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广东省东江苏维埃惠州十属特别委员会代表报告

广东省东江苏维埃惠州十属特别委员会代表报告

18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广东省东江苏维埃惠州十属特别委员会代表报告

(一九三O年九月七日)

 

海、陆、惠、紫四县(即海丰、陆丰、惠阳、紫金)过去是成立一个革命委员会以指挥一切公开的工作,但因这几个月来,革命斗争转变,工作范围扩大,主客观形势,都到了地方暴动成熟的条件,故在广东省委指示之下,于六月期间才由革命委员会转变成立为东江苏维埃惠州十属特别委员会,以为便利于领导及指挥地方暴动的机关,现在这个报告仍然是以海、陆、惠、紫四县范围来说,因其他各县正在开始工作,同时我们做这个报告,是不能够很详细地说明,因我是在海陆丰工作,对于四县实际情形,未能十分明了,现在我仅能就我所知道的,简单分述如下:

I、统治阶级情形

目前政治变迁概况

海、陆、惠、紫四县,尤其是海陆丰,是国民党老认为赤焰滔天,“小莫期科”的地方。自海陆丰四个月政权—九二八年“三一” 失败以来,敌人都牡而只于四县,以极残酷的手段来镇压革命群众。单就海、陆二县来说,无论何时至少都要有二团兵力驻防。在蒋桂战争未 爆发以前,是桂系部下驻防,那时白色恐怖极万二分厉害,天天都是围乡搜山,焚杀抢掠,肆意屠杀,无日或息。迨至蒋桂战争爆发,桂系军阀退败后,四县地盘就为蒋系嫡系军阀蒋光鼐部队所盘据,在这蒋桂战争爆发之后,即是海、陆、惠、紫反动政权开始动摇之时,他们曾一样的继续其屠杀政策,然因军阀战争激烈,防军调动不定,都已 逐渐失却其镇压革命的作用,对于围乡搜山,较前稍逊。群众斗争情绪,日益高涨,斗争形势都已复兴起来,及至今年九月时候,西北蒋冯阎战争开始,两广战争又再重演,故驻防四县的蒋光舞部因要应付前方紧急战争,也不得不舍弃海陆丰而尽数调去。所存的仅只海陆丰一营人,惠州一连人及一部分宪兵,紫金也极少。此时四县的反动统治更表现其动摇之恐慌,因他们完全靠防军为良好工具,一旦他调,他们就失却其统治能力,此时适值秋收时候,群众斗争勇气更加高涨,政治形势起了一个极大的转动。解决反动乡村,杀戮反动派,一切的斗争,一时蓬勃

发展起来。四十九团红军也在此时集中成立。所以四县特委即坚决号召广大群众协同红军总攻海丰县城(此时红军仅有三百余人,枪二百余杆),群众参加者约整万人。但因事前准备工作不好及泄漏秘密,致被敌人先为准备,调抽各区警卫队集中于县城,总共约有千余人,以期孤注一掷,当时全县城都在红军及群众包围中,而且我们奋勇冲锋,已打入二路,后因农民散漫及其援军到临,力量众寡悬殊之故,故不得不退出。此役虽不能攻下,然他们已受

了重大打击,打死他们警卫大队长二名,中小队长数名,队兵六、七十人,缴他枪枝三、四十支,而我方仅伤[我]数人。从此次斗争震动了四县的反动统治,由动摇而日益走进崩溃的道路上去,群众斗争更像雨后春笋般澎涨起来,此后党的策略是用一部分红军加紧到各地发动农民游击战争,十一、十二两月一连在海丰攻下了赤石、鹅埠、黄羌、高潭数个地方,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在惠阳攻下了埠心,在紫金攻下了炮仔圩,该二处亦均建立了苏维埃。

其余消灭各乡的民团更是许多。至正月间继续在陆丰攻下了新田、河口,二区亦均建立苏维埃。同时一部分消灭陆丰东南山乡的坡沟、大坪二处,民团全部缴械,苏维埃亦建立。至二月间继续攻打博美,至四月间攻打南塘、大安,虽于占据,然也得到很大的胜利。自去年十月到现在,红军游击战争都是所向无敌,节节胜利,很少失败。计共消灭乡村的民团几十个,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十余区(多数分区),缴获敌人枪械计在千支以上。苏维埃政权这样扩大,

