苏区。半年来,非苏区农村工作有微弱的进步,最主要是陆惠县在夏收斗争中,把十几个非苏区农村创造为新的赤色区域与发展了许多白区工作。在潮普惠与海陆紫的发展则较微弱,尤其海丰东南几个区,因AB团的告密大破坏后至今还未恢复。至于潮澄澳、揭阳及西北各县整个是非苏区,只有饶和埔的饶南有极小的赤区,现在这小小的赤区在敌人残酷进攻中也号群众逃散。至于一般工作,潮澄澳方面虽然发展了几个乡村的工作,但异常不够。揭阳半年来虽然在二区、六区有发展,但被敌人破坏后仍是不能极快恢复。西北各县五华、兴宁已断绝关系很久。丰梅虽然有工作,但只是几个乡村,最好游击队在那边工作当然有极大帮助。饶和埔近亦只是微小的发展,总之,非苏区农村虽然有微少的发展,但万分不够。因为农民自发的斗争不断起来,而我们党的基础与领导力量极薄弱,大大的落在群众斗争的后面。

2、东江非苏区农村工作固然部分是刻苦去发展的,但部分却是群众自动来找我们。党在非苏区农时有相当的影响,群众在豪绅地主、国民党租债苛捐杂税压迫削弱下,派代表到苏区找我们,要求我们去组织他,这是我们发展工作的顺利条件。可是我们各区的党,有的固然抓住这些线索去发展非苏区工作,但有些却以无人可去为词而放弃也不教育群众,派来的代表如何去组织,如何去领导斗争,这是极可惜的而又严重的错误。至于部分能抓住这些机会去发展工作的,虽然有些成绩,但有的因为工作上的错误,而使工作不能进行,最主要的是不去组织群众,领导群众斗争,而一有接头即派款与调查豪绅地主,派武装去没收其家产、枪决地主豪绅,这样更吓退群众。而且派款是乱派,更使地主豪绅、富农得以乘机来破坏。

3、农民斗争一起来,很快的就进行到武装冲突,而我们的干部对于领导上还缺少这种经验,因此有的群众自动的比我们领导的更严密。如陆惠某乡有我们的工作,豪绅地主谣言说该乡接济共匪,国民党要来包剿。群众听后自动武装与严密放哨,准备与敌人武装冲突。群众很踊跃,什么武器都应用,组织也严密,有些我们领导的反不如,甚至群众以为放哨主要还是保护工作人员,武装还是非枪不要。这可见我们的领导不能针对群众的迫切要求切身利益来武装群众与敌人武装冲突,以创造新苏区。

4. 农村的(非苏区)组织,过去省委、特委也少具体的指示。下级干部也极模糊,有的组织苏维埃,有的组织平民团,有的组织苏运会,有的组织农协。最近才纠正这一错误,决定非苏区农村应以组织农协为主要,同时对于农民委员会及各种辅助组织等。不过农协与农民委员会的分别。各干部还是模糊,以为不过名称上不同,实际没有分别人。

(五)士兵运动

1、东江一贯是忽视士兵运动的,在去年虽然有开始进行,但负责兵委的是AB团,调了几个人去又是AB团,一切无踪迹。这半年来士兵运动仍是不生不死,没有什么丝毫成绩。警卫队、民团各地仍是一些线索,没有什么组织。虽然士兵斗争在发展中,而我们仍是坐着看,等他们自动叛变来红军。

2、白兵、警卫队兵的斗争,特别是闹饷斗争,星极发展的,而且日益剧烈,公开的集队要挟官长发饷。党在一部分士兵中有相当的影响,所以半年来有几次的自动叛变投到红军。而携枪逃跑来的亦时常都有。半年来一个个跑来的有二、三十个。自动叛变的有四次,第一次是警卫队十六人;第二次是警卫队二十七人;第三次是白军一连,但因泄漏秘密,被捕四十余人,只有三个冲出来到红军;第四次是白军一连,由六个班长领导杀官长投到红军,沿途被敌人截击,血战七次,受饿三天,方到达苏区。该连叛变的八十人,到苏区时只存五十人,因为死亡、逃跑的有三十人。子弹虽带好多,但沿途失去,只有每人身带四百发,经七战后各存二百余发。最近谣言有二连人叛变并马一匹,但我们找到的,只有马夫牵一匹马到红军。二连叛变的恐怕是谣言。

3、在士兵斗争发展中,我们对士兵运动仍没有成绩。虽然有派过几个士兵去活动,但是没有充分的训练,所以到白军后又是拿一条枪再跑回红军来。而我们军委下的兵委亦未有专人负责,也是士兵运动不好的原因之一。

