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关于海陆丰第三次暴动胜利后的形势和党务工作报告

关于海陆丰第三次暴动胜利后的形势和党务工作报告

26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关于海陆丰第三次暴动胜利后的形势和党务工作报告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九日)

中共海陆丰县委

南方局、省委:

一、两日前曾付一函,谅可收到。现善鸣兄犹未到此,彭湃兄昨日往陆丰。

二、炮弹起卸

我们为要组织东江工农革命军,曾请兄设法借给此处炮弹(枪一千,弹越多越好),并派二十人以上的军事工作同志来此训练,详情前函已述。现不特东江为组织工农革命军切要需要枪弹,即第(四)团枪弹之补充,亦十分急切,故要求省委赶快设法供给,关于枪弹运来起卸方面,前函曾指定两个地点:(一)汕尾,假如此地被敌人占据时。(二)地点是鲘门。但鲘门一带海面,时有海盗往来,其力量并不多,普通最多只有数杆枪,如省委运枪弹来时,

准备二十人和海盗打战(最好军事工作同志一同来),则一定无被劫掠之危险。并且运来的枪枝须先一束一束的缚妥。一到鳊门鲘门,我们即可很快的挑运起来。

三、敌人状况

自海陆丰县先后被农军克复后,几百保安队民团都逃往陆丰东南部碣石、南塘等处,与陈济棠部属张士贵团联络。惟张团匆匆向普宁方面逃窜,昨日已到鲤湖。现海陆丰全无驻防敌军,只有碣石戴可雄、陈子和民团二百余人,河田、河口杨作梅民团二、三百人,及海丰捷胜保安队百人而已。

昨晚有一同志从汕头由陆路回来报告:汕头现仅有陈济棠部两团人,甚恐慌。普宁、惠来一带无兵,普宁农民有一、二区暴动计与地主土劣奋斗。潮安有叶、贺溃散手枪队约百人,与汕党已发生关系,该队未在那地做破坏交通及抢劫等工作。

四、我们数日来的工作

我们一方面用海丰各区的农军继续铲除未净尽的乡村土劣地主,一方面即以第四团开往陆丰帮助金厢、碣石等处农民围攻碣石及甲子、博美,帮助河田、河口、新田农军进攻河口及河田之杨作梅。我们进攻这些地方,仍以暴动向他们打战,然后即开第四团部队前往帮助。海丰捷胜民团百余,今已被农军围在城内,不敢出来打战。农军即以快枪射击他们以花费其子弹,一方面将其可以向海面逃跑的船只通通扣留,务使其无路可跑而完全缴枪。现虽然仍没有攻下,但我们乘这机会,大行屠杀一切捷胜城外乡村间的土劣地主。碣石、金厢等处农民,也将于今天暴动(至迟明天)围攻碣石。驻陆城之第四团,将于他们开战后即调往协助。碣石民团有“正正(规)军队来,则我们投降,农军来,则我们死与抗”的消息。然我们决定假如第四团先派碣石,则先将民团(缴)械逆党罚款,放进农军,或没收其财产,并大杀碣石土劣反动派,焚其屋宇。至海陆丰其他各乡、区,仍继续其红色恐怖。两三日来,杀反动派数十人,焚屋至少数十间的,财产没收也有。县委但未得详细统计。

五、财政方面

东委在暴动将发时,决定海陆丰(紫金)可[筹]足四万余元送东委。这种款项,是由没收反动派财产及富户而来的(以当铺及稍有反动的商店为多,地主土劣的财产可没收的很少),现在海陆两县解来东委的金子和现银共有二万余元。每三、四天至少又有一万元之解来。

六、政治方面

苏维埃政府已筹备组织了,东委限海陆各县于五天内召集工农兵代表大会,实行产生苏维埃政府,组织法大概如下:1.县农工兵代表大会人数定三百人,农民占百分之六十,工人百分之三十,兵士百分之十。工农兵的代表是由全县各职业团体及兵营所选出,代表人数之多寡系分配于各区、乡产生出来。2.区政府即是区农民协会,其组织法及选举等都照农民协会办法。3.市苏维埃代表会(海陆县城,两县、汕尾一个),人数一百五十人,成份是工人占百分之六十,农民百分之三十,驻防兵士百分之十(这些农民是指离城市五里以内者)。4.乡政府即是乡农协,我们为要使农民在实际上得到乡村的政权,管理乡村的政权,所以,关于一切政治财政、军事,以及其他各项工作,都使乡政府执行,使其实现出来。