红军这样勇敢,更加促进反动统治崩溃的速度。惊动了地主豪绅都纷纷逃跑,城市日夕数惊,警卫队夜间不敢在圩内住宿,均拖出山野露营,此时反动统治已表示无法维持的样子,不但

无力可围乡烧山,即新建立的苏维埃区域,数月来均被弃舍,无法占据,只死守几个中心城市而已。在群众方面受了党政影响的天天扩大,斗争勇气加剧高涨,农村的农民与豪绅地主不断地直接武装冲突,工人由日常斗争走到同盟罢工的道路,兵士由零星的逃跑而至爆发部分的革命兵变,到处商人都由反对共党而至准备欢迎,供给伙食。而且每一纪念大会或攻打某个地方都有群众数千至一万以上来参加。在这政治形势底下,海陆丰地方暴动的主客观形势,都到很成熟的时期,在七月间国民党看着海、陆丰暴动形势之紧张,为了苟延其残喘的垂死命运,不得不三哀四求中央增加兵力于海陆丰以为镇压夏暴之挣扎。故惠州增加一营,

紫金增加一营,海陆丰增补充团一团并特务营一营,四县总共有团军二团余人。他们为要镇压我们的夏暴及得到夏收的胜利,该团军即到后加紧向苏维埃进攻,围乡搜山,极为积极,有几个区苏维埃的政权已先后占去。在表面上此次政治形势的转变,但实际上是他们假攻为守的计更,垂死最后挣扎的必然手段。其反动统治动摇与崩溃的程度丝毫没有减轻,群众斗争不独不会给其镇压下去,而旦更增加群众对他们的仇恨与斗争决心,夏收期间在其武力高

压之下,到处抗租抗债,杀戮下乡收租豪绅地主,仍是缴(激)烈普遍的实行整个地方暴动的局面,毫不稍变,据我们的估量,敌人军队在这军阀战争加剧的时候,实不能可久驻防的,看其调动不定及作游击式的应付我们,东出西空就可知道这是一年来政治形势变迁的抵况。

 

反动派及其内部冲突

海、陆、惠、紫的反动派可分为二派,一为豪绅地主派,即陈炯明的致公党派;一为倾向资产阶级的民主派,即国民党。海、陆、惠、紫的反动政权,完全是这二派联盟对抗的组织形式。在豪绅地主派的势力是县区乡民团警卫队及区乡治安委员会等,占据区乡为基础;倾向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势力是建筑在国民党部县长防军等等,以县城为基础。在这二派的势力地方,变迁无定,防军有时,是号民党跳上政治舞台占优越地位,执掌全县的反动政权,若防军他调减少时,则陈炯明派上政治舞台,占优越地位,摆布全县的把戏。但这二派的冲突,都是异常激烈,无时无地不表现出来。最明显的事实,如去年陆丰方面削曾显平县长之职缴杨作梅之枪支(是陈炯明派)及十二月间阵炯明派之请林振群县长下野,并极力反对国民党部(是国民党派),最近县长之削弱陈少岐警区大队长职任并极力改组各区治安委员会(陈派)。在海丰方面,去年防军之缴蔡廷辉枪支(陈派),乃推任陈祖贻为县长(国民党派力手今年二月间陈炯明派极力反对陈祖贻及再任蔡廷辉、钟景棠为各县剿匪总司令(陈派)。最近县长之通缉钟秀南而钟秀南逃跑,这种种事实,就可看见两派冲突之程度如何,惠、紫方面亦是同样的表演,虽然他们表面上似互相妥协,其实是互相利用以苟延其残喘的反动政权生命,他们暗中冲突,都已到了极点。其次他们各派内部中之列痕,亦是异常厉害,不时地表现出来。

 

反动政府的财政收支

海、陆、惠、紫的反动政府的财政,一切正附税及苟捐杂税每月收入总数每县约在十万元以上,但除一部分缴纳上级政府外,其余所收的实不够每月的出款,尤其在这一、二年来,群众斗争之深入,苏维埃区域之扩大,对反动政府之收支更是日益减少,到处他们的经济都是呈现极端困穷状况,有的地方民团警卫队因经济无着,难以维持,好多日益缩减,而至解散的好多。但是在经济支纸无从维持中,他们唯一的方法,只有加紧增加对群众之抽剥,以

弥补其缺陷,除不断的抢掠革命乡村外,则勒索军饷,民团费及什么苛捐杂税,种种巧立名目都是层出不穷。

 