(六)肃反工作

肃反工作,东江特委已有专门报告过。近来政治保卫处只是开始工作,还未有什么可报告。至于思想上的斗争,现在还未能在群众中普遍的进行,所以肃反工作停顿的错误还未曾有力的纠正。

(七)反帝工作

在东江,反帝工作一贯是忽视的。半年来虽然有开始进行,可是对于反帝问题的了解不深刻,只有应付式的进行。现在反帝组织还只是苏区有一些组织,非苏区还只是做些宣传工作。苏区中数目上潮普惠有四十几个乡反帝分盟的建立,陆惠亦有三十余乡,海陆紫亦数十乡。但这些组织还是多数在命令方式下成立的,因此反帝同盟建立后,没有一点工作,甚至一些群众还不知道帝国主义是什么,他是听苏维埃工作人员说要组织反帝同盟就加进反帝同盟。至于在反帝组织上,干部还不大了解要怎样组织,各地都不明这点。最近特委有讨论过,发下了反帝同盟组织条例,以统一各地组织形式。而反帝的宣传还不是深入的,不能联系群众的迫切要求,尤其与土地革命的联系更加薄弱。

汕头的工人,对反帝尤其反日的情绪异常高涨。当日本进攻上海时,工人都在准备,假如日本进攻汕头时,要怎么抵抗。他们知道国民党军阀是不抵抗的。他们说:“红军为什么不来和日本打战”?在群众热烈的反日情绪中,我们只有在少数工人做一些宣传,与说说要成立反日会。

仍没有好的组织,甚至当工人反国民党及其御用抗日救国会包庇日货,集合了数千人去示威,捣毁国民党部及救国会会所时,我们二个同志受着别人领导去参加,回来以后亦以为是常事,不会抓住去发展反帝工作。

总之,反帝工作在我们认识不够放弃之下,没有什么成绩可说。现在虽然是比较积极点,但还是非常不够,最主要是还未能把反帝斗争与日常斗争联系起来,建立健全的反帝组织。

(八)拥护苏联工作

拥护苏联的工作,亦只是做一些宣传工作。这种宣传工作还是大体上的宣传,还不能与群众生活联系起来。至于拥护苏联的组织,还未有开始。这就表现了严重的机会主义。特委同样的对进攻苏联的危险的认识不够,还有把反苏联战争与帝国主义间的战争(是)一样严重的错误见解。这在特委一部分同志有形无形中这样表现。

(九)青年、妇女工作

青年工作受到恐怖政策的肃反的损害,以及C.Y.领导的薄弱,青年工作还是异常令人不满。虽然各乡(苏区)有少先、童团的组织,然在城市的及农村的青工,是非常微弱的,可说只有一点牧童的工作,对于青年斗争的领导很少。在敌人残酷进攻中。少先队不能表现他们的作用,在组织上亦有许多错误。如少先队与童团还未分开(一慈分),有的少先队员加进赤卫队去,而没有少先的组沮,或者虽有亦极微少。这是对于少先与赤卫的问题闹不清。过去是少先的年龄一个不加入赤卫队,以后是大批加入而取消少先。而少先与童团又多未分清,尤其工作上与教育训练上没有分别,这是很错误的。

妇女工作,一贯的没有女工工作,而专做农村妇女工作。就是农村方面工作,也限于赤区。赤区中妇女工作还是不深入的,虽然部分苏维埃有妇女参加,大都是形式的,妇女分得的土地,在出嫁时,乡政府还要没收她的土地,婚姻问题还不能好的解决。我们的党,一方面不注意发展女同志,甚至一些支部同志,开会不叫女同志出席,说是怕她泄漏秘密,对女同志的教育可是没有的。一些女干部,仍只是游行式的到乡村宣传,与命令式的叫妇女加进贫农团,但贫农团总是没有妇女,或极少数的妇女。许多妇女的斗争,我们没有抓紧去领导的。甚至有乡政府主席压迫【妇女与之结婚,妇女不从,另嫁别乡,而乡政府主席竟把她的土地、家产没收,报告区政府亦没有替她解决。这虽然是极小部分的,但也可见苏维埃对妇女斗争的帮助怎样!至于许多关于婚姻自由的斗争,总是受到封建势力的阻碍,而我们没有抓住去领导,任其自生自灭。这也可见常[党]对妇运的忽视了。

(十)互济会的工作

互济会的工作虽有进行,因党的领导的不够,而没有好的成绩,因此有“互济会在陈慎同志的裤袋里”的笑话。在苏区各乡的半数是建立了互济会的组织,但互济会的工作仍限于救济。而救济的工作也有许多错误,最主要的是不发动群众而只是由几个人向苏维埃领款向去乱发给,而一部分急要救济的反得不到。这种“慈善”式的赈济,是说不上救济工作,更说不上互济,而主要的反白色恐怖的工作则没有什么成绩。互济会能够按时缴费的只是一部分,互济会的组织还是散漫,有组织的还未有经常工作,甚至有些地方互济会的款给苏维埃用去,互济会对于领导会员进行拥护红军的工作也是未曾开始。

