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张鼎丞之女张延忠: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张鼎丞之女张延忠: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

09:13

分享
来源:作者:

张鼎丞之女张延忠: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张延忠

   一、关于长征毛泽东的去留论争

   本来毛泽东跟随党中央长征还是留在苏区不是问题。走就走,留就留。

   红军长征,毛泽东是随党中央走,还是留在中央苏区,一直是大家关注的问题。关于走还是留,有各种版本的回忆录和影视作品。

   时任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回忆录如是说:最初他们(指博古、李德等人——作者注)还打算连毛泽东同志也不带走。当时,毛泽东已被排斥出党中央领导核心,被弄到于都去搞调查研究。后来,因为他是中华苏维埃主席,在军队中享有很高威望,才被允许一起长征。如果他当时也被留下,结果就难以预料了。

   有人说,走的前一天晚上,周恩来和毛泽东长谈一夜,毛泽东终于同意跟随中央长征,为中国共产党立一大功,如果毛泽东留下,则生命安全难以保证。

   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微信上又看见这样说法的文章:“没有周恩来,也许就没有后来的毛泽东。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苏区准备转移……转移之际,毛泽东写信给中央表示想留在瑞金,当时的书记,不到30岁的博古看了信后不知如何处理,找周恩来拿主意。周恩来连夜驰马飞奔寻到毛泽东,关起门来彻夜长谈……两人见有人来又闭口不谈,直到警卫员出去关上门才又继续……周恩来究竟如何将毛泽东说动的呢?自此成了千古之谜。第二天一早周恩来回瑞金,博古忙问怎么样?周恩来只留一句七个字:‘他同意跟着走了!’……就是这一夜的谈话改变了中国的命运。毛泽东若不走恐怕就会和留下的一大批党的领导人瞿秋白等一样牺牲了。周恩来以这样非凡的组织凝聚力,为共产党注入蓬勃的生命力,保留了党的力量。”

   这种杜撰,的确是具有丰富想象力的描述。既然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为什么要猜测是周恩来说服了毛泽东跟着走,而不是毛泽东提出了如何走和如何留的问题呢?为什么不是假定没有毛泽东就没有周恩来,而是假定没有周恩来就没有毛泽东呢?为什么要假定“恐怕毛泽东和瞿秋白等一样牺牲了”,而不是假定毛泽东不随中央走,党中央就全军覆没了呢?真是奇奇怪怪的逻辑。

   不用假定,事实是在万里长征中,毛泽东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这是全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公认的,不容置疑。

   主席心情沉重——革命遇到了困难,中央苏区的前途,人民的安危,受到严重威胁,心情沉重是自然的。

   自上井冈山到1934年10月长征前,不对!是直到1976年9月9日闭上眼睛之前,毛泽东,没有一天不是在“斗争”中前进。他总是在困境中,取得一个又一个新的胜利!正如毛泽东经常告诉我们的: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光明。

   走与留,对毛主席而言,都是胜利。伍修权说“结果很难预料”,只是指中央红军的结果很难预料。

   有人说,“如果毛泽东留下,则生命安全难以保证。”那是忘记了中央苏区是1929年1月毛主席从井冈山下山后创立的。

   只要梳理一下中央苏区的创立过程,问题的答案自然就出来了。 

 

    二、毛泽东与中央苏区的建立

    1929年1月,毛泽东率红四军下井冈山。

   2月,党中央来信,指示将红四军分散,否则将会被歼灭。毛主席则向党中央提出,红四军将在闽西赣南建立20余县的根据地,计划一年完成。

   5月上旬,党中央派刚从苏联回国的刘安恭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他一到红四军即搞起无原则纠纷,并在红四军内进行非组织活动,制造了极大的混乱。

   5月下旬,在红四军前委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争论一直延续到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毛泽东一边与刘安恭等人的错误进行严肃尖锐的斗争,一边领导红四军在军事上打击敌人,壮大红四军,占领“地盘”,紧接着建立政权,进行土地革命,巩固根据地。

   6月8日,在闽西上杭白沙召开的前委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书面意见:“前委不好放手工作……请求马上调换书记,让我离开前委。”

   6月14日,林彪给毛泽东写信,要求毛泽东留在红四军(信是由江华交毛泽东的),毛泽东给林彪回信,说“党内有争论问题发生是党的进步,不是退步。只有赶快调和和敷衍了事,抹去两方的界限,以归到庸俗的所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退步”。毛泽东表示:“我之请求离开前委,并不是消极,不参加这种斗争。”“对于与党内错误思想奋斗,两年来已经竭吾力了……在没有得到中央允许以前,由前委派我到地方做些事情,使我能因改变环境而得到相当的进步。”

   6月19日,毛泽东指挥红四军第三次攻占龙岩。

   6月21日,在毛泽东的具体指导下,召开了两万人的群众大会,成立龙岩县苏维埃政府。邓子恢担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毛泽东对邓子恢和张鼎丞说:“闽西局面已经大定,特委对各地工作要有个纲领才好。”

   6月22日,毛泽东指导邓子恢起草了“龙岩县的土地斗争纲领”,对这一纲领,毛泽东审阅并做了文字修改,发出执行。

   6月22日,毛泽东在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上落选。毛泽东带谭震林、江华、蔡协民、吴仲莲、曾志五位同志到闽西地方帮助工作。那时候谭震林是前委委员,前委领导的工农运动委员会的副书记;江华任委员会工运科长、毛泽东的秘书;蔡协民此时是红四军政治部主任;而曾志和吴仲莲都是工农运动委员会的得力干部。

   7月9日,毛泽东指导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准备工作。

   7月20日,毛泽东参加闽西一大,在会上作政治报告,指出闽西党的任务是巩固和发展革命根据地,同赣南红色区域连成一片,建立中心工作区域。他论述了实现这个任务的三项基本方针:深入土地革命;彻底消灭民团土匪,发展工农武装,由阵地波浪式地向外发展;发展党的组织、建立政权,肃清反革命。

   10月,闽西九县根据地基本建成。

   12月,召开古田会议。

   1930年1月5日,毛泽东给林彪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封信。

   1月,毛泽东率领红四军出闽西去赣南。

   2月7日,毛泽东在兴国主持召开红四军与赣南特委联席会议——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著名的“陂头会议”,或称之为“二七会议”。赣南的土地改革从兴国开始了。赣西南党的任务是建立工农政权,分配土地,扩大武装。赣西南革命根据地波浪式地建立、巩固、扩大着。

   5月,在赣南闽西建立20余县根据地的计划完成了。

   6月,红四军胜利班师福建。

   许多人都认为,“1929年7月毛泽东是被迫离开了红军”。从年谱上可以看出,毛泽东不是被迫的,而是有备而去。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毛泽东领导闽西赣南人民,一年建成中央苏区,巩固、发展、建设、坚持了五年。红四军发展到了10万余人。人民生活温饱,歌声嘹亮,士气高昂!

   执行王明路线的党中央,在上海待不下去了,来到苏区。下车伊始,哇啦哇啦,搞得苏区人仰马翻!国民党反动派只不过是准备发动新的“围剿”——又不是第一次碰到,已经无数次了,天天都在剿。看到交通员送出的庐山铁桶计划,博古们着实是吓昏了头,吓破了胆!他们急忙带着瓶瓶罐罐跑了。全中国的天下都是蒋介石的,哪里都有反动派的精锐军队,蒋介石可以往全中国的任何地方调动精锐部队“围剿”红军。哪里安全?到哪里去找安全的家?长征这一路,就是最真实的写照啊!共产党的家是自己打出来的。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83 Second.