 

反动政府对群众的策略

海、陆、惠、紫的反动政府对群众的策略,一方面加紧武装的镇压,用极残酷的手段围乡抢掠,焚烧屠杀.无所不用其极。自海、陆丰苏维埃失败以来,一般革命群众及革命领袖死在敌人枪毙刀斩之下者差不多一万人,赤色区域的乡村,到处都是满目荒凉,房屋丘墟,田园荒芜。如海丰之埔仔洞、大安洞、朝面山,陆丰之碣石溪,紫金之中洞,炮仔等地均是数十里无人烟。但一方面还要施行其改良欺骗政策,利用姓族房界来分裂革命群众的战线,组织什么联乡防共,宣传共党如何烧杀抢,提出二五减租,抚恤灾民等放屁口号,企图欺骗衅众,麻醉群众可永久屈服在其淫威压迫剥削之下而丝毫不敢反抗,这是国民党反动政府一贯的双管齐下政策,可是久经斗争的海陆丰群众,不独不会被其政策的镇压,而且更增加群众对他们的仇恨及斗争决心,因国民党狰狞的真面目,早已露骨的在群众前面表演了。

 

反动武装及其崩溃情形

在海丰全县除防军外,所有警卫队民团常备的组织在一年前有三千余人,在陆丰全县警卫队民团的组织,年前有二千余人,在紫金有一千人以上,在惠阳也有二千余人,四县共有八、九千枪左右。崩溃数量已减少一半,其崩溃原因方面是我们苏维埃区域的扩大,他们的范围日小,所以使他们对于财政之收入更加减少,故因经济困难无法维持而解散之。另一方面因土地革命之深入,红军及党的政治情形影响迅速扩大,使到一般当警卫队民团兵士多数觉悟,逃跑及叛变,同时并是我们红军游击战争之大胜利,各处民团警卫团队好多枪械是给我们消灭的。因此,其崩溃情形特别飞快,现在的趋势,他们的武装仍是继续崩下去无法可以挽救的。

II、社会经济状况

一、工商业状况

海、 陆、惠、紫的商业,这数年来因农村受了反动派之抢劫,破产日多,农民购买力因之大为减少,同时并因 外资外货之侵略,军阀混战捐饷无穷之削剥,故到处商业都是呈现凋零衰败的状态,尤其是苏维埃区域的商业,受了敌人严重的封锁,破产更是不堪,有好多地方因自觉冷落无法维持而倒闭者,如海丰这几月来三、四区及县城商店倒闭者十余间,陆丰县城及新田、南塘等地商店倒闭者计七间,其余如惠阳、紫金亦闻有商店倒闭者。惠阳方面商业形势有的虽比较能维持得去,然亦不能见有什么发展。工业方面,在海、陆、惠、紫的工业惟惠州有较大的工业外,其余居多是小手工业,在这一、二年来,因外货输入日多,土货输出日少,一般工业形势,同样的日见衰落的现象,而且因为洋货的侵占,好多手工工业品,到处都是堆积,不能销售。同时,生活程度天天增高,使一般小手工业不独不能发展,而且几有停顿下去的形势。

二、农业状况

海、陆丰的农业数年来都是一落千丈,因为农村受民团警卫队不断的摧残,军饷捐税重迭的压榨,破产已达极点,一般农民群众死亡者死亡,逃跑者逃跑,数量上日益减少,生产力亦大为削弱。因之到处田园荒芜,没人耕种,故农产品之收获较之数年前,减少数倍。惠.紫等地虽较少受反动派的摧残,然因天灾水旱之侵蚀,豪绅弛主之加倍进攻,亦是一样颓靡不振,收获倍减。总之农业状况,在这形势底下,只有日益衰败,无发展的可能。

三、金融状况

海、陆、惠、紫的金融,都是表现极端贫困的状态,金融的流通,市面上是常紊乱不能一致,各属各通使一种价格,而且升降也无常。一般劳苦群众,感觉非常不便。同时一些豪绅地主大商人,并要看市面金银价格升降,随时收买堆积之,以为奇货可以垄断市面,剥削劳苦群众的最狡猾手段,故金融状态只有日益破产,集中于资本方面去,这是一种危机的表现。

四、一般的经济状况的趋势

一般的经济状况的趋势,目前因工农商业之日益衰败;军阀战争的继续延长,苏维埃区域很快扩大, 危机四伏无法抢救'—般社会经济只有日益破产,绝无发展的希望

 