(十一)党的组织

1、东江党的组织,数量上是不少的,但是畸形的。

东江有三千多党员,三百多支部,但海陆紫占了二千,潮普惠占了七百多,而西北各县,梅丰只有十余同志,饶和埔三十余,潮澄澳七十余,揭阳二十余,陆惠二百余。而海陆紫二千多党员中,大部分在西北赤区,而东南各区不上几十人。潮普惠七百多人中,南山苏区占了五百多。而主要城市汕头的同志,名义上有二十余人,实际上有许多不知道自己已经加进共产党的。

2、党员的成份,工人只占百分之三(还不上)贫中农占百分之九十,知识分子占百分之五、六,党的阶级基础是极薄弱的。

3、支部的工作。虽然部分支部有些作用,能够开会讨论工作与发动群众斗争,但这是小部分。而大部分的支部是没有作用的,甚至于一些支部同志不知道他有无加进共产党,而知有开过秘密会(我们问他时,他这样说!)。党的组织是散漫的,一些支部吸收同志不经过区、县委批准就叫他出席,甚至未经支部会通过就叫他出席。开除同志等于儿戏,几个支部活动分子看某个同志表现不好,不经过支部会(县、区委更不知)就开除。一般同志对支部会议表现没有什么兴趣。在敌人残酷进攻中,能够起些作用的支部不上十分之一,大部分的同志逃跑(南山),支部亦瓦解,甚至有-些同志妥协敌人,以求’安全”(陆惠)!

4东江特委指导下有六个县委(潮普惠、潮普揭、陆惠、、海陆紫、潮澄澳、饶和埔),有二个特派员(汕头、丰梅)。但各县、区委的组织多不健全,最严重的现象是区委多没有开会,没有讨论文件,最多只有识字的同志看:一看或者没有看。县区委是没有分工的,宣传、组织有名无实,各个干部单独的指导支部,或者书记英雄式的指导:一些干部。特委虽然有分工,但职委、妇委仍是有名无实。

5、干部问题。因为支部生活不好,因为区委没有开会,故新干部虽有一点提拔,而对新干部的教育则万分不够,因此干部问题仍是异常缺乏。半年来提拔的新干部虽有些少,而能力不够。旧干部牺牲亦多人,如承泽(C.Y.特委书记)、育民(特委书记)、善南(特委秘书)、白希(特委组织秘书)、刘世(宣传部干事)、花影(潮普惠县委常委)、锦洪(军委政治部主任)以及其他下级干部多少。逃跑叛变的也有几个。故目前干部恐慌,仍是东江的严重现象。现在对于干部的培养是比较积极,党校准备开设,实习生亦开始训练。但还有一个困难问题,就是在业干部要他脱离生产参加县、区委工作时,因家庭牵累而不能。因为贫农分子家庭穷苦,靠他耕种,如脱离生产,则其家庭更困苦,这也是提拔干部中的一个困难。特委虽然说要支部同志帮助其家庭的耕种,但实际上仍是没有很好的执行。

6、巡视工作。特委方面虽然有注意,但还是不够。因为特委巡视员缺少,这对巡视工作当然专靠常委而做得不充分。各县委的情形是有了巡视工作时,而机关经常工作削弱,因为没有巡视员单靠常委。各区委虽然有注意到支部去,但没有集体的指导,对支部的指导只是常委或巡视员去干,指导方式又犯到命令代替的错误。许多支部会议对工作的讨论,同志极少发言,多是巡视员提出。同志对于执行工作缺少积极性,故许多决议多成空谈。

7、C.Y.工作。C.Y.工作的情形,更令人不满,团员数量比党少三分之一,成份工人亦极少,各级的组织亦是不健全,C.Y.干部亦是缺少,许多C.Y.干部的能力是幼稚的,而工作方式更是错误。党、苏维埃与团的负责人的工作是分不清的。在各区多是把工作人员分配各路兼各种工作,他们的借口是干部缺乏,因此一区中的各路的人员兼各种工作。比如区委人员分配到东路,那就兼这一路党、苏维埃、C.Y.的工作;C.Y.的负责人到西路同样兼党、团、苏维埃工作;苏维埃人员到南路兼这路党、团、苏维埃工作,所以丫干部的工作与党、苏维埃工作没分别的,这种情形虽不普遍,但至少亦占半数。C.Y.的青年化仍是在喊。党对C.Y.的领导,则没有系统,只有应付式的指导。各区党、团关系则更加不好,不是党的同志讨厌C.Y.干部,便是只有形式的关系,而无切实的领导。C.Y.对冲锋季的工作,我离开东江时,C.Y.特委才讨论过,执行程度如何,还不知道。