七、招兵及征收粮食问题

我们以为东江确有组织工农革命军的必要,故一面请求省委设法供给枪弹及军事人才,一方面征收粮食及招募。我们对于征收粮食,不是为要留待将来组织东江工农革命军用,起初为的是接济第四团的伙食,预备反动势力一到,第四团退守上山时的粮食。此次征收粮食额数:海陆丰、紫金三县共三千余担,海丰千五百石、陆丰一千担、紫金五百石、惠阳三百担,东江革命委员会之下以至各县区乡,皆设征收粮食委员会,委员多为进步正式农民。征收标准是:佃户以免租所得的一部分(即从前向地主所纳租额之一部分),以及有十亩田地以上之自耕农,此种额数之分配,于各区乡农民负担一石米左右,征收当无困难问题也。东江工农革命军现已开始招募,先在海陆丰两县招一千名(海丰六百、陆丰四百),凡携枪来报名者则特别优待,或由东江革命委员会将其收买,如不愿意者,退伍后该枪由农民自己携回。在伍时期,一切装备费用,革命委员会负担,以上两种携枪来报名者,皆给与相当奖金,入伍时期定一年。现海陆两县已设立招募处,各区设立分处,来报名继续不断,欲招足一千人是很容易的。但现在因为没有枪弹及军事人才可训练,故所招募之兵,不能集中来训练,我们决定先将额数招足,每人发二毫钱,暂时给他回家,准备于枪弹及军事人才一到,便可马上集中起来训练成军。

八、第四团状况

自我们克服海陆丰后,第四团即开到陆丰帮助农民敛除土劣,昨天到陆丰率领乡协同农民围捕地主土劣,今天至迟明天,即开往碣石、金厢等处帮助围攻碣石的保安队民团,同时因我们克复海陆丰,筹得款项,已发二千元给第四团发饷(兵土每人一元,官长三、四、五元不等),每人都有一套新军衣,毡亦收买得数百张,士兵精神比前大好,惟伤兵有三百人左右,药品既不够,而医生何妨同志又私自跑了,现在两个没甚能力的医生,真糟糕也。

九、东江各县党务及其他状况

紫金县自东委派陈振韬同志去工作后,工作比前进步,新同志已增加三分之一(从前只有十九人),工作亦紧张一点,各同志均有工作做。紫金的青溪、炮仔、高潭等处农民都准备起来抗租,并召集同志短期训练班,组织农民考察团来海丰参观。

五华农军虽时常与土劣及逆军打战,但其性质纯属个人部队,不及(去)到处鼓动农民进行土地革命,尽量铲除乡村土劣工作。五华同志只注意一部分农军的打战问题,并没有注意到大多数的乡村间的农民暴动,内部缺乏组织及教育训练工作。

惠州地委甚不健全,见解尤错误。前日来函曾谓:“现李、张已冲突,我们最好待其两败俱伤时而缴其枪”,他的意思大有等待机会才来暴动的错误。其实不但这种见解完全错误,而且事实上绝对做不到。前日已令其应乘此李、张冲突时期尽量煽动农民暴动(不向惠州城进发),并与海丰赤石打通,发生密切关系。

惠来因党没有基础,并无什么工作,现此地已派黄符同志前往主持。

总之,东江各县除海陆丰(陆丰各级同志仍能十分坚决积极领导农民)外,都有党部不健全、缺乏干部工作同志的现象,五华并来此处要求派得力同志前往主持党务,但此地实无人可派去。省委若承认东江农民暴动是中国革命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则应速派许多得力同志到紫金、五华、惠州、普宁、惠来以及其他各县主持工作。

十、十月革命纪念大会情况

东江各县除海陆丰外,都未能召集民众大会。海丰县在十月革命纪念日颇为热烈,会场一切装饰都用红色,一切旗帜都用国际旗,并有第四团之军乐队参加,赴会民众约有六千余人。是日在开会前枪决八、九个反动派点……并在会场焚毁许多田契,民众颇为热烈。陆丰县此日只有第四团参加,农民到会者仅百数十人,其余各区,想亦无热烈的民众大会。这是陆丰党部不健全和事前未曾充分准备之故也。海陆丰纪念大会并有电致中国共产党、中华革命委员会和共产国际。该电兹抄上,希为设法转寄。

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华革命委员会、中国各报馆转全国工农群众钧鉴:自国民党背叛革命以来,极力压迫摧残工农群众,然而我们革命热情,绝不因此而低落,反而增高万丈!在中国共产党指导之下,向着铲除封建势力、实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的目标奋斗。半年以来,我们海陆丰工农群众,与土豪劣绅地主及一切条产阶级的武装斗争,绝未有一日之停止。现在已以我们了农自己的力量驱逐一切反动的武装,克复海陆丰两县,相本铲除土劣地主,实现一切土地归农民,工厂归工人,建立工农兵代表会,接受一切政权矣。当兹十月革命纪念日,我们海陆丰数十万武装赴会之工农群众,一致高呼.

十月革命万岁!

列宁主义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中华革命委员会万岁!

全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工农群众解放万岁!

海陆丰民众纪念苏俄十月革命十周年大会叩

阳〔七日)印

致共产国际电:

共产国际中央执行委员会钧鉴:

(文与前同)……一致高呼:

十月革命万岁!

列宁主义万岁!

共产国际万岁!

全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工农群众解放万岁!

(衔同上)


cache
Processed in 0.0177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