五、工农兵生活情形

在这种政治及经济严重危机之下,一般工农兵的生活,真是极端恶化。衣服之破烂,已不待言,每天所得,不独不能维持其家庭,连自己的生活,也大多难以度过,家庭内啼饥号寒,到处可闻,且因生活所迫流为乞丐流氓土匪者日多。其生活之困苦,非可言喻。如苏维埃政权不赶快.建立,工农兵的生活就无丝毫改良的可能。

                          

III、群众斗争

一、群众斗争的一般趋势

在去年八、九月以前的群众,到处仍充满了失败情绪,合法运动,军事投机等等的倾向,对于斗争情绪虽表现活跃然不能激烈的行动起来。自从去年十月以后,一般群众,因为国民党日日加紧向他们摧残压迫,重叠不断的向他们抽剥,故他们感觉自己生活的恶劣,唯一的出路,只有坚决的起来与敌人斗争。这半年来一般群众到处发生蓬勃的斗争,广大的农民无日不与豪绅地主肉搏。工人斗争都普遍了四县的罢工浪潮。兵士逃跑,兵变到处爆发,斗争形势已到了地方暴动的局面,目前的斗争趋势,仍是向上开展着。

二、群众斗争的方式

一般群众斗争的形势,都已由日常斗争范围而起迎激烈冲突的道路上去,每一斗争开始,工人就会走到罢工的形式,农民武装直接冲突,兵士叛变而至暴动,此种形式,只有天天扩大。

三、反帝国主义国民党及军阀战争的运动和各纪念日的行动

海、陆、惠、紫尤其是海、陆丰的群众,对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阀战争,因过去宣传工作颇深入普遍,故都有了相当的认识,以为他们是压迫及掠夺群众的魔王,对他们 都恨之刺骨,所以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阀战争的斗争,都是异常激烈,做过伟大行动的表示。如没收帝国主义财产,拆毁教堂,拘捕牧师神父,反对国民党种种压迫及苛捐杂税,反对军阀战争、拉夫封船、奸淫掳掠等,斗争起来各地都是继续不断的暴动,每一个反帝国主义反国民党

反军阀战争等示威大会,如“三-一八”、“四-一五”、“五-卅”、“六:二三“七-一六”,武装群众行动起来的都各有数千示威,呼口号,甚至与敌人激战都是非常勇敢。反帝大同盟,从前各县已经成立,但工作异常散漫,只是挂个空名,没有群众能起领导作用,这是过去反帝工

作一大缺点。但自六月间已转变路线,在整个惠属成立一个反帝大同盟,由各县代表产生,经常进行反帝工作,各县也一概重新改组,运用群众路线,由下而上的组织起来,县区乡反帝大同盟都先后成立起来,故对反帝工作,已经日趋紧张的形势。

四、反对改良欺骗

海、陆、惠、紫的敌人一贯的政策除一面用武力压迫外,仍加紧施行其改良欺骗政策,但经我们在群众中,揭破其种种欺骗群众的事实,每一事件都发动群众起来与他们作激烈的斗争,故一般群众不独没有丝毫受欺骗,而且能实际的行动起来,其改良欺骗的真面目不时在群众中露骨地表演出来。故群众对他更加认识,过去虽有些少给其勇罪利用的,现在尝遍了他们的滋味,也都能觉悟而起来斗争,倾向到我们这边来。惠、紫方面过去有一部分农民在其改良欺骗影响之下认识模糊的,还幻想国民党汪精卫、张发奎那派打来好,但经了我们扩大宣传解释,现都逐渐的明白汪精卫同样是屠杀群众的刽子手。张发奎同样是一种军阀压迫群众的,对于改良欺骗的斗争各地都能很实际的加紧的发动,反改良欺骗的宣传鼓动工作,也很普遍深入,而改良欺骗都日益破产失却其欺骗的作用。

五、对共产党的态度

在海、陆丰的群众,对共产党已有了长久历史的深刻的认识,无论老少,都明白共产党是替穷人做事谋利益的,尤其这一年来受了党的政治影响之扩大,一般工农兵甚至小商人都说共产党已变好了,一切主张都对了,故甚赞成及拥护党的主张及政策,而且纷纷由倾向而要求加入共产党。惠、紫方面,过去有一部分受了敌人欺骗而怀疑惧怕甚至反对共产党者,现在受了党的影响,工作的推动也赛变为倾向共产党而拥护共产党了。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只有天天扩大深入,而群众也有日益增加信仰及拥护共产党的决心。