8、党与各团体的关系亦是不正确。苏维埃的党团几乎代替了苏维埃委员会。党对苏维埃党团亦没有有系统的指导,对工会(南山)、对互济会等组织还是工作委员会,都是同志,但党对这些同志的指导极不充分。

9、教育工作做得极少,因此许多同志还不知道自己入了党。新干部能力的提高很差,因为支部会议不能很好的给同志以教育,同志间又极少互相教育,上级党部对新同志及干部的教育亦缺少,训练班也很少开设,所以教育工作仍是非常之差。党内刊物有《党内生活》,初几期文字简短,颇受同志欢迎,后扩大篇幅变成高级点的干部的读物。各地党部批评,改变不好。

10、因为党的组织的不健全,一般的同志还未有工作的积极性。故党的决议计划的实现都不上十分之三,发展党的组织亦是迟钝,而新发展的同志又缺少教育。这是极危险的。

11、宣传工作。一般的同志有做多少宣传,但文字宣传比较差。因为大多数是不识字的,而识字的也极少看宣传品。故在苏区内,宣传品被看做不值钱的东西乱抛;而在产苏区的散发又极大普遍,虽然我们散发到的地方,群众很欢迎,要我们同志拿多点去,但我们仍未有好的发行工作,有计划的去发宣传品。除X付式的宣传品外,潮普惠孕有《苏维埃三日刊》,党方面海陆紫有《红旗》,特委亦有《东江红旗》。但海陆紫《红旗》是时断时续的,特委《红旗》文章太长,不能普遍的使-般同志与接近党旗的群众都看懂。此外,潮普惠县苏经常有宣传队的组织,但指导与训练缺乏,成绩微少。

我们的宣传工作还不深入,一方面是宣传工作的动员太差,一方面我们的宣传虽然抓住中心口号,但与群众迫切要求的联系上还不太好。至于对敌人的欺骗宣传的打击亦非常不够,文字宣传同样的还太不通俗化。

12、党内两条战线斗争,只是上级机关开始,还未深入支部。在上级机关中,对于两条战线斗争亦不够。如对于“掠番仔”的问题,初还是没有严重指出军委的机会主义,发展这一问题的讨论。最近虽然比较好点,对于同志中每一错误,都能发展批评与讨论,如白希同志的悲观观点,虽苏区逐渐缩小,以及善南同志的“左”倾空谈,提出占领中心城市做行动方针等,都能随时给以打击。但在下级中可说两条战线斗争还未开始,至多是对某一同志个人的行动上思想上的错误的一些批评,而且是消极的批评。一般支部对于批评仍是消极的,没有积极纠正错误的精神与实际行动。

党对于工作上的检查亦无系统,而且是不深刻与消极的检查,没有积极性。因此决议与计划虽决定,而执行决议与计划(是)不太联系的。

党对于革命竞赛还只是空喊,还没有积极性去实行。因此许多起初热烈的订定竞赛合同,而不久又消沉了。又没有执行的结果的检查。

(十二)其他

1、说明:我以上的报告只把东江的一些实际情形提出来,故没有分析,也没有结论,也没有提出以后工作意见。因为这些情形的报告只给中央参考,并且写是写不得详细的,许多未写出的,如中央要问的可面谈。至于对东江今后工作,还要中央讨论指示。至〔于〕我的意见,当然要在会议中提出。同时据东江交通说,南山群众又十之九逃到非苏区去,那么这一报告的组织数目当然又要减少了许多。

2、几个要问的问题,请中央指示:

(1)党在农村中的支部是以乡为单位,或以村为单位?因为过去东江没有乡与村之别,现改变为区政府之下为乡政府,乡政府下为村政府。那么,党的支部是乡为单位还是村?过去每乡(即现在的每村)为单位,故海陆紫一、二区域与南山支部是多的,指挥困难(每区有成百支部),因此分各路,各路设特支。特支是错的,但每个区委要指导成百支部也是做不到,是否每乡组织一支部呢?

(2)香港有一些商人,要专做运销苏联货物的生意,问我们有无线索给他去买苏联货物。这点省委工作委员会要问中央的。

(3)东江过去是有东江苏维埃政府的组织,现在没有了 (停止了二年多)。因前年底又合并为闽粤赣,将来如必要时,苏维埃与群众团体是否可成立东江的总机关。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