IV、职工运动

一、资本剥削与工人生活状况

海、陆、惠、紫的工业及工人,以惠阳比较为大且多,海、陆丰等处都是手工业店员等为多,产业工人很少,但这数年来因洋货多量之侵入及军阀战争的结果,农村破产,商业萧条,同时农产品原料缺乏,商品运售都因交通不便,因此使各处工业也日趋破产,到处工厂倒闭者时有所闻。但资本家债主为要弥补此种损失,只有加紧的向工人身上压榨,故减少工资增加工时都日益厉害。每天工资由五,六毛减为二、三毛,时间已增至十二、三小时,而且有的因难于维持大批开除工人,故工人失业的日多,又因为工资减少,生活程度增高,每月所得仅够供给自己,家庭便无法维持,故工人的生活,都是特别恶劣。

二、工人组织及斗争情形

在海、陆丰过去苏维埃时代因工作路线之错误为盲动主义所束缚,以为某一城市有主要反动的反动派在那里领导反动,就认该地全是反动,即领导广大农民向城市进攻,一律烧杀,如陆丰碣石乡村,农民屡次攻打碣石城市,海丰捷胜乡民与何姓斗争,都是显著的事实。所以受了这种影响而引起一些地方农民与工人的永久仇恨观念发生(如碣石是如此),这是过去一种断送党的生命的严重错误。自失败后,虽有与此种盲动残余作坚决的斗争,极力的纠

言过来,但对于职运的工作,仍不充分注意。故工人发展极为迟慢。至去年九、十月间,在党正确路线加紧指示之下,各县积极的用大部分精神冲破一切困难来建立这一工作,故自这年来,组织发展甚为迅速,现在海丰已有二十余个分会的组织,即店员、船渡、盐业、挑夫、汽车、屠户等,人数约千余人,各区的工联多已成立,而全县总工会前也已经建立起来,最近并在筹备开全县第二次代表大会,重新布置一切。紫金有六、七分会及二区工联么的组织,全县总工会没有成立,人数约二百余人。惠阳也有七、八分会,即印务、汽车、挑夫等,人数约三百余人,全总没有,工人斗争方面,因为资本加紧进攻,失业日多,工资减少,生活日苦,故一般工人群众为生活所逼,斗争情绪异常高涨,已由零星部分的日常斗争范围而进到整个罢工的斗争方式。如海丰五、六月间盐业、船渡、屠户之相继罢工,惠州工人之反对黄色工会要求组织从前惠州的工代会的斗争,而引起印务工人、车衣工人的罢工,陆丰

的船渡工人及碗业工人之反对国民党捐税及增加工资而罢工,紫金工人发起激烈的斗争。在各个斗争虽因我们准备及领导工作不充分而仅得到部分的胜利,或受国民党的压迫而结束,然罢工的浪潮已普遍了海、陆、惠、紫各县.现在海丰的盐业、船渡、挑夫、乂屠户等工人已经准备改一伟大的总同盟政治罢工,陆丰的船渡、小贩、挑夫庄在酝酿总罢工,惠阳、紫金现也继续准备罢工的斗争。每一罢工斗争,都有马上成立罢工委员会,以领导及指挥罢工

之一切工作,根据工人迫切要求,提出斗争纲领,发出传单宣言,扩大罢工范围,选派代表到各县工人及农村发动援助及捐款等工作,现在工人斗争的形势,是向前开展的日益扩大斗争的范围。

 

V、农民运动

一、农民与土地的关系

海、陆、惠、紫的农民多数是雇农、佃农、半自耕农,很多是与土地有密切关系的,大概雇农占百分之十五,佃农占百分之四十五,半自耕农占百分之三十,自耕农即富农占百分之十,在各阶级中间的关系,雇农与佃农较密切,对于革命的斗争,表示特别坚决与勇敢,站在一切前线。中农也比较接近于佃农,对于革命多数表示倾向赞成而且已参加革命战线奋斗了。富农比较接近于地主,对革命多数表示讨厌而且有的已妥协投降反革命,这在海、陆丰过去事实很明显的可以看出,党在农村工作的策略,以雇农为基础,贫农为先锋,联合中农反对富农,在农村事实表现都是万万分正确。

二、农民生活状况

在农村中因受了反动派连年不断的摧残,苛捐杂税重迭的抽剥,兵灾水旱之侵蚀,军阀战争的结果,大多日趋破产,农民群众逃亡日多,生产日少,在白色区域的农民虽较少受反动派的推残,然因豪绅地主加紧进攻,也是同样日趋于衰落不振的状态。因此农民生活,各处都是特别恶劣,每日连二顿番薯饭都难维持,衣服更不堪言,数年来因生活穷困之所逼,流为乞丐,当军土匪者日见众多,其生活之痛苦只有与日俱深。

三、农民组织武装及斗争情形

海、陆丰的农民运动是有了长久的历史。在民国十三年以前都有了蓬蓬勃勃的农民运动的发展,可说为中国农民运动最先组织而斗争最剧烈的地方。故农民中有十分之七、八早已加入农民协会,农民对于农民协会都有了极深刻的认识。但现在赤色区域的地方,已完全转变为乡苏维埃的组织,在白色区域的乡村,仍是农民协会,现在海丰已组织起来的农民协会群众有两万人,陆丰有万五百人左右,紫金有七、八千人,惠阳也有四、五千人,其余正在组织,这是二月前的情形。武装组织方面分三种:一为赤卫队常备队,一为赤卫队调动队,一为赤卫队后备队。常备队是经常驻在区工作的,调动队是要解决反动乡村及攻打地方时调动的,后备队是在各县后备的,调动队与后备队经常是驻在各乡村。组织法,有苏维埃农会的乡村,无论男女自十六岁起至四十岁止,都一律编入赤卫队的组织。有的较老的,则编为通讯队侦察队等。编制是以三三制,即一大队三中队,一中队三小队,一小队三分队。各大队由县区苏维埃军务部及军务科的指挥,现在海丰县区乡有赤卫队常备队的组织者约三百余人,陆丰全县统计二百余人,紫金有百七、八十人,惠阳有八、九十人,各县区赤卫常备队因过去多数时调去补充红军,其次调动队在海丰有四、五千人,在陆丰有三千余人,紫金有二千人左

右,惠阳亦有一千人以上,后备队已有很多很多记下出来。枪枝在常备队的完全是以土枪居多,调动队及后备队完全是粉枪及尖串刀矛等为多。斗争情形,自去年到现在各县的农民群众斗争情绪,都是天天蓬勃澎湃,杀戮豪绅地主,没收反动派财产土地,加入红军、赤卫队,参加种种工作,都是异常激烈勇敢。如海丰之农民攻打县城参加者几万人,陆丰的农民数次参加攻打大安,南塘等处,都是六、七千人,惠阳淡水的农民二、三千人自动起来包围淡水城,紫金之农民二千余人自动起来解决桥头反动乡村。这是一般广大农民群众斗争情绪迫切之一斑。而且海、陆丰的农民是无日休息的,都在与反动派短枪相接中苦斗。每一农村斗争开始,便是武装冲突的形式,目前一般农民群众要求暴动的声浪,到处都在高涨,斗争形势天天向上飞进。

 

 

VI、兵士运动

一、一般工作及策略

海、陆、惠、紫各县过去对于兵士运动的工作,是极不充分的注意,而且有的已由无形中表示忽视的现象,这固然有许多主客观困难的关系,然这也是极错误的,至去年八、九月间在党正确路线指示之下,才纠正过去忽视的错误,开始加紧的注意建立这一工作。但进行这一工作的策略完全是根据指导的积极普遍的扩大对兵士宣传鼓动工作,发出多量标语传单、告兵士书等,到各地散贴,同时并纠正农民畏兵的观念,利用各种机会向兵士做口头宣传,找派灰色同志到兵营里头用多方式去建立工作或运用群众路线组织之,另一方面纠正过去杀戮兵士的借识倾向,即凡攻打城市所捕拿的兵士、民团、警卫队,一律加以优待,向他宣传愿投红军的则补入红军,不愿者给路费释放回去,此种办法行后,影响甚大。现在一般工作,海、陆丰县城警卫队及各区的多数已建立工作起来(海丰县城因工作不慎,被破获数次损失甚大)。惠、紫已经有几个地方建立工作,其发展颇为迅速,形势也极好,惟对防军

工作,成绩都不甚佳,发展也迟,现正在积极进行中。

二、兵变与士兵暴动

在海、陆、惠、紫的兵变过去都没有大的行动,仅有二、三人至数人的很零星的逃跑到红军来,尤其是最近驻防海、陆丰的补充团,驻防一月已跑去士兵一百余人,有的走到红军来,有的到别处去,这是因为生活太苦及受我们工作影响所致。至较大的兵变今年三月时在海丰水口区有大部分警卫队响应我们去打,叛变三十余人过来,四月间在惠阳平海已有海军陆战队杀戮官长的叛变,但因我们当时联络及准备工作不好,该连叛变后,即下海丰,地方

生疏,多人接头不着,不知走到哪里去,甚为可惜。除这二次较大的叛变外,其余都是很零星的叛变,兵士暴动更没有。现在海丰县城及三、四二区的警卫队已在准备,我们暴动时暴动响应,陆丰甲子与大安二区的警卫队亦在发动暴动中。

VII青年及妇女运动

一、青年和妇女的生活状况

在这军阀连绵混战,工农商业衰败,军饷捐税加紧压榨,经济日益破产的社会底下,一般青年和妇女的生活,都是异常恶劣与痛苦,尤其是农村青年与妇女,痛苦更是加深,在青年不独没有书读,而且七、八岁就要帮助父兄做田园工作,如牧牛、寻牛草、砍柴等。较穷苦的都是和人家做工及学工夫,但十岁至十五、六岁做工的工资每年不外八、九元至十二、三元而已。至学徒是订合同以三年为限的,在这三年学习期中,除吃二顿饭及发一、二套衣

服外,其余都一无所有,至于婚姻更不自由,有十分之六、七没有娶老婆,至于妇女除与男子同样耕作外,还要砍柴肩挑烹饪等工作,一天到晚真是没有片刻休息,有的还要受翁姑之压迫打骂(如童养媳)。衣食恶劣,没有饱暖之可能,其生理的痛苦,真是达于极点。

 

二、青年和妇女组织情形

口口的青年已多数组织起来,除加入苏维埃、农会外,仍有少年先锋、青年作战队、童子团等组织,加入红军赤卫队的亦占大多数,妇女除一概加入农民协会苏维埃外,有的地方也另外组织贫民妇女协会,为数不多,在各级苏维埃农会工会等多数有妇女青年为委员参加指导机关的工作。在海队妇女及青年已经组织者约十分之五六,惠、紫方面正在开始组织,成绩也颇好,海、陆丰的妇女,好多已加入红军看护、宣传、洗缝、运输等队。

 

三、各种斗争和解放运动

海、陆、惠、紫的青年和妇女因生活极端的痛苦,反动派加紧的压迫,故斗争情绪及勇气较之成年农民还要激烈些,加入赤卫队、红军,杀戮豪绅地主,抗租抗税,参加种种作战的斗争,都是异常活泼,争打冲锋,尤其对于自己各种的斗争,更加激烈,无日不在斗争中。在赤色区域的妇女和青年的解放,已得到婚姻自由,取消买卖婚返制,翁姑虐待的事也不曾发见了。有了读书娱乐的自由.工资增加衣食稍有改善的希望。在白色区域的青年妇女因在敌人压迫之下,解放仍不可能。

VIII苏维埃状况

—、成立经过

在整个惠属因斗争深入工作扩大,即于六月在省委指示之下,由四县革委转变成立为东江苏维埃惠属特别委员会,为公开总领导暴动机关。海陆二县的县苏维埃,是在去年十一、二月的时候成立,在惠、紫方而因为苏淮埃区域太少,还没有县苏维埃的组织,只有县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成立经过,即由各机关选出组织——筹备委员会,以筹备大会各种草案及一切工作,同时并在群众中加紧做口头及文字的宣传,扩大苏维埃成立的影响,其次指定时日召集各区各种代表并通告邻县区派代表参加指示开全县代表大会。

二、组织及选举法

惠属特别委员会的组织,委员人数十三人,县苏维埃的组织委员人数九人,区乡委员人数七人至五人,选举法在大会中通过一切议案后,即进行选举,由主席团择定候选人若干人,由代表投票选举之。

三、法令及政纲的设施

一切土地政纲革命政纲、劳动法令、妇女法等已先后颁布。颁布方法由上级苏维埃颁布及大会到下级苏维埃工会等,由下级苏维埃工会通过实施办法而执行之。实现了没收反动派地主财产土地,取消买卖婚姻制,婚姻自由、增加工资、减少时间,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等,但这些有的不能普遍完全出来。

四、与群众的关系

苏维埃与群众的关系极为密切,海、陆丰的群众对苏维埃是早有认识的,明白是自己的政权为他们唯一的奋斗的机关、故能为苏维埃而实际奋斗,苏维埃一切工作及法令等方由群众热烈的自动的起来执行,苏维埃对群众亦极力帮助他们解决畋治上及经济上的种种痛苦与束缚。

五、与红军的关系

苏维埃与红军的关系也很好,红军的扩充,都由苏维埃介绍农民去充当。同时对于经济上一切问题如粮食、子弹、运输等均由苏维埃负责去打理,红军对苏维埃认识也深,均诚恳拥护与受苏维埃的指导,有些地方因经济困难及红军多少表现不良的倾向,致发生无谓的意见,然经过党协力纠正,都无问题,这是很少的事情。

六、苏维埃的范围及武装组织

海、陆、惠、紫的苏维埃范围,在这半年来之扩大.都是非常迅速,在四县中先后建立了十余区苏维埃政权,虽然还有些地方给反动占据,然乡村的区域仍是我们的。现在海、陆、惠、紫四县苏维埃范围,纵横略有二百方里,而且是互相联系的。武装组织在惠属已有一队特务队的组织,现在训练,预备派到各县区(负)责赤卫队,及工纠干部负责的,人数约八十人。县区苏各有赤卫常备队的组织,每区人数占五、六十至七、八十不定;乡苏维埃均组织赤卫队、调动队、后备队,同时还有游击队、暗杀队、侦察队等等组织,人数无定。

七、财政经济及民众生活

苏维埃区的财政,都是极端的穷窘,因工作范围日益扩大,一切同志日益浩繁,每区支出步舌在二千元以上,至少均要一千元以上或六、七百元(包括党、红军及赤卫队经费),所收入者完全靠没收反动派财产及拘捕地主大商人等罚款和向富农捐款,其余都是很少,故入不敷出,现在各县区多借债度日,有积欠至千余元或数百元者,经济状况苦不堪言。在苏维埃底下的群众,虽得到分配的土地,取消苛捐杂税及减少一切负担的利益,生活虽较前稍好,然受反动派的摧残太厉害,损失太巨,大部分仍极穷窘,甚有不能维持其最低限度之生活者,有的乡村提倡创设合作社以补救一切困难,终因敌人严重封锁,收效也少,不过在精神上的生活,如娱乐、训练等都比较好些,且相当的满意。

八、文化的设施

在苏维埃属下的文化设施,在惠属出版《群众之路》,现已改为《战鼓》及反帝大同盟等周刊,在海丰有出版《红报》,陆丰出版《暴动》的周刊,藉以扩大宣传及训练群众,还有召集各种训练班或利用机会演讲,至于农村方面,有些创办平民学校、免费学校,然因经济教员等等关系,仍未能普遍发展。

IX 赤色区域内的武装组织

一、各种组织(赤卫队赤色先锋队游击队侦察队等)的形式,数量成份及武装

赤色区域内的武装组织,县、区都是赤卫队及游击队的组织,形式是公开常驻的,人数赤卫军及游击队海丰全县总共三百余人,陆丰全县二百余人,紫金一百五十余人,惠阳七、八十人,在各乡除赤卫军组织外,还有赤色先锋队,侦察队的组织,赤色先锋队的组织形式是公开的,没有常驻临时调用,侦察队是秘密的,常派到敌人区域侦察各种情形。海丰赤色先锋队有组织的五、六百人,陆丰有四百余人,成份,各种武装组织除纠察是工人组织外,其余大多数是农民,工人及其他占少数。武装:赤卫队常备军及游击队均是只枪外余者多是粉枪尖串刀矛等武器。

二、训练情形

新组织各种武装队伍,除赤卫常备队游击队经常进行政治军事训练外,其余乡村的赤卫队、工人纠察队、赤色先锋队等,虽有训练,但因种种关系,仍不能经常的进行,故训练工作极感缺乏。

三、作战情形

各种武装队伍唯赤卫队游击队比较有相当训练,其他战斗力量较强每次与民团警卫队打战,因为我们比他勇敢,所以屡次取胜。其余在乡村之赤卫队先锋队工人纠察队等,因未经训练,战斗能力甚薄弱。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